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終究是靠自己活著】葉嘉瑩:不懂自己的人,不必討好,不愛自己的人,不必諂媚

珮珊 2022/05/19 檢舉 我要評論
相聚是緣:

感恩相遇,我是珮珊,人生不易,且行且修心。

都說婚姻是女人的第二次投胎,嫁得好的女人,后半生在愛里度過,嫁得不好的女人,后半生在埋怨與指責中度過。

但是,一樣的境地,不同的人,也會有不同的結局。

有人在無盡的瑣事中淹沒自己,而有人可以在一地雞毛中看詩詞。

今天故事的主人公是葉嘉瑩先生,她一身旗袍,溫文儒雅,像是從詩詞中走出來的人。

她白發蒼蒼卻不顯衰老,臉上沒有一絲生活留下的風霜,讓人誤以為生活放過了這位可愛可敬的詩人。

可了解她的人都知道,葉嘉瑩是被生活摧殘得體無完膚的人。

可是,她從來沒有失去過對生活的希望,即使再艱難,她也不曾退縮。

她經歷過穿著帶補丁的衣服行走在冬天的雪地里的貧窮,也經歷過帶著女兒睡在親戚家走廊里的寒酸,甚至經歷過被丈夫拳(ㄉㄚˇ)腳踢后,帶著淤青給同學上課的悲憐。

盡管如此,葉嘉瑩還是保持著純凈的心,在生活里找不到的安慰,她從詩詞中獲得。

即使生活磨難重重,她的詩詞依然溫暖有力。

她不執著于得不到的美好,只是把自己的事做好,把詩詞傳給后人。

她擺脫掉生活的陰霾,一心鉆入詩詞中,活成了丈夫都不認識的樣子。

那個穿著圍裙穿梭在家務中滿身灰塵的女子在丈夫眼中一文不值,但在世人眼里,她如蓮花一樣圣潔,即使生長在淤泥之中,也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

結婚并非因為愛情,而是因為善心

葉嘉瑩出生在一個書香門第,據她自己回憶,她的家庭氛圍一直都是美好歡樂、安靜和諧的,父親母親從不大聲說話。

她很不理解為什麼有些家庭爭執不下,甚至大(ㄉㄚˇ)出手。

小時候的她未曾想過,多年后的自己竟是那些家庭中的成員。

在葉嘉瑩三歲時,父母有意讓她讀古典詩詞,培養她的氣質。

可以想象,一個扎著羊角辮的小女孩,一臉純真地讀著她不明白的詩詞,這幅畫面多麼可愛。

只是,她的父母雖然飽讀詩書,但也是封建禮制的受害人。

她們不允許葉嘉瑩出門玩耍,認為那不符合女孩的本性。

葉嘉瑩從不忤逆父母的意思,是一個聽話順從的好孩子。

可是順從兩個字卻成為了她人生的枷鎖。

她順從老師與不愛的男人結婚,她順從男人來到不熟識的地方工作。

或許是因為從小接受著女德教育,讓她在之后的生活中沒能好好保護自己。

一味替別人考慮,卻忘記了生活是自己的。

葉嘉瑩的學習成績一直名列前茅,她在學校里是有名的才女,不僅人長得好看,氣質談吐也更為優雅。

她一直是別人眼中羨慕的對象,但天意弄人,在她十七歲時,她的母親不幸離世,這成為了她永遠的傷痛。

葉嘉瑩在《朗讀者》這個節目中讀了一篇關于母親的文章,在她講到母親離世的文字時,情不自禁地落下了眼淚。

母親沒能落葉歸根,歿在了從醫院回家的路上。

按照習俗,母親不能葬在老家。

葉嘉瑩萬般不舍,卻也毫無辦法,那釘在母親棺材上的釘子同樣釘在了她心里。

日子再難,生活總要繼續,葉嘉瑩跟著伯父和兩個弟弟一起生活,日子過得很是拮據。

但是,伯父對她視如己出,盡管生計成為一個很大的問題,仍然讓她繼續讀書。

畢業后,她在北平的中學里教書,這也成為她命運的轉折點。

經過同學校英文老師的介紹,她遇到了丈夫趙東蓀,趙東蓀對她一見鐘情,奮不顧身地追求了她兩年,甚至丟掉了自己的工作。

葉嘉瑩于心不忍,總覺得愧對于他,所以接受了他的求婚。

后來,她自己說,這場婚姻似乎是出于善心。

隨夫赴臺,卻被家(ㄆㄨˋ),險些自戕

結婚后,因為丈夫的工作調動,葉嘉瑩告別了疼愛自己的伯父,跟著他來到了人生地不熟的台灣。

叔父盡管舍不得從小捧在手心里的孩子出去吃苦,但孩子長大了終究要離家,便也沒有阻攔她。

叔父為她的離開寫了一首詩,詩中滿含不舍與牽掛。

只是令叔父沒有想到的是,那個自己舍不得動一根手指的女孩,之后卻經受了別人的無數(ㄉㄚˇ)罵。

若是他當初阻攔一下,結果會不會不同?

那時,趙東蓀在海軍學校教書,葉嘉瑩在彰化女中教書,看似溫馨和睦的一家,其實毫無共鳴。

兩人雖同為教師,但喜好大相徑庭。

葉嘉瑩鐘愛詩詞,而丈夫喜歡政治,兩人南轅北轍,沒有共同話題可說。

好在第二年,他們的女兒言言出生,給他們有趣的生活里增加了一些快樂。

那時丈夫還沒有(ㄆㄨˋ)露出重男輕女的思想,沒有因為第一胎是女兒就對她冷嘲熱諷。

也許那時,趙東蓀對她還有疼愛。

然而,不幸的是,趙東蓀因為被懷疑為是共產黨員而被捕入獄,三年后,調查清楚,才被無罪釋放。

丈夫入獄,家里的開支都壓在葉嘉瑩的身上,她白天帶著牙牙學語的女兒上課,晚上抱著女兒睡在親戚家的走廊里。

生活的艱辛沒有壓倒她,反而讓她更加堅強。

本以為丈夫出獄,有人幫襯,自己的日子會輕松一點,但沒想到趙東蓀出獄后,性情大變。

他(ㄆㄨˋ)躁易怒,動不動就毆(ㄉㄚˇ)葉嘉瑩,還經常喝(ㄐ丨ㄡˇ),根本就不管家里的事。

葉嘉瑩此時并沒有怪罪丈夫,她以為丈夫只是受了刺激,一時無法接受身份的轉變,過些時日,自會好轉。

就這樣,葉嘉瑩白天在學校教書,晚上回到家里做家務,即使如此,丈夫還是對她很不滿意,經常因為她回來得晚,沒按時做飯發脾氣。

在葉嘉瑩眼里,丈夫這麼做無非是雞蛋里挑骨頭,故意找茬。

以旁人的眼光來看,或許是因為女強男弱的差距讓趙東蓀無法接受,他只有通過控制葉嘉瑩才能找到些許的安全感。

但這完全不能成為他實施家(ㄆㄨˋ)的理由,善良的人從泥潭中走出依然耀眼,骯臟的人即使披上光鮮的外衣,依舊破碎不堪。

后來,他們的二女兒言慧出生,趙東蓀卻因為這胎又是個女兒而大發雷霆。

他重男輕女的思想在這時徹底(ㄆㄨˋ)露,與此同時,他失去了對葉嘉瑩最后的疼愛,也忘記了曾經追求她時的炙熱與真誠。

葉嘉瑩一度無法忍受丈夫的殘(ㄆㄨˋ)和毫無尊嚴的日子,她(ㄉㄚˇ)開煤氣,想要結束自己泥濘不堪的生活。

然而,在臨歿的那一剎,她仿佛釋然解脫了,不懂自己的人,不必討好,不愛自己的人,不必諂媚。

從那之后的葉嘉瑩不再考慮丈夫的想法,而是一心撲到自己喜歡的詩詞里。

用她二女兒的話來說,母親雖然沒有感受過男女之間的愛情,但她一輩子都在和詩詞談戀愛,這也不失為一種美好。

如獲新生,丈夫見而不識

女兒長大后,葉嘉瑩沒有了負擔,她接受國外大學的邀請,到美國、加拿大等地任教,傳揚我國古典文化,讓全世界都見到中國詩詞的美好。找到自己的葉嘉瑩越活越自信,她用流利的英語講解著動人的詩詞,仿佛身臨其境。

著名詩人席慕容毫不避諱地說,我就是愛她,沒有辦法。

可見,葉嘉瑩不僅讓學生仰望,更是讓學者愛戴。

分別多年的趙東蓀再次看到妻子,是從一個視訊上。

視訊中,妻子侃侃而談,她的眼里好像充滿星光,與平時洗衣做飯,眼里無光的妻子截然不同。

他對葉嘉瑩說,電視里是你嗎?我也去聽你講課好不好?這時的趙東蓀好像才喚起最初對于妻子的記憶。

說來諷刺,卻也真實,一輩子的共同生活讓他忘記了妻子的才華與風度,直到分開,他才知道珍惜。

也許那時的趙東蓀早已在生活中懂得了愛人的美好,明白了自己曾經殘(ㄆㄨˋ)的行為。

他用普通的語言來表達對妻子的歉意,可此時的葉嘉瑩早已找到了自己的追求,她對丈夫不再期待,也沒有怨恨。

直到丈夫離世,葉嘉瑩也沒有太多感慨,她沒有不舍與悲傷,也沒有解脫與愜意,終究不是一路人,來世莫要再相逢。

對于葉嘉瑩而言,丈夫這個角色格外陌生,她沒有感受過這兩個字帶來的溫暖,也沒有在這兩個字中感覺到踏實安全。

說來可悲,幾十年夫妻情分,竟然沒有半分感情。

在台灣的那段日子,讓葉嘉瑩找到自我,同時也給她留下抹不掉的印記。

趙東蓀于她而言,是不想再回憶的苦楚,而她于趙東蓀而言,是數不盡的遺憾。

講述著古典詩詞的葉嘉瑩仿佛脫去了一身疲憊,從生活的煙火中抽離開, 帶著熱愛,只身來到詩詞的世界,將這里的美好講與世人,此時的葉嘉瑩早已不歸屬塵世。

葉嘉瑩將一生經歷的人間煙火,用詩詞描繪,撫慰了無數凡人心。

喜愛她作品的人,疼惜她一生遭遇的創傷,也敬佩她的堅強與勇敢。

或許,天將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

陋室傾聽人冷暖,情卷情舒皆是緣。

紅塵來去散無痕,烹煮文字療人心。

我遇見你,然后遇見我自己,歲月無情,讓我和你,一起領教。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