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作霖「搶來」的三姨太:一生無子,情夫去世,心死遁入空門

草莓醬 2022/11/11 檢舉 我要評論

用最真誠的文字,傾聽心底的聲音,做内心强大的自己。我是草莓醬,陪你一起閲書、閱心、閱塵世的小編。

一入侯門深似海,從此蕭郎為路人。

佛說人間七苦:生、老、病、ㄙˇ、怨憎會,愛別離,求不得,人世間的情愛宛如一種魔咒,讓人沉浸其中不能自拔,從而上演了一幕幕悲歡離合,最終落得滿地黃花,凄涼愁苦。

1921年,沈陽城外的一處尼姑庵里,小尼姑仍舊天未亮就起床,她的臉上沒有絲毫剛睡醒時的倦意,而是用一雙水靈靈的大眼注視著眼前的大鐘。

一聲,兩聲……撞到了平時的數響,但她沒有停下,而是奮力再次撞了一下。一座不大的尼姑庵,被這一聲悠悠的鐘聲包裹。

為何多撞一下?小尼姑回想起昨夜她守著的那位僧尼,那僧尼不過三十來歲,唇齒美顏之間還殘留著她年輕時候的美貌印記。

此刻她已經氣息奄奄,嘴里呢喃著一個姓李的人,不一會又換成一個姓張的,叫得守在床前的小尼姑一頭霧水。

她還是沒能熬過今夜,徹骨的寒風帶走了她的香魂,不知是飄到姓張的那里還是姓李的那里。

她沒有跟寺廟里任何人訴說過她的故事,但這份神秘卻讓所有人都很想知道,她來的時候只有住持一人接待,隨即便是剃度,而后她也不和眾尼姑一起做早課,就連飲食都是讓人送到她房里。

在小尼姑的記憶里,她似乎從未出過房門半步,如此神秘的人物,恐怕當年也有一段離奇曲折的悲情故事吧……

妙齡少女被搶做大帥姨太

戴憲玉生于晚清光緒年間,是一個縣衙小捕頭的女兒。家中除了雙親之外,還有一個弟弟,雖然算不上大富大貴,但家境比起一般人家也稱得上是衣食無憂。

東北長期以來就是土匪們的樂土,他們在封建地主、外國勢力與當地百姓之間混得如魚得水。當年景好時,他們專搶地主,若得富裕還會分給貧苦農民。

但一旦地主家都沒有余糧,他們便會將手伸向普通百姓,東北就是被這些人搞得人心惶惶。

而張作霖便是在如此環境中逐漸起家。他早年間落草為寇,過著打家劫舍刀口舔血的日子,后來投靠當地政府,這才算是脫胎換骨。

戴憲玉的少女時代始終秉持著小家碧玉般的教育模式,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知書達理,溫婉可人,更難得的是隨著年齡的增長,她逐漸出落得亭亭玉立,容貌姣人。

如此少女自然是父母的掌上明珠,他的父親是一名捕頭,自然也希望將女兒女配給衙門中人。終于,他為女兒物色了一個負責稅收的差役李海廷,此人是典型的關東大漢模樣,濃眉大眼,身材挺拔,而且也讀過幾年書,深得戴父的信任。

戴憲玉與李海廷在戴父的撮合下見面后,兩人迅速墜入愛河,戴家也抓緊為他們倆定了親事,但就在二人即將成婚之際,張作霖卻好巧不巧的橫插一杠。

事情還得從東北匪患說起,當時東北的總長官是徐世昌,而剛剛編入官府的張作霖正是他的手下。徐世昌見東北匪患嚴重,尤其是土匪頭子杜立三最為猖獗,便向張作霖下達了剿滅杜立三的任務。

接到命令的張作霖絲毫不敢怠慢,畢竟他也要為自己的仕途考慮。張作霖四處追查杜立三的消息,無論真假只要疑似與杜立三有來往的人,都被他抓捕下獄,戴憲玉的父親就是其中一個。

戴父入獄,戴家上下心急如焚,而當時戴憲玉的弟弟尚且年幼,家里只能由戴母和戴憲玉兩人多方打聽,最終得知戴父是張作霖抓捕。

為救父親,戴憲玉和母親一起求見張作霖,而張作霖正好有空接見了母女二人。

初一見面,張作霖便對美貌的戴憲玉一見傾心,接下來的談話中他故意避開討論戴父的問題,而是跟戴憲玉套起了近乎。

戴憲玉也知道張作霖這是看上自己了,但礙于父親的性命在他手中也不好發作。

而旁邊的戴母則不依不饒,讓張作霖很是惱火,最后直接甩下一句話:「放人可以,但是得讓戴小姐做我的三姨太!」

面對張作霖如此無理的要求,戴母和戴憲玉當即回絕,而此時張作霖再次以戴父的性命想要挾,戴母這才猶豫起來,直接告訴張作霖戴憲玉和李海廷兩情相悅,而且早已經有了婚約。

張作霖土匪出身,又身在行伍多年,一聽這個就決定用他土匪那一套將戴憲玉搶到手。

他命人找到李海廷并將其綁入府內,威逼利誘的功夫張作霖玩得比誰都溜。他讓一個士兵抱著一個大箱子站在李海廷面前,告訴李海廷箱子里是兩千兩白銀,如果他同意解除婚約就能帶走這些銀子,如果不同意,眼前這個士兵就會請他吃槍子兒。

李海廷普通百姓家出身,他幾時見過這等場面,當即嚇得面色慘白,同意與戴憲玉解除婚約。

當戴憲玉得知這種消息時又驚又怒,但她還沒來得及找李海廷對質,張作霖的花轎已經出現在了戴家的門口。

戴母見狀,只能依依不舍地將戴憲玉嫁給了張作霖。

被迫成為大帥姨太的日子

戴憲玉帶著委屈和不甘坐上了張作霖為她安排的花轎,外面是歡樂的吹吹打打,而轎內的新娘子卻恨不得當場自盡。花轎走向大帥的路有多長,戴憲玉就哭了多久。

戴憲玉原本夢想著李海廷能如今日這般迎娶自己過門,排場不用這麼大,只要嫁的人是他,但如今娶她的人換成了張作霖,那個自己并不愛的男人。

但這種世道里,自己一個女人又能有什麼辦法呢?只能是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女人的命,不都是逆來順受?

劇照

婚后,張作霖也知道戴憲玉算是強扭的瓜,這小妮子也從骨子里看不上自己,但天生犟脾氣的張作霖偏偏不信這個邪:你越是看不上我,我偏要對你千依百順無微不至,非讓你對我ㄙˇ心塌地不可。

剛結婚的那段時日,張作霖幾乎每天都陪著戴憲玉,做她喜歡做的事,拼命地哄她開心逗她笑,對于軍營里的事全部交給副官去打理,大有「春宵苦短日高起,從此君王不早朝」的意思。

戴憲玉也并非鐵石心腸,在張作霖糖衣炮彈的狂轟濫炸之下很快就招架不住。她心里想的是此刻有一個男人對自己好就夠了,自己本就命苦,能有如此一個人對自己好,保護自己,已經是莫大的幸福。

劇照

不久之后,張作霖和戴憲玉便真正結成了一對舉案齊眉的夫妻。

但是張作霖這樣的人,征服欲太強,取得戴憲玉的歡心也只是為了徹底征服這個桀驁不馴的女人,但要說在她身上有幾分真心,倒也很難說。

很快,張作霖的心又回到了軍營里,他開始親自操練兵馬,有時甚至幾天都不回一次家,讓新婚不久的戴憲玉一度懷疑是不是自己哪里做的不好得罪了張作霖。

在張作霖眼里,一個目標既然已經實現,那就應該盡快開始征服下一個目標,真正的男人應該馳騁沙場建功立業,哪能天天沉浸在溫柔鄉中不可自拔。

只可惜,戴憲玉從始至終都沒有讀懂過張作霖的心思。

張作霖的姨太太們

戴憲玉獨守空閨,張作霖一心練兵,原本二人難得一見,但張作霖很快被要求去遼北剿匪,戴憲玉得知后便ㄙˇ活要求跟隨張作霖一同前往。

她好不容易讓這個男人走進自己的心里,但他一心只在建功立業,為了讓自己在他心中還保留一些分量,她必須這樣做。

張作霖見實在拗不過她,便只好同意。但行軍打仗不像在自家院子里打情罵俏,各種物資很難得到有效的補給,東北軍隊的生活異常艱難。

果然到了遼北之后不久,戴憲玉就難以忍受軍營里缺衣少食的艱苦環境,想改善條件又難得見到張作霖一面。

為了盡力保障戴憲玉的生活,張作霖委托自己的副官負責戴憲玉的日常起居,只要是不太過分的要求盡力幫她解決。

即便如此,戴憲玉還是不太滿意,找了個由頭便將副官大罵一頓,而且還直接闖入張作霖的帥賬內向他告狀。

原本前線戰事艱苦,張作霖就憋了一肚子氣,這時候戴憲玉還不知好歹地來告跟隨自己多年副官的狀。

張作霖再也難以忍受,直接告訴她:兄弟如手足,女人似衣服,衣服可以換,手足不能斷,你要是想不開,就趁早給我回家去!

劇照

見張作霖如此大發雷霆,戴憲玉覺得他不再愛自己,連說句好聽的話哄哄自己都做不到,便憤而回到家中,也好落個清凈。

雖然成婚已久,但戴憲玉還是一顆少女心。她需要張作霖的關心和愛護,但她卻不了解張作霖。

給大帥戴綠帽后落發出家

戴憲玉獨自回到家中,看著庭院里滋生出來的雜花野草,她的心中頓生悲涼。這里是他和張作霖一起賞花對飲的小花園,如今卻只剩她一個人顧影自憐,我的命當真如此苦楚嗎?

日子一天天過去,戴憲玉對張作霖的憤怒卻絲毫沒有減退,而深閨中的寂寞孤獨卻一次次襲上她的心頭,誰能為我排解苦悶呢?

對,還有他。

戴憲玉想起了李海廷,那個曾經跟她海誓山盟卻被張作霖橫刀奪愛的男人。

他現在在哪?過得好不好?是否另選良配?

戴憲玉讓丫鬟四處打聽李海廷的下落,如今他雖不是自己的丈夫,但卻是一個可以為自己排遣寂寞的良人。

很快,丫鬟找到了李海廷的住址,戴憲玉頓時喜上眉梢。

她將下人屏退,獨自鎖好房門來到書案前,將自己對李海廷的思念一字一句寫在紙上,同時也向他告知自己嫁給張作霖之后的遭遇。

一紙書罷,她喚下人秘密將此書信郵寄給李海廷。李海廷收到戴憲玉的信之后萬分驚詫,震驚之余竟還有些許歡喜。她沒有忘了我李海廷,她仍是那個自己所深愛的戴憲玉。

他奮筆疾書,將自己這段時間以來對她的思念化成字句融入紙張,一遍遍訴說著當時背棄婚約的萬不得已,并祈求得到戴憲玉的原諒,更希望二人能夠重歸于好。

戴憲玉看過回信后,心中亦是百轉千回,但此刻的她已經是張作霖的三姨太,即便他對自己冷漠無情,自己也不能做出悖逆婦道的事。

于是二人便通過書信互相傳達愛意和思念,而實質上的出軌關系并未發生。

幾個月后,張作霖得勝歸來,他第一時間來到戴憲玉的住所向向她好好道個歉。當時自己也確實是心情不好才說了重話,為了得到戴憲玉的原諒,他還帶了很多貴重首飾來向她賠罪。

但張作霖很快發現了戴憲玉與李海廷的通信,字里行間你儂我儂的綿綿情意就連這個五大三粗的大帥都難堪入目。

張作霖這次是真的憤怒了,他命人將李海廷抓起來狠狠教訓一頓,并通過李海廷的上司將他革職。

大帥雷霆之怒并非凡人可以招架,李海廷深知事情已經敗露,自己只能獨自回到老家,不久之后便郁郁寡歡溘然長逝。

當戴憲玉得知愛郎因張作霖而ㄙˇ,頓時將滿腔恨意盡情發泄在張作霖的身上。

她和張作霖再也回不到最初結婚的時候,雖然事后張作霖得知戴憲玉并沒有與李海廷發生什麼,也委婉地向戴憲玉表達了歉意,但戴憲玉卻再也沒有跟張作霖說過一句話。

有一種悲哀,叫做心ㄙˇ。心灰意冷之下,戴憲玉搬進了沈陽城外的一處尼姑庵里,并在這里正式出家,徹底斬盡了自己與張作霖的關系。

民國尼姑照

張作霖也曾來過尼姑庵勸說戴憲玉跟他回去,繼續做他的三姨太,但戴憲玉始終閉門不見。一道薄得透風的木門,此時卻如同一道不可逾越的鴻溝橫亙在兩人的面前。

在尼姑庵過了幾年平靜日子的戴憲玉,最終在自責、孤獨、凄涼、哀怨的情緒下離世,那年她才只有三十五歲。

戴憲玉曾經主動愛過,也曾被動愛過,同樣都是愛,但還是在這兩份愛中逐漸迷失了方向。

如果當時沒有張作霖,她或許會和李海廷度過平靜的一生。

如果張作霖對她如一,她也不會和李海廷再度ㄙˇ灰復燃。

命運有時就是如此愛作弄人,讓一個個有情人,愛不得,恨不得,求不得,念不得。

愿你我,活得通透,舒展自己的生命,輕盈自己的靈魂。共同陪伴彼此的成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