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平凹《自在獨行》:人生最好的活法,是「孤獨」

珮珊 2022/05/28 檢舉 我要評論
相聚是緣:

感恩相遇,我是珮珊,人生不易,且行且修心。

不知道你有沒聽過這樣一句話: 「說自己孤獨的人往往不孤獨,真正的孤獨者是偶然做些長嘯,如我們看到的獸」

前者很好理解,后者便有些深奧了。那不妨來看看賈平凹的《自在獨行》吧。

這本書在出版的兩年內,發行超過百萬冊,深受廣大讀者喜愛。

有人側重于它行云流水的文筆,有人沉思于它發人深省的人生導向。

正如讀者所言: 「它同賈老一般值得敬重,是一本生命之書。」

這也是許多人愛上這本書的緣由——賈平凹《自在獨行》:人生最好的活法,原來是這樣。

孤獨,是世態人情前的榮辱不驚

在那個特殊的時期,賈平凹苦難的童年歷歷在目。

父親「被改造」的七年里,小腳母親骨瘦如柴的身板,扛起了一個家。

作為家里的老大,年幼的他總是在幫母親分擔家務,不敢犯錯,怕母親的身影突然就倒下,不敢說要出去掙錢,因為那是母親答應過父親,最重要的事情,就算砸鍋賣鐵,也要讓「我」和弟弟妹妹們好好上學。

我們都說,一個懂事的孩子童年是不幸福的。

但在字里行間,這種苦難的日子被賈平凹輕描淡寫,留下的只是一段段樸實而耐人咀嚼的故事。

隨之而來的,是對「孤獨」的品讀,最終成為人生的烙印。

就像賈平凹說的: 人既然像螞蟻一樣來到世上,短短數十年里,各自完滿自己的一段生命,這就是生存的全部意義了。

有人把「孤獨」理解成了「孤僻」。

孤僻是他們郁郁寡歡,把皮膚和毛發弄的怪異的人。

真正孤獨的人,盡管他的生活有多喧囂,但他總是默默不語,寵辱不驚。

一個人在沒有多少城府的時候,怎麼可以輕易的放過這個世界,所以就有了蕓蕓眾生,而蕓蕓眾生中,又能有幾個活出所謂的「境界」,去與「孤獨」抗爭。

利益面前,人性的多少丑惡嘴臉都會擺在面前時, 你會不會選擇像賈老一樣「默默地看世界」

孤獨,是一種對時間的態度、對自己的態度

在《看人》《閑人》《朋友》《說奉承》等篇目中,賈平凹也說到,他不需要朋友,約到家中的朋友都是喝喝酒,搓搓麻將的。

還有一些來拜訪他的朋友當中,有茶余之后想要他寫書法的,有在面前惡意奉承的,有在家里單純討酒喝的。

這些盡管都是他的朋友,都是來湊他紅火的。

這樣的賈平凹,我們不難看出, 他對清靜的喜愛是一種態度,對自己的態度。

世上的事認真不對,不認真更不對;執著不對,一切視空也不對。

平常一點,自然一些,就好像上山拜佛,見佛像就去磕頭,磕完頭,佛像還是佛像,你還是你,生活之累就該少下來了。

喜歡獨處,習慣獨處,早已不跟性格掛鉤,更多是成了一種生活方式。

就像賈平凹,素來喜歡清靜,最怕有人來敲他的房門。

讓他覺得最自由自在的事情,要麼是行走于西北的大地,要麼就是隱居在自己的書房里。

因為害怕敲門,賈平凹前前后后搬家有五次之多。

每次當有人敲門時,「我」滿懷欣喜去開門,看見的都是莫名其妙的角色。

這些角色里會有小偷,但是「我」不怕小偷偷「我」的錢,就怕這些偷「我」時間的人鍥而不舍。

孤獨,是對生活對世界的熱愛

當父親身患重病時,賈平凹還在四百公里外,一下班車,便看見了孝帽,守坐在靈堂的草埔里,陪父親度過了最后一個長夜。

《讀山》《丑石》《落葉》中說到大地的靈魂是,有敬無畏;萬物的情懷是,樂以忘憂。

用靜去欣賞大地、山川之美,始終懷揣敬畏之心,去熱愛大自然,心中自然就囊括了世界。

賈平凹總是在院里栽棵柳樹,說每當垂柳依依時,就像棚屋常住仙人,別有一番風味。

除此之外,他還喜歡看閑雜書,不必規規矩矩坐凳子上,就是想什麼時候看,就什麼時候看。

要寫日記就寫夢,每當做夢,半夜醒來,他都會一筆一筆記下來, 有時候的夢是行善,仿佛夢到了前世的自己,屹立于人間。

有時候是行兇的,受盡其苦,然后再用心境體驗。

這是有多熱愛生活呀,美好的,苦難的都要放在心間,再品讀內心是孤獨的。

孤獨,一種含蓄的樂觀、對未來和知識的敬畏

在賈平凹上大學的時候,他是個沒有上過高中的鄉下人,知識的自卑,讓他敬畏身邊所有人。

旁人的嘲笑和議論沒有讓他消沉,一次考試成績很不理想,他就把卷子貼在床頭,讓自己反省。

晚上沒有蚊賬,蚊子只攻擊他,他竟然在想:

小小的蚊子能吃完我嗎?蚊子興許叮咬過有知識的人,可能還會傳染給我一定的知識。

多麼可愛,又可讓人佩服的人啊!

本以為每個偉大的人物,他們要麼總比別人多些物質,要麼總比別人多些愁苦,賈平凹更多的是樂觀和含蓄。

正如秋天里的落葉,春天的日子里,他們各有姿態,豐滿嬌嫩,可到了秋天,消瘦寒顫起來。

盡管這樣,它們并不悲傷, 歡樂時盡情歡樂,像天地間歡樂的內容。

正如賈平凹所說,玩風箏的是得不到心身自由的一種宣泄;

玩貓的是寂寞孤獨的一種慰藉,玩花的是年老力衰而對生命的一種崇拜補充吧。

渴望燕子再巢于身邊是不可能了,自然的心境在大都市已經找不到落腳處了,轉身飛向了鐘樓。

賈平凹的過去,就像停留在大都市片刻的燕子,留戀著往昔,前行于未來。

一個人最大的任性,是不顧一切堅持做自己。

只有這樣,我們才可以說「這一生不虛此行」。

正因為如此,有人在失敗中重拾自我,有人在苦難中奮起直追,年輕的生命也因此愈發光芒。

孤獨,是一種狀態。

隔絕了外界的干擾,以最純凈的姿態,忠于自己、成就自己。

這樣的人生是偉大的,更是值得敬重的。

日月交替的一年,樹就長出一圈。

生命從一點起源,沿著一條線的路回旋運動,無數個圈完成了生命的結束,留下來的便是有用之材。

陋室傾聽人冷暖,情卷情舒皆是緣。

紅塵來去散無痕,烹煮文字療人心。

我遇見你,然后遇見我自己,歲月無情,讓我和你,一起領教。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