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才子朱自清:身處困境,卻不同流合污,身處困境,卻傲然獨立

珮珊 2022/06/21 檢舉 我要評論

用最真誠的文字,傾聽心底的聲音,做内心强大的自己。我是珮珊,陪你一起閲書、閱心、閱塵世的小編。

多年以后,那些讀著《荷塘月色》的孩子們都長大了,但是,只要他們回顧學生時代,依然會被皎潔的月色、清幽的荷塘所吸引,在此流連忘返。

下面,就讓我們一起走近朱自清先生的「斗士」人生。

不滿封建家長制,朱自清與父親鬧到幾近決裂

戊戌變法那一年,朱自清出生。

他的父親朱鴻鈞是清政府的官員,跟著父親,朱自清來到揚州,他的父親也在此擢升榷運局長,也就是現在的「煙草專賣局局長」。

做官的父親在當地小有名氣,朱自清也跟著成為眾人矚目的焦點。他是朱局長的長子,也是最聰慧的孩子,再加上從小就跟著舉人后面學認字,自然是不同凡響。

18歲的時候,朱自清考上了國內的頂尖學府,北京大學預科班。

從此之后,他就像斷了線的風箏,和揚州的家愈來愈遠。新式的教育、西方的思想都給他的頭腦徹底地來了一次洗禮,朱自清這才發現,自己原來竟然如此無知。

為了表達決心,他立志要從名字開始改起。「自清」就是他從《楚辭·卜居》中挑出來的,「寧廉潔正直以自清乎」,只有廉潔正直才能保持自我清白。

后來,他果真按照這句箴言踐行了一生,直到ㄙˇ亡,都不肯背棄誓言,誓守清白。

年輕的朱自清懷著一腔熱血從北大畢業了,在北京,他見過了大多鋒芒畢露的思想、卓爾不群的理念,與他們同行,朱自清感到自己仿佛也煥然一新了。

當他帶著這樣的新鮮認知回到家鄉揚州時,卻發現現實依然困難重重。

先是,父母媒妁之言,不分青紅皂白就塞給他一名新婚妻子。這個女人,他之前從未見過面,而且舊時的女子往往不識字,根本不懂「民主」「科學」那一套。

不過,朱自清是個整飭、溫和的人。他并沒有像魯迅、胡適那樣面對命運激烈地反抗,而是默許了父母的決定,并與這個叫武仲謙的女人共同生活。

令朱自清感到寬慰的是,妻子雖然不識文斷字,卻沒有鄉下女人的小家子氣,而且照顧家里十分妥帖,自己雖然在外求學、工作,但卻無需過度憂心。

這樣一份「先婚后愛」的感情,給了朱自清極大的信心。他覺得,說不定自己可以改變家長制作風的父親。

這一段時間,他正在揚州八中教書,父親和八中校長私交很好。

結果,仗著家長身份的朱鴻鈞就通過校長提前支取了朱自清的工資,并理直氣壯地痛罵了來找自己理論的朱自清,「老子取小子的錢,天經地義!」

這句話徹底傷了朱自清的心,他并非不愿意將錢給父母,但這樣不留任何情面的「明取」實在是讓人心寒,既然爭不過,那就索性躲得遠遠的吧。

于是,他帶著妻兒離開了揚州,去到外地另謀職位。面對兒子的這一行徑,朱鴻鈞卻不理解,他認為這是兒子對老子的挑釁,在外人看來,算怎麼一回事?

結果,兩人都不肯做出讓步,就這樣從親父子幾乎變成了「仇人」,要不是朱自清后來的一篇《背影》,主動向父親冰釋前嫌,否則,這份恩怨將無法得到消解。

亡妻走后3年,朱自清給自己的5個孩子找了個「媽媽」

離開揚州后,朱自清就和妻子單獨建了個小家,平日里,他去上課、教書,妻子就在家里照顧孩子、生火做飯,日子雖然平淡,但充滿了人情味。

特別是家里連續添了好幾個孩子后,更是熱鬧地不得了。

朱邁先、朱采芷、朱逖先、朱閏生、朱效武、朱六兒,原本的兩口之家,很快就變成一個「足球班」,兒子和女兒齊聚一堂,大的和小的相差最多不過十來歲。

有了這麼多孩子,朱自清和妻子的感情甚篤,他常常滿懷歉疚地對妻子說,辛苦了。成婚十二年來,只有新婚第一年,是沒有孩子拖累的,此后,就再沒享受過清福。

生六兒的時候,武仲謙已經生了重病,瘦得形銷骨立。后來,孩子出生了,她也被診斷出,肺部爛了一個大窟窿,此時,距離她離世已不足一年時間。

朱自清忙于工作,沒法照顧這麼多孩子,武仲謙只能強拖著病體悉心照料,在帶著孩子回揚州的時候,她似乎預感到了自己的結局,臨別時十分舍不得丈夫。

「今日一別,還不知能不能再相見?」這個問題,武仲謙不知道,朱自清也給不了答案。結果,一語成讖,這次離別果真成了他們夫妻倆之間的訣別。

妻子撒手人寰后,朱自清強忍住悲痛,當了一段時間「奶爸」,不過,終究是顧不過來,隨著時間一天天流逝,孩子們也長到了需要母親教導的年紀。

于是,經人介紹,朱自清與畢業于北平藝術學院的陳竹隱相識。接受過新式教育的陳竹隱不僅才貌雙全,而且還是齊白石的弟子,藝術造詣非常高。

對于朱自清,陳竹隱最開始是心存顧慮的,畢竟,她還是一個青春少女,卻要去做五個孩子的媽媽(當時最小的陳六兒已經夭折),放到任何人身上,可能都得想一想。

不過,朱自清卻對陳竹隱十分欣賞,然后就是愛慕。

為了能夠獲得佳人的芳心,朱自清用大師的文筆寫下來一封又一封熱情洋溢的信,一直到兩人正式確定下來關系,陳竹隱總共收到了71封沉甸甸的情書。

在這些情書中,朱自清像一個情竇初開的青年,表露出自己的癡情:

「一見你的眼睛,我便清醒過來,我更喜歡看你那暈紅的雙腮,黃昏時的霞彩似的,謝謝你給我力量。」

「我生平沒有嘗到這種滋味,很害怕真會整個兒變成你的俘虜呢!」

陷入熱戀中的兩人最終走入了婚姻,陳竹隱也擔起了母親的職責,不遺余力地照顧著武仲謙留下來的孩子們,讓朱自清能夠專心投入到工作中。

正是有了這樣一位賢內助,朱自清的文學創作也進入井噴階段,相繼出版了《歐游雜記》和《倫敦雜記》,文字相較前期,變得更為自然、洗練。

寧可餓ㄙˇ,也不吃美國救濟糧,朱自清還不讓家里人吃

在重新組建家庭后,朱自清親身經歷了中國近代史上最為動蕩的一個時期。

抗日民族解放戰爭的炮火,震碎了人民對國民黨反動派的期待,此時,一個救亡圖存的國家亟待仁人志士們扛起民族的脊梁,朱自清就是他們當中的一個。

他用自己的筆寫下一篇篇對抗反動政府的檄文,并竭力將民主、獨立、解放的思想傳播給民眾,而他的所作所為也被國民反動政府視為眼中釘。

在這樣異常艱難的情況下,朱自清從沒有放棄過自己作為「斗士」的信念,他一面跟隨學校南遷,成為西南聯大的中國文學系主人,另一面又積極組織學生愛國民主運動。

在成都召開的追悼李公樸、聞一多大會上,他不僅現身出席,還慷慨陳詞,報告了聞一多的生平事跡,引得在場的人們無不潸然淚下。

也許,作為一名父親,他并不是最稱職的,但對于他所熱愛的國家和民族,朱自清真正做到了「寧廉潔正直以自清乎」。

在國內革命戰爭進入到最緊迫的時候,朱自清以堅不可摧的信念投身到反饑餓、反內戰的實際斗爭中,盡管他深知這樣的努力不亞于杯水車薪,可依然堅決拒絕了配售面粉。

他的家里,還有八個孩子嗷嗷待哺,不過,家人們沒有一個對此有怨言。

妻子陳竹隱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他的病。殊不知,多年的抗爭早已熬干了他的身體,剛剛五十歲卻和風燭殘年的年紀一般,生命即將走向油盡燈枯。

醫院的醫生都勸他要好好靜養,不要操勞,也不要熬夜寫稿。可朱自清總是答應得好,然后回到家里就忘了,他廢寢忘食地寫著,每一字每一句都猶如杜鵑泣血,感人至深。

一直到1948年8月,朱自清才停下了自己的筆。

在胃穿孔帶來的無比痛苦中,他陷入了深深的昏迷,此時,再先進的醫學此時也藥石罔效了,懷著對祖國和人民深切的憂慮,朱自清離開了他所熱愛的人世。

而他留給家人們的最后一句話,不是依依不舍的留戀,而是諄諄囑托:

我不吃美援面粉,你們也不能吃,寧可餓ㄙˇ,也不能叫外國人小看了。

一名文人寧愿自己餓ㄙˇ,也不肯食嗟來之食,用自己的以身作則展現出錚錚骨氣,這樣的寧為玉碎不為瓦全實在讓人震撼!

當我們回過頭去看朱自清就會發現——那《荷塘月色》中的荷花、荷葉不正是「自清」的寫照嗎?

身處困境,卻不同流合污;身處困境,卻傲然獨立。

這就是朱自清。

愿你我,活得通透,舒展自己的生命,輕盈自己的靈魂。共同陪伴彼此的成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