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怡:人生沒有技巧,就是篤定地熬

珮珊 2022/06/14 檢舉 我要評論

用最真誠的文字,傾聽心底的聲音,做内心强大的自己。我是珮珊,陪你一起閲書、閱心、閱塵世的小編。

有人說,如果命運是世界上最爛的編劇,你就要爭取做自己人生最好的演員。

秦怡的一生就很好地詮釋了這句話。

前兩天,百歲人民藝術家秦怡在上海與世長辭,消息傳來,無數人以各種方式悼念她。

好友魏明倫寫下一副挽聯:絕代佳人,泰斗明星,白髮紅顏登人瑞;純情美女,賢妻良母,青松翠柏化女神。

看秦怡九十多歲的照片,白發紅唇,妝容精致,大方得體,會讓人以為命運對她格外優待,才會這樣從容優雅地老去。

殊不知,秦怡的一生飽受命運的刁難和折ㄇㄛˊ。銀幕上,她是無數人心中的電影女神,生活中,她經受丈夫的家ㄆㄨˋ、患病兒子的毆ㄉㄚˇ和病魔的摧殘,苦不堪言。

換做其他人,早就對生活充滿了怨懟,但經歷了那麼多別人聽了都要流淚的故事,秦怡依然可以笑著說,我很幸福。

秦怡的一生,是追求的一生

1922年,秦怡出生在上海一個沒落的封建大家庭。學生時代的她就熱愛表演,是學校里的風云人物。

日軍占領上海后,秦怡積極投身到抗日救國運動中,組織示威游行,排演抗戰話劇,受到學校和家庭的阻力后,秦怡毅然退學,離開上海,后來輾轉進入中國電影制片廠,走上了演藝之路。

秦怡一生先后參演40余部電影和電視劇,塑造了「林紅」、「芳林嫂」等許多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

時至今日,當人們唱起「西邊的太陽就要落山了,鬼子的末日就來到,彈起我心愛的土琵琶,唱起動人的歌謠……」,腦海里自然而然就想起秦怡扮演的芳林嫂。

秦怡熱愛表演,在電影藝術的道路上,她一生都在孜孜不倦地追求。

年輕的時候,演各種角色,一年有280天都在拍戲,只要日本人不轟炸,就演。

生命的最后10年,秦怡依然做了很多事。

85歲時,她出演了《我堅強的小船》里奶奶的角色。同她一起參演的人都說,秦怡奶奶是在用生命為孩子們演戲。

93歲,她到海拔3800米高原拍攝電影《青海湖畔》,她是出品人、編劇和主演,并謝絕用替身。

陳凱歌拍《妖貓傳》時,秦怡已經96歲了,為了還原了唐詩里「白頭宮女在,閑坐說玄宗」的場景,為了詮釋好老嬤嬤對貴妃忠心耿耿,屢次挺身維護的場面,秦怡照著劇本一次次倒地,再由年輕演員們一齊將她攙扶起來。

「活著,就要拍戲。活著,就不退縮。」在秦怡心目中,干文藝不是為謀生,而是為理想。

她認真對待每一個角色,每一次表演。一個個鮮活的銀幕形象背后,都是秦怡對藝術如饑似渴的追求和對自我近乎苛刻要求。

有理想信念的支撐,九十多歲的秦怡活出了一個女人最好的狀態,

臉上無風霜,眼里有故事。

人的一生,就是要有所追求,才能活得有勁,活得漂亮。

千安萬難,都是挺過來的

秦怡美麗善良,本該得遇良人,備受呵護,但令人痛心的是,秦怡的兩段婚姻都極其不幸。

1938年,16歲的秦怡遇到了26歲的陳天國,陳天國對秦怡一見鐘情,對她展開了熱烈的追求,秦怡沒什麼回應。

后來,陳天國把秦怡騙到山頂,向她求婚,并指著一旁的懸崖說,如果秦怡不答應,他就從這里跳下去。

年輕的秦怡以為陳天國愛得濃烈,稀里糊涂地就答應了他的求婚。

婚后,陳天國原形畢露,天天酗ㄐ丨ㄡˇ,醉ㄐ丨ㄡˇ后對秦怡拳ㄉㄚˇ腳踢。在那個年代,秦怡只能默默地承受著一切。

女兒出生后,因為經濟拮據,陳天國ㄉㄚˇ算把女兒送人,秦怡忍無可忍,果斷地選擇了和陳天國失婚。

五年的婚姻,帶給秦怡的是無盡的傷害,使她在最該享受人生美好的年紀,過早地嘗到了人世的心酸。

然而,命運的利爪并沒有因此放過秦怡,更深重的苦難還在后面。

1947年,秦怡遇到了有著「電影皇帝」之稱的金焰,倆人迅速墜入愛河。

結婚后,隨著兒子金捷的出生,秦怡度過了一生中最幸福美滿的一段時光。

后來,秦怡的事業蒸蒸日上,金焰的演藝生涯卻每況愈下,事業不如意的金焰越軌了,丈夫的背叛讓秦怡陷入巨大的痛苦之中。

ㄉㄚˇ算失婚時,金焰胃出血,手術失誤,胃神經被切斷,癱瘓了。

此時,倆人早已分居,秦怡完全可以撒手不管,但她沒有,她選擇照顧臥病在床的丈夫。

這一照顧,就是二十年。

福無雙至,禍不單行。就在丈夫臥床不起的時候,16歲的兒子金捷因為受到驚嚇,患上了精神分裂。

兒子病情發作時,秦怡成了最大的受害者,看見秦怡進屋就狠命ㄉㄚˇ。

兒子人高馬大,瘦弱的秦怡只能用雙臂抱著頭和臉,彎著腰,直呼求饒,不要ㄉㄚˇ媽媽的臉,媽媽明天還要拍戲,你ㄉㄚˇ媽媽的背。

對秦怡來說,生活的苦還不止這些,丈夫兒子相繼生病,母親在這期間去世,和前夫生的女兒跟她反目成仇,在生活巨大的壓力下,秦怡自己被查出腸ㄞˊ。

生活簡直就是一個「煉獄」般的存在,但秦怡始終以柔弱的雙肩,默默地承擔起了命運給她的一切。

有人問秦怡怎樣度過那段艱難的時光,秦怡說,千難萬難,都是挺過來的。

是啊,人生沒有技巧,就是篤定地熬。

每一個暗黑時刻, 挺著挺著,就豁然開朗了;熬著熬著,希望就來了。

人這一生,沒有誰是一帆風順的,但無論ㄆㄨˋ風雨將我們帶向何方,我們都要努力以主人的身份上岸。

生活以痛吻我,我卻報之以歌

秦怡百歲的人生,有一半都是在苦難中度過的。

除了拍戲,她日常的工作就是照顧患病的丈夫和兒子,洗臉、喂飯、喂藥、洗澡和換洗衣服,她都是親力親為,從不假手于人。

秦怡相信愛的力量,她給自己定下一個原則:不論兒子做什麼,她都給予最大的包容和愛。

在母愛的感化下,兒子病情發作的次數越來越少,漸漸不ㄉㄚˇ人了。

后來,秦怡無意中發現兒子愛畫畫,就買來顏料和畫筆,鼓勵兒子作畫,金捷在繪畫上有了不小的造詣。

施瓦辛格以2.5萬美元通過拍賣買走了金捷的《衡山公園》寫生畫,他說,秦怡是我崇拜的中國影星,同時她又是一位偉大的母親,為了患病的兒子,她做得太多太多!

金捷生前的最后一幅畫作是《我愛我的媽媽》,這是他給媽媽的最后一份禮物。在他心目中,媽媽永遠像畫中一樣年輕漂亮。

2007年,金捷去世,已經85歲的秦怡,已經照顧了兒子整整四十三年。

兒子走了,秦怡沒有了寄托,她曾說,我想過跟他一起走了得了。

后來,她在電視上看到一個22歲骨ㄞˊ患者將自己的眼角膜捐給有需要的人,還將好心人給自己捐贈的救命錢,留給了孤兒院的其他孩子。

秦怡深受感動,她說,「兒子生病后有我照顧他、保護他,可世界上還有那麼多像金捷一樣的苦孩子,他們那麼需要幫助,我為什麼不去幫幫他們呢?」

有了這個想法后,秦怡開始把大部分精力都放到做慈善上。

2004年,秦怡獲得了上海市慈善基金會「慈善之星」的稱號。

生活以痛吻我,我卻報之以歌。

遭受了那麼多磨難,秦怡還要為這個世界發光發熱。她用「給出去」,而非「索取」的方式,和這個世界再次聯結,這種聯結,也慢慢治愈了她。

生活傷害了我,但我依然愛它,命運對我不公,但我堅強樂觀,這才是最好的生活態度。

秦怡的一生,是奮勇追求的一生,是勇敢堅強的一生,她留給時代、留給中國電影,最剛毅最勇敢最美麗的形象,其實是她自己。

一輩子坎坷磨難,也一輩子柔韌頑強,從來沒有畏懼退縮,怨天尤人,一直都是那麼溫柔從容,落落大方。

她的美,不僅在于她讓人過目不忘的美麗外表,更在于她堅忍不屈的內心。

斯人已逝,精神長存,秦怡的故事和品格將繼續影響著一代又一代后人。

愿你我,活得通透,舒展自己的生命,輕盈自己的靈魂。共同陪伴彼此的成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