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秋雨曾被曝光「抄襲」,知名編輯怒斥余秋雨,原作者卻親自撰文駁斥:很常見的事

珮珊 2022/05/25 檢舉 我要評論
相聚是緣:

感恩相遇,我是珮珊,人生不易,且行且修心。

余秋雨是中國知名作家,其文化散文集在二十世紀初十分暢銷,當時十大暢銷書其中有四本都是出自余秋雨。

不過這位大佬曾一度深陷「抄襲門」,知名編輯怒斥余秋雨抄襲,各大媒體又把此事炒得沸沸揚揚,最后還是原作者站出來澄清的。

知名編輯實名舉報余秋雨

金文明是上海中醫藥大學出版社的總編輯,96年的時候更是被評為「上海十大藏書家之一」,是一個頗具影響力的知名編輯。

曾撰《余秋雨散文文史差錯百例考編》,公開指出余秋雨的作品中有大量的文史差錯。

記者采訪他的時候, 他公開表示自己非常喜歡余秋雨的作品,只要是余秋雨的文章,他都會細細研讀

然后在雞蛋里面挑骨頭,非要找那麼一些「不妥之處」。

余秋雨《十萬進士》寫道: 「古代知識分子一生最重要的現實遭遇和實踐行為便是爭取科舉、致士。」

「致士」是什麼意思?在現代漢語里,是「招引賢士」的意思,有出處《荀子》《致士》篇﹐楊倞注:「明致賢士之義。」

但是金文明就不這麼看, 他認為在古代「致士」是告老還鄉的意思,并且查閱了《辭海》,證明了古代確實有「告老還鄉」的意思,然后他每次看余秋雨的作品時都會咬文嚼字。

中文歷史比較長久,古今意思不同也很常見。

大家都認為致士是招引賢士,但金文明偏偏咬文嚼字,認為余秋雨寫散文也應該注重于古代的意思。

這讓不少同輩學者啞然失笑:「 我們以后寫文章是不是都要寫古文?」

當然,金文明先生并非是惡意找茬,因為他提出的很多問題都是確實存在的。

比如《岳陽樓記》是范仲淹在岳陽樓上寫的嗎?

金文明認為不是,因為當時范仲淹在鄧州當官;

呂洞賓是道家的始祖嗎?

金文明認為不是,因為道家的創始人是漢代的張道陵,而呂洞賓是唐朝人,風馬牛不相及;

蘇東坡最后擔任的官職是「舒州團練副使」嗎?

金文明認為不是,因為蘇軾最后擔任的官職是「朝奉郎」。

他翻遍了《文化苦旅》、《山居筆記》、《霜冷長河》,在這三本書中找出了126處文史錯誤,并且撰寫了《石破天驚逗秋雨》一文。

這種認真鉆研的精神,是值得褒獎的。

深陷「抄襲門」,余秋雨不辯不爭,「被抄襲者」卻在病床上親自撰文辟謠

不過最嚴重不是文史錯誤,而是金文明公開表示余秋雨抄襲。

金文明在校對《中國戲劇文化史述》時發現余秋雨抄襲了《洪升年譜》,并且撰文《如此風波不可行—余秋雨涉嫌剽竊一例》。

金文明的言論迅速讓余秋雨深陷「抄襲門」,當時一片筆伐口誅聲,讓余秋雨形象大損。

隨后《洪升年譜》的作者章培恒在病床上撰寫了《余秋雨何曾剽竊我的著作》,在文章中章培恒教授認為余秋雨引用了自己的一段話,而這段話不過才三百字,并且用不同于文章的字體區分開,這不算抄襲。

​歷史文章引用史料或者他人文章是很常見的,一般作家都會用不同字體表示引用,同時會加上注釋。

這種引用并不算抄襲,至少在歷史圈大家都不認為這是抄襲。

隨后《南方都市報》刊登了《余秋雨「剽竊案」真相漸顯》,余秋雨抄襲風波逐漸平息,當事者卻全部沉默了:

風波前后,余秋雨沒有出面替自己辯駁一聲;風波過后,金文明也自始至終都沒有道歉。

一場莫須有的風波,余秋雨不辨不爭的態度,卻讓他在質疑聲中知名度越來越高,其作品也越來越受讀者的喜愛。

馬行千里,不洗塵沙那些打不倒我們的,終將讓我們更強大

尼采說過:只有穿過地獄,才是天堂,天堂只是第二步。

多數人都會遇到這樣一種苦惱,就是被誹謗,被誤解,被侮辱的時候。

當一個人被世俗侮辱的時候,那種痛苦會滲透到骨子里,很多人面對這種狀況時,總在抱怨「為什麼我會遇到這種事情?」「為什麼別人會這麼對我?」

當他的內心經歷百般痛苦時,卻并不知道,在這種狀態下所承受的痛苦,并不是別人給你帶來的,而是你自己主動「接受」的。

有人罵你一句你接受了,這就是你的痛苦, 你把別人罵你這句話記在心里,記了一年,這個人就罵了你一年,記了一輩子,這個人就罵了你一輩子。

其實,就像余秋雨先生一般,實在沒必要放在心上。

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在這個世上沒有任何人能傷害你,除非你愿意。

而真相公開之日,那些潑在你身上的臟水,終究會成就你。

就如同那句特別流行的網路語錄:

人生漫漫,那些打不到我們,終將使我們更強大

陋室傾聽人冷暖,情卷情舒皆是緣。

紅塵來去散無痕,烹煮文字療人心。

我遇見你,然后遇見我自己,歲月無情,讓我和你,一起領教。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