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歲宋美齡來到宋子文墓前,忽而「心生悔恨」,悲傷說出一番「戳心話」

珮珊 2022/10/28 檢舉 我要評論

用最真誠的文字,傾聽心底的聲音,做内心强大的自己。我是珮珊,陪你一起閲書、閱心、閱塵世的小編。

1971年4月25日,美國西部城市的舊金山,傍晚時分一輛白色小汽車駛入灣區林森路158號,從車上走下來一位身穿白西裝、手拿白禮帽的華人老頭。他就是曾擔任國民政府財政部長、外交部長及行政院長的宋子文。

自從1949年因為「黃金風潮案」和「貪污外匯」等罪名遭到彈劾,和蔣介石鬧翻之后,灰心失意的他就辭職務飛往美國定居。此后20多年來他深居簡出,不問世事,極少應酬。

77歲的宋子文已經雙鬢斑白、老態龍鐘。這天晚上,他和夫人張樂怡是來參加老朋友余經鎧為他舉行的晚宴。主人十分周到,特意從唐人街餐館請來廚師,為宋子文燒制了地道的家鄉菜。

與久別重逢的老友相聚一堂,相談甚歡,宋子文胃口大開、興致很高。友人紛紛舉杯,頻頻向宋子文敬酒。誰都沒有料到,就在宋子文邊吃邊談、極度興奮之時,他忽然「咯」的打了一個飽嗝。

大家都沒注意到宋子文的反常,以為他吞咽食物太急,難免會打個嗝。可是很快就有人發覺不對勁,宋子文打完嗝后便不再說話了,一張臉也憋得又紅又紫,眼睛往上翻,露出嚇人的白眼仁。

張樂怡見丈夫突然頭向左一偏,立時感到大事不妙。她霍地站起來,扶著歪斜在椅背上的丈夫,焦急地問:「子文,你怎麼啦?」宋子文沒有回應她,反而突然脖子一梗,又很快無力地耷拉了下來。

半個小時后,醫生匆匆趕來,為已經僵臥在床的宋子文做檢查,失望地告訴在一旁哭成淚人的張樂怡: 「沒救了,宋先生在吃飯時因興奮過度,不慎將一塊食物嗆入氣管,從而導致呼吸不暢,心力衰竭而猝然ㄙˇ去。

張樂怡萬萬想不到,丈夫居然會被一塊小小的食物噎ㄙˇ。她撲倒在宋子文的遺體上,失聲慟哭了起來……

遠在台灣的宋美齡接到大哥去世的消息,十分悲痛。此時正值蔣介石重病纏身之際,台灣與美國的關系也急轉直下,宋子文猝然離世,作為胞妹的宋美齡要不要出席他的葬禮,給蔣宋夫婦夫婦出了一個大難題。

民國蔣、宋、孔、陳「四大家族」家喻戶曉。宋美齡嫁給了蔣介石,大姐宋藹齡嫁給了孔祥熙,憑借這層姻親關系,蔣、宋、孔三家早已綁在了在一起、利益攸關,反而是陳家被孤懸于外。

蔣家與孔宋家族一損俱損、一榮俱榮,蔣介石讓大舅哥宋子文擔任行政院長,讓連襟孔祥熙擔任財政部長,自己則牢牢把持軍政大權,宋美齡在其中起到了至關重要的「穿針引線」作用。

宋美齡是「宋氏三姐妹」中最小的一個,有人評價「宋氏三姐妹」中大姐愛財,二姐愛國,小妹愛權,所言非虛。宋美齡與蔣介石結為夫妻后,孔宋家族在她的包庇之下,貪污走私、大發橫財。

除了大姐宋藹齡、二姐宋慶齡,宋美齡還有個大哥宋子文,兩個弟弟宋子良和宋子安。因為立場不同,宋慶齡與幾個兄弟姐妹來往不多。

父親去世后,與蔣介石結為「權力夫婦」的宋美齡成了宋家的實際代理人。大姐宋藹齡、大哥宋子文和兩個弟弟,因為她的關系成為政商兩界的頭面人物。

宋子文歷任國民黨財政部長、外交部長、行政院長等職務,宋子良在銀行系任職、宋子安則在交通系任職。兄弟三人都有權有勢,必然滋生貪腐。娘家人大發國難財,宋美齡則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抗戰期間,宋子良擔任西南運輸處主任。西南通道是軍事物資輸入的重要通道,宋子良卻利用職權從印度走私黃金。

他命人將黃金打造成頭盔,外面刷上油漆。他和手下乘飛機入境,每個人都戴上「黃金頭盔」,對外宣稱擔心受到日本人攻擊。最后被戴笠查到了,還沒等宋美齡發話,戴笠就乖乖放人。

如果說,宋美齡對小弟的保護是間接的「恩威并施」,那麼她對大哥宋子文的包庇則是直截了當、明目張膽。

1944年12月,宋子文代理行政院長。有一天,宋美齡接受記者采訪,有記者問了宋美齡一個問題:「宋子文當了行政院長,還要經營銀行、煙草等那麼多企業,難道不沖突嗎?」

宋美齡為了維護哥哥,直截了當地回答:「你們這些年輕人不懂,你看美國那些大官,哪個不是從企業家轉過來的?這是很普通的事情,你們將來去美國看看就曉得了。」宋美齡信口雌黃、欺上瞞下,可謂做到極致。

宋子文頭頂經濟學博士的光壞,在政商兩界擁有一大堆頭銜,利用職權之便,他不僅大謀私利,而且還能掌握太平洋戰場的動態,招呼家人向美國轉移財產。

抗戰勝利后,為了應對經濟通脹,宋子文決定開放黃金和外匯市場,以中央銀行的黃金、美元庫存作為基礎,回收市面上發行過量的紙幣。結果,國民政府的外匯和黃金儲備迅速減少,其中大部分都流進了孔宋家族的腰包。

蔣介石急令宋子文停止該項政策,徹查黃金和外匯去向,這就是民國著名的「黃金風潮案」。數月后,《中央日報》捅出孔家的揚子公司和宋家的銀行公司利用特權,購得外匯3億多美元,宋子文的公司涉案8000多萬美元。

宋美齡坐不住了,她找到蔣介石,以失婚相威脅查辦《中央日報》。在蔣介石的過問下,報社不得不以「漏掉小數點」為名,將3億多美元改稱為300多萬美元。

然而宋美齡還是沒能保住哥哥,「黃金風潮案」愈演愈烈,社會上「倒宋」的呼聲越喊越高,最后宋子文辭職了事。雖然他捐獻了在銀行的全部股份,但是還是難以平息社會各界對他的指責。

宋子文主動辭去行政院長的職務后,蔣介石又任命他擔任廣西省主席,于是「捐官鬻爵」的批評又鋪天蓋地而來,宋子文再次辭官。1949年5月16日,宋子文從香港輾轉飛往歐洲,一個月后前往美國定居。

蔣家王朝分崩離析,國民黨敗退台灣。國民黨內出現了各種追究政權崩潰禍首的聲音,孔宋家族成了眾矢之的。在這種敵視的氛圍之下,孔祥熙、宋子文躲在美國,輕易不敢到台灣「拋頭露面」。

蔣介石「復行視事」,重新登上「總統」大位之初,曾邀請宋子文回台灣襄助大政,蔣介石在信上說 「國難日亟,希兄移玉台灣,共濟艱危,為盼」

盛情難卻,宋子文曾在1950年3月專程赴台報聘,逗留數日。他當面向蔣介石表示已無意仕途,堅決不再過問國民黨政務,只想在美國安享晚年,含飴弄孫。

宋子文和孔祥熙徹底退出政商兩界,標志著孔宋家族的衰敗。還活躍在政治舞台上的人,只剩下了一個宋美齡。

既然宋子文和孔祥熙都不想復出任事了,蔣介石索性釜底抽薪,在1952年10月的一次大會上,以「國民黨元老重新登記」為由,趁機將宋子文、孔祥熙逐出國民黨。

蔣介石「大義滅親」,昭告海內外,無非是要安撫黨內反對孔宋情緒,但此舉并不影響蔣介石與孔宋家族之間的私人關系,畢竟裙帶關系難以割舍,更何況還有宋美齡從中斡旋。

然而,隨后「吳國楨事件」和「孫立人事件」的相繼爆發,徹底宣告了宋子文和蔣介石的關系走到了頭。

1954年3月,台當局誣指吳國楨「背叛國家,污蔑政府」,解除他的一切職務,并開除其黨籍。1955 年10月,孫立人以「意圖兵變」的莫須有罪名,被國民黨當局撤除了一切職務,并遭軟禁在台中的家中。

吳國楨原本是宋子文、宋美齡兄妹十分倚重的干才;孫立人出身于宋子文擔任財政部長時期的稅警總團,堪稱宋子文嫡系人馬。 吳國楨、孫立人先后中箭落馬,導致宋子文更不愿與台灣方面的蔣氏父子再有什麼往來。

宋子文、宋美齡兄妹已經意識到,蔣介石當局之所以「搞出」吳國楨、孫立人事件,不過是為日后蔣經國的接班掃清障礙。

曾經的種種跡象表明,蔣經國相當忌諱孔宋家族在台灣「復辟」,借著吳、孫事件,正可斬斷孔宋家族在台灣滋生之根苗。類似的清算和排擠,讓宋子文更加杯弓蛇影,不愿踏進台灣一步。

1958年12月,台北兩家日報報道了一則消息: 「前行政院長宋子文,可望在本年底或明年初返國,將在台北停留一短時期。」

不久宋子文果然抵達香港,但他隨即向媒體表示,他已經在海外寓居10年,對政治已經完全不感興趣。這次到香港也完全是處理私人事務,和親友在香港過圣誕節,并無造訪台灣的計劃。

所言非虛,宋子文在香港逗留二十多天后,旋即返回美國。已經67歲的宋子文面龐清削瘦,頭髮斑白,對復出政壇已經意興闌珊,如今他只想頤養天年,不再過問官場之事。

香港和台灣近在咫尺,宋子文過門而不入,可見吳國楨和孫立人出事之后,孔宋家族對蔣氏父子一意孤行的做法,私底下還是有很大的意見。

然而親戚終歸是親戚,1963年初,蔣介石親自打電話,邀請孔祥熙和宋子文合家來台灣一起過舊歷新年,以示家族團聚之意。

由于蔣介石再三來電邀請,宋子文卻之不恭。1963年2月,宋子文乘飛機悄悄來到台北,下榻在圓山大飯店。宋子文在台待了12天,其間除了參觀了一場軍隊演習,未出席任何官方活動。

元宵之夜,東道主蔣介石、宋美齡以豐盛的晚餐,招待孔祥熙、宋靄齡夫婦及宋子文、宋子安兄弟,蔣經國、蔣緯國兄弟也出席了晚宴。

這次元宵晚宴,是自1948年以來,蔣介石一家與孔宋家族的第一次聚首,也是蔣介石和宋子文闊別13年后,再次重逢。然而這場家族聚會,也成了蔣、宋、孔三家的「最后聚會」。

1967年8月,孔祥熙在紐約病逝;1971年4月25日,宋子文在友人余經鎧家中用餐時,因食物不慎嗆入氣管,窒息而ㄙˇ。

宋美齡與大哥宋子文關系極好,更何況宋子文在國民黨政權擔任要職期間,兄妹倆聯系緊密,感情更深。如今胞兄去世,于情于理,宋美齡都應該出席葬禮。

當宋子文的遺孀張樂怡發來邀請,宋美齡本已經乘飛機抵達夏威夷,然而卻中途生變,最終在蔣介石的阻攔之下,沒能出席胞兄的葬禮。

據香港《文匯報》稱,尼克松和基辛格為了進一步推動中美兩國外交的進程,通過一位宋子文的生前舊友邀請在中國大陸的宋慶齡、在台灣的宋美齡以及留美定居的宋靄齡三姐妹,同時來參加宋子文的葬禮。

尼克松「太不懂中國人」了,蔣介石得知消息后,擔心中了大陸方面的「統戰」陷阱,于是緊急發電報給已經身在夏威夷的宋美齡,暫停前往。

宋美齡得知二姐宋慶齡也準備來美參加葬禮,于是立即通知了大姐宋藹齡。宋美齡停留在夏威夷,不肯向前再走一步。

由于包租不到專機,宋慶齡不能應邀赴美參加葬禮了。美方得知宋慶齡不來了,于是趕緊通知蔣、孔兩家,希望宋藹齡、宋美齡能趕來參加葬禮,畢竟無論對生者還是ㄙˇ者來說,都是一種安慰。

然而宋美齡還是「疑神疑鬼」,索性掉頭飛回台北;小妹不來,定居在美國的宋藹齡也猶豫不決。為了等待宋藹齡的到來,宋子文的葬禮從上午推遲到了下午,最終還是沒能等到宋家最后一位可能前來的家屬。

在宋子文的葬禮上,除了妻子張樂怡和他們的子女,只有弟弟宋子良和其他一些朋友在場,場面凄涼。宋美齡沒能出席葬禮,最終由蔣介石出面送去一塊匾額,上書「勛猷永念」四個字。

沒能送大哥宋子文一程,晚年的宋美齡每當想起這件憾事,總是悲戚不已。

1975年,蔣介石在台北病逝,蔣經國掌權后,宋美齡一下子沒了實權,地位一時之間也變得很尷尬,心高氣傲的她最終選擇來到美國曼哈頓隱居,過著普通人的寧靜生活。

隨著年紀越來越大,宋美齡先后送走了自己的外甥、外甥女、孫子,而她自己的身體也是每況愈下。2003年,宋美齡在大病一場過后,自知時日無多,開始安排自己的身后事宜。

宋美齡一直渴望能夠與父母一同葬在上海,落葉歸根,但是這個心愿注定難以實現。于是宋美齡在紐約的芬克里夫墓園也給自己買了一塊墓地,打算ㄙˇ后和姐姐宋藹齡、哥哥宋子文葬在一起。

2003年的一天,106歲的宋美齡在外甥女孔令儀的陪伴下,坐輪椅來到紐約的芬克里夫家族墓園。當宋美齡來到哥哥宋子文的墓前時,想到沒能送他一程,她心生悔恨,傷心感慨說:

「沒有想到當年的國民政府財政部長和外交部長,如今ㄙˇ后都葬在異國了!咱們宋家人為什麼會葬在這里?」

在場的人聽了無不傷心流淚。兩個月后,宋美齡在曼哈頓的公寓中去世。按照她的遺愿,最終安葬在紐約的家族墓園之中。客ㄙˇ異鄉而不能葉落歸根,成了宋子文、宋美齡兄妹的畢生之憾。

愿你我,活得通透,舒展自己的生命,輕盈自己的靈魂。共同陪伴彼此的成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