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境隨心轉】楊絳:四十歲以后,最通透的活法,是學會歸零

珮珊 2022/05/26 檢舉 我要評論

「我雙手烤著生命之火取暖,火萎了,我也準備走了。」

2016年5月25日,楊絳先生永遠地離開了我們。

百年光陰里,她是「最賢的妻,最才的女」,是「中國最后一位先生」,是無數青年人生路上的指路明燈。

作家黎戈說,楊絳身上有一種 「啞光卻不暗啞,低調卻不哽咽,醇香卻不刺鼻的質量。

它像北極光:明亮、堅韌、耐寒,在人格的高緯度閃閃發光。」

戰火硝煙,她遭受過;平安順遂,她體會過。

天人相隔,她經歷過;幸福美滿,她品味過。

面對人生的起落無常,楊絳說: 「我是一個零。」

簡簡單單一句話,道盡了她內心的從容與智慧。

人生下半場,最通透的活法,是學會歸零。

情緒歸零

人到中年,十有九難。

生活的雞毛蒜皮,工作的重重壓力,人情的煩擾無奈,無不讓我們筋疲力盡。

但很多時候困擾我們的,并不是事情本身,而是我們遇事時的情緒和心境。

楊絳和錢鍾書年輕的時候,忙于創作,便找來保姆阿菊,幫忙分擔家務。

阿菊性格大大咧咧,做起事來也毛手毛腳,時常犯錯。

有天傍晚吃飯的時候,阿菊因為不小心打翻了油瓶,造成不小的火災,灶臺上的火苗,快要竄到房頂。

楊絳聞聲趕到廚房,眼疾手快拿起洋瓷罐往火源處一蓋,才熄滅了火勢。

原本楊絳是有點生氣的,可情緒平定,又覺得: 火已經滅了,不如不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之后,她借著這個機會,和阿菊促膝長談了一次,幫阿菊改掉了粗心的毛病,這才皆大歡喜。

試想一下,如果當時楊絳沒能克制住情緒,一味責怪阿菊,又會是怎樣的結果呢?

不光燒糊的飯菜回不來,還會讓彼此之間心生隔閡,得不償失。

《莊子》中說:

人莫鑒于流水,而鑒于止水,唯止能止眾止。

意思是,人的心情不能像流水那樣多變,而要像止水一般平和。

經歷得越多,越能明白,人生從來都不是一路綠燈的,磕磕絆絆是常態。

大事小事都情緒化處理,是對生命最大的消耗。

學會讓情緒放空,幫心靈減重,縱使生活有再多煩擾和波瀾,內心也有從容不迫的定力。

情緒平穩了,生活也就順了。

貪念歸零

網路上有個提問:為什麼現在物質生活越來越好,我們卻過得一點都不開心?

高贊回答說:人的貪念是無窮無盡的,有了好的想要更好的,有了更好的還想要最好的。

生活原不苦,苦的是貪念太多;心靈本不累,累的是攫取太甚。

真正的聰明人,都懂得知足常樂,讓生活回歸本真。

楊絳在清華大學的時候,學校每天都召開會議。

會議結束后,大家會評定每個人的薪資,薪資多少就會兌換多少斤小米。

過程是,先由自己報數,再由眾人決議。

每每到了楊絳,她都是往少了報。

最終評定結果下來,楊絳的薪資只有650斤小米。

在當年,這是一個很小的數字,楊絳卻也已經滿足。

對她來說,只要能勉強果腹,就已經是莫大的幸福了。

和錢鍾書在牛津留學期間,楊絳的生活更是簡樸。

吃的,由房東提供,粗茶淡飯,她從不挑剔。

穿的,常常只有兩套衣服,然而無論何時,她總是干凈爽利。

空閑時,楊絳會拿起筆墨練習書法,沒有紙,就在房東送的代餐巾上寫。

外在繁華與享樂,與她而言,都是過眼云煙。

楊絳先生曾說: 「簡樸的生活、高貴的靈魂,是人生的至高境界。」

年輕的時候,我們也曾以為,擁有的東西越多越好。

閱歷多了,才慢慢明白, 真正的幸福,從來不是物質的多寡,而是內心的富足。

學會把心清空,讓貪念歸零。

把多余的空間騰出來,生活才能盛滿幸福。

成就歸零

1942年,楊絳創作了話劇《稱心如意》,一經上演,就一炮而紅。

那時候,來訪者絡繹不絕,可她總是能避開喧囂,絲毫不為外界動搖。

比起浮名虛利帶來的快樂,她更喜歡潛心治學,投身寧靜的書海之中。

有人說,楊絳的作品暢銷,她說: 「那只是太陽曬在狗尾巴尖上的短暫間。」

有人說,得到她的一本書總要珍藏起來,她說:「我的書過了幾時,就只配在二折便宜書肆出售,或論斤賣。」

有人請她「出山」,召開作品研討會。

她說:「我把稿子交出去了,剩下怎麼賣書的事情,就不是我該管的了。而且我只是一滴清水,不是肥皂水,不能吹泡泡。」

所有的佳譽,任何的贊美,在楊絳這里,都是一個 「零」

回望人生前半場,誰人都有過春風得意的時刻,如果背負過去的輝煌趕路,只會讓腳步變得沉重。

要知道,昨日之成功,只能代表昨日的自己很優秀。

如果因為昨日之成功,就驕傲自滿,那麼換來的,必然是明日之平庸。

《極簡力》中有言:

清理掉你的緩存,適時把自己歸零,才會不斷追求卓越,在歸零之后贏得新的成績。

腳踏實地往前走,持續不斷更新舊我,才能慢慢夯實自己的生命厚度,看到人生不一樣的風景。

心態歸零

雨有急有緩,路有平有坎,事有逆有順。

我們不知生命中何時泥沙俱下,何時順風順水,唯一可以掌控的便是自己的心態。

特殊時期,楊絳被安上「右派」的罪名。

沒有工資,存款凍結,每個月只有零星的生活費;

每天上班,她身上要掛一個牌子,上面寫上自己的名字、身份和「犯下的罪行」;

那時候,她睡在四根木樁架成的竹榻上,吃的是玉米渣、煮白薯和窩窩頭;

除此之外,每天還要進行艱苦的勞作。

可日子再苦、再難熬,楊絳也不曾抱怨過一句。

被下放之后,楊絳被安排和大伙一起建造廁所。

他們用五根木棍,做成一扇門,又用秫秸圍成墻,做成一個簡易的「五谷雜糧輪回之地」。

楊絳覺得不夠完美,又和同伴一起,把秫秸剝去皮,剝出光溜溜的芯,用麻繩編織成一個漂亮的門簾。

看著這個門簾,楊絳得意了許久: 「掛在廁所門口,覺得這廁所也不同尋常。」

后來,楊絳又被安排去挖井。

污泥地里,痰涕屎尿什麼都有,她卻沒有嫌棄和埋怨。

井打好的那天,楊絳還特意打來一瓶燒酒,買了一斤泥塊似的「水果糖」,為大家辦慶功宴。

生活雖然清苦,但楊絳卻能夠苦中作樂,從中品味歡喜。

回憶起那段歲月,楊絳曾說:

烏云蔽天的歲月是不堪回首的,可是停留在我記憶里不易磨滅的,倒是那一道含蘊著光和熱的金邊。

人生總免會遇到逆境,但是逆境不是生活的全部。

風會吹,也會散;雨會下,也會停。

歲月的慈悲之處就在于,不管經歷了什麼,只要我們能夠驅除內心的陰霾,日子終會在陽光下開出花來。

做一個時時歸零的人,把每件好事都當做恩賜,每件壞事都當做歷練,相信一切美好都會如約而至。

縱觀楊絳的一生,是不斷歸零、又不斷重啟的一生。

無論命運如何錘擊,她總是能以淡然的姿態,妥善處理一切突如其來的磨難。

生活起伏,歲月跌宕。

學會將昨日放下,才能啟動新的明天;試著將一切歸零,人生才能煥發不一樣的可能。

愿你能撣去過往的塵埃,用一顆全新、澄澈的心經營生活,將日子過得美好而豐盈。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