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宗英:趙丹走后13年再婚,婚后,臥室墻始終懸掛自己與亡夫合影

珮珊 2022/05/25 檢舉 我要評論
相聚是緣:

感恩相遇,我是珮珊,人生不易,且行且修心。

讓人倍感意外的再婚

「我曾經嫁給了大海,難道還會再嫁給小溪嗎?」

這句話是黃宗英對勸自己再婚的友人說的,她這話的言外之意是: 丈夫趙丹歿后,她不會再嫁人了。

黃宗英將丈夫趙丹比作大海,沒人反對。

趙丹的確夠優秀,他是民國最知名的演員之一, 曾因主演《十字街頭》、《烏鴉與麻雀》等經典電影而廣受好評,他還是導演、編劇。而黃宗英自己,則不僅主演過無數經典電影,還在后期蛻變成了女作家。

黃宗英與趙丹的結合,無論在哪個年代,都足以讓無數人艷羨。

人都說: 除卻巫山不是云,見過巫山以后,黃宗英自然看誰都不能入眼了。

可說完那句「大海」論后僅僅幾年,曾篤定自己不會再婚的黃宗英卻毅然頂著68歲的高齡,嫁給了大自己一輪的作家馮亦代。

成家時,她還對周圍人說: 「趙丹是高山,馮亦代是大海。嫁完了高山的人,我只能嫁大海。」

黃宗英的「大海」馮亦代是一位作家,曾創辦了《中國作家》(英文),他還主編了《電影與戲劇》。

決定嫁給馮亦代這年,距離趙丹辭世已經過去了整整13年時間。

此時的黃宗英早已滿頭白發,而馮亦代的臉上,更是布滿了老年斑。

馮亦代與黃宗英成家證

世人很不理解黃宗英: 你一把年紀了,居然找了一個年紀更大的,你是給自己找伴兒,還是給自己找事兒啊?

黃宗英卻一臉淡然地道: 「我就是覺得他需要我照顧,才決定和他成家的,他需要我。」

她說這話時的語氣,讓人想起了她決心嫁給趙丹時的那句: 「他的襪子竟然是雙色的,他沒人照顧,他需要我照顧。」

相濡以沫的黃昏戀

「來日無多,愛就是奇跡」

婚后,黃宗英搬到了馮亦代的寓所。

這個寓所在一幢樓的7樓,因為太小,它被黃宗英形象稱為「烏篷船」。

兩人在屋子里走動時,必須禮貌讓路,屋子里坐三人,就是「滿座」了。

嫁給馮亦代后,她經常在寫作之余,還要照顧他一日的生計。

黃宗英對此卻不以為然,她坦言:

「我來到馮家的第一天,就發現洗衣間里只剩下3塊不同顏色的肥皂頭,我一下子感到我應該是這個家里的女主人了。第二天我便開始上街采購雜貨。」

黃宗英的友人覺得,前三段婚姻里,她已經照顧男人數十年了,如今,她依舊是負責照顧人的那個,他們想不明白:

這樣的婚姻,圖的究竟是什麼?

與馮亦代成家僅僅四年多后,他就第五次患(ㄋㄠˇ)梗塞,經搶救后,他的病情時緩時急。

期間,黃宗英一直寸步不離地陪在他身邊照顧,并且幫助他整理文稿,出文集。

一年后,《馮亦代文集》五卷被出版后,疲累不堪的黃宗英病倒了,昏迷了好一陣后,她也被查出(ㄋㄠˇ)梗塞。

黃宗英出院前一天,馮亦代支氣管轉(ㄈㄟˋ)炎,被送入醫院搶救。

人雖然救回來了,可他的各方面的病都不可逆轉,他隨時可能躺倒甚至送命。

黃宗英、馮亦代(坐者)與友人

到了這種時候,世人都以為: 黃宗英這下應該會后悔黃昏戀了。

即便不后悔,也會長吁短嘆。

然而,事實卻讓他們失望了,她不僅沒有絲毫情緒,還對丈夫比以前更加體貼入微了。

細心的人們發現: 疾病,讓這對老年夫妻的感情,比以前更好了。

1999年,86歲的馮亦代第7次(ㄋㄠˇ)梗后在家被專人看護。

而黃宗英也因病住院了,馮亦代著急地打電話告訴她道:

「你病倒了,不要著急,病重時我來服侍你,若病情加重,我一定不離開你的床邊。」

說完這話后,馮亦代拒絕護士攙扶,什麼事都堅持自己來,他還不斷地托阿姨給老伴送雞湯和封得密密麻麻的情書。

在其中的一封情書里,馮亦代這樣寫道:

「我覺得我們倒霉的日子已經過完了,以后就只能是好日子了。我有這樣的信心。不久后,你可以從醫院中出來,我也能自己走路了。我們可以像兩個孩子一樣玩了。我祈禱這樣的日子快快來臨,也就在眼前了,我在祈禱上蒼給我們最后的日子......」

在這封信的末尾,馮亦代還補充道:

「以前我總想我先走,現在你病得那麼重,我要活下去,好讓你在最痛苦的時候也能笑著,在我的懷里,我把你抱起來......」

在馮亦代的呵護和鼓勵下,黃宗英的病情一天天好轉,她對生命的看法也在這個過程中不斷發生著變化。

每次讀著丈夫寫來的情書,她都感嘆: 真希望能多活久一點,讓他跟我的生活都籠罩在快樂的色彩里。

黃宗英出院后,立即和丈夫一道設計未來的人生。

黃宗英始終覺得:人生最大的兩個課題,一個是愛,一個是學習。

年紀越大,她越把愛看得分外重。

無論在哪兒,她都堅持給丈夫寫情書,她說: 「來日無多,唯有用最大的力量來澆灌這朵愛的奇花。」

黃宗英與馮亦代

每一年都是十年,不是最愛卻最幸福

「愛不是占有,而是包容和成全。」

格外珍視這段黃昏戀的兩人還約定:他們成家后的每一年,都能頂十年。

這是他們對相守的執念,也是對年近黃昏的另一種釋懷。

有了馮亦代的愛,她覺得人生又圓滿了,她還在高興之余,將自己的散文和丈夫的散文合在一起,命名為《命運的分號》,并出版。

黃宗英和馮亦代的白發愛情讓很多人羨慕,可也有不少人對他們的愛表現出了質疑。

一位曾拜訪過他們的友人曾感嘆:

「他們倆,東邊墻上掛著黃宗英和趙丹(亡夫)的合影,西邊墻,掛著馮亦代和趙安娜(亡妻)的合影,完了,還經常在家里各自祭拜自己的亡夫、亡妻,這像什麼話啊!」

黃宗英和馮亦代的行為著實讓人無法理解,世俗的理解里:

既然你已經走進了新的婚姻,就應該把前面的情事放在一邊,這才是對當下婚姻的尊重。

馮亦代對此卻不以為然,他說:

「我尊重她和趙丹的過往,接受一個人,就應該接受甚至愛她的過去,如果沒有她和趙丹的相濡以沫、不離不棄,或許,她也不會打動我,我們也就不會開始。」

黃宗英曾似補充一般地說道: 「很多人都以為愛是占有,是極度自私的。這其實是誤解,真正的愛,有極大的包容。」

每次出遠門時,黃宗英總會對馮亦代說: 「二哥,上路那天早上,咱們給阿丹和安娜各上一炷香了。」

隨后,便是兩人一齊給趙丹和趙安娜上香。

兩人成家的12年間,黃宗英一直努力照顧著馮亦代,原本在那場浩劫中身體已經垮了的他,竟活到了92歲,這,不能不說是奇跡! 也因為此,馮亦代曾滿懷感激地稱贊她是「完美妻」

黃宗英與馮亦代

在黃宗英的陪伴下,馮亦代幾乎完全如他在遺囑上所說的那般「笑著迎接黑的美(歿亡)」。

在生命的最后時刻,他雖承受著病痛,卻全然沉浸在戀情的喜悅之中,笑著迎接生命的最后一刻。

然而,讓世人頗有些意外的是: 馮亦代辭世之際,竟留下了「歿后,與原配合葬」的遺囑。

在俗世的眼里,馮亦代的這份遺囑幾乎等同于「傷害黃宗英」,可她卻坦然接受了這個遺囑,并且努力為他達成了心愿。

后來,人們問她緣由時,她說:

「我理解他們的感情,就像他理解我和阿丹一樣,安娜曾不離不棄,他與她合葬,才是真正重情重義!」

人與人之間的感情有很多種,有的是化不開的愛情,有的是相濡以沫的親情,有的是心有戚戚的知己;

黃宗英與馮亦代,就像無數的半路夫妻,或許再難有年少時耳鬢廝磨、濃的化不開的兒女私情,但卻有時間沉澱下的相濡以沫、心有戚戚的恩情。

人與人之間感情有很多種,但是幸福卻都一樣,那就是——雙向奔赴、相互珍惜與付出。

活在當下,愛在當下;

懂得珍惜,才會幸福

馮亦代的喪事處理完畢后,黃宗英開始整理他給她寫的「情書」,她一個字一個字地將它們全部輸入電腦保存,作為他們的永遠的愛的紀念。

2017年,她還將他們的「情書」集,取名為了《純愛》,并出版。

在蕭紅的故事裏,我們唏噓,明明被很多人關懷、愛慕的蕭紅,卻因「缺愛」而離世。

在黃宗英的故事,卻恰恰是對于凡世裏「真愛」的最美詮釋:

——世事無常、人生難得圓滿;

真正的幸福,是學會在平凡的不那麽完美的人生裏,去用包容和珍惜,讓自己更加幸福。

過去的,已經過去,無論你是遺憾、是不捨、是苦痛還是不甘,不如敞開胸懷去擁抱;

擁抱曾經的時光,擁抱不完滿的自己。

然後,用心去品味、認真的生活,去把握那些能夠把握的,能夠獲取的今天。

我們常説,要學會愛自己、學會與自己和解。

什麽是和解?

不被外界的聲音裹挾,明白自己真正想要的一切;

用付出,體味每一份收穫;用心經營,讓平凡的生活裏開出幸福之花。

2020年12月14日凌晨,95歲高齡的黃宗英與世長辭。

她走時,臉上也掛著微笑,在她的眼里,她的一生的確坎坷,但卻也是圓滿的。

如她所說: 人的一生,最重要的是愛和學習,這兩樣,她都拿到了滿分!

陋室傾聽人冷暖,情卷情舒皆是緣。

紅塵來去散無痕,烹煮文字療人心。

我遇見你,然后遇見我自己,歲月無情,讓我和你,一起領教。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