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由心生】梁實秋:你的「吃相」里,藏著一生的福報

佩珊 2022/05/01 檢舉 我要評論

用最真誠的文字,傾聽心底的聲音,做内心强大的自己。我是佩珊,陪你一起閲書、閱心、閱塵世的小編。

梁實秋是民國時期的文豪,也是近代史上極具影響力的作者,他赴美留過學,但骨子里卻透著中華文人的濃郁氣息。

他不僅是文化大咖,更是個十足的吃貨,他熱衷于美食;

喜交文人益友,家中常賓朋滿座;

對感情專一,先后有過兩段浪漫又傳奇的婚戀故事。

他一生雖顛沛流離,生活卻過得豐富多彩。

食一碗煙火,不泯滅生的希望

梁實秋一生都熱衷于吃,他的父親是個美食家,母親廚藝很好,他從小就在吃的氛圍里熏陶成長,因此他是個很會享受生活的人。

他常與與家人分享美食,也喜歡呼朋喚友到餐館小聚,或登門拜訪友人,嘗各地特色。

他能吃,據說他在清華念大學期間,曾吃下十二個大饅頭和三大碗的炸醬面;

他懂得吃,他說美食者不必是饕餮客,求質而不求量,普通人都習慣把羊肉煮熟直接吃,他卻獨具一格,把羊肉切成薄片,撒上椒鹽,味美且不膻;

他會尋吃,有一次到湘潭拜訪一位朋友,主人用家中熏烤的臘魚臘肉盛情款待他,他說那次是他吃過最好吃的臘肉,讓他回味無窮。

他對美食的追求不僅是口腹之癮,更在乎美食給生活帶來的樂趣。

哪怕是戰亂時期,他隱居在重慶的「雅舍」里,屋中不蔽風雨、老鼠猖獗、聚蚊成雷、物質匱乏、頭頂時常敵機呼嘯而過。

只要有詩朋(ㄐ丨ㄡˇ)友前來看望,他必尋找新鮮的食材,煮一碗熱氣騰騰的粗茶淡飯招待朋友,食物有很強的治愈力,既能治愈人的胃,也能治愈人的心。

有時雅舍無人造訪,思念妻兒的凄涼由然而生,他仍會擺一碟花生米,提一斛(ㄐ丨ㄡˇ),賞著明月獨飲,(ㄐ丨ㄡˇ)和食物能把苦日子吃出一絲甜味。

他對生活的態度,像極了詩詞中寫照:「晚來天欲雪,能飲一杯無?」「開軒面場圃,把(ㄐ丨ㄡˇ)話桑麻」。

他把享受美食的樂趣,都繪聲繪色地用文字的形式躍然于紙上,讓讀者口齒生津。

他說:「 無竹令人俗,無肉使人瘦,若要不俗也不瘦,餐餐筍煮肉。

他對美食的熱衷,使他的生活豐富多彩,他的散文集《雅舍談吃》談的不僅是吃,還有享受美食的愉悅心境,他是個智慧豁達之人。

哪怕生活遭遇怎樣的困境,他都能以苦作樂,即使身處烽火亂世時期都能守住心靈的靜土。

一個對食物抱有熱忱的人,一定不會泯滅生的希望,也不容易受到外界的干擾。

都說人生唯有美食和心境不可辜負,食一碗人間煙火可以解千憂,享半日浮閑足以慰風塵。

聚一幫益友,享受世間悲歡

愛因斯坦說:世間最美好的,莫過于有幾個頭腦和心地都很正直的朋友。

梁實秋一生喜歡交友,文化大咖中有半數以上都是他的摯友,他性格率真可愛,對朋友真誠。

他曾對朋友說: 你走,我不送;你來,無論多大風雨,我都會去接你。

如此熱情的態度,俘獲了多少友人的心。他跟朋友在一起時幽默風趣、灑脫自如、能說能喝。

冰心曾稱贊過他: 我的朋友中,男人唯有實秋最像一朵花

能得冰心稱贊的唯有梁實秋一人。

在重慶「雅舍」居住期間,是他人生最低谷時,背景離鄉,命懸一線。

沈從文、冰心、梁思成等眾多文人益友不嫌路遠,常登七八十層的土階前來造訪。

他們一起欣賞山間景致、或挑燈搓麻、或喝(ㄐ丨ㄡˇ)閑聊、或談論時事。

雅舍雖陋,有友則旺,有友人相伴的日子,多少慰藉了他孤苦、寂寞的心靈。

他在青島大學任教期間,常與校長楊振聲等「(ㄐ丨ㄡˇ)八仙」聚眾豪飲,猜拳行令,及時行樂。

胡適途經青島時看到他們喝得兇猛,擔心梁實秋喝壞了身體,于是邀請他到北大任職,周末時還邀他到家中做客,有摯友的關懷,時時都感覺如親人般溫暖。

朋友相聚一起時的舒心,能暫且忘掉生活的苦、緩解心靈的痛。

條件允許時,梁實秋也會冬日在家中弄燒烤搞派對,夏日用涼拌海參招待朋友。

他在《談友誼》中寫道:共享快樂比共受患難,應該是更正常的友誼中的趣味。

梁實秋總以積極的態度面對朋友,逆境時,朋友是黑夜里的燈火,能照徹心靈的路;

順境時,朋友是生活中的色彩,能增添點點光亮。

他對朋友,自然地流露真情,不討好、不奉迎,把朋友看作人生亮麗的風景,以珍惜友情為樂,以被朋友珍惜為幸。

生活再不堪還有江山風月,日子再難熬,還有友情可溫暖。

聚一幫益友,不離不棄,能共同抵擋人生風雨,能共享世間悲歡。

得兩位佳人,慰一生苦旅

作家張愛玲曾說:人的一生注定會遇到兩個人,一個驚艷了時光,一個溫柔了歲月。

這句話對梁實秋一生的婚戀來說,無疑是最好的詮釋。

梁實的生命中遇到了他最愛的兩個女人, 一個是年輕時父母包辦的婚姻,一個是夕陽時的忘年之戀,兩段感情都給過他溫暖幸福。

第一個妻子叫程季淑,從小失去父親,與母親相依為命,性格成熟穩重,知書達理。

梁實秋還未見過程季淑時,聽姐姐說程季淑模樣好看、溫文爾雅,梁實秋心中已蠢蠢欲動。

爾后,兩人一見鐘情,并頻繁交往,梁實秋留美念書期間,鴻雁傳情不斷。

他們在亂世時結婚,沒有繁華浪漫的婚禮,甚至連婚戒都被梁實秋弄丟,但什麼都阻止不了兩顆相愛的心。

婚后程季淑褪去職業女性的身份,在家相夫教子,她會燒一手好菜、能經營一個溫馨的家。

哪怕當時局勢動蕩,梁實秋從北到南一路顛沛流離,她都心甘情愿地緊緊相隨,那個家永遠都有他們喜歡的煙火氣息。

1937年,梁實秋上了日本人的黑名單,被迫離家隱居到重慶的「雅舍」,為后方的中小學編寫教材,整整六年兩人天各一方。

程季淑不僅要照顧家中老小,還要擔心丈夫的安危,再重逢時兩人淚流滿面,發誓再不分離。

才子和佳人,總是有趣的靈魂伴侶,不管是亂世時期,還是和平年代,兩人都彼此心心相印。

晚年時期,他倆在美國安度,1974年的一天,程季淑出門購物被梯子砸中,意外身亡。

梁實秋萬分悲痛,寫了《槐園夢憶》一書吊念愛妻。

程季淑溫暖了梁實秋大半輩子的歲月,這一走,梁實秋像失去左膀右臂一樣失魂落魄,孤苦無依。

可不曾想,在梁實秋已過半白之時,卻又陷入一場忘年之戀,她是著名影星韓箐清,她懂英文、擅長書法、會吟詩作畫。

兩人情趣相投、一見如故,感情就像洪水一樣奔涌而出,兩個相差28歲的跨世奇緣就這樣瘋狂地相戀,外界的輿論、年齡的差距都沒能阻擋愛的力量。

他們愛得轟轟烈烈,驚艷了時光,幸福地度過了余生,梁實秋一輩子愛過兩個女人,每一次都用心付出,一心一意將對方守護。

他是個難得的才子,更是感情的癡人,一生得兩位佳人相伴,足以慰心靈的苦旅。

梁實秋大半生都處于亂世,心卻永遠都住在世外桃園,他樂觀豁達,不因外界的浮沉所左右、不因塵世的喧囂而干擾。

他對美食充滿無限熱愛,喜歡人間的煙火氣息,哪怕在兵荒馬亂的年代、經歷人生的辛風苦雨,他從不會泯滅生的希望。

他善交良師益友,與友人同悲喜共患難,有志同道同者攜手共進,飛得高也走得遠,在文壇上創下赫赫戰績。

一輩子,得兩位佳人相守,已是終生無憾,情至深無怨、愛至深無悔。

他的一生筆耕不綴,既有友人相伴,又有佳人相隨,雖然生活有苦有樂,都能從容地走過,哪怕身處亂世浮沉,心都永遠住在世外桃園。

愿你我,活得通透,舒展自己的生命,輕盈自己的靈魂。共同陪伴彼此的成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