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科夫:歲月是面魔鏡,讓美歷久彌香

珮珊 2022/06/11 檢舉 我要評論

用最真誠的文字,傾聽心底的聲音,做内心强大的自己。我是珮珊,陪你一起閲書、閱心、閱塵世的小編。

白雪公主這個我們從小就看的童話中,除了主角白雪和惡ㄉㄨˊ 的皇后,其中的魔鏡也令我們印象深刻。

魔鏡幫助皇后實現愿望,也折射出皇后的欲望,那就是做世界上最美的女人。

《紅樓夢》中也有一面鏡子叫「風月寶鑒」,賈瑞從鏡中折射出是對王熙鳳的肉欲,而他最終因這面鏡子而ㄙˇ 。

無論是魔鏡還是「風月寶鑒」,都有著傳奇的色彩,

可是有一個人也是做鏡子的能手,他的鏡子中照出世間百態,生而為人的各種欲望、弱點、苦難,這個人就是俄國小說家和劇作家契訶夫。

契訶夫曾經寫過很多優秀作品,他的作品總能夠挖掘出人性的善與惡,將世間的七情六欲玩弄于鼓掌,這種技巧尤其在他的《契訶夫短篇小說集》里體現的更加明顯。

這本書,契科夫不僅在文字上精煉,更是將人世間的「貪噌癡欲」表現的淋漓盡致。

那麼作為擁有「透視眼」般犀利觀察力的契訶夫是如何來剖析女人的欲望呢?

契科夫

歲月是面魔鏡,讓美歷久彌香

如果你也有機會擁有一面魔鏡,即使相貌平凡的女人,也能從鏡中看到一個絕色美人,你會有擁有它的欲望嗎?

契訶夫短篇小說《不平的鏡子》中就出現了這樣一面鏡子。

男主人公的祖母是這面鏡子的擁有者,自從擁有了它,祖母每天最大的樂趣就是照這面鏡子,無論是白天還是晚上,還是吃飯睡覺,甚至進了棺材也想帶著它。

這樣一面外表普通的鏡子為什麼勾了祖母的魂,其他人并不明白,直到男主人公那平凡的妻子照了鏡子后變的癡狂,一定要得到這面鏡子,男主人公才有機會知道這面「魔鏡」的秘密--它能讓丑女或相貌普通的女人,在鏡中變成絕色美人。

所以無論是祖母還是他的妻子,都成了這面魔鏡的俘虜--為它癡,為它狂。

變的更美,是每個女人都期望的事情。即使有些女人已經是美人胚子,仍然在變得更美的路上奮斗不息。

相貌普通的女人,對變美的愿望則更加強烈,不得不承認,美讓人更加自信,美也給了女人更多的機會。

如果我們也有機會擁有一面魔鏡,你會像男主人的祖母和妻子那樣,沉迷鏡中那個不真實的「絕色美女」,不能自拔嗎?

其實,在我們生活的時代,已經有了很多堪比魔鏡功能的技術,這些技術能讓人實現變美的愿望。

就像 魔鏡一樣,這些技術也是一面雙刃劍。有些人因此修飾了自己的容貌,添加了自信,留住了青春;有些人則沉迷變美技術,不能自拔,甚至有些人說出了:如果不能變的更美,情愿去ㄙˇ 。

但沒有一個人能抵擋歲月的流逝,即使擁有「魔鏡」般神奇效果的現代技術也不能。它在我們臉上細細的刻畫出皺紋,讓我們的皮膚失去光澤和彈性,眼睛里的一汪清泉也失去了蹤影,只剩下歲月留下的痕跡。

既然歲月無情,我們真的只能接受歲月的摧殘,變老變丑嗎?

其實,我們身邊還有一些人將歲月變成了自己容顏的燦爛的裝飾。

比如,我們耳熟能詳的主持人董卿,青春在她的身上是明艷的,但經過歲月洗禮的她少了明艷,多了大氣從容之美。

喜歡她的觀眾對她評價最多的是「腹有詩書氣自華」,她用書本堆積了歲月,也贏得了歲月。

相比變美的物理技術,歲月才是那最神奇的魔鏡,利用歲月,沉淀歲月,它才讓我們在不同的階段展現不同的美。

更重要的是,我們那些不曾辜負的歲月。讀過的書,見過的風景,見過的人,讓我們的美愈久彌香,而不是轉瞬即逝。

用美麗交換財富,財富禁錮自由

常言道:歲月從不敗美人,但是任意揮霍歲月的美人會怎樣呢?

《契訶夫短篇小說集》中也有一個天生麗質的美人,她是短篇小說《謎樣的性格》中的女主角。

女主角天生麗質,出生在普通家庭,她受到了一些教育,經歷過年輕人的彷徨、迷茫,有過懵懂的初戀,也曾與自己生存的環境做過斗爭。年輕的她認為,過上自由的生活是她人生的幸福。

其實,不論契訶夫筆下,生活在140年前的女主人公,還是生活在現代的我們,年輕時的經歷都是相似的,對生活滿懷期待,也被生活打擊的鼻青臉腫。

那時的我們也希望像這位女主人公一樣,有朝一日過上自由自在,不為錢發愁的日子。這樣我們就可以愛自己想愛的人,去自己想去的地方,品嘗那些在電視上無數次激發我們味蕾的食物,我們相信,這樣的人生才是完美和幸福的。

可是,沒有歲月的沉淀,也就沒有能力的提升,更不會有財富的累積。這種自由自在的生活只能存在我們的夢中,或者成為我們繼續奮斗的動力。

契科夫

可是女主人公的人生卻出現了轉折,一位年老的將軍追求漂亮的她,并且娶她為妻。

雖然她討厭將軍令人作嘔的擁抱,但是又無法忽略嫁給將軍帶給自己的利益,為了給家人帶來更好的生活,她嫁了。

女主人公精明的意識到,將軍已經很老了,他會先ㄙˇ 去。

果然,將軍如她所愿,先ㄙˇ 了,還留給她足夠她過上自由幸福生活的財產,她實現了自己最初的人生目標,她可以到處旅游,做善事,陪伴自己所愛的人。

美麗的女主人公用青春和美麗與財富做了一場交易,她獲得了夢寐以求的財富,終于可以過上自由的生活。

可是,契訶夫為女主人公又設下了一個兩難的境地。

一個有錢的老人被漂亮的女主人公吸引,開始追求她,是要自由還是要財富,女主人公搖擺不定,苦惱極了。

小說結尾沒有給出女主人公最后的決定,但是我們卻能猜測出她將做出的選擇。

女主人公的美麗,成為她的獲取財富的資本,也成為她的「原罪」,因為這份美麗,她無需付出任何努力就可以獲得普通人奮斗一輩子想過的生活。美麗換取財富,財富禁錮自由,在這種循環中,消耗的是歲月,她終將失去引以為傲的美麗。

我們大多數人沒有這樣的美麗,也不會如女主人公那樣,用捷徑獲得財富。但是我們的平凡,讓我們更清楚,沒有努力就沒有回報,每一點財富的積累是我們汗水,經驗,能力……共同作用的結果。

我們也希望早日過上自由的生活,我們不知道何時實現自由,但是自由卻一直在我們心中涌動,所以,我們在生活的點滴中盡力的感受一切自由的氣息,即使不多,也讓我們倍加珍惜。

愛情和婚姻在我們的眼中不會折斷自由的翅膀,而是找到另一個可以攜手展翅高飛的人。

得不到的永遠在騷動,得到的卻不知道珍惜

在婚姻里,如果我們只是如井底之蛙那樣,等待一位白馬王子出現,這種幾率和中彩票的差不多。

契訶夫短篇小說《嫁妝》中就有一對母女,她們整天待在家里,只做一件事:準備嫁妝。女兒出身良好,相貌普通,容易害羞,她一輩子等待一位從天而降的王子,能騎著白馬迎娶她。

可是,不是誰都能成為被王子解救的白雪公主,即使是白雪公主,也得逃出王宮,歷經磨難,才能與王子有情人終成眷屬。

當女兒的父親派了一位年輕人為她們送去口信時,這一對母女由驚嚇,到驚喜,年輕人的到來給了母女希望。母親和女兒向年輕人展示著她們準備的五箱嫁妝,雖然女兒口中說著不愿意嫁人,但是她羞紅的臉龐,發亮的眼睛卻告訴大家,她的言不由衷。

但是年輕人不是王子,女兒也沒有堪比白雪公主的美貌,她只是一個從未出過家門,不肯看看,或者是發現不了家門外美景的姑娘。她沉浸在我有很多嫁妝,就能嫁給一位王子的「美夢」中。

年輕人果然沒有愛上女兒,雖然母女倆邀請年輕人多來拜訪,但是第二次拜訪卻是在七年后。

此時,女兒的將軍父親已經去世,女兒在等待婚姻的過程中變成了一個外貌與母親相差最多五歲的女子。

她在等待婚姻中耗盡了青春,但是,她的夢還沒有醒,她仍然期望帶著她的嫁妝嫁人,走入婚姻,直到她ㄙˇ 后成為一張照片。

其實,在契訶夫的筆下,女子房門外的風景既遼闊又美麗,比起她居住的那間小屋更動人,空氣更新鮮,隨處都有美景。但是,女子從未推開門好好的欣賞它,在她眼中,美景已經習以為常,不值得欣賞,更不用說珍惜。

「得不到的永遠在騷動,得到的卻不知道珍惜」。

婚姻和白馬王子求而不得,美麗的風景,廣闊的天地習以為常,所以女兒終其一生等待那些求而不得,舍棄那些「習以為常」,將自己禁錮在幾乎不能實現的「夢」中。

女兒期待的是婚姻,她為自己造了一個虛幻的夢,除了準備嫁妝,她未曾為實現這個夢做出一點努力,也沒有一絲一毫的行動。

我們每個人也有期待,有夢想,有的是愛情和婚姻,有些是事業和成功,無論哪一種,我們要做的不是如女兒那樣待在家里等待,而應心中有夢,但步履不停。

雖然「逐夢」不能一帆風順,有波折,有沖擊,但是卻讓我們能從平凡中找到閃光,苦澀中泛出甜蜜,珍惜所擁有的,放下那些求而不得的。

其實,每一個女人都希望自己能有完美的外貌,有財富,有自由恣意的人生,有甜蜜的愛情和婚姻,但是,我們注定無法全部實現。

所以,我們不妨推開那扇門,看看更美的風景,品味不起眼的美好,或者拿下一本書,細細閱讀更廣闊的世界,經歷一個更豐富的人生。

《契訶夫小說集》中記錄了不同的小人物,它包含了普通人的苦難、無知、虛偽和欲望……,每個小說就是我們生活的縮影:真實、生動、可笑、可憐……

愿你我,活得通透,舒展自己的生命,輕盈自己的靈魂。共同陪伴彼此的成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