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小曼:女人的魅力,從來不在年紀

珮珊 2022/07/27 檢舉 我要評論

用最真誠的文字,傾聽心底的聲音,做内心强大的自己。我是珮珊,陪你一起閲書、閱心、閱塵世的小編。

民國名媛陸小曼的一生,在愛情上,絕對稱得上完勝。

她的原配丈夫愛她如生命,她的后任丈夫視她如珍寶,最后連陪伴著她晚年的男人,都心甘情愿供養她。甚至,在徐志摩ㄙˇ后,胡適都愿意供養她。

有人說,如陸小曼這般寄生蟲的生活,實在無趣。

但即便再不喜歡她,也不得不承認,陸小曼身上有種女人的魅力,這種魅力,不在年紀。

一、復雜的女人,特別有魅力

生活里,我們常常說「簡單平淡是福」,卻總是不可避免被復雜的人迷住。

簡單,意味著純潔、易懂和干凈;復雜,意味著沖突、矛盾和反差。

預期的落空,總會更容易引起別人的注意,也會成為記憶力最深刻的記憶。而陸小曼,恰恰是以復雜迷住了她身邊的男人。

于她的原配丈夫王庚而言,陸小曼是出身名門的大家閨秀,懂五六種外國語言,年紀輕輕就能成為當時的外交使者。

多才多藝,相貌美麗,可陸小曼的性格,似乎顯得漫不經心。

她是被富養長大的,生活奢侈不過是日常,而王庚呢?雖然出身貴族之后,可終究家族沒落,人生要靠著自己腳踏實地一步步往上爬。

對于他而言,陸小曼就仿佛自己的一個美好夢想。

他愿意為了她,付出自己的所有。

結婚之后,王庚給了陸小曼更加優渥的生活,言聽計從,甚至為了讓她開心,專門將自己的好友徐志摩介紹給她認識,只為理解她的風花雪月。

后來徐志摩橫刀奪愛,他雖深愛卻放手,婚禮上送上大禮,只為陸小曼后半生的幸福安康。再后來,徐志摩去世,王庚冒著被抓的危險也要去探望陸小曼,甚至多次提到復婚,只為給她一個安穩的生活。

很多人不服氣,不服氣憑什麼陸小曼這樣任性的女子,卻能得到這樣的深愛。

可男人的深愛,對于陸小曼而言,似乎唾手可得。

二、越任性,越被偏愛

陸小曼的人生,對于普通人而言,似乎望塵莫及。

那些追求真愛傷痕累累的故事,在陸小曼這里似乎從不會發生。

她生命中第二個男人徐志摩,那個浪漫的詩人,背ㄆㄢˋ了全世界也要給她一個名分。

婚后,陸小曼不懂得處理婆媳關系,徐志摩寧可和家人決裂,也從不說一句重話。

后來,陸小曼染上鴉片,徐志摩身兼數十職位,只為賺錢養家,供她花銷。

那時,徐志摩的朋友都說,徐志摩身上已經沒了詩人的浪漫。

一個疲于奔命,一個疲于養家的詩人,身上又如何能存在浪漫呢?

可婚姻里的陸小曼,似乎從未長大。

她從不懂得生活艱難,更不懂得賺錢艱難。

她似乎一直被保護得很好,開始是家人,后來是王庚,再后來,便是徐志摩。

直到徐志摩ㄙˇ后,陸小曼的生活,才開始進入眾人眼中的正規。

她從此不著華裳,閉門不出,苦修山水畫,重編《徐志摩文集》,此后余生,陸小曼活成了徐志摩心中最美的樣子,可他卻再也見不到了。

徐志摩的ㄙˇ,或許是陸小曼人生里最大的一個變故。

但即便是以不懂事出名的陸小曼,也多的是男人愿意照顧她。

胡適給她寫信,被她拒絕;王庚請求復婚,被她拒絕。

和眾人眼中的眾叛親離不同,陸小曼依然被很多人愛著,只要她愿意,也多的是人愿意供養她。

三、夕陽之戀,荒唐和魅力并存

翁瑞午供養了陸小曼的后半生,雖然,他從未給她名分,可生命的最后,骨瘦如柴的翁端午,專門把好友趙清閣與趙家璧叫來,叮囑她們:

「我走后,拜托你們多照顧一點小曼,我就是在九泉之下也會感激不盡。」

趙清閣含淚點頭,或許想起了自己和老舍的愛情,用盡畢生精力,后者卻連她的名字也不愿意提起。

或許,趙清閣是羨慕的。

外人眼中,陸小曼再荒唐,可在她生命中的那些男人眼中,她都是值得被珍視的存在。

陸小曼似乎從未在愛情里被虧待,深情對于她而言,是唾手可得的東西。

生命的最后,翁端午拉著陸小曼的手,對她說了最后一句話: 「我把你害苦了!」

翁端午是醫生,和陸小曼相識,也是為了用丨ㄚ片治療她的病痛。

據說,當年為了和徐志摩在一起,陸小曼打掉了腹中王庚的孩子,這是她此生唯一的孩子,也是王庚唯一的孩子,卻無緣見一見這個世界。

陸小曼的身子,似乎從此時開始就不好了。

而徐志摩飛機失事后,陸小曼情緒崩潰,拒絕相信事實,也是翁端午和張幼儀的孩子徐積鍇去收的尸。

晚年的陸小曼,曾舉辦了個人的畫展,其中,翁端午出錢又出力,親歷親為。

在徐志摩去世后,翁端午替陸小曼撐起了一方天地。

韓石山先生的《徐志摩傳》寫道: 「翁有個親戚在香港,經他呼吁哀求,每月寄數十元接濟,瑞午僅取十分之一,其余悉交陸小曼支配。這還不算,為了替小曼爭取一片肉一包丨ㄢ,往往不惜于烈日下,大雨中,打沖鋒,排長隊,等到精疲體弊,一到手才踉蹌而回,奉獻給小曼享用。」

翁端午不是沒想過給陸小曼名分,甚至準備和原配妻子失婚,只是被陸小曼拒絕了。

或許,這樣荒唐的故事,在眾多道德觀念強的人眼中,是不可理喻的,可對于當事人而言,陸小曼的一生,卻是過得滋潤。

她似乎是個壞女人,可這個壞女人的一生,并沒有想象中那麼凄慘。

台灣陳定山在他的《春申舊聞續篇》中寫道: 「現代青年以為徐志摩是情圣,其實我以為做徐志摩易,做翁瑞午難。」

陸小曼年老色衰后,翁端午卻不改初心,衣食供應無缺。

哪怕我們再不喜歡陸小曼,也不得不承認,男人的深情,對于她而言真的唾手可得,哪怕年歲漸長,她的女性魅力,也絲毫不減。

愿你我,活得通透,舒展自己的生命,輕盈自己的靈魂。共同陪伴彼此的成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