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第一美女」胡蝶:是大明星也是小女人,享受繁華亦甘于平凡

珮珊 2022/06/24 檢舉 我要評論

用最真誠的文字,傾聽心底的聲音,做内心强大的自己。我是珮珊,陪你一起閲書、閱心、閱塵世的小編。

胡蝶,在上世紀二三十年代,被譽為「民國第一美女」。

看過她照片或視訊的人,對此看法不一。有人認為,論長相她比不過同是電影明星的王曉棠、王丹鳳、秦怡等人。

也有人認為該稱號落在胡蝶身上實至名歸:她肌膚白皙,柳眉細長,梨渦淺笑,丹鳳眼撩人心魄,從上到下長得珠圓玉潤風姿綽約。

除了天生一副好皮囊,胡蝶還有十分有趣的靈魂。

作家張恨水贊美她說,「她為人落落大方,一洗女兒之態,性格深沉,機警爽利。十之五六若寶釵,十之二三若襲人,十之一二若晴雯。」

胡蝶本就天生麗質,再加上頭腦清醒、通透、靈活,這樣的女人無論從事各行各業,想必都不會遜色。

360行中,熱愛藝術的胡蝶唯獨對演員這個行業熱愛有加。

原名胡瑞華的她,16歲化名胡蝶,過五關斬六將考上中華電影學校;17歲開始參演處女作影片《戰功》;23歲主演中國第一部有聲片《歌女紅牡丹》;24歲主演中國第一部彩色有聲電影《啼笑因緣》…

在四十年的演員生涯中,她主演近百部電影,三度被封為「電影皇后」。她還是中國電影史上第一位出國訪問的女明星。

數據不會騙人。作為演員,胡蝶是實打實的大明星,她的電影人生真的是多姿多彩、燦爛無比。

清代著名學者李漁曾說:「女人有態,三分漂亮可增至七分。」

三毛曾說:「你現在的氣質里,藏著你走過的路,讀過的書和愛過的人。」

站在人群中,胡蝶顯得很吸睛,一看就是那種特別「有態」、「有氣質」的女人。這當然跟她的原生家庭和后天努力不可分割。

1908年,胡蝶出生在上海,父親胡少貢在京奉鐵路上是個不大不小的官。

由于父親的工作性質,胡蝶先后在上海、北京、天津、廣東等地生活過。一方水土養一方人,不同地域的文化和風俗,鍛煉了她的包容性,拓展了她的視野,培養了她優秀的語言表達能力和對環境的適應能力。

作為家中獨女,胡蝶自幼集萬千寵愛于一身。母親的知書達禮,父親的樂觀幽默,在胡蝶內心深處一一打下烙印。

生活中,她注重內在修養,為人樂觀、穩重、友善;時尚觸角靈敏,私服穿搭跟現在的時尚博主有的一拼。

事業上,她愛崗敬業,為拍好戲學會了開車和騎馬,專門向梅蘭芳學習京劇和普通話,演戲配音時在錄音棚一呆就是七個小時。

這樣還不成功,著實是天理難容了。

胡蝶的成功,都是她應得的。

俗話說:心態改變性格,性格改變命運。

人生不如意的事,十之八九。若沒有強大通透的心態,很容易造成要麼一潭ㄙˇ水,要麼躊躇滿志,或者更糟糕的凄涼結局。

身為大美女大明星的胡蝶,在漫漫人生路上,也曾遇到過一道又一道磨難。

17歲那年,胡蝶在拍攝《秋扇怨》時認識了風流倜儻又體貼入微的初戀林雪懷。為愛癡狂的她,在家人不看好的情況下,毅然嫁他為妻。

婚后,林雪懷渣男的面目日益敗露無遺。他志大才疏,做啥啥不成不說,還用胡蝶的錢在外鬼混。更為可惡的是,他道聽途說,把「不守婦道」的帽子扣到胡蝶頭上,還揚言要休妻。

在那個比較保守的年代,一紙休書對于一個女人的影響肉眼可見的充滿了侮辱。哪怕是女明星,也不例外。

33歲那年,人在香港的胡蝶,遭遇了香港淪陷的局面。日本人想利用胡蝶的名氣宣揚「中日友善」的假象,于是盛情邀請她出演《胡蝶游東京》。

如果應了,賣國賊無疑,必將被國人唾棄;如果不應,一家老小性命堪憂。

35歲那年,因急于尋找丟失的三十箱財產,胡蝶輾轉認識了特務頭子戴笠。早就對胡蝶心生愛慕的他,當即表態答應幫她找回丟失的箱子。

當確定無法找回時,他不惜花費重金,按照列出的單子,原樣買回了丟失的物品給胡蝶「交差」。從戴笠手中收到朝思暮想的珍貴物品,胡蝶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她當時或許不知道,命運中的每一種饋贈,早已暗中標好了價格。

此后,有老公有孩子的她,被戴笠幽禁在重慶三年。

這些不幸,放在一般人身上,也許早就陷入崩潰邊緣,一蹶不振了。

內心強大的人才能抵擋社會的摧殘。

胡蝶,這個看似溫柔典雅的女人,骨子里卻流淌著韌性和樂觀的血液。

被林雪懷這個渣男欺負時,她最終認清了他的真面目,并在父親的幫助下,找了上海灘最棒的律師,打贏了這場失婚官司,妥妥地給了渣男一個終身難忘的教訓。

失婚后,胡蝶一邊如火如荼地開展她的演藝事業,一邊和踏實、上進又風度翩翩的洋行職員潘有聲談起了戀愛。

她這次的戀愛對象,得到了父親的贊賞。1935年,27歲的胡蝶與潘有聲喜結連理。婚后,她過上了平靜美好的家庭生活,有了一兒一女兩個孩子。

如果不是香港淪陷,胡蝶和潘有聲應該會白頭偕老地過下去。只是,歷史不允許假設。1941年,香港淪陷了,滯留在港的胡蝶一家面臨著生ㄙˇ攸關的考驗。

日本人要她出演《胡蝶游東京》。胡蝶自然是不肯的。

老年的胡蝶說過這樣一段話:

「現在我已年近八十,心如止水,以我的年齡也算得高壽了,但仍感到人的一生其實是很短暫的,對于個人生活瑣事,雖有訛傳,也不必過于計較,緊要的是在民族大義的問題上不要含糊就可以了。」

為了躲避日本人,她假裝懷孕,火速和家人逃離香港,前往目的地重慶。臨行前,胡蝶將自己半生的積蓄打包成30個箱子,托好友運回內地。

生逢亂世,風云莫測,那30個箱子不幸丟失了。半生的積蓄,豈能等閑視之,胡蝶急切地托人找尋丟失的箱子。就這樣,胡蝶認識了特務頭子戴笠,并在已婚的情況下,被對方幽禁了三年。

她并不愛戴笠,心心念念的都是自己高大帥氣情投意合的丈夫潘有聲。

「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被幽禁的日子里,為了保全丈夫和孩子,胡蝶選擇了隱忍,等待著一家人團聚的日子。

櫻桃小丸子說,「只要活著就能遇到好事」。

1946年3月17日,戴笠突然ㄙˇ于空難。

戴笠去世后,胡蝶果斷逃離重慶,回到了丈夫潘有聲身邊。她驚喜發現,原來潘有聲也一直在等待著自己。

后來,兩人再次來到香港,一個做「胡蝶牌」熱水瓶生意,一個潛心于電影拍攝。52歲那年,胡蝶憑借電影《后門》里「徐太太」一角,榮膺「亞洲影后」稱號。

1975年,67歲的胡蝶化名「潘寶娟」移居加拿大,隱姓埋名居住在一座海濱大廈的25層。

她說,「退出電影的舞台,但未退出生活,在人生的舞台上,我也得要演好我的角色。」

身為普通人的年月里,胡蝶把日常生活過得美好而充實,約好姐妹打打麻將,聚聚餐,到海邊散散步,喂喂鴿子,怡然自得間,生命的琴弦也到了戛然而止的時刻。

1989年,81歲的胡蝶因病離世,臨終前,她只留下簡簡單單又禪意無限的六個字:胡蝶要飛走了。

縱觀胡蝶的一生,當過大明星,也做過小女人;能夠享受繁華,亦能夠甘于平凡。

她的強大、樂觀、隨遇而安,將永遠值得我們學習。

愿你我,活得通透,舒展自己的生命,輕盈自己的靈魂。共同陪伴彼此的成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