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意,才是人生常態】《大話西游》:一念放下,萬般自在。

佩珊 2022/05/02 檢舉 我要評論

年少時看過的《大話西游》,青春期的我們不知曉那一眼萬年的魔力,更不在乎失去摯愛的痛楚。

畢竟年輕時,我們以為自己多的是時間可以揮霍,也有的是機會去挽留,卻不知有些東西失去了將永遠不可再得。

回不來的不是白晶晶的離別,圓不了的也不是紫霞放開手后散落的銀鈴,是此時心境非彼時月明,有時真的只是一個轉身,心靈的歸屬卻已棲息別地。

怨憎會,愛別離,求不得,畢竟凡人總也逃不脫這糾纏的宿命。

人生,不過是繞不開的輪回

有人在《大話西游》中看到了愛情,有人看懂了人情,但我想這其中最多的還是禪意。

畢竟它自始至終所構建的,不過是世事輪回的一個謎局。

《月光寶盒》由觀音和唐僧起,《大圣娶妻》依然以這一場景為開局,這重復的劇情早已暗示了整個故事的脈絡走向。

是人,是神,是妖怪,終究跳不出這命運的安排。

至尊寶從來不是孫悟空,那是一個落入塵世的皮囊,是未經開化的愚鈍俗心,是必過七情六欲方能看透覺醒的魂靈。

最高級的喜劇總是在表達悲劇的主題,好似《紅樓夢》的樂中悲,不完美才是生命的常態。

上天給了至尊寶一次愛情,他愛到忘我、愛到卑微,愛到明知對方心里還有一個臭猴子,變身后還有一副恐怖陰森的樣子,但他依然不離不棄。

在荒山上,情之所至,白晶晶撕扯著至尊寶的衣衫,至尊寶配合著她的情緒。

直到白晶晶解不下褲帶崩潰大哭,而至尊寶依然溫柔地安慰她沒事。

愛一個人,貪戀的不只是肉體之歡,而是在乎對方的情緒,呵護對方的心里。

這是年少不懂初愛,才有的手足無措的樣子。

白晶晶是至尊寶的白月光,是哪怕每逢十五看到月亮會變身,會吸食自己的陽氣補陰,卻依然滿懷熱忱的心之向往。

然而世事終究無常,穿越了500載時光,月光卻照在了他人的心尖上。

至尊寶是何時愛上的紫霞?我想,就是初見時的第一眼,那一幕的驚艷。

你問我因何而愛?難道愛一個人需要理由嗎?

你看,星爺已經給了我們答案。

你可以說因為她美麗,因為她癡心,縱然你說出了一萬個理由,而她讓你動心的那一瞬又是因為什麼,誰又能說得清呢?

佛說: 「情執是苦惱的原因,放下情執,你才能得到自在。」

如今只嘆:人生本過客,何必千千結。

成長,不過是甘心成全的孤獨

《大話西游》里有多少段愛情,便有多少人間情癡不得的悲歡。

鐵扇公主與牛魔王貌合神離的婚姻,像極了現實生活中的多數夫妻。

表面懼內卻一肚子花花腸子的牛魔王,為了情人不惜拋妻。

而悍婦鐵扇在遇到了心儀的男子之后,竟然滿腹柔情,且動了真心。

求而不得,往往是過分在意。 多情者常自傷,無情者無所謂。

一個頑劣且涼薄的孫悟空形象,就在這夫婦的一唱一和中若隱若現。

世間最懂孫悟空之人,非唐僧莫屬。

你嘲笑他將自己關進可以隨意打開的囚房,而真正的牢籠總是無形,它藏在人心之中。

所以,最清醒之人,自始至終也只有唐僧。

唯有如此,他才會說: 「當你明白舍生取義的時候,你會回來和我一起唱這首歌」

此時的至尊寶「見山是山」,深陷迷情困局。

而唐僧則靜待他自己覺醒,才會悟透情。

至尊寶與白晶晶,至尊寶與紫霞,從驕傲不可一世到卑微,從卑微再到孤傲不可一世,這是一個拿得起且不得不放下的過程。

佛說: 「若欲放下即放下,欲待了期無了期。」

若非一番情傷,誰會一夜成長?

二當家癡戀春十三娘,一個眼神下的愛情結晶,讓一個不靠譜的男人頓時有了責任。

那聲聲呼喚的「娘子」,與結尾那個中了皇榜歸家的狀元郎截然不同。

然而兩種人生,依舊是幾度因果輪回,兜兜轉轉改變的只是同人卻不同命,白晶晶和春十三娘終是成為了「豬八戒」的娥皇女英。

唐伯虎說:「別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這何嘗不是對星爺的判定?

起初的《大話西游》成了票房*藥,因為看不懂便覺得晦澀無趣。

多年后,《大話西游》翻紅,也許是當年看電影的人長大了,或許是大浪淘沙后,總會滌蕩出掩蓋不住光芒的金子。

總之, 當人有了情懷,便樂于回望,才發現一路疾行卻錯過了最美的風景。

世間向來是輪回,至尊寶說「上天安排的最大」。

世人卻說,愛一個人眼神有光,是牛香香饞至尊寶,是紫霞那一眼的魂牽夢繞。

也是朱茵愛著星爺時,滿目的星光。

戲里戲外,星爺都和這兩個女人糾纏不清,或許戲中所有的糾結都是真情流露吧。

但結局,他為白晶晶安排了相公,也為紫霞許下了意中人,唯獨讓自己孤老終生,且一語成讖。

《大話西游》是我們的年少象征,也是星爺回不去的青春。

是緣還是劫?不過是扛起了責任,卻輸了你

至尊寶三遇菩提老祖,每一次都是他的劫數。

第一次助他假扮孫悟空,第二次讓他認清內心,第三次卻是萍水相逢。

世間之情向來如此,即便前世摯交,再見亦是陌生。

所以至尊寶最后一次見到菩提老祖時眼神復雜,有思念有關懷,有欣喜也有負疚。

身在局中方自知,此時的至尊寶不過是陷入了世俗的幻境。

500年前,至尊寶深愛白晶晶;500年后,至尊寶成為了踏著祥云而來的英雄。

其實,光陰只在一剎。翻手覆雨,這人間早已變化。

故事的開始是凡人的世界,故事的結局依然是人間的煙火氣,仿佛一切都未曾變。

至尊寶的一生愛過兩個女子,第一個女子進入他的身體,問那顆長得像椰子一樣的心臟:

「他和娘子是不是很恩愛?」

如果她換個其他問題,或者再繼續追問下去,便不會留下一滴淚。

因為這顆不會撒謊的心回答了「是」,但卻沒說那是過去。

誤會常常是一段孽緣的開始,終究最猜不透的總歸是人心。

第二個女子進入至尊寶的心卻問得直接,她問至尊寶最愛的人是誰,得到答案后從此消失無蹤跡,畢竟此情此境的她并不愛眼前這個男人。

第一個離去的人是紫霞,因為動了心才會被傷心。

第二離去的人是白晶晶,因為不曾愛反而能夠釋然。

所以,你說這個世界變了嗎?變得向來只有人心。

凡人因為有情而生出欲,它讓人飽受情愛之苦,卻無法解開這情癡情怨。

經歷了一段刻骨銘心的情,體味了一次說不清的愛,這才得以讓至尊寶重回水簾洞,戴上了那束身禁欲的金箍。

若非自己悟,誰會出手相助?

佛曰:「當生如是心,我應滅度一切眾生。滅度一切眾生已,而無有一眾生實滅度者。」

是選擇不顧一切的愛,還是選擇孤獨擔起屬于自己的責任?

而這世間哪有幸運的普通人,所有的選項向來都是二選一,不負如來必負卿。

愛來愛去,到最后終是剩了自己。你若渡人,無人渡你,這便是成佛的代價。

人世間,失意才是人生常態。

不若一念放下,萬般自在。

《大話西游》將那些深奧的秘密變成了讖語,有人站在墻頭枉與他人作笑談,有人盤踞城下嘲諷他人看不清。

究竟這一句「那人好像一條狗」為何意?你若悟懂了,方知它的殘忍。

曾經對愛情多麼唯我獨尊,如今便是怎樣懊悔。這便是一個中年男人扛下重任后的無奈和認命。

這蒼穹之下是否真的有平行空間?

如果有,就當是孫悟空還紫霞的情債,也是他最后能為心愛之人所做的事:圓一個夢。

那麼,你愿意做無拘無束的至尊寶,還是無所不能的孫悟空?

智者知幻即離,愚者以幻為真。

一念放下,萬般自在。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