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女蘇雪林:結婚36年,堅決不與丈夫同寢,一生無兒無女,102歲道出實情

珮珊 2023/01/11 檢舉 我要評論

中國古代因為封建倫理制度和三綱五常的限制,人們普遍認為「女子無才便是德」,但在中國古代,還是有很多才女的,他們飽讀詩書,才華橫溢,在那個備受壓迫的時代也留下了身后美名。

民國時期正是一個才女紛呈的時代,中西方文化的猛烈碰撞,造就了一群驚世的才女,其中就包括蘇雪林,一個驚才艷絕的女子,一個看口誅筆伐魯迅的才女。

她與丈夫結婚三十六年,卻堅決不與丈夫同寢,一生無兒無女,走過了一個世紀的歲月漫長,直到102歲時才說出了不與丈夫同寢的原因,讓人驚訝于這個一代才女的灑脫與無奈。

民國才女蘇雪林

1897年,蘇雪林出生于浙江省瑞安縣一個書香門第,按理來說她也算是一個大家小姐,有條件接受最好的教育,然而她有一個堅守封建傳統傳統的祖母,祖母覺得女子無才便是德,根本不愿意讓蘇雪林讀書。

小小年紀的女孩看著兄弟們在私塾里讀書,心中十分的羨慕,可她沒有辦法,只能待在閨房之中,後來是祖父向祖母求情,才有了她在衙署所設的私塾里跟讀的機會。

但也只是讀了兩年,在家族之中的其他兄弟去學校讀書時,她不得不輟學。聰慧的女孩僅憑著在私塾里學的的漢字,讀懂了許多的名著,這些書為她以后的創作和學術研究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1914年父親為工作方便遷居安慶,蘇雪林在一位叔叔的幫助下,進入了當地一個基督教辦的小學讀書,之后考入了安慶省立初級女子師范學院,在她的堅持下,家中的長輩勉強同意了她去讀書。

蘇雪林在讀書期間十分用功,在1921年的時候爭取到了留學的機會,她在美國,法國,英國等地留過學,中西方文化在她的心中交融,讓她成為了一個矛盾的女子,身上有著傳統女性的道德,又有著沖破藩籬的西方女性的開放。

這讓她的一生都處在一種矛盾之中,她雖然是一位新女性, 但在婚姻問題上受到傳統的約束,這就注定了她的婚姻只能是一個悲劇。

或許有才的女子總是活得艱辛,這話并不是一句玩笑。畢竟世事多磨難,何況她是一個在矛盾之中掙扎糾葛的女人,那時她的身份是新式女性,并且在大學之中當老師,可她的命運卻絲毫由不得她左右。

36年不同寢的悲劇婚姻

在蘇雪林二十八歲那年,她在家庭的壓力下與門當戶對的張寶齡完婚,即便她擁有新思想,又滿腹才華,也無能為力,在無情的命運面前,她只能妥協。

張寶齡出生于一個商賈之家,從小就受到了良好的教育,曾經就讀于上海圣約翰大學,後來趕赴美國留學,在麻省理工學院學習理工課程,是一個名副其實的學霸。

按理來說,才子加才女的婚姻應該是完滿無比的,至少在外人看來,這兩人無論是家境、長相,文化素養還是學習經歷都十分的相配,怎麼看他們的婚姻都應該十分幸福的。

可是事實卻并不是所有人想的那樣,蘇雪林當時的一所女子學校擔任中文系主任,而張寶齡則醉心于理工研究,兩人雖都是學霸,但 在學術領域上沒有交集,而且他們的性格也不和

因為沒有共同話題,再加上蘇雪林對這段婚姻也十分不滿, 他們在結婚第2年就開始分居了,之后,蘇雪林將所有的精力都用到了著書寫作上,她醉心于學術研究,大部分時間都用在考據上。

張寶齡也對這樣的關系持了默認的態度, 兩人結婚36年來沒有同寢過,他們一生無兒無女,但在學術成果上卻成就頗豐,不幸的家庭反而造就了他們在事業上的碩果累累。

102歲時說出真相

蘇雪林一生寫下了《屈賦新探》《李義山戀愛事跡考》等學術文章,其他文學題材,比如詩詞、小說、社會評論等的更是數不勝數,可以說是一生著作等身,留下了身后之名。

在她102歲接受采訪的時候,有人對這位傾世才女的婚姻表示了同情,比起她同時代的才女,她的婚姻確實要悲涼許多,然而她對此卻很豁達,沒有其他人想象的那種悲戚或者埋怨。

她說:「 我有文學學術,何必婚姻?」這是怎樣豁達的一句話,雖然其中不免有些無奈,卻讓人可以感受到一個才女的才華與溫柔,她用一種赤誠的心態愛著她所熱愛的事業,并且對此不懈追求。

對她來說,文學是終生所追求的事業,婚姻倒在其次了。不同于同時代其他才女,為了愛情,那種轟轟烈烈一往無前的勁頭,她對愛情和婚姻看得很淡,或許也就是這樣一種豁達,讓她可以溫柔的走過半個多世紀。

蘇雪林的婚姻雖然不幸,但她卻始終沒有患得患失,沒有埋怨,沒有抑郁,只是將婚姻的不幸淡忘在文學的天地之中,找到靈魂可以棲居的地方,其他的一切都是身外之物,她可以不再思量。

半個多世紀的時光,在她的筆下悄悄地溜走。她見過亂世的硝煙戰火,也見過盛世的繁華從容,她走過時代的浮塵顛簸,始終波瀾不驚地看待這個世界。有人覺得她的一生不是幸福,然而她卻對自己無比滿足,

她的幸福是由她的學術決定的,而不是外界所謂的標準。

1999年4月21日,102歲的蘇雪林在成大醫院病逝,一生的時光歸于浮塵,她靜默地離開了這個世界,身后無兒無女,葬禮都是由朋友籌辦的,她的文學卻在這個世界上經久流傳。

小結:

很多人都覺得她的一生是不幸福的,36年的無愛婚姻沒有多少人可以堅持。然而她卻自得其樂,在學術領域開辟出了屬于自己的精神家園,最后留下了一座文化的寶庫。

愛情對她來說是錦上添花,有更好,沒有也可以溫柔度過此生,這是一種難得的態度,也是才女的智慧人生。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