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丈夫背叛后「凈身出戶」,娘家人嫌丟臉「斷絕關系」,她卻自尊自強活成一束光

珮珊 2022/05/23 檢舉 我要評論
相聚是緣:

感恩相遇,我是珮珊,人生不易,且行且修心。

「有錢人家三妻四妾是最平常的事情,你管不著! 」

張某對王漢倫說這句話時,語氣里有威脅,他在「提醒」妻子:

安心做你的富太太,少管我的事。

在這之前,她撞破了丈夫張某與日本情人的勾當。

張某的反應讓她寒心,她原本還以為:丈夫會為自己的「錯事」向她懺悔。

可惜,她終究是錯了: 這個男人不僅不認為自己有錯,還試圖用威脅的方式,逼她「就范」。

王漢倫一直想做個堅強的女人,可丈夫說出那句話并摔門出去后,她還是倚著門哭了。

哭完后,她回到梳妝臺旁坐下。

看著鏡子里自己紅腫的雙眼,她突然情緒失控地怒吼道: 「為什麼,為什麼?」

王漢倫的怒問,是對自己命運的不滿。

她本是大戶出身,祖輩還是「狀元第」。

從小,她就過著錦衣玉食的生活,她還在父親的呵護下,接受了新式教育。

她曾就讀的上海圣瑪麗女校,還是當地有名的教會學校。

是啊,這樣的她,怎麼就淪落到如今的地步了呢? 這一切,還得從父親離世說起。

由不得己的婚姻,回不去的娘家

父親英年早逝后,家里做主的就是哥嫂。

哥嫂重利,他們一直將她視為了「眼中釘」一般的存在。

父親撒手人寰后,他們不僅逼迫她輟學,還強迫年僅16歲的她,嫁到了遙遠而陌生的東北。

哥嫂為她找的丈夫,是個多金重利的煤礦督辦。

也從那時起,王漢倫感覺: 自己的人生,已經完全不在自己的掌控中了。

南北文化和生活習慣的差異,她都能克服,可面對丈夫的「不忠」,她卻無法承受。

王漢倫

自(ㄉㄚˇ)張某背叛并對她進行威脅開始,王漢倫就有了逃離的(ㄉㄚˇ)算。

不久,她隨張某移居上海。

這期間,他們似乎相安無事。

可不久后,發現張某協同日本人低價收購中國土地后,她再次和丈夫爆發了沖突。

書香門第的王漢倫在大是大非上從不含糊,平日,她最不能忍受的,就是「漢奸」。

可她的丈夫,卻在她的眼皮子底下茍且。

一怒之下,她用近乎命令的口吻要求他停止所做的一切。

張某做事從來是匪徒做派,面對妻子的勸阻,他怒不可遏地給了她一頓拳腳。

這次家(ㄅㄠˋ)后,王漢倫想要逃離張家的念頭更重了。

未等傷養好,她主動提出了分開。

分開時,她對張某說:

「你的資產,我一分不要,你每個月給我的300元贍養費,對不起,我也不要。我不會再跟你有任何瓜葛。」

王漢倫離開張家時的果敢決絕,讓張某驚訝不已。

王漢倫不肯要張家一分錢的背后,是因為她想「逼自己一把」。

她想清楚了: 一旦失婚,就絕不回頭。

左一為王漢倫

失婚后的王漢倫回了哥嫂家,可很快,她發現: 這個曾經的娘家,已經不是家了

哥嫂不僅不給她好臉色看,還經常對她冷嘲熱諷。

不得已之下,她只得借住到了干媽家。

有了住的地方后,王漢倫開始考慮生計問題,幾經輾轉后,她在虹口一所小學謀了個教師的工作。

這份工作的收入很低微,可總算能讓她吃飽飯了。

王漢倫做教員時所攝

命運的轉機,卻被娘家人看不起

為了謀一份收入更好的職業,王漢倫想到了學技能。

發現英文(ㄉㄚˇ)字員是個稀缺活兒后,她花了很長時間學了英文(ㄉㄚˇ)字。

這樣一來,她的日子終于好過些了。

為了讓日子更加有聲色些, 王漢倫開始(ㄉㄚˇ)扮自己,買不起漂亮的旗袍,她就自己買布匹做。

在任何境況下,都要保持精致得體,這是她對自己的要求。

她從未想到,自己的這個小習慣,竟讓她贏得了一個真正的機會。

王漢倫有個鄰居姓孫,此人人脈頗廣,他的朋友中有一個叫任矜蘋的,是明星電影公司的股東。

任矜蘋當時正忙著籌拍《孤兒救祖記》,因為找不到合適的女主角,他經常愁眉不展。

一日,在巷口偶遇一身旗袍的王漢倫后,孫先生抱著試試看的心態對她說:

「‘明星’正在籌拍一部叫《孤兒救祖記》的影片,需要物色一名女主角, 最好漂亮里帶點苦相,得有大家閨秀的氣質,舉手投足皆像大家庭里出來的。我看你長相不錯,中英文又好,應該去拍這部戲。」

「拍戲?」這兩個字,就這樣出其不意地出現在了王漢倫的耳邊。

當時的社會,做電影的人一直被人看輕,做戲子更是「不入流」。

可在接受過新式教育的王漢倫眼里,這卻是個不小的機會。

于是,她想都沒想,就答應前往試鏡。

她未學過表演,但試鏡時,她卻在導演張石川的點撥下,迅速演繹了喜怒哀樂等表情。

張石川判定: 這個女人,是個做演員的好材料。

張石川工作中

當天,張石川就與王漢倫拍板,簽訂了演員合同。片酬為500元,每月還有20元的津貼。

對于正在困境中的王漢倫而言,這無疑是一次絕好的機會。

可讓她沒想到的是,得知她決心拍電影后,她的哥嫂竟對她破口大罵。嫂子還指著她的鼻子說:

「你好歹也是狀元門第出來的,戲子進門都不讓坐高板凳,現在竟然家里有人當戲子,這真是敗壞門庭,有辱祖宗!」

面對謾罵,王漢倫一聲不吭地受著。任何時候,一味隱忍只會讓施行欺壓者變本加厲。

王漢倫的隱忍,讓嫂子更加來勁了,她竟直接吼道:

「你要做戲子可以,你別姓彭(王漢倫原名彭劍青),從此以后,我們和你也一(ㄉㄠ)兩斷。」

嫂子的話,如針一樣扎在了她的心里,她再次不爭氣地掉下了淚。

但這次,她沒有讓自己哭出聲,她只一邊掉淚一邊一字一句地道:

「好,我從此以后再不姓彭,也絕不會跟你們再有任何瓜葛。」

王漢倫

改名換姓,迎來新的人生

王漢倫是個心性很高的女子,她說到就一定會做到。

與娘家徹底決裂的當日,她就給自己改了個名字。

對于王漢倫來說,改名字更像是重生。

她為自己選擇的姓氏是「王」,這個姓是老虎頭上的花紋字,她希望自己以后像「大老虎」一樣無畏無懼。

沒錯,她父親幼年時曾告訴她: 只有像大老虎一樣什麼都不怕,才可以把任何苦難踩在腳下。

王漢倫給自己選擇的新名是「漢倫」,漢倫是英文「Hanlan」的音譯。

這個名字對她的意味是: 徹底放下舊思想,做新式女性。

正式演戲時,初出茅廬的王漢倫經常找不到機位,本應該走左面離開時,她經常走了右面。

可在真正的表演上,她卻有著比專業演員更加出色的地方: 她的哭戲極其好。

有幾場戲,她哭時,現場的導演、工作人員和其他演員,竟都不由自主地跟著啜泣起來。

王漢倫的哭戲為何如此(ㄉㄚˇ)動人?后來人們才知道,原來,每一場哭戲:她都是真哭。

她將演戲當成了一次療愈,失去父親的痛苦,被前夫背叛的痛苦,遭受家(ㄅㄠˋ)的痛苦,被娘家拋棄的痛苦,她都通過演戲表達出來了。

《孤兒救祖記》在上海公映后,立即獲得了巨大的成功。

用今天的話說: 它既叫好,又叫座。

中國電影憑借著這部電視劇,走出了低谷,進入了自己的第一個空前繁榮期。

而出演女主角的王漢倫,也因為把角色演活了,從此片約不斷。

這部電影,也為她成為民國第一悲旦,(ㄉㄚˇ)下了堅實基礎。

事業的成功,讓王漢倫有了極大的變化,她對人生的理解,也慢慢發生了變化。

經由不斷地演戲,她的人生變得開闊的同時,她的格局也在慢慢(ㄉㄚˇ)開。

此時的王漢倫甚至開始感激以往的痛苦遭際,試想,若非經歷過真正的苦難,她怎能演好這些悲情角色呢?

可即便有了名氣,一直單(ㄉㄚˇ)獨斗的王漢倫也有自己的煩惱: 她總是無法拿到較為理想的片酬。

她為明星公司拍攝的電影《玉梨魂》、《苦兒弱女》及《一個小工人》等,部部叫好、叫座。

可老板賺得盆滿缽滿,她卻依舊拿著每月20元的津貼。

輾轉換了影業公司后,她的境況也沒有絲毫改善。

對于這種結果,她既氣憤,又無可奈何。

真的沒辦法嗎?王漢倫一次次問自己,最終,如當年毅然失婚、與娘家決裂時一樣,她做出了最大膽的決定:

組建自己的電影公司。

1928年,王漢倫成立了自己的電影公司——漢倫影業公司。

此時,她年僅25歲,距離她失婚僅僅過去了5年。

王漢倫

漢倫影業公司的開山之作是《盲目的愛情》,這部電影幾乎是為王漢倫量身(ㄉㄚˇ)造的。

故事的女主角是女伶王幽蘭,她無數次在感情里受挫、被人陷害,可在悲苦的命運面前,她始終奮力抗爭。

這部電影拍成后, 王漢倫親自帶著這部影片和劇組赴各地巡回放映,宣傳效果奇好

后來,她還接連拍攝了多部電影。

可就在影業公司蒸蒸日上之際,王漢倫竟毅然在1931年退出了影壇。

為何?依舊與日本人有關。

事業感情雙雙受挫,卻大徹大悟

當時,即一二八事變前,日本已經在上海駐軍,非常善于宣傳的他們,第一時間想到了影業公司。

王漢倫所創辦的漢倫影業尤其讓他們感興趣,他們想借助她的影業公司,為日本做宣傳。

得知消息后,王漢倫迅速撤離,在大是大非面前,她永遠保持著清醒的頭腦。

撤離后怎麼辦呢?王漢倫并不擔心,她尋思著:以自己肯吃苦的精神,干什麼都能成。

一轉身,曾經的知名悲旦,竟投身到了商業中。

可日本人并沒有放過她,他們各種使出各種法子搗亂,王漢倫識時務地「關門大吉」了。

如此一來,她的生活一下子陷入了窘境。

很長一段時間里, 她竟要靠變賣家具和衣物,才能勉強維持生計。

生活再度將王漢倫(ㄉㄚˇ)回了原形,此時的她才明白家庭的意義,對,那是一個人最后的退路,遭受挫敗時,歇息的地方。

可嘆,這樣的港灣,她卻沒有。

正是這次的挫敗經歷,讓王漢倫滋生了再次組建家庭的想法,她認為: 在當時的情況下,一個女人,非得有個依靠不可。

有了想法后不久,王漢倫經人介紹,遠赴杭州與一個叫王季歡的家境「厚實」的男子結了婚。

婚后,她才發現:丈夫竟然是個(ㄐㄧㄡˇ)瘋子,且心態非常古怪。

最讓她難以忍受的是,他經常逼迫她吃他的鼻涕,他還是個嚴重的(ㄋüㄜˋ)待狂。

忍無可忍的王漢倫,再次選擇了失婚。

第二次失婚時,她依舊窮困潦倒。

這一次,她總算清醒了: 女人,真正能靠得住的,只有自己。

二婚失敗后,王漢倫做出了終生不再嫁的準備。

她的思想也發生了很大變化,她如頓悟一般地認識到: 只有事業,才是永遠不會拋棄你的,只要你在做,它就會回饋你。

此后余生里,王漢倫將全部心力放在了事業上。

她參與拍攝了《武訓傳》、《魯班的傳說》等多部電影。

她的事業,短暫地迎來了第二春。

也只有在事業上時,她才覺得: 自己的人生是有價值、有意義的。

王漢倫

自尊自強終于活成一束光

晚年的王漢倫喜歡上了養貓,只要得空,她就帶著她的貓和老友們聚會。

每次聚會時,她還像以前一樣,將自己(ㄉㄚˇ)扮得光鮮亮麗。

每次看見她時,友人們都感嘆:她把日子過成了詩。

老了以后,曾有人問她:「你的人生后悔過嗎?」

她當時的回答是:「我的人生,有遺憾,但從無后悔可言。」

談及婚姻時,她曾說過這樣一段話,她說:

「我問過很多姐妹,她們啊,不管是結婚的還是單身的,都說‘她們這輩子最好的時光,都是在婚姻以外得到的。’我的大部分日子也都是精彩的,但我之所以能覺出它的精彩,是因為我曾經歷過失敗婚姻的囚禁。」

1978年,年75歲的王漢倫在自己的居室走完了她悲情又璀璨的一生。

她走時很安詳,她的臉上,甚至還掛著一絲微笑。

那微笑,似乎在說: 「我這輩子,是活好了,活夠了!」

陋室傾聽人冷暖,情卷情舒皆是緣。

紅塵來去散無痕,烹煮文字療人心。

我遇見你,然后遇見我自己,歲月無情,讓我和你,一起領教。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