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媜:每個人都是發光體,發什麼光因人而異

珮珊 2022/07/08 檢舉 我要評論

用最真誠的文字,傾聽心底的聲音,做内心强大的自己。我是珮珊,陪你一起閲書、閱心、閱塵世的小編。

在資深文學愛好者心目中,台灣女作家簡媜應該是一個可以和張愛玲、三毛比肩的名字;在眾多學子眼里,即便不熟悉這個名字,但大多也應該在語文試卷的閱讀題中看過她的作品。如果從她24歲開始出第一本書《水問》算起,距今已經整整30年過去。在這個節點上,簡媜也拿出了自己的三十年的自我紀念之作《我為你灑下月光》。

為此,簡媜接受了媒體記者的采訪。從本次紀念之作主題選擇愛情的由來,到書名的確定等等,簡媜都作了詳細解讀。

一生只能寫一本這樣的書

此前簡媜曾用「一生只能寫一本」來形容本次推出的《我為你灑下月光》。在采訪中,她首先就解釋了這個問題,「這是一本特殊的書,因為從來沒有一本書像它一樣,在寫作的過程當中引發我的內心風暴。我幾度掙扎在寫與不寫之間,最后我還是把它寫出來了。因為燦爛的青春,對文字與文學的迷戀,以及對愛情的追求,都是我們人生當中美好的事情,我愿意把它寫出來跟我的讀友分享。」

簡媜說,自己開寫后才漸漸發現「這已不是一個簡單的、沒有開始無所謂結束的情感故事,而是對種種‘傷逝’的緬懷,是以,書后絮語所致敬的、致謝的、致意的、致憾的、致哀的人事物,有了吊唁的用意。」簡媜說,所以自己才在書中說,這書既是懺情秘錄,也是青春挽歌,既是拜謝古典風華,也是感恩文學繆斯之垂愛。

簡媜

每個人都是發光體

不少讀者應該都有印象,包括本次的《我為你灑下月光》在內簡媜的不少書名都很別致。對此她也做了解釋。在她看來,書名對一個作家來講,和孕育生命的情形非常接近。「我的每一本作品,書名都先于內容而產生,在創作的過程中,書名是我呼喚和對話的對象。」

在本次確定《我為你灑下月光》時,簡媜說自己想到的是每一個人都是一個發光體,有的發光體像星光、像月光,讓你想要沐浴在那種光輝里……月光在這本書里是一個暗喻,我說每個人都是發光體,只是發什麼光因人而異。」

具體到寫作中,《我為你灑下月光》那一章也是簡媜寫得最觸動的部分,她自言寫的是「悟」。「悟的是,好端端兩個人,放在不能成就的時空坐標里,不是這兩人的錯;世上不能成就之事何其多,不必一顆心碎了也要把一切都弄碎才快意恩仇。悟里,有體諒、有憐惜、有給予。這一切,也有秋天月光給的啟示。所以才有這個書名。」

想用愛情主題告別青春

簡媜之前的每本散文集都有一個主題,到了《我為你灑下月光》中,她選擇了愛情作為主題,是因為「我希望對人生中那些最華麗、最奢侈同時也容納了最多傷痛的愛情,做一個回顧和反思。」

簡媜說,對自己而言愛情里藏著讓自己會心動、留戀的東西。具體到寫作時,簡媜直言自己進入了那個已逝世界,重返青春國度,憶起他們的故事,「然后為多情卻心碎的自己嘆一口氣。」

「這本書是獻給被愛神附身的人,但是我不僅僅只是寫愛情,我一直相信,愛情能夠帶領我們走上一條自我探險之路,幫助我們發現金碧輝煌的自己,是一件美好的事情。」簡媜這樣說道。

簡媜寫作超過30年,并且她在采訪中她直言今后仍會繼續寫下去。「在我這里,散文,是一個聲音呼喚另一個聲音。作者與讀者在文字曠野里相遇,更是散文獨具的殊勝之處。」

簡媜說,「在散文的轄區,作者與讀者攜帶各自的行囊,各補各的人生破網,卻在某個神秘時刻,在文字里相遇,彼此相視一笑、揮手一別。為了這神秘的、萍水相逢的片刻,我也會繼續寫下去,送給有緣人。」

同時,簡媜表示,「我一直認為,身為作家只能葬在白紙黑字里,除此之外沒有第二個江湖,故愿繼續長途跋涉,獨自一人,走到行興自消之處,寫到江郎才盡之時。」

愿你我,活得通透,舒展自己的生命,輕盈自己的靈魂。共同陪伴彼此的成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