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靈魂的「斷舍離」《海上鋼琴師》:放下不是軟弱,而是忠于自己

佩珊 2022/04/30 檢舉 我要評論

用最真誠的文字,傾聽心底的聲音,做内心强大的自己。我是佩珊,陪你一起閲書、閱心、閱塵世的小編。

4K修復版《海上鋼琴師》的重映,擊中了不少影迷的心,也算趕上有生之年系列,終于能在大銀幕重見這部影史經典。

相信只要看過這部電影,沒有人會忘記它的故事。

1900:邁出去又收回來的雙腿一切,是從1900年的游輪弗吉尼亞號開始。

黑人船工丹尼在頭等艙的鋼琴上撿到了一位白人棄嬰,為了紀念新世紀到來,他給孩子取名為「1900」。

從未腳踩陸地的1900,就這麼在漂泊的輪船里一天天長大。

一次無意之間,從沒碰過鋼琴的1900,竟然旁若無人在鋼琴上彈奏出動人的音符,展現出驚人的音樂天賦。

就在所有人都為之震撼的時候,船長警告1900私自彈琴是違反規定的。

而不到十歲的1900只是冷靜地回了一句:F**k the regulations! (去*媽的規定)。

從此,1900與鋼琴結緣,成為了船上的鋼琴師。

他為頭等艙的富人們演奏,也為三等艙的平民帶去撫慰,他為音樂而生,沒有人不為他的音樂所動容。

擁有如此奪目的音樂才華,1900怎麼可能不被人看見?

一次與爵士音樂大師的鋼琴對決之后,1900的光芒再也掩蓋不住。

唱片公司為他而來,音樂摯友勸他回歸俗世,但他卻始終不愿意為了名利而走下這艘船。

直到,一個女孩走入了他的視線,他陷入了愛情之中。

愛情,讓他創作了人生之中最動情的音樂。但可惜,泊岸的女孩終究要走下這艘船。

或許是因為愛情,或許是為了站在遠方凝視自己生活的大海,與心愛的姑娘分離之后,他做出了一個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決定——下船。

船員們為他送行,摯友送了他一件屬于城市的大衣,就在所有人都以為他要開始新征程之時,他卻在下船階梯的中間停住了。

身后是從未離開的船與海洋,眼前是高樓林立的工業化紐約。

1900,轉身走回了船艙。

留下還是離開,在那一剎那間,不僅是1900自己的決定,也是所有觀影者做出的決定。

于是一個不斷縈繞在所有觀影者腦海里的問題出現了:

為什麼不下船?

在小編第一次看《海上鋼琴師》的時候,這也是一個我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

對于尚未成年的我來說,既有女孩的地址,又有沒來得及送出去的唱片,追求愛情,不就是此時此刻選擇下船的最佳契機嗎。

他既然選擇堅守船艙,難道不是對新生世界的惶恐,因為他害怕面對不可預知的世界與未來。

那時我以為,是懦弱阻擋了1900下船的腳步。

而如今在影院重看《海上鋼琴師》,小編似乎突然理解了1900的選擇。

這位沒有過官方身份認證,也從不屬于陸地的漂泊之人,自始至終都只有大海與音樂相伴。

除此之外,都是多余。

一個人到底需要多大的世界?我們不知道,但1900知道。

他明白這艘船已經足夠給予他想要的一切。

是這個我們看似貧瘠,甚至狹小的空間,構筑起他完整的精神與生活世界。

或許我們可以再問一問自己:

什麼是有限?什麼是無限?

line里有1000+的好友,就可以帶去足夠的安全感?現實是,痛哭過后,再難也要自己消化。

環游了全世界,就意味著精神的富足?現實是,格子間大概才是真正的歸屬。

擁有50w+的月薪,就說明焦慮不復存在?現實是,沒人會對疊加的貪念SAY NO。

看, 總是想要更多的我們,誰都分不清何為有限,何為無限。

在電影里,1900對摯友說:

阻止我腳步的,并不是我所看見的東西,而是那些我無法看見的,你明白嗎?

綿延不絕的城市什麼都有,就是沒有盡頭,我需要看得見世界的盡頭。

拿鋼琴來說,鍵盤有始有終,誰都知道有88個鍵。

鍵盤是有限的,但音樂是無限的,琴鍵上可以演奏出無限的音樂。

而跨出這艘船前面的鍵盤,有無數的琴鍵。無窮無盡。

無限大的鍵盤怎麼彈奏得出音樂?

這不是給凡人彈奏的,是給上帝彈奏的。

對1900來說,沒有盡頭的城市,就是沒有盡頭的琴鍵,怎麼可能彈奏出旋律呢?

如同當一百條的路放在你的面前,該往哪走,誰都無從下手。

我們總要在成千上萬的選擇里不斷做出選擇,總想把成千上百的路都走一遍。

看起來如此遼闊,但實際上所有人都有著相同的夢想

——「愛一個女人,住一所房子,買一塊地,望一處風景,走一條(ㄙˇ)路」。

看到了嗎?

無限的是貪念,狹隘的是人生,貧瘠的是理想。

如同1900所說 「陸地上的人,浪費太多時間在為什麼上。冬天害怕夏天的到來,夏天害怕冬天將至」

而從不艷羨身外之物和旁人的他,永遠知道 自己要的是什麼,要的有多少。

簡化的人生里,無限的自由

這讓人想起前幾天網絡上一個關于拾荒者建城堡的故事。

張素英 圖片:網絡一位名叫張素英的女人,一直流浪在外,后來她找到一塊空地,用廢棄的材料修建房子。

她干活麻利,沒有怨言,修了四五年,在樸素的生活里精致地活著,完成了一座擁有獨特風格的「城堡」。

只可惜傾其所有建筑的城堡,因為違規,被鏟除了。連同她對生活的追求一起,摧毀了。

如果說超高的琴技是劇本賦予1900的奇觀,那拋開才華不談,從某種意義上來說,1900與張素英的內核是相通的。

他們都在極其有限的空間里,在追求著自己所能創造的無限。

身邊人有誰真正理解張素英建起的城堡嗎?沒有。就像也沒有人能夠理解不下船去迎接名利的1900一樣。

誰不是流浪世間的拾荒者,只是他們卻選擇了世人看來最不「體面」的方式去擁抱了永恒的孤獨。

而我們還在尋求更多的琴鍵,妄圖彈出無限的樂章。

要住夠大的房子,要有夠廣的人脈,恨不得一腳踏到南極……「夠了」、「停下」,從來不會是蹦入我們腦海的詞匯。

所以重看《海上鋼琴師》,看到的不再是膽小、懦弱和恐懼。

1900是個天才鋼琴師,他知道去陸地的后果。

榮譽 名利 女人 大房子 太濃的香水味,他會被世俗捆綁。

世人面對愛情是追逐得到,他面對愛情是祝福。

他不是怯懦,是清楚知道他不是為這些而生的。

他用音樂洞悉人性,用音樂撫慰他人心靈,他要保守自己純凈的靈魂,不受污染。

他不是膽小畏懼,他甚至可以優雅而從容地面對歿亡。

而是孤獨、自知與自由。

你們用不著表演,完全為自己而活吧。

就在1900認為 「陸地是艘太大的船,是位太美的女人,是一條太長的航程,是一瓶太濃的香水,是一篇無從彈奏的樂章」的時候,我們卻還在盲目地為這一切赴湯蹈火,在所不惜。

我不確定在這樣一個「無限」的時代里,多少人能夠理解1900看似「有限」的人生。

但回望那個拍攝《海上鋼琴師》的年代,電影銀幕所記錄的, 還有不顧一切奔跑的阿甘、沖破牢籠的楚門,在監獄重新活過一次的安迪……

所有的這些人們,都像《(ㄙˇ)亡詩社》里說的那樣:

你們用不著表演,完全為自己而活吧。

You don‘t have to perform.

Just make it for yourself.

前進一步,或者后退一步,就好像《荼蘼》種的鄭如薇。

去給自己的人生做加法,或者是選擇簡化自己的生活,回頭看 只是不同人選擇的不同人生而已,沒有對錯,只要自己心甘情愿。

愿你我,活得通透,舒展自己的生命,輕盈自己的靈魂。共同陪伴彼此的成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