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金與蕭珊:好的婚姻,是我任命你成為我孤獨的守護者

珮珊 2022/06/10 檢舉 我要評論

用最真誠的文字,傾聽心底的聲音,做内心强大的自己。我是珮珊,陪你一起閲書、閱心、閱塵世的小編。

故事中,有一位是早在小學課本里就熟知的老一代作家——巴金。另一位是他的太太,蕭珊。

「粉絲與愛豆」的戀情下,是勢均力敵的精神世界

巴金和蕭珊相差13歲,相識之初,蕭珊還是18歲古靈精怪單純熱情的少女,巴金已是32歲聲名斐然的進步作家。

蕭珊像一個追星少女,給心目中的偶像巴金寄了無數封信,她寫理想、寫信念,飽含靈性的文字,從千百封粉絲來信中脫穎而出,給巴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蕭珊給巴金寄去照片,稱「給我敬愛的先生」

那時,巴金親切地稱蕭珊:我的小友。

而蕭珊給巴金寄去照片,稱「給我敬愛的先生」。

在蕭珊的主動邀約下,他們見面了。

——「李先生,您比我猜想的可年輕多了。」

——「你比我想象的還像個娃娃呀!可以告訴我你的名字嗎?」

一世的傾情之戀,就在這充滿愉快和文雅的對話里,開始了。

也許有人會懷疑,這種類似「粉絲與愛豆」之間的感情,是不是有崇拜、有憐惜,唯獨沒有勢均力敵的愛?

這樣想,是低估了蕭珊的才華,也低估了巴金的愛情觀。

其實,蕭珊對于巴金而言,絕不僅僅只是成熟成功的男人身邊,某一個默默無聞奉獻著的女人而已。他們的愛情和婚姻,也絕不是建立在粉絲對愛豆的仰望和攀附之上。

這不是一個小粉絲撞上大運、霸道總裁愛上我的故事。蕭珊和巴金一樣,她也有著豐富的、閃光的、強大的小宇宙,并始終用這個小宇宙的能量,不斷滋養著伴侶、婚姻和家庭。

她很有才華,甚至巴金都說:「她比我有才華。」

在巴金的鼓勵下,她發表過小說、翻譯過普希金和屠格涅夫的著作,加入作協,任《上海文學》、《收獲》編輯。

巴金說,他很喜歡妻子翻譯的普希金和屠格涅夫的小說。因為它們是「有創造性的文學作品,閱讀它們對我是一種享受」。

他們用文字、用對文學、藝術和生活的熱情,從各自生命深處延伸出千絲萬縷的連接。

在蕭珊的眼里,不僅只是巴金的名譽和地位,也有他的熱忱和痛苦。

在巴金的眼里,不僅只有蕭珊的崇拜和付出,也有她的才華和抱負。

唯有平等,靈魂才能對話。

這就是一個健康婚姻的范本——

每個人都建立了高度的自我價值感,所以看待彼此時,重視的是不是社會角色、外在成就,而是除此之外的人的本身。

愛,就是提供脆弱、抱團堅強

由愛掌管時,就沒有權力的意志。——榮格

當一段婚姻中,出現權力的強弱分化時,這段婚姻也就注定走向滅亡。

但是巴金和蕭珊在這個看似男強女弱的婚姻中,卻始終開放著各自的脆弱,開放地呈現自我、天真而沒有狡猾和控制。

巴金對于接受一個比他小13歲的女子作為妻子,是有過顧慮的,面對蕭珊的大膽示愛,他的回應也只是小心翼翼:「如果你讀完書,還是愿意和我在一起的話,我愿意等你。」

而他們的前半生,到底是誰在等誰呢?

巴金和蕭珊從戀愛和結婚,都是時局動蕩、戰火紛飛的歲月。兩個人不得不在亂世之中顛沛流離、各居一隅。然而,見證了戰爭、逃亡、分離以及生命脆弱的他們,卻無視世事紛擾、執意向對方靠攏。

巴金也曾落入困境、朋友們各奔前程之時,是蕭珊及時趕到他身邊,親切地說:「 你不要難過,我不會離開你,我永遠在你身邊。

這句話,蕭珊對巴金說了一輩子。只有在她最后一次進手術室之前她才說過這樣一句:「我們要分別了。」

最真誠的關系,就包含在這種極度的脆弱之中。少了脆弱,關系就僅僅只是角色和習慣而已。巴金和蕭珊,他們在婚姻中自我袒露,換來的就是一輩子的真誠守望。

兩個在歷史歲月中動蕩飄零的人,男人和女人,他和他最親愛的朋友。即便是在最艱難的歲月,他們也依然相伴鼓勵——各自脆弱,卻能抱團堅強。

有一個時期我和她每晚臨睡前要服兩粒眠爾通才能夠閉眼,可是天剛剛發白就都醒了。

我喚她,她也喚我。

我訴苦般地說:「日子難過啊!」她也用同樣的聲音回答:「日子難過啊!」

但是她馬上加一句:「要堅持下去。」或者再加一句:「堅持就是勝利。」

真正的愛人,都是這樣,勇敢地用自己的生命記錄共同的歲月——

記錄那些在暴風驟雨中的飄搖和堅持,記錄銅皮帶扣砸在眼上的肉痛和心痛,記錄長夜將盡時半明半暗之中的傾訴和鼓勵,記錄所有對外界的憤怒、疑惑、無奈和承受,記錄所有對彼此精神的撫慰、信任、支持和理解……

那些在黑暗的日子里兩個人所遭受的磨難,令人不忍卒讀。

但是,從那些文字中,你卻能深刻體會到那些在最黑暗處迸發的最閃亮的人性光芒。

男人們的妻子,挺出那不甚強壯的身體,為丈夫遮擋拳頭。

女人們的丈夫,為妻子的病情奔走牽掛,寫完檢查挨完打接著跑到病床前守候。

一同肝腸寸斷地痛,一同撕心裂肺地堅守。

愛是共同創造——

創造了勇氣和信心;

創造了兩個人支撐著走下去的堅實基礎;

創造了一起投入生活時的覺察與醒悟;

更創造了只屬于這二人的獨一無二的意義。

所以,巴金才會說:

她是我的生命的一部分,她的骨灰里有我的淚和血。

赤子之心:有童心,才是真人,才有真感情

巴金其人、其文,學界都有一個普遍認同的評價——真誠、善良。

他是一個純粹而真誠的人。

而他的妻子蕭珊,見證了他的純粹和真誠,也賦予了這份純粹真誠更為厚重的生命力。

巴金在蕭珊逝世后30年里,一直在深情地懷念著她。這份懷念,不止是對往日情分的追溯,更是對那個時代發出的靈魂思考。

巴金晚年曾經倡議建立一個紀念館,憑吊這個國家長達10年的痛,而這些痛,曾經多麼殘酷地具化到他和他最愛的人身上。

畢竟在他們共同守望的歲月里,這已經形成了某種默契,那就是哪怕自己的心已經滿目瘡痍,也仍要想到對方所承受的痛苦,然后盡力拿出哪怕微小到無的力量去支撐、去給予。

年邁的他,身上仍有一種純凈的理想主義。這就是一個老人誠摯的內心,妻子賦予他的愛,構成了他晚年的信念。

這也是他愛著這個世界、這個國家、這個社會和民族的出發點。

蕭珊,他的妻子和最親愛的朋友,他期望努力去幫助和提高的蕭珊,實際上已經用一個女人最本真的生命和情感,去幫助和提高了他。

他們應該相互感激吧,生活在一種「真」的生活中是幸福的,即便承受那麼多不期的苦難,但彼此都以真心對待,便是為對方打開門、打開窗,看清了世界,看清了人生。

蕭珊去世得很迅速,巴金來不及見她最后一面。

她去世后,他不愿埋葬她的骨灰,他一直把她的骨灰盒和作品放在床頭,就像她從未離開過一樣。

何其蕭索,何其孤獨。

然而他深知,她懂他的孤獨。

30多年后,他在上海一隅慢慢合上雙眼,而病房的門外那一片塵世的眼淚、喧囂和議論剛剛風生水起。

那一刻的他,或許依然在唇邊默念:蕭珊,我們的結局終于這樣連在一起。

他們還會重逢,不論是物質還是精神。

他們的骨灰會摻合在一起,而靈魂始終不曾分離。

愿你我,活得通透,舒展自己的生命,輕盈自己的靈魂。共同陪伴彼此的成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