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美女王右家:一代「浪姐」,一世風華,不走尋常路,霸屏民國輿論熱榜

珮珊 2022/08/20 檢舉 我要評論

用最真誠的文字,傾聽心底的聲音,做内心强大的自己。我是珮珊,陪你一起閲書、閱心、閱塵世的小編。

聲色犬馬、紙醉金迷的民國,從來不乏美女,如林徽因、陸小曼、唐瑛等,個個容顏出眾,才情俱佳。

不過,其中卻少了一位被譽為「民國神顏」的美女王右家的芳名。

連情敵都贊嘆,「王右家的美不在面孔和體型,而在舉手投足間,像音樂旋律一樣有美感,這是全天下美女都無法比的。」

正因這過人的美麗,話劇大師曹禺以她為原型,創造出了話劇《日出》《橋》等作品。

「人人都愛王小姐」,這是曹禺對王右家的評價。

正是這眾星捧月的熱鬧,給了王右家任性的資本。

01

不走尋常路,霸屏民國輿論熱榜

王右家的父親在北洋政府做事,這樣的家庭自然不會讓王右家吃什麼苦。

再加上王右家從小是個美人胚子,六七歲時就懂得「持靚行兇」,用一副楚楚可憐的表情避免責罵或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從小在北京長大的她,順利考入北京女子師范大學。

沒過多久,王右家又選擇去美國留學,畢竟家里有礦,別人能出國留學,王家也不是沒這條件。

可是,三年之后王右家還沒畢業就回了國,宣稱留學好沒意思。

民國時期的上海是聲色犬馬、紙醉金迷的代名詞,回國后的王右家選擇留在上海。

王右家在這里如魚得水,畢竟,誰能招架住美女的攻勢。

那時候有人夸贊她,「增一分則長,減一分則短,施粉則太白,施朱則太赤。」

也有人說她,「靜時如圣女瑪利亞,動時如春天的一朵花」

如此美女,也絕不僅僅是個花瓶。

她從蘇雪林手中接過《益世報·婦女周刊》的主筆工作,兩年時間就發表100多篇文章,宣傳婦女解放,推崇女性能頂半邊天,不能失去自我。

也正是這份逼人的美和才華,吸引了民盟的創始人羅隆基。

當時羅隆基正在與妻子分居,妻子回了新加坡老家。

處在空窗期的兩個人,一個才華橫溢,一個貌美如花,自然的吸引到了一起。

羅隆基比王右家大12歲,曾是清華的學霸,又擅長演講,忽悠少不更事的小妹妹簡直易如反掌。

知道王右家有個從小定下的未婚夫,羅隆基說:

「你接受過最新穎的教育,也看到過國外自由戀愛的模式,你不應該像傳統女性一般接受包辦婚姻,應該沖破封建思想的束縛…」

于是,王右家火速退了婚。

單身的王右家,再次接收到羅隆基的信號:

「你這麼青春美麗,如能給這古老封建的社會來顆炸彈,使得萬萬千千的人為你的勇敢喝彩、贊美,一定會給這ㄙˇ氣沉沉的社會,平添生氣。」

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于忽悠你不著痕跡也。

王右家以光速與羅隆基住在一起,過起了宛如夫妻的生活。

好的愛情應該讓人獲得成長,而不是一味放縱沉淪。

這不,王右家父親知道后,氣得登報聲明斷絕父女關系,直到老人家離世,也沒有原諒這個手心里捧大的女兒。

鳥愛惜羽毛,人愛惜名聲。

與有婦之夫同居的王右家,卻絲毫沒有悔意,甚至因為自己離經叛道的經歷登上民國輿論熱榜而沾沾自喜。

龐勒在《烏合之眾》里說:凡是能向他們提供幻覺的,都可以很容易地成為他們的主人;凡是讓他們幻滅的,都會成為他們的犧牲品。

飛蛾撲火的感情,就要做好毀滅的準備。

而王右家,絲毫沒有察覺自己走在飛蛾撲火的路上。

02

兒戲婚姻,你追我逃

因為時局的動蕩,王右家隨著羅隆基輾轉各地,儼然一對夫妻。

兩個人的關系終于在羅隆基的妻子同意失婚后,得到了法律的認可。

而這時,王右家已經同羅隆基婚內同居了7年。

羅隆基人脈廣闊,在各方勢力間周旋,游刃有余。

在武漢時,他們的住所就是上流社會的交際中心。

王右家也憑著自己的冰雪聰明和交際能力,成了文化沙龍的女主人。

抗日戰爭初期,周恩來鄧穎超夫婦也時常來沙龍小坐。

然而,才華終究掩蓋不住人品的缺陷,已經是合法夫妻的兩人依然不被世人接受。

有一次,王右家陪著羅隆基出席活動,有記者故意問,「王小姐,你的信仰是什麼?」

王右家驕傲地說,「是愛,愛情是我一生的信仰。」

那時候的王右家還不明白,愛情的確可以用來裝飾生命,但絕不是生命的根基。

把愛情當信仰,終究會受到反噬。

因為美麗和自身的魅力,王右家對待這經歷坎坷的婚姻,并沒有視若珍寶。

相反,明知羅隆基花心,王右家卻說,「他不過喜歡逢場作戲,只要他如常地愛我,戲罷仍能回到我的身邊來,我也就不想認真。」

她覺得婚姻中,男人就像風箏,女人則是那根線,無論風箏飛得多遠,線一直握在自己手里。

然而,婚姻的好壞,靠的是彼此用心經營,而不是靠一腔自信。

王右家的任性自信,把自己釘在了難堪的境地里。

一天,美女楊云慧哭哭啼啼來家里,想要拿回自己曾經寫給羅隆基的信。

面對破壞自己婚姻的第三者,王右家大度而和善,既然她想拿,那就給她好了。

可在翻找楊云慧與羅隆基的信件時,卻發現竟然多達百封,王右家的心沉到了谷底。

尤其在一封信中,羅隆基甚至說要與王右家失婚娶楊云慧,那時,兩個人結婚才一年。

這種徹底的背ㄆㄢˋ,傷害了王右家的自信和驕傲。

王右家覺得,緣分合則聚,不合則散,既然羅隆基想與楊云慧在一起,那就成全他們。

于是,王右家不哭不鬧離開了家,也離開了這段歷經12年的感情。

或許是只有失去,才懂得珍惜。

此時的羅隆基幡然醒悟,覺得自己還愛著王右家,快馬加鞭開始了半個中國的追妻行動。

但驕傲的王右家已經決心不再回頭,去了英國。

羅隆基的追妻之路也就戛然而止了。

3年后,兩人正式辦理了失婚手續。

從此一別兩寬,各自安好。

廖一梅在《悲觀主義的花朵》中說:如果你不相信克制是通向幸福境界的門鑰匙,放縱肯定更不是。

沖動任性的王右家棄婚姻如敝履,只因這婚姻傷了她的自尊。

其實,哪段婚姻沒有雞毛蒜皮,無非是收起一地雞毛,再總覽全局。

這時的王右家還不知道,這段充滿詬病和指責的婚姻已是自己一生中最好的時光。

03

為了證明的證明,慘淡收場

剛從婚姻泥淖里爬出來的王右家,很快又找到了新的歸屬。

再嫁的是已故大明星阮玲玉的老公唐季珊。

不是說不能嫁人,但總要找個靠得住的男人。

這唐季珊,最出名的就是與張織云、阮玲玉的情史了。

在張織云如日中天時,唐季珊苦用手腕,追到手后新鮮勁一過,就棄如敝履。

對于阮玲玉也是同樣的套路,在最后阮玲玉吞藥自盡時,唐季珊為了自己的名聲,偽造了阮玲玉的遺屬,眼睜睜放棄施救的機會。

這個情場老手,對被情所傷的王右家體貼入微,癡情又執著,最終抱得美人歸。

王右家也深知,唐季珊并非良人,但還是毅然決然的選擇嫁人。

對于這次的婚姻,王右家對自己的好友說,「我不能在羅隆基同一圈子內找丈夫,如果不如他,會被他暗笑,比他高明的又都已有家室。唐季珊是另一個圈子內的人,無可比較,在這一點上,我可以心安理得地去嫁。」

魯迅說:「面子是中國人的精神綱領。」

只為了找一個比羅隆基強的人,就再次把自己推入了不幸婚姻。

這種自帶毀滅性的婚姻,代價必定是慘重的。

很多女人,總是在泥淖中挖掘男人,不可避免的給自己挖了一座又一座婚姻的墳墓。

唐季珊是茶葉大王,嫁過來的王右家已經是他第五任妻子。

此時,王右家已經40歲,唐季珊50歲。

真的是老大嫁作商人婦。

這段婚姻,在王右家看來,是贏了羅隆基。

然而,社會上卻譏笑王右家,稱她為「王又嫁」。

女人的可悲就在于,明知道對方是個江湖浪子,卻抱著自己能讓浪子回頭的幻想飛蛾撲火。

婚后的王右家隨著唐季珊到台灣,王右家聰明善交際,把唐家的茶葉生意打理的井井有條。

唐季珊徹底做了甩手掌柜,流連花叢,夜不歸家。

性格剛烈的王右家再次離家,到兩人失婚時,距離結婚才一年的功夫。

隨后,王右家前往香港發展,想打拼一番事業。

不知是時運不濟還是歲月不饒人。

與羅隆基在一起時的長袖善舞,與唐季珊在一起時社交場上如魚得水的往來,此時都失了效。

王右家用失婚后的賠償去創業,總是屢屢失敗,血本無歸,無奈,只好回了台灣。

1967年,王右家因為頭疼住院,昏迷不醒,沒幾天就離世了,年僅59歲。

去世時的王右家已經一貧如洗,身邊沒有一個親人。

曾經的情敵前來相送,在殯儀館討價還價,最后殯儀館的人出于憐憫免了所有費用。

都說歲月從不敗美人,奈何美人辜負了歲月。

王右家一輩子都在活給別人看。其實,日子是自己的,活好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04

當我們翻看王右家的照片時,并不覺得她有多美。

見過她本人的人說,王右家不上相,照片的美不及她本人的十分之一。

也幸虧了這份不上相,美人任性的一生隨著熟人的離去也跟著銷聲匿跡了。

在另一個世界,終于清靜安好,怡然自得了。

如果說王右家的一生是一盤棋,她就像個任性的孩子,不懂得環環相扣,更不懂得布局,最后耍性子推翻了棋盤。

人生如棋,雖然不必每一步深思熟慮,也切不可任性妄為。

否則,縱使僥幸贏了一兩步,也很難有圓滿的結局。

切記!

愿你我,活得通透,舒展自己的生命,輕盈自己的靈魂。共同陪伴彼此的成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