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玫:金庸最對不起的女人,20年為他生4個孩子,在長子去世時卻被失婚

珮珊 2023/01/18 檢舉 我要評論

金庸先生曾在與白巖松的訪談節目中談到自己的第二任妻子朱玫,期間數次哽咽,大呼自己此生最對不起的女人便是她。為此,他曾在與朱玫失婚后,因為后悔失婚,便當著朱玫的面撕掉了失婚證,要求朱玫與他復婚。這位朱玫,到底有什麼魅力,可以讓我們的多情作家如此癡迷?真要講起她的經歷來,知道的人都會大呼一聲悲哀,為丈夫付出了一切,換來的卻是背叛。

一、結局開始便注定

朱玫與金庸相識時,金庸剛結束他的第一段婚姻不久。而她與金庸後來之所以會走到失婚的結局,或許與另外兩個女人與金庸結婚的方式不同。畢竟在金庸的三任妻子里,只有被失婚的她,是主動追求的金庸,而另外兩人,卻是金庸追求的對方。

金庸的第一個太太杜冶芬是他在杭州工作時追求到的。當時杜冶芬才17歲,溫婉漂亮,清純可人,金庸一見到她就驚為天人,然后當即示愛,并在一年后與杜冶芬結婚,將杜冶芬帶到了香港。

杜冶芬是一個典型的杭州姑娘,多愁善感又脆弱敏感,她到了香港,生活習慣不同,飲食習慣不同,甚至連語言都不同,她感覺自己就好像一個完全不屬于這個地方的人,而當時金庸忙于工作忽略了她,所以杜治芬主動提出了失婚,強制性地與金庸失婚并獨自回到了杭州。

因為杜冶芬的離開讓金庸頗為感傷了一段時間,然后就將目光瞄上了當時大紅的影星夏夢,甚至為了夏夢進入了長城影視公司工作,還為她寫下了名為《絕代佳人》的劇本。

可惜金庸的示愛和表白都被夏夢拒絕,而在這個時候朱玫適時出現。

當時的朱玫剛剛從香港大學畢業,對已經小有名氣的金庸頗為欣賞。所以大膽地向朱金庸表白。愛情婚姻皆受挫的金庸接受了這個年輕漂亮的女孩子的告白,很快與之熱戀。

當朱玫向家里表示要嫁給金庸時,父母是非常反對的,畢竟朱玫出生在英國,家庭條件相當好,當時那個大她十多歲,還離過婚,沒什麼名氣的金庸,可有點入不了父母的眼。

當時深陷愛情的朱玫早已經不管不顧,無視父母要與她斷絕關系的威脅,悍然地與金庸結婚了。

二、為愛承擔付出一切

盡管朱玫原本是一個強勢的人,甚至在面對金庸文章中的不足時也會大膽提出來,可在二人結婚后,她溫柔體貼,對金庸非常照顧,并且事事以金庸為主,這讓金庸很是受用。所以婚后幾年,兩個人如膠似漆。

三年后金庸提出想要自己出來單干,不再給別人打工,要與朋友辦一個報社,朱玫欣然應允,表示絕對支持。于是,《明報》于1959年成立。

報社成立初期需要大量的資金投入,加之是新報社沒有任何基礎,所以報社的經營情況很糟糕,此時朱玫放棄了自己的工作,成為了報社的第一名女記者,也是唯一一名記者。她每天負責去收集各種素材回來,然后還要把它們匯編成文章,再交給金庸審核。

在遇到《明報》最困難的時候,朱玫不得不變賣自己所有的首飾,以幫金庸渡過難關。此時也是朱玫最辛苦的時候,她懷孕了。可即使如此,她仍舊大著肚子奔走在各個現場,在報社工作的同時還要為金庸準備一日三餐。

她的每一天都是忙碌而辛苦的,可是內心卻非常的幸福和知足。

等孩子出生后,朱玫就更辛苦了,一只手抱著孩子,一只手拿筆寫著稿子。寫完稿子還得背著孩子給金庸做飯,再背著孩子給金庸送飯。當時香港的幾條大街上,每一條大街都見證了朱玫匆忙的身影。

而金庸所需要做的事情只有一件,那就是坐在辦公室里面寫他的文章和小說。與此無關的所有事情都是朱玫一個人在承擔,甚至為了幫金庸減輕壓力,朱玫還負責起了報社的管理工作。

不過好在金庸有足夠厲害的才華,10年間他寫出了14本非常有名的小說,靠著這些小說在《明報》的連載,也讓《明報》從一個默默無聞的小報社成為了香港最為知名,最有影響力的報社之一。朱玫終于可以停下她的腳步,歇一歇,不用再那麼忙碌了。

此時孩子已經開始讀書,報社也有了很多員工,朱玫可以將更多的心思用在報社的管理和文章的創作上。因此她會有許多與金庸不同的意見產生。

金庸當初愛上她,就是因為朱玫敢于批評他文章當中的不足,而當現在朱玫再發表意見時,金庸卻表示無法接受。

所以兩個人經常產生矛盾,因為各種事情爭吵。金庸很固執,朱玫也很強硬,兩個人都據理力爭,誰也不讓著誰。

時間久了,金庸就對朱玫產生了厭倦,不愿意再搭理她,冷戰,分居這樣的事情時有發生。盡管四個孩子經常勸慰父母不要吵架,太作感情。可是愛消失了就是消失了,旁人的勸慰并不會起任何作用。

三、愛已經消逝

朱玫只能把更多的時間放在事業上,盡量不讓自己與丈夫產生矛盾。可是作為文人的金庸,卻無法接受這種精神上的空虛,所以在一次借酒消愁時認識了比他小29歲的林樂怡。

他認為此時的林樂怡活潑青春,而且非常的善解人意,機靈聰慧,所以便對林樂怡非常好,時常送她一點小禮物。

當時才16歲的林樂怡哪里經受得住大作家這樣的糖衣炮彈,很快便淪陷了。盡管後來她表示過退縮,可在金庸的堅持下,二人還是走到了一起。

金庸為了更好地照顧林樂怡,專門在跑馬地給她買了一套房子居住,甚至還送她去澳洲留學,每當思念林樂怡時便對朱玫撒謊要出差,跑到澳洲去看她。而將報社的所有工作,除了寫作以外的,他統通都丟給朱玫,只顧著自己的快活。

等忙碌的朱玫后知后覺地發現金庸的不對勁時,這已經是金庸和林樂怡認識并交往的第七個年頭了。

朱玫沖到兩人約會的地方,對金庸破口大罵,然后憤然離開。林樂怡適時地安慰了金庸,更讓金庸感受到了朱玫的強勢和不可理喻,也堅定了與朱玫失婚的信念。

盡管這個時候他與朱玫的大兒子才剛剛因為感情不順在美國自盡,金庸也仍然向朱玫提出了失婚,完全沒有考慮到朱玫是否能夠在這個時候承受這樣的雙重打擊。

朱玫見金庸態度堅決,也對他心灰意冷,不愿再與他做什麼糾纏,于是答應了金庸的失婚請求。但是她提出了兩個條件: 第一是她要分得一筆財產,第二是他們已經有4個孩子,而且如今孩子也已經成年,金庸也50多歲了,她要求金庸不得再與其他女人有小孩,最好是那個女人去醫院做結扎。

雖然這個條件看起來讓人非常的不可理喻,可是金庸為了擺脫朱玫,竟然答應了她的要求。親自帶著林樂怡去醫院做了輸卵管結扎的手術,然后很快便在失婚后與林樂怡結婚了。在他52歲的這年,迎娶了年僅23歲的小嬌妻。

四、失婚后的慘淡

失婚后的朱玫離開了《明報》,也不再做記者。估計是受到的打擊太大,甚至與自己的很多朋友都斷了聯系,所有的人都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而這時的金庸在接手《明報》的各種管理事務之后,才發現原來這些事情如此繁瑣,令他頭痛不已,他又開始想起朱玫的好來。

有一次他找到朱玫的家里,拿出失婚書,當著朱玫的面撕掉,告訴朱玫自己后悔了,請求她的原諒,能不能繼續和他生活在一起。那個時候,金庸先生可是已經結婚了。

可此時的朱玫早已經心灰意冷,看著如此胡鬧的金庸,就像看一個胡鬧的孩子,冷漠地表示了拒絕。從此之后她也不再與金庸有過多的交集,除了幾個孩子偶爾來看望一下她以外。其他時候朱玫都是一個人生活。

孩子們似乎也更喜歡慈愛的父親,與較為嚴厲的母親關系向來不夠親密,這導致朱玫在失婚后的20多年里,幾乎是一個人獨居,很少有歡聲笑語的時候。

而離開報社之后,朱玫雖然得到了金庸給的一筆錢,可是她覺得自己仍然需要事業,于是便學別人做起了生意。可惜運氣不好,遇到了騙子,將她所有的錢都騙走了。朱玫沒有辦法,只得將金庸送給她的別墅變賣掉拿去抵債,甚至潦倒到要靠做手工編織袋來為生。

但是盡管她已經如此困難,也沒有向兒女和前夫透露過一點她的困境。固執地以她自己的方式走完人生的后半程。

直到朱玫死時,她仍舊是一個人孤零零地躺在醫院的病床上,身邊沒有前夫,沒有兒女,只有她一個人。或許這個時候朱玫想回憶起自己曾經幾十年的過往,也會有過后悔吧,那個自己二十多年全心全意付出的男人終究還是負了她。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