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使疾風起,人生不言棄」莫言:做一個不被「大風」吹倒的人

珮珊 2022/06/02 檢舉 我要評論
相聚是緣:

感恩相遇,我是珮珊,人生不易,且行且修心。

「縱使疾風起,人生不言棄。」

前段時間,莫言在一則視訊中,給青年朋友們講了一個故事。

在他還是一個孩童的時候,有天推著板車,跟爺爺去荒草墊子里割草。

歸程途中,天生異象,一道飛速旋轉的黑色圓柱,夾雜著雷鳴般的轟隆聲,向他們襲來。

莫言驚問爺爺: 「那是什麼?」

爺爺回答: 「是風,孩子。」

爺爺的口氣,平靜如往常,但讓小莫言沒有想到的是,風越來越大,越來越猛。

他們車上的草,很快被揚到天上去。

年幼的莫言,緊緊抓住兩根牛筋草,才沒有被吹走。

此時,他抬頭看見爺爺, 雙手正攥著車把,脊背繃得像一張弓,小褂子被風撕破,只剩下兩個袖子掛在肩上。

爺爺與大風僵持著,對抗著。

許久,風漸漸散去,爺爺才慢慢直起腰。

來源:莫言《大風》插圖

多年之后,莫言長大成人,但爺爺與大風對峙的這一幕,始終印刻在他的腦海里。

在他往后的人生中,不論經歷了多少艱難困苦,只要想到在風中屹立不倒的爺爺,便有了繼續下去的勇氣。

莫言的故事,讓我想起在我的人生中,也有兩次關于「風」的記憶。

一次大約是三十多年前,我還是一個十歲出頭的小孩。

當時,我的父親在一家不知名的煉鋼工廠里ㄉㄚˇ工。

他每天早上五點起床,要給機器上油,給廠里的下水道排污,再一袋一袋從貨車上扛下鋼筋、石灰等原料,碼到該放的位置上,如此反復,勞作到半夜才能睡覺。

辛苦了幾年, 父親攢下三十萬塊,又買了一輛二手的摩托車,騎回了老家。

那天晚上,一家人歡天喜地,手指沾了唾沫將一沓紅票子來回數了無數遍。

父親回來,是要和村里的周叔一起做生意,開個五金店的。

父親為人老實,將錢都交給周叔,拿去進貨。

但誰也沒想到, 周叔拿到錢,當晚就提著行李,跑得無影無蹤。

母親在家哭天喊地,大罵周叔不是人,父親在旁邊悶著聲,不說話,煙抽了一根又一根。

一個星期以后,父親聽說村口有賣橘子的,喊我一起去買橘子。

橘子兩斤四十塊錢,父親給了五十塊錢,對方找了一張十塊錢的紙幣。

接過錢的剎那,一陣大風吹來,將那張十塊錢,從父親手中揚起。

我看著四十多歲的父親,已然有些滄桑的模樣,緊張地在風中,追趕那十塊錢。

他蹦跶著,跳躍著,絲毫不顧形象。

好不容易追到了,狠狠用腳踩住,然后回過頭看著我,輕吁了一口氣。

這一幕,就像爺爺在莫言記憶中扎根一樣,也在我的腦海中,生根了許多年。

另一次,是15年前。

那時候,我剛剛大學畢業,口袋里揣著母親給的3000塊錢,來到了臺北。

偌大的臺北,我只身一人,漫無目的地找工作,投了兩個禮拜的簡歷,全都石沉大海。

身上的錢很快就要花光,再找不到工作,就只能滾蛋回家——或許回家都湊不齊車費。

焦急之下, 只能先找了個服務生的工作糊口。

起早貪黑做了一個月,人瘦了七斤,掙到一萬塊錢。

發工資的那天,我握著票子,嘴巴咧到了耳后根。

幾天之后,我騎著老板的腳踏車,給餐廳送菜。

快到門口時,一輛寶馬車正在倒車,一正一反的前行中,寶馬車不小心被刮傷。

一道不到10厘米的痕跡,對方開口要一萬八。

我低著頭,含著淚,從外衣的口袋中,掏出了全部的身家,又向老板借了錢,才勉強平息了對方的怒火。

我永遠記得那天臺北的天空。

烏云密布,狂風暴起,仿佛整個城市都要被掀翻。

我僵硬地站在街頭,一動不動,從街邊櫥窗的鏡像里, 看到大風將我的頭髮吹得凌亂不堪。

為什麼要和朋友們講這兩個故事呢?

因為,在我們每個人的生命里,都會遇到一次,或者好幾次「大風」。

可能是求學路上的失利,也可能是一次意料之外的大病;

可能是人到中年的失業,也可能是一場突如其來的意外。

生活的真相就是,陽光明媚的天氣時有,但刺骨的寒風,也總是會在不經意間刮起,讓你寸步難行。

電影《刺激1995》中,男主安迪本是一家銀行的副總裁,生活如魚得水。

意外發生在一個尋常的晚上。

得知妻子和一名高爾夫球教練的事情,他心煩憤懣。

苦悶中,他喝得酩酊大醉,甚至將子彈裝進了槍。

巧合的是,那天晚上他的妻子和情人被人誅害。

盡管他什麼也沒有做,可地上散落的子彈和酒瓶碎片上沾滿了他的指紋。

安迪被誤判入獄,人生一下子墜落到了谷底。

幽暗的牢房中,他常常要面臨獄友的欺凌,身體和心靈都飽受摧殘。

即便如此,他始終不肯向命運低頭。

他花了19年的時間,挖出一條隧道。

又在一個電閃雷鳴、狂風呼嘯的晚上,奮力爬過500碼骯臟不堪的污水管道,重獲新生。

歷盡艱辛的安迪終于獲得夢想中的自由,徜徉天地間的他,在風雨中淚流滿面。

生活是一場苦旅,一路上,我們都會遇到各種困境。

暴雨,狂風,巨浪。

多少次驚心動魄,多少次欲哭無淚,多少次咬牙硬抗,又多少次絕處逢生。

很多時候,你可能也以為自己撐不住了,但就是在佝僂著背與大風對抗時,不認慫。

最后一點一點地從坑里爬出來的那一刻,看到了光。

我一位朋友,本來開了一家烤魚店,日子過得有滋有味。

可前段時間, 一場疫情,將他們的生活錘到了深淵。

沒顧客,房租照樣要交,孩子的學費照樣要給,家里還有一位臥病在床的老人需要照顧。

原本風平浪靜的生活,一夜間就朝他張開了最殘忍的一面。

那段時間,每次碰到他,都是肉眼可見的憔悴。

后來,為了生存, 他將堂食變成了外賣,又在附近拉了個網路社群,群里都是老顧客,做好了他就親自送過去。

有一天,他送晚餐回去的途中,不小心摔了一跤,恰好在我小區門口。

我扶起他,問道:「疼嗎?干這行太辛苦了。」

他云淡風輕地笑了笑:「只要能掙到錢,苦點累點也沒啥。」

突然想起莫言的那句話: 「一個人可以被生活ㄉㄚˇ敗,但是不能被ㄉㄚˇ倒。」

這句話,也是我多年的心聲。

父親被騙錢后,雖然傷心,卻從未消沉。

白天跟著村里的施工隊建房子,晚上就在村口,支起了一個棚子,給人家磨ㄉㄠ。

他像一頭老黃牛,勤勤懇懇地付出,養活起了整個家,還將我供上了大學。

而我自己,在臺北沉浮了半年之后,終于找到了一份工作——在一家出版社當編輯。

十年的光陰,我經歷了升職,跳槽,寫了數百萬的文字,從人微言輕的編輯,熬到了雜志社的主編。

再后來,我辭職回到家鄉創業,一路摸爬滾ㄉㄚˇ,走到了今天。

如果你問我,一路是怎麼扛過來的,我的回答是: 「沒別的,就是挺住。」

成年人的世界,沒有誰比誰容易。

二十出頭的年紀,會面臨失戀的傷心欲絕,就業的焦灼彷徨;

三十歲,會面臨房貸、車貸的壓力,人情往來的困擾,婚姻動蕩的不安;

到了四十歲,又開始擔憂起雙親的健康,孩子的前途,職場的更替……

人生中的每一次顛簸,每一次抉擇,都是生命中偶然刮起的一陣大風。

風起時,漫天黃沙,你也許都睜不開眼;

風勁時,萬物飄搖,你也許都站立不住。

但再難,再狼狽,也要屏住一口氣,用力撐下去。

就像法國詩人瓦雷里說的那樣: 縱使疾風起,人生不言棄。

所有的凄風苦雨,再多的雷霆萬鈞,都需要用強大的心臟去承受。

咬住牙,熬過去,我們終將在狂風暴雨平息后,活成自己的擺渡人。

在古希臘神話中,有個斯芬克斯之謎,可能很多人都聽過。

斯芬克斯是一個獅身人面怪獸,每當有人路過,它都會問:

「什麼東西早晨用四條腿走路,中午用兩條腿走路,晚上用三條腿走路?」

答案不言而喻。

人的一生,就像這個謎語。

幼時我們尚可以在父母雙親的庇護下,咿呀爬行;

長大了,無人可依,就需要挺起腰背,直面生活的風雨。

所謂成長,就是在艱難人生中,學會做一個不被大風吹倒的人。

風雨來襲,我自立定。雨住風停,且看天明。

- End -

陋室傾聽人冷暖,情卷情舒皆是緣。

紅塵來去散無痕,烹煮文字療人心。

我遇見你,然后遇見我自己,歲月無情,讓我和你,一起領教。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