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蕙蘭:為丈夫散盡上億家產,63歲卻被失婚,孤獨老去,人生至悲

珮珊 2022/10/29 檢舉 我要評論

1956年,顧維鈞辭去外交官職務,轉頭就丟給黃蕙蘭一份失婚協議書。他說他要照顧下屬的遺孀。而黃蕙蘭雖然內心萬分悲痛,也不曾做過多挽留。

只是回想這一生,自己為這個男人耗盡上億家產,卻也得不到他的心。世事無圓滿啊!

一、富貴之家

1893年黃蕙蘭出生于爪哇(印尼)糖王之家。父親黃仲涵是當時的首富。他的資產據說當時就有4000多萬美金,相當于富可敵國,有花不完的錢。

家中常備有中歐兩式的廚房,想吃什麼就有什麼,應有盡有。而且在黃蕙蘭與父母進餐時,總有十幾名仆人在旁伺候著。要多奢侈有多奢侈。

黃蕙蘭是黃仲涵和原配魏明娘所生的二女兒。雖然之后黃仲涵瘋狂娶了18個小老婆,生了42個子女,但他還是最愛自己的二女兒。為什麼呢?因為黃蕙蘭可以說魏明娘花重金培養的頂級明媛。

天資聰慧的黃蕙蘭從未系統上過學,母親都是把老師請進家里專們教她。從小和母親周游列國,學習音樂,舞蹈,繪畫,書法,可以說是琴棋書畫樣樣精通。

黃蕙蘭常年生活在倫敦、巴黎等地,不僅依靠家中財力讓她早早拓寬了見識,也因她的勤奮,還掌握了英、法、荷等6門語言。

如果說黃蕙蘭是含著金鑰匙出生,那再加上她后天自身的學識,可以說黃蕙蘭的整個人生應該是鑲㠌著粉鉆的了。

黃仲涵因為特別喜歡黃蕙蘭,所以更覺沒有世上沒有任何一個男人配得上自己的愛女。所以黃蕙蘭轉眼到了25歲,也都一直單身著。當然這根本不用擔心,黃蕙蘭會成為剩女,老爸如此有錢,還寵愛她,難道會養不起她?

所以黃蕙蘭的任務就是繼續跟隨母親游玩,靜待天賜良緣。

二、緣起

1919年,黃蕙蘭的姐姐黃琮蘭,在巴黎的家中舉辦家宴。在邀的賓客之中有后來被譽為「民國第一外交家」之稱的顧維鈞。此時的顧維鈞已在外交史上展露頭角。

前不久的巴黎和會上,年經的顧維鈞并不畏外國列強,在會上據理力爭,發表了那篇著名的演講:

中華不能失去山東,就像西方不能失去耶路撒冷。

雖然此次我們并沒有順利拿回山東的使用權,但顧維鈞那康概激昂的演講,給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因為他是第一個敢站出來對列強們說不的中華人,他代表著中華人應有的血性。

顧維鈞在黃琮蘭家中的鋼琴上看見黃蕙蘭的照片,瞬間心動。他急忙向黃琮蘭打聽此人是誰,表現出了極大的興趣。

黃琮蘭見此,也暗自高興。眼前這個男人,她已然有過了解。他之前已經歷過兩段婚姻,第一段婚姻是家中包辦,沒有感情基礎,三年后失婚。第二段婚姻,是自由戀愛,但女方無福,前不久因病去世,留下兩個幼小的孩子。

顧維鈞是個有錚錚鐵骨的青年才俊,未來必成大器。于是黃琮蘭便向母親去信,讓她趕緊帶著妹妹黃蕙蘭前來相親。

三、相見

初次見面,顧維鈞給到黃蕙蘭的印象并不好。顧維鈞衣著保守,留著老式的平頭,一不會跳舞,二不會騎馬,三不會開車,更不會劍術馬術這些,上流貴族的日常消遣他樣樣不會。黃蕙蘭認為無趣極了。這與她之前想象的叱咤風云的外交官形象相去十萬八千里。

顧維鈞也感受到了黃蕙蘭的敷衍,但他卻絲毫不動生色,他是一個成熟內斂理智的男人,而不是剛出社會的毛頭小子,自然有自己的一番策略。

顧維鈞在隨后的幾次約會中,像是不經意間同黃蕙蘭提起自己在訪問白金漢宮和愛麗舍宮的經歷;約黃蕙蘭去楓丹白露玩時,派有著外交特權牌照的專車接送;邀她一起聽音樂會看歌劇則選擇在國事專用包廂內。這一切,可是黃家再有錢也買不來的特權。

所有的這些,讓見慣各種大場面的黃蕙蘭都感嘆不已,富貴和權貴之間還是有差別的。此時的顧維鈞也還處在追女階段,也很有耐心去對黃蕙蘭噓寒問暖,再加之顧維鈞學識也淵博,最終的結果,只能是黃蕙蘭被征服。

沒過多久,顧維鈞就趁熱打鐵向黃蕙蘭求婚。但求婚的理由并不是「我愛你」這一般人用得熱辣滾燙的字眼, 而是別出心裁地說:「我的孩子需要母親。」

在黃蕙蘭看來,這是顧維鈞有責任感的表現,而她忘了仔細思量,這個男人到底是因為某種利益需要她,還是因為感情不可割舍需要她?來不及思考,她已脫口而出,我愿意。

四、夫唱婦隨

1920年10月,黃蕙蘭和顧維奢華的婚禮如期在布塞爾大使館舉行,各界名流悉數到場,顯得非常隆重。所有餐具皆是純金打造,印有一個「顧」字,新娘黃蕙蘭婚紗及手套上都鑲滿了粉鉆,就邊床罩上的扣子都是金的……

黃蕙蘭的父親黃仲涵并沒有到場,因為他還是不滿意顧維鈞,他認為顧維鈞雖說有才華,但在人品上存在瑕疵。顧維鈞受第一段婚姻岳父的支持才得以去國外留學,想不到學成歸來就要失婚。對此,他存有疑慮。而且顧維鈞當初是連書都讀不起的窮小子,與他家的財富比起來,女兒就是在下嫁。但終是拗不過女兒的堅持,人沒到現場,但送來500萬美金做賀禮,希望錢能為女兒保駕護航。

婚后,夫妻二人一時間也算是琴瑟合鳴,春風得意。在旁人看來更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憑著大使館夫人的身份,以及父親的財力,黃蕙蘭在外交圈里如魚得水,左右逢源。她如愿以償成為了白金漢宮的常客,參加宮庭舞會,與英國女王一起參加各種宴會。黃蕙蘭對各種禮儀的熟知和6國語言的精通,完全有了用武之地 。黃蕙蘭被外媒稱為「遠東最美麗的珍珠。」

黃蕙蘭長袖善舞,是個天生的交際家。在顧維鈞出任美國大使期間,有一次恰遇宋美齡訪美。黃蕙蘭主動將大使館的套房讓給她住,并且時刻注意不搶宋半點風頭。就餐時,把自己與丈夫對面的就餐席位讓給宋美齡。在宋美齡與客人握手時,她也會悄悄遞上浸過花露水的熱毛巾……

顧維鈞很快升為外交總長。 大家紛紛表示祝賀以及稱贊顧維鈞時,宋美齡提醒說:「別忘了大使夫人也起到了重要作用。」外交官袁道豐也曾說,鮮有中華大使的太太能與黃蕙蘭比擬的。

五、裂痕

活躍在外交圈的黃蕙蘭,因為自己獨特的審美,同時也引領著當時時尚圈的風潮。她偏愛中華的綢緞和老式繡花幔子,用它們制作各式各樣的單衫和長裙。當她穿著它們亮相時,一時間引起瘋狂效仿,以至于把該種衣料價格抬高了幾百倍。 就連世界知名雜志Vogue都評選黃蕙蘭為【最佳著裝】中華女性。

黃蕙蘭不僅有著較高的衣著品位,而且還是一流的珠寶收藏家。因為父親雄厚的財力,黃蕙蘭在3歲時就收到重達80克拉的鉆石項連,她一生擁有的珠寶不計其數。

其中最有名的收藏是那只青椒翡翠。 據說這青椒翡翠是乾隆為香妃而特制的,花了黃蕙蘭近百萬大洋。這翡翠通體純凈無暇,極其逼真,加之后來黃蕙蘭特意找到路易·卡地亞讓他為翡翠青椒鑲嵌了一個25克拉的鉆石扣頭,簡直就成了無價之寶。

家底雄厚的黃蕙蘭不僅隨時全身都是珠光寶氣,而且她還常常豪氣擲金無數。有一次,黃蕙蘭隨同顧維鈞訪問波蘭,看到廣場上的中華使館比較簡陋,覺得有損中華形象,就自掏腰包將其翻修。顧維鈞要回國工作,黃蕙蘭更是豪橫地掏出20萬美金購買陳圓圓故居當作公館。

但黃蕙蘭越是爽快花錢,就越是讓顧維鈞倍感壓力。他并不想讓世人認為他依靠妻子太多。雖然事實上,他確實在 許多外交應酬上花著她的錢。

顧維鈞開始要求黃蕙蘭不是他買的珠寶一律不要戴,不要坐娘家買的勞斯萊斯。 但黃蕙蘭有自己的想法,她認為在外交場合上,耀眼的裝扮不僅是為自己,更是為國家。裝扮越耀眼,越不會被忽視,這也是在告訴他們,中華并不是他們想象中那樣落后,中華不能被忽視。

為此,兩人產生了分歧和爭吵。黃蕙蘭不妥協,顧維鈞就對她越來越冷漠。有一次在一個會議上,主持人邀黃蕙蘭上台講兩句,黃蕙蘭落落大方,簡短幾句贏得滿堂喝彩。來到台下,黃蕙蘭興奮地想聽到顧維鈞的夸贊,結果顧維鈞確帶有嘲諷意味地說:不愧為遠東最美麗的珍珠,我看你風頭最盛。

令黃蕙蘭想不通的是,他們夫妻二人,權力和財富齊頭并進,不是很好嗎?顧維鈞還有什麼不滿意的呢?

六、緣滅

后來黃蕙蘭才知道,顧維鈞的心早已不在她那里了。1956年,顧維鈞在辭去外交職務后,轉頭就向黃蕙蘭提出失婚。理由是下屬ㄙˇ了,自己需要照顧下屬的遺孀。

黃蕙蘭沒有做過多挽留在失婚協協議上簽了字。晚年的她,獨自一個人住在華盛頓,身邊只有一條狗陪著她。

在1993年,在100歲生日當天,黃蕙蘭獨自一個人在家中去世。

黃蕙蘭曾評價顧維鈞,是當之無愧的民國第一外交家,但對她而言,他絕不是一個好丈夫。

想不到黃蕙蘭撒盡上億家產,也未能留住愛人的心,最后孤獨老去。

不得不感嘆,嫁對人,對于一個女人來說,是一件多麼重要的事。

如果當初顧維鈞沒有看到黃蕙蘭的照片,那麼黃蕙蘭是不是可能會遇到一個真正臣服于她的錢并愿意享受她的錢帶來快樂的人呢?

只是人生沒有如果……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