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衡哲:用自己的人生經歷告訴了我們一個道理,命運不是天定,而是選擇

珮珊 2022/08/03 檢舉 我要評論

用最真誠的文字,傾聽心底的聲音,做内心强大的自己。我是珮珊,陪你一起閲書、閱心、閱塵世的小編。

在近代史上,陳衡哲堪稱一位空前的大才女,很早就留學美國,成為中國第一位女教授,桃李滿天下,像林徽因、冰心、蕭紅等人,都曾經是她的學生。

在美國留學時,胡適還曾追求過她,但胡適的母親給他找了個小腳女人,逼著他回去結婚,胡適只好跟陳衡哲分手了。后來,陳衡哲嫁給了任鴻雋,兩人都是北京大學教授,這在歷史上還是破天荒的第一對教授夫妻。

1890年,一個健康的女嬰在江蘇武進呱呱墜地,父母為她取名為陳衡哲。由于祖父和父親都是當地頗有名望的學者,故而陳衡哲從小就在良好的氛圍中成長,祖父、父親教會她傳統的詩詞歌賦,舅舅莊思緘則傳授她西方的科學知識,也正是這位思想頗為先進的舅舅,改變了陳衡哲的人生。

每次舅舅回家,陳衡哲總要纏著舅舅給她講外邊的事情。舅舅強調人們對于生命的看法有三種,分別是:安命、怨命與造命,他自信她是能夠「造命」的好材料。

久而久之,小衡哲內心升起了一個希望:等我長大了,我想去見識見識外邊的世界。

13歲那年,為了實現心中的夢想,陳衡哲一個人去廣州讀書。后來又到上海求學。

18歲那年冬天,她突然接到父親數封電報,每一封都是要她趕緊回家,并威脅她說,如果不回將斷絕她的一切經濟資助。不得已,她只好從上海輾轉返回成都家中。

不明真相的陳衡哲趕回家,等到的卻是讓她成婚的「噩耗」

陳衡哲先是震驚,荒謬,最后是堅決地抵制和拒絕。

「門當戶對如何?青年才俊又如何?我不想嫁,就一定不會嫁。」

陳衡哲強硬地回絕了這門親事,在她看來,包辦婚姻無異于一場「人口買賣」,她堅決不做「交易的貨品」。

為了表示自己的決心,陳衡哲甚至立下了「終身不嫁」的誓言。

這句話終于讓父親的怒氣爆發了,那種雷霆般的震怒,讓陳衡哲感到了一種絕望和無奈,在父親的怒吼聲中她暈倒了。大病一場后的陳衡哲決定再次離開家,尋找自己的出路。

1911年,陳衡哲進入蔡元培創辦的上海愛國女校學習。一年后,陳衡哲投奔了她的大姑母,姑母又對其進行了系統的教育。她的姑母也不是普通的女性,她的姑母是一位書法家,并且熟悉中國詩詞、歷史和傳統醫藥。

陳衡哲又多一種學習和認識,同時陳衡哲在姑母的鼓勵下,1914年,清華大學在上海招收留美學生,陳衡哲參加考試并獲得了出國留學的機會。出國后,陳衡哲在美國瓦莎女子大學、芝加哥大學攻讀西洋史和西洋文學。這讓陳衡哲對西方的科學、文化、民主和自由有了切身的感受和體驗,并先后獲得學士、碩士學位。

在美國,陳衡哲學習的是西方歷史和文學,不僅學識有了很大的提高,西方自由的學術氛圍也讓陳衡哲學會了獨立思考。

這個聰穎勤奮的中國女孩,很快在留學生之中嶄露頭角。其中最為傾慕她的,就是后來大名鼎鼎的胡適先生。

也正是胡適,使陳衡哲放棄了獨身主義的想法。

彼時的胡適還是個未婚的年輕留學生,對陳衡哲的才華十分嘆賞,引為知己。

兩個人書信來往十分頻繁,平均3天就通一次書信,信中雖然大多是對文學的探討,但兩個年輕人的心已經漸漸靠攏。

恰逢國內「新文化運動」磅礴進行,胡適的「白話文」提議讓身在國外的陳衡哲深以為然,還在留美學生期刊上發表了自己的第一篇白話文小說《一日》,以自己的實際行動支持了胡適。

雖然自稱不婚,但她卻唯獨鐘情于風度翩翩的胡適,兩人經常鴻雁傳書,而在幾個月之內胡適寫給陳衡哲的信件就多達四十余件。只可惜胡適早有婚約在身。胡適是母親一手帶大的,他是極為孝順的人,斷然不會悔婚,他將自己萌芽的情愫暗藏在心里。

這一切在胡適回老家和母親定下的妻子江冬秀成婚后,就戛然而止了。據悉,陳衡哲還因此大哭了一場,在調整了一陣后,對于這個「小插曲」也就淡然處之了。

然而,老天是公平的,雖然沒能嫁給胡適,但是陳衡哲的下一任也是不錯的。他就是近代著名的科學家,任鴻雋。陳衡哲早年在美國的時候,任鴻雋其實是愛慕她的,他追過陳衡哲,但又被拒絕了,于是才介紹了胡適給她。

然而命運給他們開了個玩笑,陳衡哲失戀后才想起任鴻雋,而任鴻雋確實是個暖男,任鴻雋總是抽空,專門看望陳衡哲,將傾聽和支持發揮到了極致。即便是被拒絕也沒有放棄,他曾經兩次前往美國探望陳衡哲。陳衡哲漸漸地感受到了任鴻雋的務實和細心,最重要的是,任鴻雋非常尊重她的想法,之后兩人越走越近。

1918年,任鴻雋先行回國。第二年,他赴美考察時,第一站就是到芝加哥向陳衡哲求婚。他說:「 你是不容易與一般的社會妥協的,我希望能做一個屏風,站在你和社會的中間,為中國來供奉和培養一位天才女子。」

三萬里求婚的誠意打動了陳衡哲,愛情就是這樣不可捉摸,它的力量不是誰能管束得了的,上一刻,她還是個堅定的獨身主義者,下一刻,卻想把這份愛戀告訴全世界。

1920年,陳衡哲拿到了碩士學位回國,并與任鴻雋結為連理。回到北京后,陳衡哲被時任北京大學校長的蔡元培聘請為西洋史教授。陳衡哲因此也成為了中國歷史上的第一任女教授。兩人都是北京大學教授,這在歷史上還是破天荒的第一對教授夫妻。

消息傳出后后,中華民國整個學術界都引起了轟動,陳衡哲一時風光無限,上課更是座無虛席。所以她桃李滿天下,像林徽因、冰心、蕭紅等人,都曾經是她的學生。

令人不解的是,陳衡哲最終卻因為要帶孩子而辭去北大的教職。作為新女性的標桿人物,一個支持婦女解放的人,卻走了和所有婦女一樣的路,這令輿論界一片嘩然。

后來,很多人認為陳衡哲的請辭行為無情且任性,但我認為,這是她的清醒自知之處。

她的辭職,不外乎兩個原因:

① 在當時的北大,學校教職工除了要教好學生之外,還有大大小小的行政事務,也牽涉到政治事務,以陳衡哲的個性和傲骨,不一定能做得開心,做得出色。

② 陳衡哲雖然留學美國,但她24歲之前接受的是中國傳統教育,為人妻為人母的角色讓她對家庭的責任有了更多思考。

雖然辭去了教職,但陳衡哲并沒有放棄學術追求,有時候,偶爾她也會到外面任教,與此同時她還繼續從事文學創作,出版小說集《小雨點》,還編纂有《文藝復興史》和《西洋史》等專著。

有這樣一位優秀的母親,加上她的悉心教育,陳衡哲的幾個孩子,也都在良好的家庭教育下取得了很高的成就。 長女任以都,獲美國哈佛大學博士學位,在美國任大學教授;此女任以書,畢業于美國瓦莎女子大學,后任教于上海外國語學院,小兒子任以安獲美國地理學博士學位,也留在了美國任大學教授。

1931年九一八事變后,陳衡哲曾憤然致電疾呼抵制日本人,六年后抗日戰爭全面爆發,她帶著三個兒女,從北平逃到廬山,任鴻雋當時正在山上出席蔣介石主持的廬山談話會。

1935年,任鴻雋就任四川大學校長,陳衡哲也被聘為四川大學歷史系教授,舉家從北平搬到成都。在四川大學任職歷史學教授期間,陳衡哲目睹了四川地方制度的黑暗和社會的腐敗現象。她無法忍受這一切,認為自己有責任去揭示這些丑惡的東西。

于是陳衡哲把自己到四川以來的所見所聞集成了《川行瑣記》等多篇文章,再發表在《獨立評論》上面。陳衡哲在文章中狠狠地披露了地方當局的真面目,引起了當局的不滿。

有很多人開始污蔑她的婚姻,認為她是「 暗戀胡適未果,才轉而下嫁任鴻雋 」。面對這些流言蜚語,陳衡哲忍無可忍,于是干脆辭職,一走了之,帶著兒女返回了她的北平。任鴻雋也不顧胡適等人勸阻,毅然辭去川大校長職務,堅持與陳衡哲共進退,他沒有食言,始終是一面屏風,為她遮風擋雨。

不久,日軍南侵,陳衡哲全家逃往廣州,最后抵達香港。想不到后來日本偷襲珍珠港,香港隨即淪陷,陳衡哲只好帶著兒女登上法國海輪,1942年輾轉回到重慶江北任家花園,全家人終于團聚。當一切恢復平靜時,任鴻雋的身體卻垮了。

1961年,75歲的任鴻雋因病去世。失去了同甘共苦的知音和伴侶,陳衡哲悲不自勝。

1976年,陳衡哲在上海病逝,享年86歲。

晚年的陳衡哲評價自己已故的先生任鴻雋時,她這樣說:

我在人生道路上是一個十分好強的人,但是我所接觸的人當中,確確實實再也找不到像你三爺爺(任鴻雋)這樣完美的人了,缺點我基本上說不出來。

在陳衡哲眼中,她選擇的丈夫是完美的。

愿你我,活得通透,舒展自己的生命,輕盈自己的靈魂。共同陪伴彼此的成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