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羨林:人活一世,就是一個「看透」的過程

珮珊 2022/06/18 檢舉 我要評論

用最真誠的文字,傾聽心底的聲音,做内心强大的自己。我是珮珊,陪你一起閲書、閱心、閱塵世的小編。

人活著,到底是為了什麼呢?長壽,就一定是福氣嗎?

人活著,到底有什麼意義呢?紅塵,真的就能讓人幸福嗎?

人活著,到底要追求什麼呢?難道就為了錢財名利嗎?

其實,這就是典型的「人生三問」。無論我們怎麼思考,最后的結果,都會讓自己陷于ㄙˇ循環當中,永遠都逃不出來。

當然,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和追求,就跟「一千個讀者心中有一千個哈姆雷特」一般。

對于人生,季羨林先生說過這麼一段話:

一轉眼,自己已經到了望九之年,活得遠遠超過了我的預算。有人認為長壽是福,我看也不盡然。

人活得太久了,對人生的種種相,眾生的種種相,看得透透徹徹,反而鼓舞時少,嘆息時多。遠不如早一點離開人世這個是非之地,落一個耳根清凈。

在季羨林先生看來,當一個人,看透了這眾生之相,那他的人生,就已經達到一個高層次的境界了。如此,是否困惑于紅塵俗世,已經沒有價值了。

因為真正看破這世間的人,本就超脫于紅塵俗世。一切,就一個「悟」字。

人活一世,就是一個「看透」的過程。

你我剛來到這個世界,心性特別干凈,一絲一毫的污垢也沒有。等我們長大之后,我們會發現,這世間,太難測了,人,也太復雜了。

于是乎,我們花了幾十年的時間,在這世間走走停停,左看看,右看看, 要麼為了賺點錢,要麼為了娛樂自己,要麼偶爾有所感悟。

慢慢地,這人生就過了大半了,有些想法也都涌上心頭了。這一刻,我們將徹底地明白,我們從簡單到復雜,而又從復雜到簡單,到最后,就是飄然而去。

《論語·里仁》:「子曰:朝聞道,夕ㄙˇ可矣。」

在孔子看來,一個人,只要完成了他這一生的追求,頓悟了所謂的「道」,知曉他的種種人生之相,那傍晚離開,就是很正常的事兒了。

這里所談到的「道」,就是老子所認為的 「道可道,非常道」。有很多的東西,都是說不出來的,只有讓人去領悟,這就是「道」。

當然, 也是季羨林先生談到的「人生的種種相,眾生的種種相」。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相」。而這種「相」,也不過是紅塵的表相和名相罷了,又算得了什麼呢?

一旦將這所謂的「相」看破,那我們的人生價值,就浮現在我們的眼前了。

活著,就是一種價值的體現。

季羨林先生認為:

走運時,手里攥滿了鈔票,玩一點小權術,耍一點小聰明......昏昏沉沉,渾渾噩噩,等到鉆入了骨灰盒,也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活過一生。

其中不走運的則窮困潦倒,終日為衣食奔波,愁眉苦臉,長吁短嘆......被困于名韁,被縛于利索。同樣是昏昏沉沉,渾渾噩噩,不知道為什麼活過一生。

這世間,就是一個修羅場。我們在修羅場中爭來斗去,其實也沒有什麼意思。唯一有意思的,就是我們能感受到內心欲望的涌動和滿足。

一旦這欲望滿足了,相信我們就會感覺到無聊。繼續讓欲望膨脹,從而讓自己痛苦下去。結果,只不過是我們一輩子都渾渾噩噩罷了。

早年的時候,我們問自己,夢想是什麼?答曰:夢想就是為了賺錢。

中年的時候,我們問自己,追求是什麼?答曰:追求就是為了賺更多的錢。

晚年的時候,我們問自己,目標是什麼?答曰:目標就是拿著錢走到生命的盡頭。

我們活著,還真的只是「錢」和「名」的奴隸罷了,自己如此,身邊人如此,眾生如此。所以,我們才稱之為「眾生相」。看不破,那我們就無法看清這一生的價值。

人這一生,要有屬于自己的追求。

《一代宗師》中有言:「見自己,見天地,見眾生。」

見自己,是為了捋順自己的命運;見天地,是為了知曉這世間的本質;而見眾生,則是為了從蕓蕓眾生當中超脫出來, 實現屬于自己,或者屬于社會的追求。

很多人都說,季羨林老先生,到了九十歲了,才感慨人生沒有意義。可實際上,在季羨林先生看來,人來到這個世界,就是為了創造價值的。

季羨林先生說過這麼一句話:「如果人生真有意義與價值的話,其意義與價值就在于對人類發展的承上啟下,承前啟后的責任感。」

什麼是對于人類發展的價值,什麼是承前啟后的責任感?

那就是我們常說的, 達則兼濟天下,窮則獨善其身。這世間要發展,免不了要有人來承擔屬于自己的責任。而這責任,并非是我們終日沉醉于錢財和權勢當中,而是要盡好自己的本分, 在獨屬于自己的位置上,有一分熱,發一分光。

一個人,找到了生命的意義,實現了社會的價值,那他便成功達到「朝聞道,夕ㄙˇ可矣」的境界了。

愿你我,活得通透,舒展自己的生命,輕盈自己的靈魂。共同陪伴彼此的成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