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碧薇18歲與徐悲鴻私奔,16年后,丈夫卻說:我又愛上別人了

珮珊 2022/10/15 檢舉 我要評論

「為了還清她索要的畫債,悲鴻當時日夜作畫……不久就高血壓與腎炎并發,病危住院了!」

與徐悲鴻相處八年,在徐悲鴻病危后又睡地板照顧他四個月, 廖靜文怎麼都忘記不了這一糟糕的境遇,后來,她終于忍不住將委屈和不滿都傾訴給了世人。

世人皆知 徐悲鴻有《八駿圖》《奴隸與獅》《田橫五百士》,皆知他是「中國近代繪畫之父」,卻少聞他還有一個名叫蔣碧薇的夫人,更不知他們有過哪些愛,哪些恨。

「愛有多麼的情深意切,恨就有多麼的痛徹心扉!」

蔣碧薇深愛過徐悲鴻,陪徐悲鴻度過了他最為重要的十多年, 陪他從一個無名小卒到成為中國的一代繪畫大師,但他們卻沒能走到最后,這個恨,是蔣碧薇一輩子都消除不了的。

也正是這個恨,才使蔣碧薇在同意離開徐悲鴻的時候, 狠狠地要了一筆巨額賠償,讓徐悲鴻日夜操勞還債,最后身體透支。

既然愛了又何必恨,恨了又何談愛?他們的愛怨情仇,還得從20世紀初的相遇時說起。

那時, 她蔣碧薇還只是一個情竇初開的少女,而他徐悲鴻則已經是一個有夫人和孩子的男人了……

一、為愛放棄所有,蔣碧薇18歲與徐悲鴻私奔

1899年4月,蔣碧薇出生在 浙江宜興的大戶人家,原名蔣棠珍,遇徐悲鴻后,得名「蔣碧薇」。

她的到來,給蔣家帶來了很多的歡樂。

時間轉眼來到1912年,蔣碧薇已步入豆蔻年華,身體開始發生變化。看在眼里,父母既高興不已,又有些傷感。

兩位大人高興的是女兒一天天長大了,很健康,傷感的是她終究有一天會嫁人,會離開蔣家——到那時候,家里會因為沒有她而變得冷冷清清。

這樣的凄涼感和悲喜交加,只有嫁姑娘一方的娘家人才能體會得到。

只不過,憂愁并沒有在這對夫妻的身上停留多久, 他們很快就為他們親愛的女兒包辦了一樁婚事,未來女婿是蘇州大戶查家的寶貝公子查紫含。

最后一個封建王朝已在1912年2月滅亡,為什麼在蔣家這個后來冒出了很多知識分子的家庭里,還有包辦婚姻?

蔣碧薇的父母而言,他們的婚姻就是被長輩們包辦的。

蔣碧薇的父親名叫蔣梅笙,是地方名士,曾做過大學教授,但這樣的身份也逃不了包辦婚姻的影響,在長輩們的安排下,他娶了蔣碧薇的母親戴清波。

表面上看你不情我不愿,其實, 被安排好的婚姻并沒有影響蔣梅笙夫妻倆多少,后來他們相處得很融洽,廝守一生。

可能是生活經驗告訴蔣梅笙,包辦婚姻并不是壞事,不能一刀切, 反倒是剛在中國興起的「自由戀愛」、「婚姻自由」根基不穩,

通過這一方式走到一起的案例很少,一對愛人已經廝守一生的更是還沒出現,所以他才會給女兒蔣碧薇定親,讓蔣碧薇年紀輕輕就有了個同樣年紀不大的未婚夫。

如果將來沒有變故,待蔣碧薇成長到了合適的年齡,她將會像她的母親一樣,照章辦事地嫁到查家,成為查紫含的夫人。

但「意外」還是出現了,一個年輕人中途ㄕㄚ出,截胡了蔣碧薇,改變了她的人生走向

1916年, 蔣梅笙的人生迎來轉折——受聘為復旦大學教授,不久帶著家人來到了上海,開始了在上海的生活。

突然有一天,一個20多歲的年輕人來以拜訪蔣梅笙的名義,來到了蔣家,此后,他就未曾斷過來往于蔣家。

這個 年輕人,就是后來大名鼎鼎的徐悲鴻。

早在一年之前,徐悲鴻便考取了上海震旦大學,來到上海半工半讀,利用在宜興教書時認識蔣梅笙哥哥的這層關系,他找到了蔣梅笙。

但漸漸地,徐悲鴻來到蔣家的性質變了。原先,他是來求學的;后來, 他是奔著青春靚麗、情竇初開的蔣碧薇而來的——他愛上了蔣梅笙的女兒蔣碧薇

這個時候, 徐悲鴻已是有婦之夫。同樣是在1912年,在父親的安排下,他娶了一個農村姑娘,且 生育有一個男孩

因為不滿意這一段婚姻,所以給長子取名的時候, 他特意取為「劫生」,以此來表達內心的不滿之情。

面對已經結婚的徐悲鴻,蔣碧薇似乎并不在意他是已婚之人。

就在她與徐悲鴻交往的這一年, 未婚夫查紫含這邊傳來了一個讓她引以為恥的消息——查紫含考試作弊,傳得滿城風雨,臉都丟盡了。

蔣碧薇對查紫含本就沒有感情,中途冒出這一則丑聞,讓她覺得查紫含是如此的不可靠。相比于來到上海半工半讀的徐悲鴻,他查紫含弱爆了。

一個是為了前途和生活而努力向上爬的人,另一個將學業看成負擔,想要通過見不得光的伎倆來通過考試。可見,后者是多麼的沒有擔當,目光短淺。

兩者相比,是個為生活考慮的女人都會選擇前者。確實, 蔣碧薇后來選擇了徐悲鴻,拋棄了父母為她安排的未婚夫查紫含。

只不過,盡管徐悲鴻和蔣碧薇互相愛上了對方,但現實的差距卻不能讓他們公開地走到一起,幾座大山擋在了他們的前面。

徐悲鴻家庭條件一般、前途未明,蔣梅笙未必放心把女兒交給他; 再者,徐悲鴻是有婦之夫,蔣碧薇也有了未婚夫,他們走到一起是要遭受輿論壓力的,如果他們真的結合,將會嚴重損害蔣家的名譽,讓蔣梅笙在家鄉抬不起頭。

在這樣的 現實面前,徐悲鴻和蔣碧薇就只能偷偷地往來了。但是,路總有一個盡頭,事情也得要有一個結果,要麼結合到一起,要麼就悄悄地分手。

那到底要怎麼辦呢?

徐悲鴻想到了一個辦法—— 帶蔣碧薇私奔,把生米煮成熟飯,讓蔣梅笙不認也得認。

這一招,讓他延續了和蔣碧薇的戀情,而不是與她分手。

1917年登上前往日本的船只的前夕,徐悲鴻找到了蔣碧薇,對她溫情蜜意,極力說服她下決心跟著自己離開中國,一起到國外去生活。

也許是懵懂不懂事,又或許是被愛情沖昏了頭腦。 年僅18歲的蔣碧薇被說服了,偷偷地與徐悲鴻私奔,開始了與他四處漂泊的流浪生活。

他們是拍屁股走人了,但留下的一地爛攤子還得讓蔣梅笙來收拾。

在出走的時候,為了不給父親壓力,蔣碧薇特意留下一張絕命書,表示已經為了愛情而ㄙˇ去。

順著這一台階, 蔣家為她辦了隆重的葬禮。為了顧及面子,查家也沒有一查到底,就當她蔣碧薇已經ㄙˇ了。

為了愛情而任性地拋棄一切,蔣碧薇真的幸福嗎?未必。

二、徐悲鴻的黃金10年,蔣碧薇成了他的糟糠之妻

「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

一個從小就被嬌生慣養的千金小姐,怎麼可能一下子就適應漂泊不定的生活?

坐船去日本時, 蔣碧薇就開始不適應,內心逐漸產生矛盾和排斥感。多年后,她依然對此耿耿于懷,曾說:

「我們乘的船很小……當時真覺得難過,滿心委屈。」

只不過,這個「 滿心委屈」只是一個序幕而已。她后來還在《蔣碧薇回憶錄》中說:

18歲與他浪跡天涯,但20多年里,不僅沒有得到一絲照顧,反而遭受了無窮的痛苦和厄難……

可見,她一直在糾結自己的選擇。

但是痛苦和厄難又能怎麼辦?在蔣家人看來她已經ㄙˇ了, 后面的路全都斷了,此后余生,她唯一的希望只能寄托在徐悲鴻的身上。所以無論前途如何,自己選擇的道路都要硬著頭皮走下去。

剛到日本, 徐悲鴻就一頭扎進藝術的海洋中,盡情地游蕩著,幾乎忘記了身邊還有個剛成年的為自己拋棄所有的美少女。

當然,徐悲鴻有時也會把蔣碧薇帶出去,但不是去游樂園或情侶幽會場所,而是藝術館、圖書館、博物館等。見到感興趣的藝術品,徐悲鴻就會駐足半天或整天,讓她干等著。

對于這種被冷落的憋屈,蔣碧薇感到非常無奈,就算她「 對于藝術一竅不通,根本就不發生興趣」,也要忍受那種「不太好受的滋味」,繼續等下去。

感情方面偶爾忽略蔣碧薇,花錢方面,徐悲鴻也沒有用心,從來就是大手大腳。遇到喜歡的藝術品時,他就像大方的大財主一樣,「毫不考慮地買下來」。

這樣一來,兩人出門時僅帶的2000多塊錢很快就見了底,生活日漸拮據,如果再不回來,可能連褲衩都賣了。

迫于現實壓力, 僅在日本待6個多月之后,徐悲鴻便灰溜溜地帶著蔣碧薇回國。

當再次見到徐悲鴻和蔣碧薇時,蔣梅笙釋然了,沒有責罵,也沒有強行拆散。

1919年,在朋友的幫助下, 徐悲鴻獲得了公費赴法留學的機會,但名額只有一個,其他跟隨人員將要自費。

這就意味著, 如果蔣碧薇要和徐悲鴻去法國,將要自己掏一筆不小的費用;如果留在國內,這筆費用也自然不用多花了,可以在父親蔣梅笙的救濟下過得很好,但要忍受與徐悲鴻的分開之苦。

面對這一選擇,蔣碧薇再次犯難。不久,她還是有了答案——無論前途如何,繼續與徐悲鴻出國。

看來, 她對徐悲鴻是動了真情,已經到了不顧一切的地步了。看她這樣,徐悲鴻也不好拒絕,把她帶了過去。

在法國求學期間,因為身邊有蔣碧薇,多了一張吃飯的口,因此徐悲鴻沒有單靠公費過活,還像之前一樣,一邊學習,一邊勤工儉學。

此時的徐悲鴻已經有了一定的藝術基礎, 逐漸嶄露頭角,徐悲鴻的一幅畫還賣出了1000元的價格。

可能是感覺虧欠蔣碧薇,馬不停蹄地, 徐悲鴻就給蔣碧薇買了一件她心儀已久的風衣;蔣碧薇也沒有混吃等ㄙˇ, 省吃儉用幾個月后,給徐悲鴻買了一塊西洋懷表

從相識到同居,幾年里,徐悲鴻和蔣碧薇這算是第1次交換了禮物,感情日漸甜蜜。

轉眼就過了8年,1927年10月,徐悲鴻帶著蔣碧薇回到了國內。浪漫的法國,花樣年華的青春,他們把美好的記憶都留在了那些曾經去過的地方。

相比于去日本時的回歸,徐悲鴻這次算是凱旋而歸。 幾年國外的沉淀,已經讓他在畫界內聲名鵲起,因此剛到國內就受邀成了中央大學藝術系教授。

也正是這一年,蔣碧薇為他生下了兒子徐伯陽,兩年后又誕下女兒徐靜雯,他的家庭和事業獲得了雙贏。

從到日本再到法國,徐悲鴻人生最重要的時期都集中在了1917年至1927年之內,所以這十年也可以認為是他發展的黃金時期。

而這一期間,蔣碧薇不畏生活艱苦,一直陪在他身邊,顯然成了他的糟糠之妻。

「貧賤夫妻情可貴」,生活越來越好之后,他們還會繼續相愛嗎?

三、勞燕分飛,夫妻倆都認識了第三者

婚姻和情感變故無非兩種原因: 一是「內卷」,二是第三者的插足。

蔣碧薇與徐悲鴻結婚的前10年里,他們也感受到了來自第三者的威脅。這個第三者,正是后來的國民黨大官、蔣碧薇的情夫——張道藩。

1921年,張道藩在歐洲認識了徐悲鴻和蔣碧薇。他對徐悲鴻并不怎麼感興趣, 倒是暗中喜歡上了蔣碧薇。

利用都是「天狗會」成員的身份,張道藩頻繁地接觸蔣碧薇,先了解她的為人,后深入了解她的婚姻生活。

世事「只怕有心人」,張道藩很快就發現了蔣碧薇和徐悲鴻婚姻生活中的一個缺口——徐悲鴻沉迷于藝術,經常把蔣碧薇冷落到一邊,讓她成為怨婦。

認為這是一個「大好時機」,張道藩于是鼓起勇氣給蔣碧薇寫信,用隱晦而又含糊的方式去表白。

只不過,他的算盤落空了,蔣碧薇還愛著徐悲鴻,果斷地拒絕了他。

一次由第三者發起的進攻就這樣啞火了。

剛躲過第一起來自第三者的攻擊,緊接著,徐悲鴻夫婦倆又迎來了第二波攻擊。

擔任中央大學教授不久,徐悲鴻便在南京買下了一棟房子,將蔣碧薇和孩子們接過去住。這是他精力最充沛的時刻,所以把心思都用在了事業上,讓蔣碧薇一個人在家帶娃。

在法國的時候,夫妻倆雖然窮,但還有一些事做,因此想的事情并不多。而到了此時,事都給徐悲鴻做了,蔣碧薇一個人待在家里,孤獨寂寞突然都從她而來,讓她第1次感受到了難受。

為了排解這種感情上的壓抑,她開始在家里舉辦法國式的文化沙龍和舞會,把空寂的家整得熱鬧起來。

只不過,徐悲鴻并不喜歡這種熱鬧,認為那是對他帶來干擾的噪音,所以一回家就奔畫室,很少與蔣碧薇交流。

慢慢地,夫妻倆漸行漸遠,話越說越少,感情越處越淡。

1930年,弟弟和姑媽先后離世,蔣碧薇悲傷不已,離開上海前去幫忙料理后事,與徐悲鴻暫別了幾個月。

讓她萬萬沒有想到的是,頭上的陰云還沒有散去,一個讓她忐忑不安的信號就飛奔而來。1931年初,徐悲鴻從南京來信,里面說: 如果再不回來,可能就愛上別人了

女人的直覺告訴她, 丈夫徐悲鴻沒有在撒謊,也沒有在開玩笑,那是非常誠懇的訴說和吶喊,似乎要得到她的某種允許和認可。

顯然,徐悲鴻還是愛著蔣碧薇的,只不過沒那麼強烈了。

面對這一危險信號,蔣碧薇當即就回到南京,開始留意徐悲鴻的異常舉止。

口頭上,盡管徐悲鴻一口否認沒有愛上別人,但他在信里說的那個聲音一直在她的耳邊響起,讓她怎麼都不能輕易把這件事放下。

果不其然, 一個名叫孫韻君的小女生很快就進入蔣碧薇的視線中。她1931年初考上中央大學,是徐悲鴻的學生,比徐悲鴻小18歲,有條件成為第三者。

1934年8月,徐悲鴻帶著孫韻君一行人前往黃山等地寫生。 這一次外出的接觸,徐悲鴻和孫韻君不再拘束,大膽地親密起來。

更甚的是,一位來自云南的同學把他們的親吻照都拍到手了。

這事很快就傳到蔣碧薇的耳中,她帶著怒氣去徐悲鴻的畫室中大鬧一番,把徐悲鴻畫的孫韻君像都給撕碎了。

從此, 夫妻倆的矛盾進一步激化,各類爭吵都搬上了台面,過去的幸福和恩愛不再,代之的是互相傷害。

似乎有一些「如法炮制」,愛上學生孫韻君不久, 徐悲鴻就像當年給夫人蔣碧薇改名字一樣,給孫韻君也取了一個新名字,叫做「孫多慈」。

對于他們這一段遭受非議的師生戀,徐悲鴻則得意地稱之為「慈悲之戀」。

徐悲鴻愛上別的女人,蔣碧薇對婚姻和感情逐漸失去信任, 這讓張道藩再次看到暴露出來的「缺口」,不ㄙˇ心的他又發起了新一輪的「進攻」。

1937年,經過瘋狂的追求,張道藩終于如愿了,把蔣碧薇變成了自己的情婦。

自己愛上了學生,蔣碧薇又有了情夫,想要快速地作別過去,走各自未來的路, 徐悲鴻在1938年7月31日發表了聲明,單方面宣布與蔣碧薇結束過去。

徐悲鴻是這麼想的,可蔣碧薇并沒有打算用一兩句話來結束過去的感情生活,她被徐悲鴻的聲明給激怒了。

旋即,她就對徐悲鴻和孫多慈展開了瘋狂的報復,讓他們無法在學校繼續待下去。

作為女孩子,孫多慈受到的傷害最大,她的名聲經過蔣碧薇的傳播之后變臭了,她的家人很快作出反應,讓她斷絕與許悲鴻的往來。

一邊是家庭和名聲,另一邊是不被世人祝福的師生戀,孫多慈的壓力非常大。最終,她選擇了家庭和名聲,離開了愛人徐悲鴻。

從1917年私奔到徐悲鴻在1938年登報聲明斷絕來往,10多年里,蔣碧薇和徐悲鴻一起經歷了風風雨雨,可自從感情中有了裂縫以后,口子就越來越大,最終讓他們分道揚鑣,成為陌路人。

四、愛還在,但過去已經成了過去

1945年,蔣碧薇和張道藩依然來往不斷,保持情人關系。 沒了孫多慈以后,徐悲鴻又找到了另一位紅顏知己——廖靜文。

廖靜文比徐悲鴻小28歲,年輕貌美,性格溫和,為人低調,深得繼子徐伯陽和繼女徐靜雯的喜愛。

為了徹底與蔣碧薇分開,徐悲鴻在這一年再度發布啟事,宣布和蔣碧薇斷絕來往。

20多年的往來,他徐悲鴻說結束就結束?再一次看到他的聲明,蔣碧薇氣不打一處來,可冷靜下來之后,她察覺到了徐悲鴻的決心,深知「破鏡已難重圓」。

不愛了,那就放手。這一次,蔣碧薇不再鬧騰,讓徐悲鴻去發展自己的新感情和過上新生活。

但是, 內心的怨氣還是要出的,她狠狠地向徐悲鴻索要了巨額補償。一口氣,她就要徐悲鴻拿出100萬元現金、40幅古畫和100幅作品。

這樣的條件,放在普通人的身上肯定是很難做到的,有的人只能望而卻步,但為了結束過去,徐悲鴻沒有考慮就答應了。

到這一刻,他們終于結束了28年的來往。

然而,近30年的人生和感情怎麼能說忘就忘呢? 正式分手之后,盡管不在一起了,但徐悲鴻與蔣碧薇依然想念著彼此——緣已盡,情未了。

從他們各自的生活里,就能看出這一切。

蔣碧薇這邊, 因為張道藩只想與她保持情人關系,所以她一直沒能和張道藩結婚。

時間眨眼來到1949年,國民黨在大陸的統治兵敗如山倒,張道藩預判出形勢的發展,拼盡全力把蔣碧薇上到了台灣,此后也跟了過去。

為了能完全與蔣碧薇同居到一起,張道藩不久把妻兒送去了澳洲。 此后的10年里,蔣、張兩人公開同居,過著名副其實的[夫·妻·生·活]。

不過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沒有吃不膩的菜,張道藩逐漸有了倦意,1958年底去澳洲之后就不再回來了,結束了與蔣碧薇長達20年的婚外戀。

徐悲鴻這邊,與蔣碧薇分手不久之后,他就與廖靜文步入了婚姻殿堂,過上了晚年生活。

他和廖靜文的婚姻共延續了7年。 只不過,在這短暫的時間里,他并沒有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到廖靜文的身上,而是為了給蔣碧薇100萬,沒日沒夜地操勞作畫,身體日漸透支,最終倒了下去。

1953年9月26日,徐悲鴻扛不住了,離開了人世,享年58歲。

在海峽的另一邊,蔣碧薇聽說了徐悲鴻離世的消息。同時, 她還聽說了一件事,這是一個許多人不太在意的細節——直到去世之前,徐悲鴻還一直帶著她在巴黎送給他的那塊手表。

聽到這里,蔣碧薇哭了,哭得天昏地暗,撕心裂肺。到這一刻她才明白,原來,徐悲鴻一直沒有忘記她。

一切都已變成過去,有緣無份,再愛都不能在一起了,未來的日子還得繼續。

沒有了張道藩之后, 獨身一人在台灣的蔣碧薇只能靠賣徐悲鴻的畫為生。

但是,有一幅畫她到去世時也沒有出賣,它一直掛在她的床頭上。后來,人們才得知, 這幅畫是徐悲鴻在巴黎為她畫的肖像畫——《琴課》

結語

蔣碧薇18歲與徐悲鴻私奔,陪他去日本和法國,在法國度過了甜蜜的8年愛戀光陰。

只可惜, 回到國內之后,這一段愛成了記憶和過去,永遠地留在了法國,接下來的就是互相傷害。

只嘆,既然愛了,又為什麼要鬧得不可開交? 世上有「一見鐘情」和「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的說法,同時也有「有緣無份」的事。

愛而不得總會讓人揪心不已,但既愛又恨,又何嘗不是這樣呢?

如果蔣碧薇和徐悲鴻沒有分開, 沒有相愛相ㄕㄚ,那他們的愛情是多麼令人向往和羨慕。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