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名伶孟小冬:兩次婚姻皆是妾,一生無兒無女,晚年拒絕回大陸

珮珊 2022/06/17 檢舉 我要評論

2008年底,陳凱歌導演的《梅蘭芳》正式上映,演員陣容十分強大,黎明、陳紅、孫紅雷等大牌明星都曾參與其中,連國際章也出動了。

讓大家奇怪的是,一向對角色很挑剔的章子怡,在這部戲中出演的戲份并不多,但卻特別上心。為了練好京劇演出片段,還特意提前在家穿戲服排練兩個月。

影片出來后,她說自己不僅喜歡這個角色,而且很早就喜歡上了這個人物,甚至希望將來能夠專門演一部關于這個人物的電影。

這個讓章子怡如此迷戀的人是誰呢?她就是一代京劇名伶---孟小冬。

據說,因為孟小冬跟梅蘭芬在一起只有4年,電影《梅蘭芳》最初省去了她的戲份,結果馬上有人反對,聲稱不談孟小冬,梅蘭芳的人設就不完整。

電影上映后,不少人開始追尋孟小冬的人生。

年少登臺 一鳴驚人

張愛玲曾說:出名要趁早。要說出名早,張愛玲遠不如孟小冬,張愛玲7歲開始寫小說,23歲成名,而孟小冬十來歲就已名聲大振。

很多人可能認為這是天賦,也有人認為是因為她出身京劇世家,其實這都不是主要因素。最重要的是,孟小冬勤奮和好學。為了唱戲,她幾乎沒有童年。

孟小冬出生于1908年12月8日,本名令輝,小名若蘭,因為出生在冬天,從藝后的藝名便叫筱冬,后來改名小冬。

熟悉歷史的人知道,她出生的那個時代,正是辛亥革命前夕,以中山先生為領導的革命先烈正為我國的未來而奮斗,但底層百姓依然被封建思想統治。

孟小冬的家族是京劇世家,祖父孟七是當時非常有名的文武老生,父親和幾個伯父都是京劇演員,她從小在戲園子長大,幾歲就開始跟著大家練功。

那時候的京劇演員叫伶人,社會地位低,他們為了演出東奔西跑,還要仰仗很多權貴賞錢。他們給人帶來無數快樂、感動和享受,自己連起碼的尊重都很難得到。

孟小冬的父親孟鴻群是文武老生,一直希望生個兒子繼承自己的事業,哪知盼到中年卻生了個女兒。不過看到女兒粉嘟嘟的臉時,他還是很開心。

因為從小在戲園子長大,孟小冬從開口說話時便學著吊嗓子,練功夫,伯父們看這孩子喜歡唱,經常抽空教她練習,開始都是出于好玩。

7歲時,小冬的天分逐漸顯露,不僅唱戲有模有樣,還因為天天跟父親吊嗓子,喜歡上了老生唱腔。

但是考慮到唱戲的辛苦和女伶人的地位,孟鴻群不想讓女兒走這條路。

直到有一天,孟鴻群帶全家到天津演出,演到褚彪與費德恭的打戲時,突然暈倒在地,眾人連忙把他抬到后臺,喝幾口水清醒后,他要求重新上臺演完,因為不能晾著觀眾。

這時,小冬走過去,跟孟鴻群說:「爹爹你歇口氣吧,我去給大家唱幾段,您歇好了再上臺!」

說完也不理劇組的人,徑直走上了前臺,雙手作揖道:

「父親身體稍有不適,須等會兒上場,我先給大家唱段《捉放曹》,就此給大家賠禮了。」

說罷便放開嗓子唱起來,眾人一聽,連連叫好。

這是孟小冬第一次登臺,竟贏得臺下一片叫好,而且還是在天津。

天津,對于京劇演員來說非常重要,有句俗話叫:北京學藝,天津唱紅,上海賺包銀。

此話的意思是,要想藝學好,就得到北京,因為大師都在那里,要想唱紅,得去天津,因為天津的戲迷最挑,要想賺錢,就去上海,因為上海的土豪最有錢。

話說小冬唱完一段后,孟鴻群還是強撐著完成了整場演出。誰料到第二天中風發作,幸好搶救及時,身體雖然恢復,但從此不能再上臺,只能做做雜活。

對一個藝人來說,這就意味著演藝生涯的結束,而對孟鴻群一家來說,這意味著一家人的經濟支柱垮臺。于是,他決定讓女兒拜師學藝,早早養家糊口。

就這樣,7歲的孟小冬正式拜姨父仇月祥為師。拜師那天,父親對她說:「小冬,好好學,好好唱,今后一定要當角兒。」

當時的小冬,不明白「角兒」的真正含義,但她還是把這個定為了自己的目標。既是徒弟,又是侄女,仇月祥自然特別期望小冬學有所成,所以對她管教特別嚴格。

從此,小冬的童年生活,每天除了繁重的訓練,還要用心伺候師傅。

她的生活特別有規律。每天早早起來,在墻根下練習口型,吃過早飯,再練習踢腿、壓腿、下腰等功夫,下午再練習唱腔,晚上背戲詞。

練習的間隙,就幫忙師父做雜活,掃地、沏茶、裝煙絲等等,一點自己的時間都沒有。別人覺得好苦,她覺得有滋有味,因為她從小聽戲,愛戲,喜歡學戲,訓練再苦,她也覺得很甜。

在仇月祥的用心指導下,不到三個月,小冬就大有長進,拜師那年深秋,就被人邀請上臺。

不過,這次上臺是借師父的名氣,為上海名人關絅之祝壽。

年僅8歲的孟小冬第一次正式登臺,唱師父教的第一出戲《烏盆記》。很多觀眾沒有想到,這個8歲的女孩,不僅唱得字正腔圓,而且不帶一點雌音,每個動作都精準無誤。

初次登臺,震驚四座,孟小冬的名字從此響徹上海灘。第二年,孟小冬又三次被邀請到無錫演出,每次都很成功,名聲傳得更遠了。

到了11歲,孟小冬為養家,當上戲班的主角,半年之內演出130多場。

功夫不負有心人,從上海到無錫,只要知道有孟小冬的演出,戲迷便蜂擁而至。

1919年12月13日,孟小冬在城隍廟的「小世界」出演《擊鼓罵曹》,臺下喝彩聲不斷,一曲唱完,她還沒來得及卸妝,一個30多歲的男子走到后臺,為她獻了一束花。

這人便是后來稱霸上海灘的杜月笙,只是那時還未成名。

而當時的孟小冬,還只是個十來歲的孩子,除了覺得杜月笙的大耳朵有趣以外,對他沒有任何好感。

她自然不會想到,多少年后,這個男人竟會成為自己最可靠的港灣。

梅孟之戀,深情被負

在上海成名后,孟小冬又去福建、漢口等地演出,甚至還被邀請到南洋演出。隨著她演出的增加,師傅仇月祥逐漸退居幕后,成了她的經紀人。

有一次演出完,孟小冬天真地問父親:「我現在是角兒了嗎?」父親和師傅對望了一眼,跟她說:「你的路還長呢?」

孟小冬明白了,她還有很多需要學習的地方。

好在京劇圈子很多前輩很看好孟小冬,特別是琴師孫老元,一再建議她到北京學習。在大家的支持下,孟小冬決定北上學藝。

到達北京之前,他們先到了天津,并在天津演出了一段時間,孟小冬又在天津收獲了無數粉絲。但她記得自己北上學習的目的,過不久就到了北京。

1925年6月5日晚,孟小冬首次在北京登臺演唱《四郎探母》,全場驚呼,孟小冬終于贏得了北京戲迷的認可。

彼時的北京城,眾星云集,余派老生余叔巖紅得發紫,梅派大師梅蘭芳風頭正旺,還有徐碧云、朱琴心、黃桂秋、小翠花等角兒名氣也很不錯。

孟小冬初來乍到,雖然聲望不錯,但比起梅蘭芳和余叔巖還是差了很多。慶幸的是,孟小冬勤奮好學,一有機會就向各路大師請教,演藝成長很快,不久就成了京城有名的新秀。

隨著演出的增多,孟小冬的收入也大大增加。一年之后,她買下北京四三條的25號和26號院,將父母弟妹接來北京,家人、她和師傅分住兩院,自此在北京安了家。

1926年夏天,北京電臺總辦為母親辦壽,請梅蘭芳和余叔巖合唱《四郎探母》,碰巧余叔巖因病不能出演,外人于是給主辦方建議,由孟小冬代替余叔巖。

為了穩妥起見,主辦方先找梅蘭芳和孟小冬試演。

那是二人第一次公開見面,以前雖然同臺演出,但只是打了個照面,并未交流。

熟悉京劇的人知道,《四郎探母》講的就是楊四郎與遼國公主結婚十五年后,聽說楊母押糧草來營地,便跟公主商量,求見母親一面。

在當天的試演中,梅蘭芳演鐵鏡公主,孟小冬演楊四郎,乾旦坤生,顛倒陰陽,加上二人當時未穿戲服,場景就更奇妙了,在場所有人連聲大喊「絕配」。

這些人口中的「絕配」,不單單是說他們演戲絕配,而是說二人的才貌絕配。這種呼聲,在二人公演之后更加強烈,尤其是梅派的人,極力撮合二人在一起。

事實上,最初二人都不同意。

梅蘭芳欣賞孟小冬,無奈已經有兩房夫人,二夫人性子十分強悍,自然不可能準許他再娶一房夫人,但他又不愿意讓孟小冬做妾。

孟小冬仰慕梅蘭芳,可當時女伶人一旦結婚,從此就不再登臺,為梅蘭芳放棄喜愛的京劇,她還是有些不舍,而父親和師傅覺得她已成名,前途無量,自然不可嫁人做妾。

只是,自那次合演之后,梅蘭芳只要演出《四郎探母》,就找孟小冬跟自己合演。

有一次,觀眾看完一出未盡興,叫嚷著讓二人合演《游龍戲鳳》,依然是梅蘭芳扮女,孟小冬扮男。

這一次演戲,讓很多觀眾大飽眼福,多少年后都還記憶猶新。

演出中,青澀年華的孟小冬面對美男子梅蘭芳,不慌不忙,不卑不亢,二人聲情并茂,臺下人直呼:珠聯璧合,天生一對。

這次演出后,二人感情迅速升溫,加上梅黨的極力撮合,婚事終于定了下來。

1926年冬,梅蘭芳和孟小冬在北京舉行了婚禮。那一天,孟小冬身穿棗紅色旗袍,外罩獐絨坎肩,頭戴貂皮帽,氣質非凡,美男子梅蘭芳站在一旁,果真是不可多得的一對璧人。

但相愛容易相處難,婚后的孟小冬隨即感到孤獨和寂寞。

梅蘭芳給孟小冬買了一個四合院,每天下午三點吊嗓子時過來陪她,晚上則回二夫人福芝芳那邊。

孟小冬從小一直在舞臺上忙碌,一下子成了全職太太,自然寂寞,雖然梅蘭芳給她請了老師,教她寫字、學琴,但比起演出的忙碌,她還是閑了很多。

最初兩年,二人雖然聚少離多,但還是十分恩愛,孟小冬也感覺很幸福。可是,孟小冬不唱戲后,很多粉絲到處打聽她的下落,希望她能再次登臺演戲。

有一個粉絲更加出格,直接拿槍找到二人住處,指責梅蘭芳搶了自己的心上人,慌亂中誤ㄕㄚ了梅蘭芳的朋友,那個粉絲也被趕來的警察打死。

媒體立刻對這個事件大肆炒作,說孟小冬原是該粉絲的未婚妻,遇到梅蘭芳移情別戀。而梅蘭芳的二夫人則一再告誡梅注意人身安全。

梅蘭芳去孟小冬那邊的時間漸漸少了,兩人的關系開始有了變化。

剛好那年,梅蘭芳獨自去美國巡演了幾個月,下飛機聽聞伯母病故,而伯母是養他長大的人,所以沒來得及看孟小冬就回家奔喪了。

孟小冬聽聞喪事,一直等人接她去奔喪,誰知等了很久都沒見人,于是找到梅家,要求進去磕頭守孝,卻被二夫人福芝芳攔在了門外。

孟小冬自然不依,梅蘭芳不得已出來,讓她回去,孟小冬含淚回家,想想自己拋棄事業,只為與他白頭偕老,如今卻連家門都不能進。

當即下定決心,自此與梅蘭芳恩斷情絕,此生永不相見。分手時,她發下誓言:我若再唱,一定唱得比你好,我若嫁人,嫁的人一定比你強。

杜冬之情,情深不壽

孟小冬失婚后,有段日子心灰意冷,她便皈依佛教,吃齋念佛。

這時候,有個一直關心他的人又及時送來了溫暖,那就是13歲送花給她的杜月笙。

其實杜月笙一直跟孟小冬有來往,因為他的四夫人姚玉蘭與孟小冬是結拜姐妹,他一直通過四夫人關照著孟小冬。

杜月笙喜歡孟小冬,但他知道自己的身份,明白孟小冬不會跟自己在一起,所以對她一直是以禮相待。

聽說她與梅蘭芳失婚時啥也沒要,杜月笙覺得不值,于是幫她問梅蘭芳要了8萬的分手費,還讓姚玉蘭把孟小冬接到上海游玩散心。

那時很多人瘋傳孟小冬的謠言,孟小冬心灰意冷不想再唱戲,杜月笙卻鼓勵她繼續登臺。

她想起自己失婚時的誓言,于是決定拜余叔巖為師。

余叔巖當時身體不好,很想找個關門弟子,傳授自己的畢生所學,他也很欣賞孟小冬,所以就答應了。

那以后的五年,孟小冬一直跟隨余叔巖學藝,空閑時還細心照顧老師。那幾年,她沒有任何收入,杜月笙便承包了她所有的開支。

1943年5月,54歲的余叔巖因病去世,孟小冬感念師恩,親自為她守孝三年。1947年,陜西發生水災,杜月笙想借60大壽組織賑災義演,于是請了所有的名角一起演出。

梅蘭芳和孟小冬都在名單之列。只不過,杜月笙為了照顧孟小冬的情緒,把二人的節目全都錯開,致使兩人始終沒有碰面。

這是孟小冬自師傅死去后首次登臺,接連演了兩場《搜孤救孤》。據說,當時的門票被黃牛炒得翻了十倍,但還是一票難求,其演出盛況遠遠超過了梅蘭芳。

這場演出之后,「冬皇」的名號自此叫響,只可惜,這一場演出是她演藝事業的巔峰,也是她演藝生涯的絕唱。

在演出前,她就宣布從此不再登臺,演出完后,她把所有戲服送人,只留一件褶子做紀念,以此行動告訴大家,自己以后不會再登臺。

有人也許認為她太任性,只有熟悉她的人知道,她是因為身體原因無法登臺。

她從小刻苦練習,多年跑場子,身體早已吃不消,加上感情受挫,思慮過重,也導致身體更差。

演出完后,杜月笙希望她留在上海,她想著父母,還是回了北京,杜月笙連忙派人去北京,為她又買了一棟新房子。

可惜她在新房沒住多久,北京戰事爆發,杜月笙便包下飛機,把她接到了上海。從此,姚玉蘭、杜月笙和孟小冬三人一起生活,孟小冬的心自此安定下來。

1948年,杜月笙帶著全家到了香港,孟小冬也一直陪在身邊。那時的杜月笙,已經病到臥床不起,姚玉蘭和孟小冬就輪流照顧他。

姚玉蘭照顧白天,孟小冬照顧晚上。孟小冬的身體本身就不好,加上每天熬夜,不僅身體更差了,脾氣也變得很不好,因此跟杜家人的關系相處也不是很好。

杜月笙晚年最大的幸運,是孟小冬的照顧,他始終覺得愧對孟小冬。

他風光無限時,孟小冬沒有沾上邊,等孟小冬跟他在一起時,他連陪孟小冬說話都吃力。

1950年,杜月笙計劃帶全家遷居法國,臨行前清點人員時,孟小冬冷不防來了一句:「我跟著去,是丫鬟還是女朋友?」

此刻的杜月笙才想起,他欠孟小冬一個名分,隔兩天就擺下酒席,由人攙扶著與孟小冬舉行了婚禮,并讓家里的孩子們都叫小冬「媽咪」。

只可惜,婚后第二年,杜月笙就病逝了,好在他最后了卻了孟小冬關于名分的心結。

杜月笙去世后,孟小冬分了6萬的遺產,姚玉蘭和孩子去了台灣,她一個人則留在了香港。當時,周總理多次給她去信,希望她能回大陸,不登臺演出也可以執教。

但是,她知道梅蘭芳已是中國戲劇家協會副主席,她不想與他見,又顧及自己的杜太太身份,所以一直沒有回大陸。

那時候的她,手上的錢也不是很多,所幸開始收徒授藝,并培養了很多弟子。

1967年,在姚玉蘭的安排下,孟小冬遷居台灣,很多人聽說「冬皇」到來,紛紛前來拜訪,都被一一謝絕。

晚年的她,一直跟姚玉蘭及其女兒生活在一起,姚玉蘭的女兒像親生女兒一樣照顧她,三人如一家人一樣。

她自己也深居簡出,沒事誦經念佛,閑時練練書法,生活過得十分愜意。

1977年5月27日,70歲的孟小冬因哮喘病發作去世,因為晚年一直信佛,所以葬于臺北板橋佛教公墓。

孟小冬一生是悲劇的一生,她的悲劇源于那個時代。

她年少成名,卻失去了童年的快樂;年輕嫁給心中的白馬王子,卻被深深傷害;中年拜師,演藝達到頂峰,卻因身體原因不再登臺;晚年好不容易有了依靠,沒過幾年卻又離她而去。

但不論什麼時候,她從不像命運低頭,而是把痛苦深埋心底,傲然行走于人世間,最終成為前無古人后無來者的「冬皇」!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