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層次越高的人,越不愛爭論?《天道》:三種原因,夏蟲不語冰

珮珊 2022/05/10 檢舉 我要評論
相聚是緣:

感恩相遇,我是珮珊,人生不易,且行且修心。

《天道》中有這麼一段劇情,丁元英去早攤點吃餛飩,點餐的時候已經把錢支付了。

但是當他吃完餛飩離開的時候,老板娘急忙攔住說:

你還沒給錢呢!

丁元英先是一愣,兩人目光對視2秒,二話不說從兜里掏出錢,支付之后,洋洋灑灑穿著拖鞋回去了,沒有一句辯解。

后來跟丁元英一起點餐的片警說:

我剛來的時候,看到人家已經給了錢,你怎麼還找人要錢呢?

老板娘尷尬地笑了笑說忘了。

很多人問:丁元英為什麼不辯解,自己明明給了錢呢?

這就是我們今天所探討的問題: 為什麼越是層次高的人,越不愛爭論。

不屑于爭論,因為不值得

從丁元英愣了一下看了老板娘2秒,已經說明他記得早就給了餛飩錢,如果再給就是給了兩次。

他之所以寧愿支付兩次餛飩錢,也不愿意去爭論,因為他不屑于跟小商販去爭論。

丁元英前妻怎麼評價他:

他永遠都不會跟你吵架,他的每一個毛孔里都滲透著對世俗文化居高臨下的包容,包容到不屑于跟你講道理。

說白了,是他不屑于去爭吵,如果你看到他跟你爭論,說明他瞧得起你,把你當做同一思想層次的人。

比如,丁元英跟韓楚風敞開心扉談傳統文化,跟禪師滔滔不絕,那是因為他覺得這些人值得他去辯論自己的想法。

他不屑于去跟小商販爭論,因為他覺得那是在浪費自己的時間, 他寧愿多花一碗餛飩錢,騰出時間清清凈凈聽音樂,也不愿為了一碗餛飩錢,浪費時間跟小商販去爭論。

對于高層次的人來說,時間和耳根清凈最重要。

高層次的人更容易看清本質

夏蟲不語冰

王廟村扶貧是馮世杰、葉曉明和劉冰三人組團,想要高人丁元英幫忙扶貧的。

當三人入股開了格律詩公司,進入創業致富之路的時候,面對格律詩跟樂圣的官司,三人火速退股,把爛攤子扔給了歐陽雪。

馮世杰表示歉意跟丁元英打了招呼,葉曉明怒氣沖沖說自己沒有見識,劉冰壓根不出面, 是他們要求脫貧,又是他們臨陣脫逃推卸責任,換成其他人早就暴跳如雷了

但是丁元英跟他們沒有任何爭論,更沒有氣憤的表現。

為什麼?

因為他在策劃這件事之前,早就看清了扶貧的本質,扶貧的本質:

在于認知的覺醒,在于扒掉等靠要的思想。

丁元英早就看清了貧窮的本質,但是他們三個人根本看不清。

我打一個比方,一個站在山頂看清事物本質的人,跟一個在山腳下的人說我看到了什麼,他們信嗎?

肯定不會信。

同樣丁元英如果跟他們解釋爭論說: 就是你們這樣等靠要的思想,所以你們才貧窮。

馮世杰、葉曉明、劉冰會信嗎?肯定不會信。

所以,他之所以不去爭論,不去辯論, 那是因為他知道低層次的人看不清事物本質,你即便告訴他們事物本質,也是對牛彈琴

這就是《道德經》里的一句話:

上士聞道,勤而行之;中士聞道,若存若亡;下士聞道,哈哈大笑,不笑不足以聞道。

高層次的人

人生境界普通人無法理解 

芮曉丹的離世,讓很多人怨丁元英,尤其是芮曉丹的父母。

他們覺得 是丁元英不阻止芮曉丹執行危險的任務,這是最大的罪過,更不配當芮曉丹的伴侶

為此,芮曉丹的父親不讓任何人告訴丁元英,芮曉丹的墓地地址。

為什麼丁元英自始至終沒有爭論?

因為丁元英知道除了他自己,沒有第二個人了解芮曉丹, 但凡有了解芮曉丹的人,他們就不會質問丁元英為什麼不去阻止了

我們提到一個關鍵點,丁元英難道真的不在乎芮曉丹嗎?

聽到芮曉丹犧牲的消息后,丁元英直接吐(ㄒ丨ㄝˇ),一個人最大的傷心不是痛哭流涕,而是欲哭無淚,一股悲傷之情如巨石之重,才能讓他從胸口噴出一口(ㄒ丨ㄝˇ)來。

芮曉丹在一次執行任務中,犯罪分子(ㄔㄥ)對著她的腦門,因為是臭蛋,才讓她免遭犧牲。

從那一次后,丁元英就開啟了說服芮曉丹放棄警察這個職業的模式了。

丁元英使出渾身解數,有理有據分析:

只要你是警察,你就沒有避險的權利。

國家不缺一個遲早要被淘汰的女刑警,而社會應該多一個有非常作為的人才。

他潛移默化啟發芮曉丹走向文壇,讓她做更有意義的事情,放棄警察這個職業。

丁元英背后做了這麼多讓芮曉丹放棄危險職業的事情,但是無人知曉。

不同的人,不同的人生境界

他寧愿背負罵名,也要幫助王廟村扶貧。

不是因為丁元英有多麼高的覺悟,而在于他對芮曉丹的愛。

是芮曉丹想要一個神話,所以丁元英才在王廟村寫下了一個神話。

在丁元英的眼里他對芮曉丹的愛不需要向任何人解釋,不需要證明,只要以世俗的視角去證明,那就玷污了他們之間的愛。

話說回來,他為什麼沒有去阻止芮曉丹?

丁元英之前因為讓芮曉丹放棄警察這個職業,已經跟她做了幾次的爭論,但是仍然無法改變芮曉丹的想法。

因為芮曉丹熱愛警察這個職業,她能在這個職業中找到自己的人生價值。

最后一次通話,芮曉丹只是道別,她的身份,讓丁元英沒有辦法再去阻止,而并非他不想阻止。

這個世界上有些人靠名利,體現自己的價值;

有些靠權力,體現自己的價值;

有些人靠為家庭的付出,體現自己的價值;

有些人靠對社會做出的貢獻,來體現自己的價值。

不同的人,不同的人生境界。

所謂的高層次的人,并非名利地位高人一等,而是一種人生的覺悟和境界。

而芮曉丹就是一種大愛的化身,她想為民除害,她想為王廟村扶貧,處處體現出她大愛的精神。

這種人生境界,只可意會不可言傳。

這就是丁元英不想去爭論,去解釋的第三種原因。

馮侖曾經說過這麼一句話: 為什麼你永遠爭論不過一個無賴?因為無賴沒有底線。

當你有一天慢慢變得不想去解釋,不想處處去爭論的時候,不是因爲你放棄了,恰恰相反,因爲你悟了。

陋室傾聽人冷暖,情卷情舒皆是緣。

紅塵來去散無痕,烹煮文字療人心。

我遇見你,然后遇見我自己,歲月無情,讓我和你,一起領教。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