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軟要有度,善良應有尺】《被嫌棄的松子的一生》:就算全世界都與你爲敵,也要學會愛自己

佩珊 2022/05/07 檢舉 我要評論

用最真誠的文字,傾聽心底的聲音,做内心强大的自己。我是佩珊,陪你一起閲書、閱心、閱塵世的小編。

日本作家山田宗樹的長篇小說《被嫌棄的松子的一生》里的女主角松子, 是一個善良無比,卻讓人無比心疼和惋惜的角色。

松子出生在條件不錯的家庭,受過高等教育,還當過語文老師,身材樣貌也是一流。

但就是這樣一個原本人人喜愛的女孩,最后卻落得個凄慘被害的下場。

她離世的時候不修邊幅,跟以前的形象大相徑庭,不禁讓人唏噓。

一:心軟要有度

修學旅行時,松子被田所校長和旅行社的工作人員合謀欺騙。

工作人員謊稱,因為工作疏忽,所以沒有訂到兩間房,僅剩下一間房,他提議松子和校長兩個人住在一起,將就一個晚上。

據工作人員所說, 房間是兩居室,門一拉就是完全隔離的,兩個空間不會對她有任何影響。

本來松子是堅決要到外面去住一個晚上的,但是她經不住田所校長和工作人員在她面前一起上演的苦肉計,一時心軟之下,松子答應了。

誰知,就是這一心軟正中圖謀不軌的兩人下懷。

他們一開始就抱著不純的目的,當然這個目的,必須松子答應跟田所校長一起住才可以實現。

晚上,對田所校長沒有任何防備的松子安心入睡后,卻不幸迎來了魔爪,他假裝喝醉不小心侵犯了她。

松子很憤怒, 她卻不敢去舉報田所校長寡廉鮮恥的行為。

如果她遭到侵害的事情被到處宣揚,到時候吃虧了還是她自己。

在鄉下這種小地方, 學校離家只有幾步路,只要她一開口,丑聞就會傳到人盡皆知,到時候,她會因為這件事在這個地方沒有任何立足之地。

兩相權衡之下,松子才選擇了忍氣吞聲,但也正因為她的忍氣吞聲,讓田所校長覺得她好欺負,進一步得寸進尺。

受了這麼大的委屈,她都不會往外說,證明松子是沒有任何可以依靠的人,來幫她主持公道的,她只能把受的委屈往肚里咽

所以當修學旅行的失竊事件,傳到他耳中時,他明白這是一個不可多得的除掉松子的機會。

如他所料,當他聯合其他人一起誣陷松子時,松子絲毫找不出證明自己的證據,只能灰溜溜地被開除離開。

如果在一開始松子在被侵犯的時候,她敢大膽站出來舉報田所校長,那麼田所校長,也不敢作出誣陷她的行為。

在某些時候我們可以心軟一點, 但是面對觸犯到底線的情況時,必須要強硬地站出來,去指控對方的惡行

你的心軟沒有底線,別人就會更加欺負到你頭上。

每個人骨子里都是恃強凌弱的, 你越是敢為自己抗爭,他就越不敢來惹你。

心軟應有度,只有這樣,才能把那些想傷害你的人遠遠隔離。

二:善良應有尺

在修學旅行時發生的失竊事件,是松子一生的污點,也是她人生中的重大轉折點。

失竊事件中,眾多老師第一個懷疑的就是她班上的學生龍洋一。

但是奈何龍洋一(ㄙˇ)不承認,松子想到一個最佳方案:

她偷偷把這個錢以學生的名義補上,這樣才能免除大家對龍洋一的攻擊,她也可以私下讓旅館放棄追究。

但是事與愿違, 當她把從同行藤堂草老師那里「借用」的錢,以學生的名義還給旅館時,旅館負責人卻依然不依不撓的,堅持要偷錢的學生到他面前當面道歉。

這無論如何是不可行的,因為這筆錢是松子瞞著龍洋一的情況下,以龍洋一的名義還給旅館的。

如果把龍洋一叫來當面道歉,那松子偷偷以他的名義去還錢,這個事情就會被他知道。

這證明了自己作為老師是不相信學生的,對于本就內向的龍洋一來說會是一個很大的傷害。

于是一時情急之下,松子只好向旅館負責人承認,偷錢的人是自己。

她不知道這樣子做對不對,但是這起碼可以免了龍洋一,被叫來當面道歉的情況。

可松子還是想得太簡單,她以為她背下了這個鍋,只有旅館和她知道這其中的內情,不會有其他人知道。

但紙包不住火,當修學旅行結束后,旅館方面打電話到學校咨詢,那個偷錢的老師怎麼處理時,還是露了馬腳。

這也讓本來就有心除掉松子的田所校長找到了理由, 他讓學務主任做偽證,再加上松子在同行老師藤堂草錢包拿了錢的事實,于是,松子輕而易舉的被開除了。

松子的本意是好的,她去拿同行老師的錢,是為了填補上旅館失竊的金額。

她偷偷私自去還錢,是想盡可能地降低自己學生龍洋一被傷害的程度。

她情急之下承認是自己偷的錢,也是擔心學生被叫來道歉會被傷害得更深。

但田所校長的陰險,學務主任的偽證, 還有龍洋一同學的惡人先告狀,這些人的惡是善良的松子,從沒有想到的。

究其根本,松子被開除的原因都是因為她太過于善良。

她不希望別人受傷害,自己把事攬了下來,卻沒考慮到這件事對自己的影響如此之大。

善良,雖然是人立身的根本,但是太過于善良,沒有尺度的善良卻會害了自己。

正如松子的教訓,本來一片光明的前途,卻偏偏被自己沒有尺度的善良作沒了。

善良應有尺,我們必須善良,但是不能沒有原則,去做一個盲目善良的人。

如果你把握不住這個尺度,終將陷入泥澤難以逃脫。

三:就算全世界都與你爲敵,也要學會愛自己

松子的一生,跟很多男人有過糾纏,但是這些人未必是她的真愛。

松子離家出走后,遇到一個稍微對她好點的男人,她就覺得對方愛慘了她,于是毫無理由地相信對方,并奮不顧身全身心為對方付出。

她對徹也是這樣;

對徹也的朋友岡野是這樣;

對小野寺是這樣;對島津更是這樣……

即使對方以愛之名要求她去做不道德的事情,即使對方對她家(ㄆㄨˋ)她也甘之如飴。

她自我感動得以為這是愛他們的一種方式,因為愛,所以可以忽視那些傷害。

但實際上,松子付出的并不是真愛,她只是濫愛。

只要誰對她表示一點好感,她立即就飛蛾撲火地投入進去,因為她需要對方回饋的愛,來讓自己得到認同感。

她的愛情,沒有一個固定的主角,可以是甲,可以是乙,可以是丙,也可以是丁……

只要對方能給予自己想要的,她便能用轉個身的功夫愛上對方。

這種濫愛,也讓她難以得到真正的愛情,于是她一直在追追尋尋,在背叛和拋棄中等待……

也許,連松子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要的愛究竟是什麼,才導致真愛她的赤木把愛送到她面前,她卻不敢接受。

真愛應該是有純潔和唯一性,如果這種愛放在誰身上都適用,那麼便證明這并不是真愛,只是濫愛。

濫愛的人注定得不到幸福,因為她已經失去了感受幸福的能力,這也是人生的另一個悲劇。

松子的悲劇人生讓人唏噓,試想一下,如果她一開始沒有那麼心軟;

如果她一開始沒有盲目善良;

如果她能潔身自愛,不把自己的幸福寄托在每個男人身上,那麼是不是不會有后來的悲劇?

只可惜,人生沒有如果。

愿你我,活得通透,舒展自己的生命,輕盈自己的靈魂。共同陪伴彼此的成長!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