賈平凹:不化妝的女人,身上往往有兩個特質,往往更有氣質

珮珊 2022/05/31 檢舉 我要評論
相聚是緣:

感恩相遇,我是珮珊,人生不易,且行且修心。

賈平凹,大家都再熟悉不過。無論是他的作品,還是一些個人觀點,都常常是眾多人崇拜和模仿的對象。

我對賈平凹先生最初的了解,也是基于他的文學作品。尤其是《自在獨行》這本書。

《自在獨行》這本書,是2016年6月份發表的,目的是寫給生命的行者,愿他們能懂得孤獨的真義,在生活里多一些從容瀟灑。

這本書里,有情感、有愛好、有社會、有人生。幾乎所有俗世的智慧和生活的趣味都包含在內。

因此,閑來無事或者心沒有辦法靜下來時,我常常會把這本書拿在手里去品讀。

尤其是當我讀到「說美容」這一小節時,深有感觸。

化妝的盛行,使女人越來越失去自信‍‍

在「說美容」這一小節中,賈平凹有這樣一句話說:「化妝的盛行,使女人越來越失去自信。誰還敢素面朝天?」

深以為然,雖說「女為悅己者容」是一直以來女性所高喊的,但現在生活越來越好,物質越豐富,女人的所悅者越少,情愛越難得。

不能否認,如今大部分女人之所以化妝,已經脫離了原本的目標,不是遮住自己的缺陷,而是更傾向于病態,別人都化妝,我如果素面朝天,是不是就會被嘲笑,不占優勢?

因此,自然隨著女人化妝手法越來越嫻熟,以及越來越看重化妝,女人們的自信心也逐漸淹沒在花式繁多的化妝品中。

其實,在賈平凹看來,化妝應該是男人的事情。

比如他這樣說:「其實女人用不著化妝,化妝應該為男人的事,如鳥獸中的鳳、雄獅、公雞和鴛。」

他還提到:女人的化妝已經是違背了自然規律,輕賤了自己。

人的身體,每一個部位,甚至一顆痣,一條皺紋,都是極其協調地配合在一起的,如同大自然所形成的山丘、河流、洞澗、樹林一樣,它有它的風水。人體也有風水,隨便去改造,就失去了和諧,也失去了特點和標志。

男人需要假,女人就制造假‍‍

在這一小節中,賈平凹還提到了這樣一個觀點。我深有同感,很多女人在男人面前不敢以真面目示人,尤其是在自己喜歡的人面前,不化妝就不敢面對對方。

我曾聽過最夸張的一件事,竟然有女人從戀愛到結婚之后,伴侶睡覺之前從不卸妝,只有當伴侶睡著之后,才敢偷偷去卸妝,第二天一早,必須在伴侶起床之前把妝化好。

這已然到了病態的程度,假的不能再假。

但你說這是女人愿意的嗎?其實不然, 很多時候,是男性就喜歡這樣,喜歡化妝的女人,看著賞心悅目。

而如此做的后果,其實不僅會讓男人回過頭來詬病再也看不到真實的女人,還會讓女人習慣了制造假。

而假到最后,自己也懷疑了自己。

甚至就連賈平凹作為男性,都深知有些女人說她畫眉毛,哪一天沒有畫,就感覺沒長眉毛一樣,這讓人有些啼笑皆非。

而從賈平凹的這些觀點中,我不禁在想, 對于那些不化妝的女性來說,難道外表的平平無奇就沒有吸引力嗎?

其實不然。從這一小節中, 賈平凹先生就提到了,不化妝的女人,有兩點吸引力。

1.不執著于化妝的女人,往往更真

前面提到過,賈平凹先生認為執著于化妝的女人,是在制造假。

反過來說,不執著于化妝的女人,反倒是保留著自身最后一點真。

在我看來的確如此。相較于愛化妝的女人來說,不化妝的女人不施粉黛,即便臉上有些小小的缺陷也不在乎,因為她們并不在意。

就如同很多女人喜歡把自己的單眼皮變成雙眼皮,但那些敢于把自己單眼皮展露出來的女人,看著也并不丑,而且往往會讓人覺得有特點,或者有記憶點。

這就是「真」的好處。

真讓女人各有特點,不會千篇一律,而「假」則會讓大家覺得美則美矣,毫無特點和靈魂可言。

2.不執著于化妝的女人,往往更自信

還是如同前面賈平凹先生提到過的一個觀點,化妝的盛行,使女人越來越失去自信。

這一點我也深有感觸,很明顯, 身邊習慣了化妝的女性,即便是妝容精致,也往往會在遇到某些人,或者出席某些場合時,會時不時隨身帶著小鏡子,照一照自己,生怕哪些地方不完美,或者妝花了。

而當她們常常擔心自己的妝容有問題或者別人會覺得奇怪時,自然心思就不會在其他事情上面,往往沒有那麼落落大方。

不執著于化妝的女人則不同,她們往往堅信自然美才是真的美,她們會用運動以及除了化妝之外的保養來使得自己更加精神飽滿。

因此在面對別人時,自信往往是由內而外散發出來的,這種自信,與畫著精致妝容女人的偽自信往往大相徑庭。

不化妝的女人,往往過的更好

「當一切都在打扮,全沒有了真面目示人的時候,最美麗的打扮是不打扮」

為什麼說那些不熱衷于打扮和化妝的女人,往往過得更好呢?其實就跟先生說的這段話一樣,不愛打扮的女人,或者不把外表的打扮和化妝當回事,看得那麼重要的人,往往沒有那麼多亂七八糟的貪念。

在這類女人的世界里,1是1,2是2,不會讓自己的貪念過大,更不會讓自己得寸進尺,對于任何事情,都能有所把控。

也就是所謂的能夠做到心中有數。 這樣的女人,往往是靠譜的,獨立于世的,不以別人的喜好為喜好,不會為了取悅別人而改變自己的心意,她們往往活得更瀟灑,更自由,內心更敞亮,更真。

在這一章節的最后一句,賈平凹先生說了一句很讓我感動的話,他說:「當一切都在打扮,全沒有了真面目示人的時候,最美麗的打扮是不打扮。」

如今女人臉上的粉越來越厚重,越來越白凈,小眼睛可以變成大眼睛,塌鼻梁可以變成高鼻梁,一切都美好了,可實際上呢? 只不過是堆砌在臉上的外殼而已,掩蓋了原本的真實。

所以,女人們其實可以嘗試著在日常生活中更多展現真實的自己,讓自己不化妝也可以很自信。

這種自信,往往更長久。

每個人生下來就是獨一無二的,化妝的確可以顯得精致,對別人來說也是一種尊重,但同樣, 不化妝的你,如果著裝得體,精神面貌佳,同樣也是一種尊重。

拋開了一切虛偽,謊言的她們,才是輕松的,才算是過得好。

就像賈平凹在這一小節中說的最后一句話:「上帝創造了我們,我們應該自信」一樣。

其實,賈平凹先生對于女人,還是有一定了解的,他筆下的女性形象,也往往被他刻畫得入木三分。

陋室傾聽人冷暖,情卷情舒皆是緣。

紅塵來去散無痕,烹煮文字療人心。

我遇見你,然后遇見我自己,歲月無情,讓我和你,一起領教。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