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徽因的感情有多亂?錢鍾書用一句話,把她的「花心」寫到極致

珮珊 2022/10/18 檢舉 我要評論

提及民國才女,林徽因必是少不了的傳奇佳話。

在上世紀的風云變遷中,出身書香世家的她,以舉手投足的優雅和睿智,詮釋了何為「腹有詩書氣自華」。

作為民國杰出的才女,林徽因不僅在建筑學方面建樹頗深,她的優雅和才情,更讓無數才子學者傾倒。

其中:胡適與她師生相稱,沈從文視她為優雅女神,丈夫梁思成許她寬厚包容,徐志摩為她拋棄發妻,而癡情的哲學家金岳霖更是不離不棄,一生「逐林而居」。

民國佳人無數,但很少能有人如林徽因般,活得如此優雅通透、睿智傳奇;當然也得承認,這番眾星捧月的矚目,也讓林徽因成為話題最多、爭議最多、緋聞最多的女子。

與梁思成結婚后,這對年輕的眷侶,幸福定居在北京總布胡同3號。

1930年前后,這個新家的客廳,正式成為國內文化名流的聚會場所;凡在北平城的文化學者,無人不知「太太的客廳」。

因為錢鍾書也在清華大學任教,兩人自然成為鄰居。

但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本來有很多共同話題、共同興趣愛好的兩個人,相處起來卻萬分不融洽;就連錢鍾書的夫人楊絳,都無法阻止兩個人的糾紛。

【林徽因與錢鍾書:因貓打架,一句話把她的花心寫到極致】

作為民國著名作家,錢鍾書筆下的《圍城》,可謂字字誅心;字里行間充滿的諷刺意味,將人生百態展現地淋漓盡致。

認識林徽因時,錢鍾書與楊絳已在北平定居;如同林徽因與梁思成天作之合的姻緣般,錢鍾書與楊絳的結合,也有著「金童玉女」的盛贊。

后來,因為同在清華大學任教,錢鍾書與林徽因也自然成為鄰居。

按理說:一個是文壇舉足輕重的杰出作家和翻譯家,一個是飽讀詩書、才情斐然的女建筑家,兩人就算不是惺惺相惜的文學知己,也應該會成為很好的朋友。

可出乎人們意料的是:錢鍾書與林徽因的相處,卻總是充滿針鋒相對的矛盾。

其中,令人啼笑皆非的,便是錢鍾書幫貓打架。

當時,他與楊絳養了一只叫做「花花」的貓,因為活潑好動,經常飛檐走壁、到處串門。

而鄰居林徽因也養了一只貓,取名為「愛的焦點」;但這只貓體型較大,戰斗力極強,經常將錢鍾書家的「花花」打得慌忙逃竄。

動物之間的糾紛,本來沒啥;但有一日,錢鍾書家的花花,跑到林徽因院子里玩,不小心打翻了晾曬在外邊的豆子,林徽因看到后,拿起掃帚將它打跑。

巧的是:這幕場景恰好被翻修墻頭的錢鍾書看到。

他本就是愛貓之人,自然無法接受自家「花花」被打的局面。

從此以后,每天晚上,錢鍾書一聽到房頂上有貓打架的聲音,便立刻穿好衣服,爬到房頂上,幫自己家的貓。

仔細想想:一個聲名赫赫的大文豪,竟然像一個小孩子一樣跟貓打架。

這樣的行為,多少讓人啼笑皆非,但不管妻子楊絳怎麼勸阻,錢鍾書都不肯妥協。

在他看來:林徽因家的貓,欺負自己的貓就是不行;自己幫貓打架,就是為了給林徽因看。

當然,人與人之間的矛盾,往往是多方面的。

兩只貓打架的事情,看似是矛盾的導火線,但實則是矛盾激化的顯現方式。

可以說:錢鍾書與林徽因的矛盾,從兩人成為鄰居那天,就已經注定了。

兩人雖然都是接受過西式教育的人,但思想和價值觀,卻存在極大的差異。

與梁思成結婚后,林徽因在自家舉辦的沙龍文化,受到了北平城無數才子學者的支持和前往。

本就聰慧的林徽因,在無數高級知識分子面前,也暢談自己的獨特見解;因為見多識廣、妙語連珠,每到辯論時,連胡適、金岳霖、徐志摩等人都敗下陣來;而本就性格溫和的梁思成,更是直言「說不過林徽因」。

文學沙龍本沒有什麼,但引起非議的一點在于:前來參加文化沙龍的學者和教授們,幾乎都是男性。

民國雖是開放的時代,但林徽因舉辦的沙龍活動,卻終歸是超越了常人的接受范圍;毫不夸張的說,甚至在如今時代,林徽因不拘一格的行為,也多少飽受指點和非議。

也是因為沙龍文化,冰心曾專門寫《我們太太的客廳》以諷刺林徽因;在小說中,林徽因被描寫成一個尖酸刻薄、愛慕虛榮的膚淺女子。

作為鄰居的錢鍾書,對林徽因的行為也愈加反感,最終也寫下了短篇小說《貓》來諷刺林徽因。

「在一切有名的太太里,她長相最好看,她為人最風流豪爽,她客廳的陳設最講究,她請客的次數最多,請客的菜和茶點最精致豐富,她的交友最廣。并且,她的丈夫最馴良,最不礙事…」

這番犀利的評價,也將林徽因的「賣弄與花心」寫到了極致。

即便不是文化圈的人,也不難發現;錢鍾書筆下故事的真實來源。

眼看丈夫惹禍,素來和善的楊絳再也坐不住了。

文章發表沒多久,楊絳親自來到林徽因的家中道歉。

可是沒有想到,林徽因的反應,卻讓人萬分尷尬:「錢先生講的是貓,和我有什麼關系呢」?

一句看似毫不在意的回應,卻讓兩家的關系更加別扭。

【細品兩人矛盾根源;除卻三觀的不同,還有無法調和的偏見】

錢鍾書與林徽因的矛盾,實則也是錢鍾書的偏見。

都曾接受過西式教育的兩個人,對待感情卻是完全不同的。

林徽因與徐志摩、梁思成、金岳霖的關系,更是讓錢鍾書無法接受。

眾所周知,徐志摩一直深愛著、欣賞著林徽因;身為當事人的林徽因,即便在結婚后,也沒有避嫌,而是把徐志摩當作親密朋友來看待,徐志摩逝世后,林徽因更是悲痛到情難自禁;除此之外,面對哲學家金岳霖的愛慕和追求,林徽因也始終沒有保持安全距離,而是接受了對方「逐林而居」的深情陪伴。

這樣的感情態度,也成為林徽因飽受爭議的存在。

不管是民國還是當代社會,已婚人士對待異性友誼,多少應該保持理性距離。

但素來有主見的林徽因,卻始終周旋在感情困境中,難以做出清晰抉擇。

也是因此,魯迅曾寫文《我的失戀》,以戲謔調侃的語氣,諷刺林徽因的感情生活混亂。

同樣的,林徽因的「多情」,與錢鍾書的愛情觀,有著巨大的分歧。

錢鍾書與楊絳的愛情,至今都讓人無比羨慕:攜手風雨半生的兩人,以真誠的陪伴和忠貞,書寫了白頭到老的浪漫。

而林徽因與梁思成雖然也是令人艷羨的眷侶,但每每提到兩人的感情往事,總有著多人同台的擁擠感。

或許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感情態度。

對于林徽因來說:感性的愛情,應當與理性的婚姻區分開;在柴米油鹽的瑣碎中,她需要以懷念和牽扯,來用心澆灌心中的玫瑰。

而對于錢鍾書來說:攜手以終老的長情陪伴,才是人世間最為珍貴的浪漫。

他們有著不同的見解,這些見解和判斷,也塑造了彼此不同的原則和底線。

無法感同身受的差異化,也注定了彼此看不過眼,總要以大大小小的矛盾和摩擦,試圖給對方些「提醒和教訓」。

【放在最后的話】

人與人之間,總是難以理解。

但必須要說的是: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那些看似驚世駭俗的決定也好,叛經離道的抉擇也罷,都是個人憑心而動的表現。

不同的選擇,鑄造了不同的人生;無論結果如何,都該由自己負責。

提及錢鍾書與林徽因的這些糾紛,也多少有些悵然。

除了生活態度、感情選擇的不同,兩人其實都是才華橫溢的學者。

錢鍾書將一生的時間用到了編著學術著作方面,而林徽因也將畢生心血放在了中國的建筑事業上。

當虎視眈眈的西方羞辱中國「沒有建筑史」時,是林徽因和梁思成,以最強硬的姿態,拾起了民族的尊嚴。

在動蕩亂世,她與丈夫跋山涉水、不辭辛苦地跑遍了中國大小角落,發掘并保護了無數珍貴的古建筑。

當年在四川李莊時,林徽因已是在ㄙˇ亡線上掙扎,可聽見了抗戰勝利的消息,她還是穿上了一件印花的旗袍,梳理好自己的頭髮,才和大家一起慶祝。

她那時只能臥床,但仍不忘收拾自己,以新的面貌、新的心情去迎接新的時代來臨。

金無足赤、人無完人。

也許她的感情是困頓的,但她為建筑事業所付出的種種,卻值得欽佩和銘記。

不得不承認:自古以來,女子遭受的爭議和誤解,總是數不盡數。

如果世界充滿荊棘,那麼如林徽因吧,不斷為自己賦能,保持內心強大,才能活出自己的優雅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