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鳳至:錯愛少帥到白首,去世后4個字讓張學良「跪地痛哭」

草莓醬 2022/11/02 檢舉 我要評論

1990年,被幽禁了大半輩子的張學良終于重獲了自由,他便帶著趙四小姐飛到美國。

張學良第一時間來到于鳳至的墓前,望著墓碑上的四個字,老淚縱橫地說出: 「我此生只負你一人。」

于鳳至一生都深愛著張學良,生前將所有的財產都寫在了張學良的名下,更是希望能和張學良合葬,可是張學良對她又是怎樣的呢?

賺錢養家,被迫失婚

1936年西安事變和平解決后,張學良親自護送蔣介石回到南京,沒想到蔣介石一改之前的承諾,開始報復張學良。

接著,張學良就被幽禁起來,是于鳳至不辭辛勞照顧著張學良,期間輾轉了湖南、江西等地,即便是再苦再難,于鳳至一刻都沒有想過拋棄張學良。

1940年左右,于鳳至無奈之下離開了張學良,因為長期的幽禁生活她每日提心吊膽,害怕一個不留神蔣介石就要ㄕㄚ了張學良。 長久的煩悶困在內心得不到舒緩,于鳳至得了乳腺ㄞˊ,到這時候身子骨已經越來越弱了。

張學良看在眼里,便主動勸說她: 「你去美國接受治療吧,這樣下去不是辦法。」

于鳳至不舍得離開張學良,獨留他一個人受苦,可是自己的身子骨也實在支撐不下去了,便去美國治療。

那麼,照顧張學良的任務,便落到了趙四小姐的頭上,這也是趙四小姐期待已久的。

在那邊趙四小姐陪著張學良,而在美國接受治療的于鳳至卻是獨自一人。

于鳳至怕是做夢也不會想到,和張學良此次一別,竟是再也見不到了,整整五十年的天人永隔。

到了美國,于鳳至在朋友的幫助下,找到了專業的醫生,醫生檢查一番告訴她需要做切除手術。

于鳳至聽到后,滿是震驚和抗拒,可是在生ㄙˇ面前,她又能如何選擇呢?她只好答應了,保住性命才是最重要的。

于鳳至在美國前前后后共做了三次手術,晚上她也是徹夜難眠,痛徹心扉地思念著張學良,嘴里念叨著 :「漢卿,漢卿,我還不能ㄙˇ,要是我ㄙˇ了,你和孩子們該怎麼辦?」

憑著這一股求生與欲,沒想到于鳳至在鬼門關轉了一圈又回來了,她奇跡般地康復了。

那個時候,于鳳至接受過化療,頭髮也掉光了,人瘦得皮包骨頭,她都不太敢照鏡子,覺得自己這幅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實在是太嚇人了。

盡管于鳳至萬分思念張學良,恨不得立刻飛回國和他相聚,可是一個殘酷的現實擺在她的面前。

情情【愛☆愛】終究是不頂吃喝,張學良被幽禁了,于鳳至此次做手術花費的也不是小數目,孩子們上學也得花錢,家里總得有個能賺錢的人吧。

于鳳至心甘情愿地做起了家里的頂梁柱,她知道在國內有趙四小姐陪著張學良,心里也能安心。

那時候,于鳳至為了能夠在美國站穩腳跟,為了能夠方便溝通和交流,開始自學起了英文。

于鳳至本來就是極其富有才華的女子,憑著自己的才識,憑著遺傳的經商頭腦,在華爾街闖蕩出了一片屬于自己的天地。

在美國的華爾街,于鳳至開始從事炒股,用賺來的錢購買房子,然后出租給別人,從而積累原始的資金。

一次,于鳳至偶然在一張報紙上,看到了《西安事變懺悔錄》的文章,這篇文章的作者讓她大吃一驚,竟是自己的丈夫張學良。

于鳳至了解張學良的為人,相信這絕對是張學良被蔣介石逼迫寫下的,不是出于個人的意愿,她便決定想辦法發起救夫運動,希望通過美國政府施壓,讓台灣當局釋放張學良。

在上世紀六十年代,于鳳至奔波在美國的街頭,只為了能夠讓她丈夫脫離苦海,四處演講接受媒體的采訪,情真意切感動了無數的華人華僑和外國友人。

不過,于鳳至不知道她這樣的做法無疑是在激怒蔣介石,不僅沒有幫到張學良,反而讓張學良陷入了危險的處境中,隨時可能招來ㄕㄚ身之禍。

這差一點就讓蔣介石暴跳如雷,幸好有一些友人在中間說情。早在1960年時,宋美齡便提醒張學良要在于鳳至和趙四小姐中間做個選擇了。

于鳳至這些年來一直遠在美國賺錢養家,而趙四小姐無名無分地也陪伴張學良那麼久了。

宋美齡的意思很明顯,是建議張學良放棄于鳳至,不要讓于鳳至在美國的救夫聲援影響到張學良的安危。

還有張學良的好朋友張群,也在勸說張學良早日和于鳳至解除婚姻關系,并且表示:「我愿意親自去美國跑一趟,把失婚協議書送到于鳳至手里。」

張學良的內心也很是糾結,最終無奈之下他還是放棄了于鳳至。在1964年,張群找到了在美國的于鳳至。

于鳳至突然看到張群很是驚訝,她知道這是丈夫很好的朋友,趕忙問:「漢卿最近的情況怎麼樣了?」

張群告知后,接著把失婚協議書遞過去。于鳳至看到后,有點不敢相信,自己日盼夜盼換來的竟是失婚。

于鳳至仔仔細細看著,其中有一句話寫著「我們還是我們,一直不會分開」,她也漸漸明白過來,張學良此舉也是百般無奈吧。

最終于鳳至在上面簽上了自己的名字,結束了這段婚姻關系,不過她依然會在美國等待張學良歸來,希望有朝一日能夠再次見到他和他團聚。

不復相見,留下遺產

于鳳至在美國炒股賺了錢之后,便足以在美國安頓下來。 那時候,美國的房地產行業也剛興起來不久,她總是能敏銳地嗅到其中的商機。

于鳳至眼光獨特,善于思考,并不會隨波逐流,周圍的友人大多選擇在紐約購買房產,而她卻把第一次房地產投資給了洛杉磯。

當時,于鳳至也沒有購買別墅,而是低價收購了一破農舍,因為農舍距離迪士尼樂園不到一華里,想著將來肯定大有用途。

別人并不能理解于鳳至的投資行為,甚至友人還勸阻她不要做賠本的買賣,但是她堅持己見,果然后來于鳳至掙得滿滿當當。

在1982年,于鳳至購買下了洛杉磯南郊一片廣闊的荒地,房產界大亨們都覺得那處最少十年間是不會被人看上的,于鳳至這麼做根本是在冒險,把本金都會賠進去。

三年時間過去,那片地還是毫無動靜,于鳳至也快要忘了它的存在,可是不久一個富商還真的看中了那塊地,要在上面建別墅,還建一個高爾夫場。

就這樣,這塊地賣了出去,于鳳至又賺了一筆。之前之所以買這塊地,她也預料到會這樣建設,很是看好它的前景。

于鳳至在洛杉磯最有名的比弗利山頂購置了一處豪宅,還開上了勞斯萊斯,在美國取得如此財力的華人并不多,她便是其中一個。

于鳳至已經上了年紀,還愿意投身在商海,為的就是能夠等到張學良的歸來,讓他和自己過上好日子。

可惜,在1990年3月,93歲的于鳳至在家中因心臟病去世,連張學良最后一面都沒有見到。

仔細算下來,于鳳至和張學良自從那一別,大概有50年都沒見過。

于鳳至對張學良思念至深,臨終前把兒女們叫到自己的床前交代道: 「你們把我埋在洛杉磯的城外山上,那樣我就看可以看到遙遠的家鄉,還有一定要記得在我的墓邊留出一處空地,將來和你們的父親合葬。」

于鳳至至ㄙˇ想的都是張學良,還把自己名下的所有財產都轉移到張學良的名下,保他晚年高枕無憂。

蔣介石、蔣經國相繼去世后,被幽禁多年的張學良重獲了自由,他便趕忙帶著趙四小姐飛往了美國。

來到于鳳至的墓前祭拜,當看到墓碑上刻著「張于鳳至」四個字時,張學良也難免動容,跪著撫摸著墓碑,淚流滿面地說出:「此生只負你一人。」

張學良說出這個話,不知道是后悔還是自責,無論怎樣,他始終是有愧對于發妻于鳳至。

令人感到心痛的是, 2001年張學良去世后,并沒有和于鳳至合葬,而是和趙四小姐埋在一起,到最后也沒有滿足于鳳至的遺愿。

包辦婚姻,錯愛少帥

于鳳至之所以能和張學良在一起,起源于一場包辦婚姻,他們并沒有什麼感情基礎,便被父母安排在一起了。

于鳳至出身并不普通,她是富商于文斗的女兒。在1897年一天,于文斗的家中熱鬧非凡,因為這天正是他小女兒滿月的日子。

作為一方富商,肯定少不了前來登門祝賀的人們,奶媽懷里抱著小嬰兒,不少人看到后都會夸咱贊這小娃娃長得真俊。

正好有位云游四方的道士在于家門口停下,想要討碗水喝,接著便看到小女嬰,說出: 「此女福祿深厚,乃是鳳命。」

于文斗聽到后非常高興,便給自己的女兒起了一個名字叫做于鳳至。

于鳳至長得模樣俊俏,還聰明好學,16歲考入奉天女子師范學校。

而另一邊的張學良,比于鳳至要小三歲,少年人意氣風發,長得也是一表人才。

張作霖作為父親,自然關心著大兒子的婚事,忙前忙后地找合眼緣的兒媳人選。

有次,張作霖偶然聽到人說,于鳳至是鳳命,想著這和自己的兒子配起來正好,而且于鳳至的父親本來就是自己的好友,兩人有著過命的交情。

張作霖馬上找人上于文斗家提親,這門親事便這樣定了下來,事先并沒有告訴張學良。

張作霖知道親事成了后,把兒子叫過來說: 「我給你定了門親,就是于文斗家的女兒。」

沒想到,張學良想都沒想,便拒絕了父親定的親事,也不打算了解女方家是什麼情況。

張學良從小接受西方教育,追求婚姻自由,對于媒妁之言,父母之命的包辦婚姻自然反感,哪里會心甘情愿地聽從父親的安排。

最后,張作霖實在執拗不過兒子,只好做出讓步,表示: 「你的原配妻子必須讓我來給你做主,后面你要是還不滿意,你想再找,我也不會多說一句。」

張學良看在父親的面子上也點頭答應了。只不過張作霖對兒子的寵溺和放縱,對于鳳至來說實在是不公平。

事后張作霖也意識到這個問題,可是說出去的話,如同潑出去的水根本收不回來了。

在1915年,張學良和于鳳至結婚了,婚后日子倒也過得和諧。一方面因為于鳳至長得漂亮,端莊得體,實在是讓張學良挑不出什麼毛病。

還有一個最關鍵的原因是于鳳至看到張學良的第一眼,便喜歡了眼前的男人,愛能包容一切,就算生活中發生點小矛盾,于鳳至心甘情愿地讓著他,事事以他為重。

不過,張學良對于鳳至始終沒有愛情,家有賢妻他還是喜歡去外面瀟灑快活,不斷地傳出大量的花邊新聞。

于鳳至對此并沒有斤斤計較,打理著府中的一切,而且還善于利用空閑的時間,繼續學習充實自己的知識。

結婚沒幾年,于鳳至進入大學主動接受新式教育。而另一邊,張學良也沒少在外面給她添亂。

那天,張學良帶著一個小女孩回家,堅定地要求于鳳至答應把她留下來。

這個小女孩便是趙四小姐趙一荻。于鳳至看著眼前的小女孩,心中感到不安,以前張學良在外面玩鬧可從來不會往家里帶,這次怕是動了真感情。

于鳳至表示拒絕,第一次和張學良產生了爭執。 趙四小姐見狀苦苦哀求,可以不要名分,只想待在張學良的身邊。

最后,于鳳至只能答應,提醒趙四小姐只能用張學良秘書的身份示人,一輩子都不能要名分。

漸漸地,于鳳至和趙四小姐以姐妹相稱,關系融洽,還會幫忙照顧趙四小姐生的孩子。

這一切說于鳳至不介意肯定是不可能的,但是什麼都比不過她對張學良的愛,她愿意無限包容張學良。

可惜,于鳳至ㄙˇ后并沒有和張學良合葬, 斯人已逝,她的愛情終究還是錯付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