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佩璋與白崇禧:在和男人相處時,笨女人是在付出,而聰明女人是在套路

珮珊 2022/10/07 檢舉 我要評論

精神寂寞

自從和夫人馬佩璋結婚后,兩人相濡以沫,過著一生一世一雙人的幸福生活。

許多人都以為是白崇禧潔身自好,對感情忠貞。

實則不然,白崇禧并非感情專一的男人。

他也曾金屋藏嬌,有過一段風流韻事,只是他善于遮掩,加上夫人并未聲張,這才隱瞞下來。

1930年,白崇禧因忙于戰事,無暇照顧妻子和女兒,為了她們的安全,他派部下將她們送到香港居住。

昔日恩愛的夫妻,在很長一段時間里,形單影只。

同年10月,白崇禧帶著部隊進入南寧,將稱霸在云南部隊的「滇軍」趕出廣西。

白崇禧原本就是廣西人,拿下廣西后,心情激動的他把作戰指揮室設在環境優美、遠離喧鬧的陸氏花園。

戰事平穩后,他閑暇的時間也多了,每天散步在鳥語花香、林蔭茂盛的小路上,享受微風徐徐帶來的涼爽,他的內心世界感到無盡空虛。

此時若是佳人在懷,該多幸福啊!

可是他和妻子,鸞孤鳳只,再好的景,再美的心情也不過是徒增悲傷罷了。

每每夜深人靜的時候,白崇禧總是無可避免想到妻子。

若是她在,床榻上也不至于如此孤單,自己疲憊的心靈也有人慰藉。

好幾次,他輾轉反側,還是難以入睡,半夜三更把早已熟睡的警衛人員叫起來陪他下棋,消磨時光。

若是一兩次,警衛員還能撐得住,但是白崇禧內心的空虛和寂寞,不是一兩天就能緩解的。

次數一多,警衛員和侍衛都堅持不住了,他們經常聚在一起互訴苦衷,希望能找出解決辦法。

升官的契機

副官許輝生聽到警衛員的抱怨后,留了一個心眼。

能做白崇禧副官的人,果然心思透徹。

警衛員的抱怨,在他眼里竟然成為自己升官發財的契機。

他知道最近白崇禧精神不太好,只是不知道因為什麼事情,現在才搞清楚,原來白崇禧是寂寞難耐。

若是自己能夠幫助白崇禧解決了這個難題,以后豈不官運亨通?

他趕緊去當地的風月場所找來了幾個身材姣好,容貌上乘的風塵女子帶到白崇禧面前。

結果白崇禧一看到她們就嫌棄地擺了擺手,讓許輝生將她們帶下去,說自己沒興趣。

這下許輝生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白崇禧不是精神空虛?怎麼費盡心思找來的美女他一個都看不上?

后來許輝生才弄清楚原因:白崇禧是覺得這些常年混跡風月場所的女子不干凈!

一雙玉臂千人枕,半點朱唇萬客嘗。

這些女子如何能配得上他的身份?

許輝生雖然弄清楚原因,但卻無能為力。

兵荒馬亂的年代,他去哪尋找家世清白,姿色尚可、又便于控制的女子呢?

為了升官發財,許輝生萌生了把未婚妻王氏獻給白崇禧的念頭。

這天,他來到未婚妻王氏家中,悄悄問王氏:「我們的一位長官住在陸氏花園,身邊沒人照顧,多有不便。

此時若有人能幫我在長官身邊照顧他,我的官運也許能順暢些,你愿不愿意幫我?」

王氏是個善解人意、溫柔善良的女子,聽說能幫助丈夫,二話沒說,一口答應下來。

她以為只是照顧長官的日常起居,收拾家務。

可是當被帶到陸氏花園,許輝生才告訴她真實任務:哄長官開心,慰藉他精神上的空虛!

王氏這才明白,自己竟然淪為禮物,被丈夫送給了上司!

她是傳統女子,內心不愿意接受這樣的事情,只是如今也沒有退路,只能同意。

果然不出所料,白崇禧對王氏一見鐘情。

他對許輝生大大夸贊一番,說他體貼上司,很會辦事,還千叮嚀萬囑咐:此事千萬要保密,不得對王氏泄露自己的真實身份。

為了不被人發現他的婚外情,白崇禧交代許輝生另外找隱蔽的地方安置王氏。

從此以后,可憐的王氏便成為了白崇禧用來打發漫長黑夜的一劑良藥。

兩人夜夜笙歌,直到天亮。

為了感謝許輝生的體貼關照,白崇禧提拔他為廣西邊城警備司令官。

對白崇禧來說,王氏只是他寂寞難耐的一個玩物罷了,從未想過給她什麼名分。

同居一段時間后,王氏很快懷上身孕。

雖然對王氏沒什麼感情,但是白崇禧很在意她肚子里的孩子,再加上當時廣西的醫院沒有辦法做人流手術,只能待產。

十月懷胎后,王氏為白崇禧生育一個男丁。

這讓白崇禧樂得合不攏嘴,馬佩璋雖然能干,將家里料理得井井有條,不過只給他生育了兩個女兒。

雖然是民國,但是在白崇禧心里,兒子才是繼承人,為顯重視,他親自給孩子取名「黑仔」。

原本只是慰藉的工具,沒想到王氏竟然給自己添了個壯丁,白崇禧激動地抱著她。

激動過后,是無盡的哀愁。

王氏如今生育了男孩,不能無名無分跟著他,否則對兒子將來也有影響。

但是早在和馬佩璋結婚時,白崇禧承諾過只娶她一人,絕不納妾。

在外打仗這麼多年,一直是妻子任勞任怨,照顧父母,他又沒有理由休妻。

就在白崇禧左右為難的時候,他在南寧金屋藏嬌的事情也傳到了遠在香港的馬佩璋那里。

婚姻保衛戰

馬佩璋起初聽到這個消息也怒不可遏,甚至好幾天不吃飯,躲在房間里哭泣。

當悲傷過后,她逐漸恢復了冷靜。

這件事已經發生了,縱然再生氣,再傷心,也無濟于事。

而且當時,國民黨官員哪一個不是三妻四妾,左擁右抱?

若是自己像一個潑婦大吵大鬧,只會讓白崇禧厭惡,將他越推越遠,那是自己想要的結果嗎?

馬佩璋意識到白崇禧的越轨既是一個危機,也是一個契機!

若是她處理得好,不僅能切斷他和王氏的關系,還能牢牢掌握住白崇禧。

若是處理不好,白夫人的位置難保不會拱手讓人!畢竟人家王氏生的可是個兒子。

但無論怎麼說,當務之急都是要趕到白崇禧身邊去,趁他還沒有決定好給王氏名分前,斬斷他們的情根。

為何馬佩璋會如此理智又充滿睿智呢?一切還要從她的經歷講起。

妻子馬佩璋

馬佩璋是桂林人,她的父親是清末的一名貢生,在清廷擔任過很多職位,是名副其實的名門紳士。

雖然馬佩璋是女子,但是父親按照男子來培養。

因為父親的寵愛,馬佩璋也和一般女子不一樣,恣意瀟灑,遇事有主見。

馬佩璋長大后,對舊式思想很不滿意,她覺得女子就應該活出自己的精彩。

父親看她可堪大用,把家里的事情都交給她負責。

一個性格獨立、聰明伶俐、接受過先進教育,能夠和人侃侃而談的女子無疑最有魅力。

成年后的她成為遠近聞名的美人胚子,前來馬家求婚的男人絡繹不絕。

但是馬父對自己未來女婿要求嚴苛,雖然求親者眾多,真正滿意的卻少之又少。

馬佩璋接受過新式教育,對自己未來夫婿要求更高,若是找一個不如自己的男人,要她何用?

而且她還要求一夫一妻制,倘若找不到這樣的,她寧肯不嫁。

就這樣,馬佩璋一直到了22歲,都還沒嫁出去,別人都勸她眼光不要太高。

但是馬佩璋卻一點也不著急,對于男人,她是寧缺毋濫。

媒妁之言

1923年夏天后,李宗仁,白崇禧在孫中山的大力扶持下,發動了討伐廣西舊軍閥陸榮廷,沈鴻英統一廣西的戰爭。

1925年1月,白崇禧率兵一舉攻占了桂林,將沈鴻英的隊伍趕到了湖南境內。

他以勝利者的身份回到了離別已久的老家桂林,此時的他正值年輕有為,大展宏圖之時。

事業上有了起色,白崇禧自然要考慮娶妻的事情。

白崇禧聽說有一個叫馬佩璋的女子,是桂林出了名的美人,不僅人長得好看,還品學兼優、有性格、見解獨到,是個百年難得一遇的女子。

懷著一顆好奇的心,白崇禧來到了馬家。

在那麼多求親的人里,馬佩璋的父親一眼看上新桂系的風云人物白崇禧。

在媒人的撮合下,馬佩璋和白崇禧走到了一起。

一個是英俊帥氣、執掌一方的軍閥將領;一個是聰慧英氣、不輸男子的馬佩璋,兩人勢均力敵。

白崇禧帶著馬佩璋在老家沒住幾天,他手下的參謀傳來急報,說敵人大軍緊逼柳州,需要白崇禧立刻帶兵援助。

軍情如火情,白崇禧接到消息后,匆匆告別了妻子和母親,立刻帶兵朝桂林急行軍。

桂林遇險

他前腳離開桂林,沈鴻英的孩子沈榮光就得到消息,從湖南日夜兼程偷襲桂林,桂林重新落入沈鴻英手里。

當沈榮光得知白崇禧的妻子馬佩璋還留在桂林后,下令全城戒嚴,就算掘地三尺,也要將馬佩璋抓到。

除了動員自己手下的官兵,沈榮光還在城里放話,只要抓到馬佩璋本人,或者前來報告馬佩璋行蹤的,都有重賞。

這賞賜的金錢從哪里來呢?自然是抄沒馬佩璋父親家產得來的。

正在沈家軍全力搜捕馬佩璋的時候,白崇禧也得到了消息,不禁為自己妻子捏了一把冷汗,一個女人家,能夠在那麼多人的搜捕中逃出來嗎?

白崇禧也不肯定,他只能盡快解決這邊的事情,祈禱馬佩璋能夠安然無事。

此時的馬佩璋人又在哪里呢?

早在沈榮光攻下桂林時,她已經預料到敵人會搜捕自己和婆婆。

趁沈軍入城混亂,她把自己偽裝成乞丐,在衛兵的秘密押送下離開桂林,來到中山路的一個醫院。

這里的院長是一個英國女傳教士,外國人創辦的醫院,沈榮光不敢隨便搜尋。

安置妥當后,馬佩璋讓衛兵去找白崇禧報信。

白崇禧帶兵擊潰唐繼虞解了柳州的危難后,立刻帶著部隊返回桂林。

沈榮光知道自己不是白崇禧的對手,連夜撤出桂林。

白崇禧在道生醫院看到馬佩璋安然無恙后,一顆心才完全放了下來。

他帶著馬佩璋回到岳父家,在家里置辦了慶功宴。

這一次經歷也讓白崇禧見識到了馬佩璋的聰明才智,原來妻子并不像他想象中那麼弱小,需要人保護。

從這以后,無論白崇禧遇到什麼變故,都會先將自己的妻子,孩子安置妥當,再帶人到一線作戰。

撐起半邊天

兩人結婚的時候,白崇禧32歲,馬佩璋23歲。

馬佩璋是一個典型的賢妻良母,不喜歡拋頭露面,也不愛慕虛榮。

每天的生活就是相夫教子,照顧雙方的老人,也正是因為她這樣的性格,才讓白崇禧沒有后顧之憂,可以一心一意在前方作戰。

她不像李宗仁的夫人郭德潔那樣熱衷于政治權力,但也是一個名副其實的好當家,在家里說話很有分量,在外面也得到了該有的尊重。

不過這尊崇的背后,是無盡的辛酸和危險。

據她孩子的回憶:在北伐戰爭和抗日戰爭期間,好幾次逃難都是馬佩璋一人帶著全家四處奔走。

戰爭來臨時,是馬佩璋帶著上至九十多歲的婆婆,下至還不滿月的兒子,以及大大小小八十多人一起逃難。

他們一行人穿越槍林彈雨,克服重重阻礙,一路從上海流浪到南京尋找白崇禧。

也正是這樣的經歷,才會讓馬佩璋非同凡人,擁有一般女子沒有的睿智。

穩妥處理婚外情

一番思慮過后,她帶著兩個女兒風風火火趕到南寧。

白崇禧看到妻子時,不由得大為震驚,羞愧地問道:「你怎麼來了?」

看到馬佩璋的那一刻,白崇禧是意外又愧疚,所以他眼神閃躲,說話也不敢直視妻子。

馬佩璋縱然心里一團火,但也明白此時不是發火的時機。

她極力克制自己的情緒,鄭重道:「事情我都知道了,局面如此,我也只能接受。

現在,你打算怎麼處理?是選擇她?還是選擇我?你若選她,我即刻帶著兩個女兒離開;你若選我,必須和她一刀兩斷。」

「你不生氣?」白崇禧很意外馬佩璋的態度,換作其他人早就該鬧起來了吧?

「生氣,可又如何?現在事情都出來了,最重要的是妥善處理,你也不想這個事情鬧得人盡皆知吧?」

白崇禧覺得馬佩璋如此深明大義,自己還做出這麼對不起她的事情,實在太不應該。

內心對妻子的愧疚感讓他都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

看著白崇禧這個樣子,馬佩璋知道自己目的達到了。

只有讓男人覺得虧欠你,他才會想要彌補,利用好這種心理,能事半功倍。

「我也不清楚啊!」白崇禧像是一個犯了錯的小孩子,一臉的手足無措。

「這樣吧,孩子留下,我會當自己親生孩子來養,但是這個女人絕對不能進門。」

「都聽你的吧。」白崇禧其實也沒想好該如何處理這個事情,畢竟他起初只想找個人安慰自己孤獨的內心。

現在目的達到了,就想著自己躲起來,讓馬佩璋處理剩下的事情。

其實處理婚外戀很簡單,只要夫妻一致對外,讓第三者明白她所依賴的男人心里根本沒有她,她才會放手。

若是一味大吵大鬧,只會把丈夫越推越遠,這樣的做法太不理智。

馬佩璋忍下心酸,拿了一大筆錢找到王氏:「我們商議過了,這段時間多謝你對我丈夫的照顧,我很感激。

如今我陪伴在他身邊,他也不需要你照顧,另外黑仔我會替你撫養好,你也可干干凈凈回到家中。

考慮到你這兩年為白家做出很大的犧牲,我們準備在經濟上給你補償,這些錢能讓你今后生活順利些。」

王氏知道馬佩璋口中的「我們」指的就是她和白崇禧,得知這樣的結果,她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

看著王氏如此,馬佩璋也不好說重話:「拿著這筆錢,以后擦亮眼睛,好好找個男人過一輩子吧。」馬佩璋將手里的錢遞給了她。

王氏聽完,不禁感嘆自己命運坎坷。

未婚夫為了前程將自己送給白崇禧,可白崇禧對她卻無一點感情,只當她是生育的工具。

一致口供

送走王氏后,馬佩璋把黑仔接到身邊撫養,為他取名「白先道」。

為了保全她和丈夫的名聲,馬佩璋又和白崇禧達成協議:「無論任何時間,任何場合,黑仔都要說是我的孩子,而且是白家的長子!」

歷史上記載的白崇禧一共十個孩子,其中九個是馬佩璋所生,只有白先道是王氏所生。

盡管他們千方百計掩蓋這一段風流往事,可是紙包不住火,桂系軍隊的少數軍政官員還是知道這件事,只是他們裝作不知道罷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