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伴慈禧53年的大太監李蓮英:8歲就拿到的處世哲學,護他一世周全

珮珊 2022/05/23 檢舉 我要評論
相聚是緣:

感恩相遇,我是珮珊,人生不易,且行且修心。

「要免災,不入空門便入黃門。」

算卦先生這話一出口,李蓮英母親曹氏的臉瞬間就白了,她是個信命的女人,命運讓她不得不信命,早年,算命的說她克夫,沒幾年果然就應驗了。

李蓮英此時雖年僅8歲,可他畢竟已在當地的冬學念過書,所以,算命先生的話,他完全聽懂了。

他知道,這話往白里說就是: 要免災,不做和尚就得做太監。

逼著曹氏請算命先生算卦的災,是長在李蓮英膝蓋上的「人面瘡」。

這種瘡,因狀似人臉而被命名為「人面瘡」。

科技并不發達的清末,它被視為妖魔一般的存在。

李蓮英早已被膝蓋上的人面瘡折損得身心疲累了,他生怕母親會送他做和尚。

所以,算完命的第二天,他就單獨找到了在清宮做太監的崔玉貴。

一見崔玉貴,他就用哀求的語氣把事情的原委講清楚了。

李蓮英選擇「黃門」,除了因為表叔崔玉貴在宮里外,還因為他覺得:

相比做和尚,太監雖然要挨一下,但至少能吃肉,如果混得好,還可以養活一家子。

李蓮英主動請求凈身,可崔玉貴卻愛莫能助,他跟的主子慈禧尚且需要小心做人,何況他呢!

李蓮英不得不找到另一個在宮中做太監的老鄉沈蘭玉,在他的幫助下,李蓮英凈身了。

凈身手術那天,母親一直寸步不離地陪著,她沒當著兒子的面哭過。

但看到她腫得像核桃一樣的雙眼,李蓮英知道: 她哭過很多次。

李蓮英躲過初期的生(ㄙㄧˇ)關后,曹氏就去了廟里并在佛前起誓:要常年吃齋,以保兒子平安。

曹氏此后果然一生吃素,從不沾葷腥。

曹氏為李蓮英一生平安決心吃素的舉動,極大激發了他的上進心,他在心里默默對自己說:

「一定要出人頭地,讓自己的親娘安心、過上好日子。」

李蓮英

謹言慎行:

「兩年學說話,一生學閉嘴。」

一入宮門深似海,這點,李蓮英拜師到太監劉多生門下時,就深有體會了。

劉多生是紫禁城三大首領太監之一,他經常告誡李蓮英說:「兩年學說話,一生學閉嘴。」

他的言外之意是:提醒徒弟一定要謹言慎行。

李蓮英跟了慈禧后,終于可以不用做打掃庭院、倒潲水一類的粗活了,他得了一個好差事: 給慈禧梳頭、盤頭。

李蓮英的這個差事,是他自己主動謀得的。

為了這個差事,他專程央求沈蘭玉給他弄了出宮腰牌,以學習梳頭手藝。

正是這把梳子,讓李蓮英邁出了飛黃騰達的第一步。

慈禧的身邊原本有一個紅人,他就是與李蓮英同為劉多生徒弟的安德海。

這個人,曾經也是李蓮英的偶像。

可很快,李蓮英發現安德海得勢后越來越猖狂了,他們的師父曾提醒他謹言慎行,可安德海哪里肯聽。

安德海大李蓮英4歲,他平日經常仗著慈禧的寵信欺負下面人,他甚至還敢仗著自己大總管的身份去得罪朝廷命官。

任何時候,步子邁得太大都容易摔,安德海終因飛揚跋扈命喪山東。

安德海的(ㄙㄧˇ)給了李蓮英極大的啟示,就在他(ㄙㄧˇ)后不久,取代他成為大總管的李蓮英就特地請人為自己求了一卦。

這一卦的大致內容是: 事上以敬,事下以寬。

「事上以敬,事下以寬」:

改變自己能改變無法改變的學會「知足」

這八個字,年已21歲的李蓮英反復琢磨過了,他琢磨的結果是:

自己往后,對主子必須比對爹娘還敬重;

而對下面的人,則要盡可能地寬以待人。

關于「敬重」二字,李蓮英下功夫琢磨得最多,他結合師父的教導和安德海的反例進行了總結,他認為:

做好「敬重」二字,必須心有畏懼,同時心有崇敬。

李蓮英每次遇到得意的事時,總會對自己說: 別得意,你只是皇室私家奴仆的首領,再厲害也只是個「奴仆」。

用今天的話說,李蓮英是個極其知足的人。

這種「知足」,讓他養成了不抱怨的習慣。

相比經常抱怨的人,不抱怨的人身上極少有戾氣,關鍵,他們還總能給人謙恭、溫順的感覺。

李蓮英知足的同時,也一直努力去改變自己能改變的。

一次,李蓮英給慈禧梳頭時,因為不小心弄掉了她幾根頭髮,而遭到了訓斥。

作為大總管,被慈禧當著一眾宮人的面訓斥,這絕對不是好事。

慈禧向來愛美,她和所有女人一樣不服老、怕老,一掉頭髮,她就會心情糟糕。

平日里,李蓮英又經常夸她頭髮好、不掉發,如今竟一下子掉下幾根,她怎會不火呢!

慈禧

掉頭髮本是再所難免的事,可慈禧卻為此責罰李蓮英,這事,換做誰都會覺得冤。

李蓮英一貫奉行的「知足」原則,讓他迅速接受了自己被罵的事實,轉而將全部心力放在了解決問題上。

被責罵當日,李蓮英就跑到了御醫房求助御醫李德玉。

李德玉平日受過李蓮英不少恩惠,如今他來求自己,他自然會盡力想辦法。

「要研制防脫發掉發的秘方,越快越好。」李蓮英對李德玉說道。

李德玉迅速集合了眾御醫的力量開始研究,僅僅幾天時間,他們就研制出了「香發散」。

這香發散,并不能真的防脫發、防掉發,它只能黑亮頭髮、止癢去屑, 可慈禧用過之后,竟直夸「小李子有心」。

能在被責罵后,還全無情緒地給主子解決問題,這點,絕非一般人能做到。

察覺到李蓮英的這個特質后,生性喜怒無常的慈禧自然更加看重他了。

對于李蓮英而言,做到這點并不難, 一來,他知足,二來,他從來「拎得清」。

李蓮英的 「拎得清」幾乎無處不在,即便是被夸贊時,他也從來不忘來一句:

「奴才這點機靈勁,還不都是太后老佛爺您調教出來的嘛!」

李蓮英這類話說多了后,慈禧不僅開始真的覺得李蓮英是自己調教的,她還開始對所有反對李蓮英的人不滿,慈禧似乎有一種邏輯: 李蓮英既然是自己調教,反對他的人,就是反對自己。

李蓮英

成爲慈禧面前大紅人的李蓮英,對待身邊人卻一直盡可能地「款待」, 他的寬以待人,給他積累了好人緣,日久后,他在宮里的路,自然是越走越順。

平日里,就連一些小宮女,也喜歡和他撒撒嬌。

「若不為善,將萬劫不復」

然而,要做好慈禧的親信,一味只做好人必然不可能。

李蓮英為了給慈禧分憂,做過的壞事,一點兒也不少。

八國聯軍侵華后,李蓮英隨兩宮西逃。

逃到保定附近的普濟寺時,一向信命的他決定求個簽。

「求簽算卦」是李蓮英每次遇到難時,都會做的事。他這次求的簽不好也不壞,靈簽上寫的是:

「勸君行善莫行兇,萬頃心田常自摩。欺善怕壞傷陰騭,天理昭然禍自多。」

這張簽的意思再明白不過了,是勸人積德行善,以避禍事。

拿到這張簽的這年,李蓮英已經53歲了。

年事漸高,加上禍事當頭,讓他開始不斷反思。

回想往日自己做過的壞事時,他心里自然地有了悔悟之心。

人越登高,越怕跌,因為「高跌必重」。

到了他這個年歲,他一心想的是「保命」,而非其他。

榮華富貴這些,說來,他也享受過了,既已享受過,自然也就不稀罕了。

拿到這張靈簽的瞬間,看著這上面的字,他越發相信命運了。

他深深覺得:一切都是冥冥之中的注定,否則,自己怎會在這種時候得到這樣一張簽呢,這簽,不分明就是對自己最好的指引嗎!

這張靈簽上的十六字,李蓮英一字一句全記下了。

當晚,他李蓮英就做了一件以前從未做過的事: 他把自己的被褥,讓給了光緒皇帝。

原來,他們逃至保定時,地方官倉皇接駕,他們只給慈禧和李蓮英準備了一個有被有褥的下腳處,而忽略了貴為天子的光緒皇帝。

因為沒有像樣的休息地兒,入夜后,光緒只能蜷縮在一個冰涼的土炕上。

往常,李蓮英并不會特別留意這些,這些年,因為慈禧與光緒不和,光緒帝一直是被刻意忽略的那個。

可此時,李蓮英卻果斷地將被褥送到了光緒帝身邊并跪地請罪道:

「讓皇上吃這種苦,都是奴才的疏忽,只是現在夜已深,請皇上遷就委屈,暫且用奴才的鋪蓋吧。」

李蓮英的慷慨舉動讓身處困境的光緒帝感動不已,回宮后,他曾多次說: 「若無李諳達(即好友),我活不到今天。」

也從那晚起,光緒帝發現李蓮英變了,他變得和往常很不一樣了。

光緒帝甚至因此以為: 李蓮英是察覺到形勢有變,而有意向自己示好。

誰能想到,李蓮英這所有的變化,僅僅是因為那張靈簽。

一如當年相信 「自己非得入黃門才能免禍」一般,他堅信: 「若不為善,自己將萬劫不復」

1908年,慈禧病倒了,她一病,就對光緒起了誅心。

日夜陪伴在慈禧身邊的李蓮英察覺到了,他再次想到了7年前自己抽到的那張靈簽:

他想盡可能為光緒再做點什麼,積積德也是好的。

光緒當時一直被囚禁在瀛臺,就連他的皇后隆裕也很難見到他。

李蓮英思來想去后確定:自己不可能救得了光緒,但他可以讓他走得安心些。

為了讓光緒走得更安心,李蓮英決定冒險讓隆裕和他見最后一面。

李蓮英打點好一切后,找到了隆裕,可隆裕因為懼怕慈禧竟猶豫不決,這下李蓮英急壞了,他著急地道:

「這次不見,以后就沒有機會了。」隆裕聽到這兒,才下定決心偷偷見光緒。

為了他們夫妻的這最后一次會面,李蓮英可謂煞費苦心,為了保證萬無一失,全程,他都偷偷為隆裕保駕護航。

李蓮英和隆裕出現在光緒面前后,他竟對他們冷冷的。

他再次錯判了李蓮英,他以為: 李蓮英是因為慈禧病重快(ㄙㄧˇ)了,所以才特地來向自己示好

暗自高興的光緒,擺出了主子的架勢。

清楚光緒處境的隆裕涕淚雙流,她無奈地看著光緒直搖頭。

這次夫妻重聚后不久,光緒就被宣布「因病駕崩」。

僅僅一天后,慈禧也(ㄙㄧˇ)了。

此時,李蓮英已陪伴慈禧53年了。

「世間的一切,都是命。」

慈禧葬禮上,負責辦理喪事的李蓮英一直痛哭不已。

傷痛欲絕的李蓮英讓隆裕感動不已,想到這些年,她為自己親姑姑慈禧所做的一切,她的心竟一下子被「哭軟」了。

女人只要心軟,就一切都好說。

為慈禧守孝一百天后,李蓮英提出想告老還鄉,隆裕想了想后同意了他的請求。

那一刻,李蓮英心里的石頭終于落了地。

離開前,他竟主動將自己收藏在宮中的七大盒財物全部交給了隆裕,他還說:

「這是皇家的東西,不應該流入民間,奴才我小心謹慎地替皇家保存了幾十年,現在年老體衰,要離開宮廷了,所有這些寶物,奉還給主子。」

隆裕聽完后,自然是更加感動,她打心眼里覺得: 李蓮英將財物留給自己,是他忠于姑姑慈禧的表現。

拜別隆裕前,李蓮英還涕淚交加地道:

「我前后伺候太后這麼多年,蒙太后的恩典,我這輩子也報不了,只有下輩子再報答了。我離開宮后,要給老佛爺守孝三年,稍盡奴才的一點孝心。」

聽到李蓮英這話后,受過他許多恩惠的隆裕落下淚來,她一邊抹淚一邊道:

「你在宮中服役多年,準你‘原品休致’」。

右一為隆裕、中坐者為慈禧

聽到這話后,李蓮英一邊磕頭謝恩,一邊又落了淚。對他而言,這‘原品休致’的恩典,當真是圣恩。

這樣一來,他離開皇宮后,不僅繼續擁有官家身份,還可以每月領到六十兩白銀的薪水。

離開紫禁城后,李蓮英在北平皇城根接近帝闕的地方,置了一所宅院,他一面繼續為慈禧守孝,一面過著自己曾夢寐以求的普通小日子。

即便已經不在宮中,隆裕太后也一直念著他的好。

宣統大婚,竟以節省開支名義,將包飯交給了李蓮英投資的飯館東興樓。

李蓮英接到這項「大業務」后,竟因念及故主舊恩決定: 「所包伙食,僅收成本」。

為慈禧守孝三年滿后,李蓮英突然病危,病入膏肓之際,他叮囑后代:喪事一定要奏明朝廷,請隆裕太后恩準定奪。

彌留之際,李蓮英將自己的上百萬兩白銀、大量珠寶、價值萬貫的幾處房產分送給幾個嗣子和侄兒等。

交代完遺囑僅僅幾天后,李蓮英就因醫治無效離世了,享年64歲。

李蓮英(ㄙㄧˇ)后,隆裕太后降旨: 「依祖宗成法,依六品以上太監成例,賜塋地一塊,在德勝門外恩濟莊大公地。」

隆裕太后親自關照下,李蓮英有了太監塋地里是最有氣派的墳墓。

這個墓地不僅獨門獨院,還前有石橋和牌坊,牌坊上橫眉寫著「欽賜李大總管之墓」。

更加讓人艷羨不已的是,他(ㄙㄧˇ)后,清政府還為他保留了陽宅四五十間,另有一座專門的祠堂,祠堂內掛李蓮英畫像,供人奉祀。

無論生前還是(ㄙㄧˇ)后,李蓮英都是名副其實的「大太監」。

李蓮英

某種意義上而言,李蓮英的一生幾乎是圓滿的,然而,頗為美中不足的是:

他(ㄙㄧˇ)后,他過繼的嗣子游手好閑,繼承了他的百萬家產后,他們一個賽一個地敗家,將他一生聚斂而來的財產,變賣得一干二凈。

李蓮英去世20年后,有人在德勝門曉市發現了他當年受賜的珍貴皮氅外褂、碧縷牙筒、翠幛圍肩等。為何?

他的幾個嗣子變賣了他的全部家產。

民國時期,李蓮英的兩個嗣子因貧病交加,先后倒斃街頭。

若知道這般結局,李蓮英或許就不會將家產留給嗣子了。

但一生信命的李蓮英,或許也并不會后悔,畢竟,在他眼里: 世間的一切,都是命。

陋室傾聽人冷暖,情卷情舒皆是緣。

紅塵來去散無痕,烹煮文字療人心。

我遇見你,然后遇見我自己,歲月無情,讓我和你,一起領教。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