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傳奇「師生戀」:老師追到女生家里,其夫拱手讓妻,還和老師「結拜」

珮珊 2022/10/31 檢舉 我要評論

用最真誠的文字,傾聽心底的聲音,做内心强大的自己。我是珮珊,陪你一起閲書、閱心、閱塵世的小編。

瞿秋白最初和楊之華認識的時候,兩個人都是已婚的。

瞿秋白不僅是楊之華中山大學的老師,就連瞿秋白的妻子,也和楊之華一起參加過婦女運動。

瞿秋白與楊之華

而楊之華的丈夫沈劍龍,是因為兩家交好,從小就定下的娃娃親。兩人不僅成婚,而且還有了一個孩子。

瞿秋白的妻子因病過世后,他在與楊之華的相處中,逐漸愛上了她。

可是,此時的楊之華還有丈夫,手足無措的楊之華,回了蕭山老家。

再之后,便是瞿秋白追到了楊之華家中,與她的丈夫會面。

三人相見,原本可能是一樁狗血家庭大劇,但是最后,卻變成了沈劍龍甘愿退出,還與瞿秋白結拜為兄弟,這又是如何發生的呢?

瞿秋白與楊之華

1992年,楊之華與沈劍龍在感情生活上發生矛盾,沈劍龍希望妻子,做一個傳統的家庭主婦,為他生兒育女。

楊之華

而楊之華接受了新鮮的知識教育,不甘心將自己困在家庭中,還將孩子沈曉光的名字,改為沈獨伊,來表示自己只生這一個孩子的決心。

二人始終沒能達成一致,楊之華便獨自一人跑到上海,參加了當時的婦女運動。并且同時,她認識了瞿秋白的妻子王劍虹。

1923年,楊之華成為上海大學社會系的一名學生,而她的老師,剛好就是彼時正在擔任社會系的系主任瞿秋白。

緣分,有時候總是很奇妙。

楊之華在原本就與王劍虹認識的情況下,又結識了瞿秋白,二人有了更多相互接觸的機會。

瞿秋白

在日復一日的接觸中,原本就感情空虛的楊之華,被瞿秋白的學識氣度所打動。

但可惜,兩人此時皆已成婚。

一個已經有了新婚妻子,這妻子還是楊之華的好友。另一個,雖然有了矛盾,卻并未解除婚姻關系。

楊之華雖然對瞿秋白有了好感,卻始終保持一定的距離,所謂君子之交淡如水,二人從未有過任何逾距行為。

瞿秋白的妻子王劍虹,在新婚之后沒多久,便患上了嚴重的肺病。

在此期間,王劍虹的好友楊之華,還經常去她的家中照顧她。

王劍虹(右一)

而瞿秋白因為妻子的病,也悲痛欲絕,每日傷心。之后,雖然積極救治,但王劍虹的肺病太嚴重了,不過半年,還是撒手人寰。

人在最脆弱的時候,照進來任何一點光亮,都會牢牢抓住的,這是人的本性。

楊之華對瞿秋白的安慰,讓瞿秋白在昏暗的日子里抓住了一束光,讓瞿秋白慢慢走出喪妻的悲傷,也讓他對楊之華生出了不一樣的感情。

此時的兩個人,面臨了比以前更加嚴重的問題。

楊之華的丈夫

楊之華自從離家之后,便與丈夫兩地分居,她聽人說丈夫有了新歡,便多次寫信給自己丈夫,但是沈劍龍都沒有回復她。

面對沈劍龍的態度,楊之華實在是難以忍受, 這明顯不是自己理想中的幸福婚姻生活,她覺得與自己相守一生的丈夫,不應該是這個模樣。

但是作為孩子的母親,楊之華又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她只能繼續忍受這樣的家庭,為了自己的孩子。

瞿秋白

此時的楊之華和瞿秋白,一個面臨背叛的難過,一個面臨喪妻的痛苦。

兩個脆弱之人彼此安慰,頗有種同是天涯淪落人的感覺。

慢慢的,兩顆心就不可避免的,成為對方相互的依靠。

可是,在察覺到瞿秋白對自己有情之后,身為孩子母親的楊之華,還是退縮了。

她雖然接受過新式教育,也認同女子解放,但在骨子里,她還是認為女子應當三從四德的約束。

新式的教育與骨子里落后思維的碰撞,讓楊之華無法抉擇,她不知道自己該怎麼選,仿佛怎麼選都是錯的。

瞿秋白知道楊之華在猶豫,索性向她提出了結婚。

瞿秋白與楊之華(影視劇照)

這樣一個爆炸性的消息襲來,楊之華徹底解決不了了。她居然開始害怕起來,害怕自己的選擇是錯的,害怕步入另一種生活。

于是,楊之華再一次逃跑了。

上一次,她忍受不了丈夫的大男子主義,逃到了上海。而這一次, 她忍受不了自己對三從四德的背叛,居然又逃回了蕭山老家。

學校終于放了暑假,面對楊之華的逃避,瞿秋白思量再三,做出了一個重大的決定,這個決定,直接改變了他和楊之華以后的人生軌跡。

他追到了蕭山,決定當面解決他和楊之華的問題,給自己,也給這份來之不易的感情一個交代。

瞿秋白出現在楊之華的家門口,楊之華的眼中滿是不可置信,但她同時也知道,他既然追來,就代表他對她的感情,是認真的。

那麼自己呢?難道還要逃避嗎?

楊之華母女合照

楊之華幾乎是剎那間做了決定,她一定要跟丈夫失婚。孩子也好,骨子里的舊觀念也好,都阻止不了她。

楊家人果然反對楊之華失婚再婚,但出乎意料的是,楊之華的哥哥卻并不反對,反而給了他們足夠理解,這無疑讓楊之華更加有了勇氣。

楊之華的哥哥尤其寵愛這個妹妹,為了解決妹妹的婚姻大事,他將瞿秋白和楊之華的丈夫沈劍龍請來,決定跟他好好說一說兩人名存實亡的婚姻關系。

楊之華一直害怕,要是楊之華與瞿秋白見了面,兩人會不會爆發極大的沖突?要是打起來,那就是最壞的后果了。

然而,她自己都沒有想到,三人的這次見面,居然顛覆了她所有的想法。

瞿秋白與沈劍龍的見面

沈劍龍與瞿秋白的第一次見面,居然握住他的手,激動地說了一句:「久仰大名」!

瞿秋白與沈劍龍(影視劇照)

這一幕,讓楊之華和楊之華的哥哥都震撼無比,目瞪口呆。

而瞿秋白對沈劍龍,居然也有了一種莫名其妙的,惺惺相惜的感覺。

二人此次見面,不僅沒有情敵之間該有的劍拔弩張,反而像是英雄識英雄,一見如故。

兩人坐下來聊天,不知有多少是關于楊之華的,但顯而易見,兩個人聊得十分投緣。在許多事情的看法上,驚人的一致。

兩人互訴衷腸,都把彼此當成了知己。

更讓人意外的,是當天晚上,兩人還嫌不夠,居然暢談了一整晚。而這一整晚,楊之華當然也是怕出意外,自己在旁邊陪著。

有那麼一瞬間,楊之華仿佛覺得,在自己面前暢談的兩個人,是自己的愛人,和愛人的友人,而并不是自己的丈夫,和自己的情人。

瞿秋白與楊之華在上海

三人暢談了一整晚,關于那天晚上談到的內容,無人可知,但楊之華的妹妹在回憶錄中寫道:他們第二天早上出來的時候,都十分心平氣和,想必是楊之華要失婚再結婚的事情,已經在三人口中達成了協議。

而這天早上從楊家出來之后,沈劍龍繼續邀請他們二人,去沈家長談。

對于他們來說,仿佛只是換了個地方,繼續聊天。

在這之后不久,兩人還多次互邀對方去自己家中聊天做客,相交甚篤。

瞿秋白雖然是上海大學的系主任,但家中其實早已破敗,家徒四壁,連個能坐人的地方都沒有。

三個人就坐在一條破棉被上,一起聊天談心。

他們聊理想,聊人生,聊三觀,當然也會聊到感情問題。

沈劍龍就在這一次次長談中,確定了瞿秋白比自己更加適合楊之華,三人對感情問題達成了一致。

所以之后,才會有人們看到,在1924年11月,他們連續三日在《民國日報》上刊登啟事。

三則啟示說明,楊之華與沈劍龍解除夫妻關系,與瞿秋白重新結合。

并且同時,沈劍龍與瞿秋白也成為了很好的朋友。

這三則啟示,幾乎讓當時的人們都有些目瞪口呆。

怎麼會有人,跟自己的情敵成為好朋友?

三口之家的其樂融融

事實上,他們三人的做法,確實超出了人們的想象。

而在這則啟示之后不久,瞿秋白與楊之華終于舉行了婚禮,沈劍龍在當天也趕來,為他們二人送上真摯的祝福,還送上了一幅畫作,作為二人的新婚禮物。

畫作上畫的,是沈劍龍本人的樣子,只不過,在畫里,他身披袈裟,儼然一副和尚的樣子,手捧鮮花,上書四個字——千花獻佛。

很多人猜測,或許沈劍龍的意思,是像拈花獻佛一樣,將楊之華獻給更適合她的瞿秋白。

瞿秋白給楊之華手寫信

但畫作真正的意思,恐怕只有身為當事人的三個人才能明白。

遺憾的是,楊之華的父母一直覺得,楊之華失婚敗壞了楊家的門風,因此在婚禮之上,楊之華的父母并沒有來。

沈劍龍的父親沈定一,同樣無法接受兒子和兒媳失婚,他自私地將孫女帶在自己身邊,甚至還百般阻撓楊之華去探望自己唯一的女兒,同時告訴孫女,她的母親已經ㄙˇ了。

楊之華對不能見到女兒這件事,痛苦萬分。

她后來在自己的回憶錄中寫到:自己的失婚受到了當時陳舊思想的阻撓,就連孩子,都被當成是沈家的私有物。

她很渴望能見一見自己的孩子,而她此時的丈夫瞿秋白,也很能理解她的心情。

瞿秋白一直安慰她,為她想辦法,并且在1925年的春天,瞿秋白替她找到了機會,去鄉下看望自己的孩子。

瞿秋白一家三口

然而幸運的是,在第二年,楊之華的女兒獨伊就從蕭山回到了上海,和瞿秋白楊之華生活在一起,并接受教育。

為了更好地照顧獨伊,不讓她覺得被忽視,瞿秋白還決定,他和楊之華就只有這一個獨生子,應了獨伊的名字,以后不會再生育。

后來,獨伊將自己的名字改為瞿獨伊。

在這之后的十年中,一家三口其樂融融,讓人羨慕。

瞿秋白看起來是個文弱書生,其實實在是富有魅力。

瞿秋白與魯迅

瞿秋白在當時的名氣,不僅是情敵沈劍龍贊嘆,就連一代文豪魯迅大師,也曾經感慨:「人生得一知己足矣」,并親自抄了條幅送給瞿秋白。

瞿秋白有時候,會帶著楊之華拜訪魯迅,魯迅便和自己的妻子打地鋪,將床讓出來給他們二人。

1928年,瞿秋白前往莫斯科,參加共產國際會議。而楊之華則同樣去往莫斯科,在中山大學讀書。

之后,兩人將女兒也接來,三人繼續共同生活。

1929年3月6日,已經在國外的楊之華給沈劍龍寄過去一張獨伊的照片,讓身為生父的沈劍龍看一看,女兒現在的樣子。

多年以后,瞿獨伊曾經公開說過:瞿秋白和楊之華感情非常好。

瞿秋白與楊之華

如果楊之華一直和沈劍龍生活在一起,那麼楊之華后半生的日子,肯定不會像現在一樣,如此圓滿。

瞿秋白還親自刻下了一枚印章,上書「秋之白華」,意思是他與楊之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所以我們可以肯定,楊之華和瞿秋白的結合,縱使遭到了一些非議,卻仍然是無比幸福的。

最是人間留不住

瞿秋白與一家人歸國后,以一個文弱書生的肩膀,扛起了武裝革命的大旗,為革命事業拼斗到底,一直到后來被捕入獄。

許多人都不知道,在《魯迅全集》中,不少雜文都是出自瞿秋白的手筆,因為瞿秋白被捕入獄,魯迅便將他的文字,放在自己的書中出版、傳播。

瞿秋白就義前留影

考慮道瞿秋白的影響力,國民黨并不想直接ㄕㄚ了他,而是希望可以將他為己所用。

到最后,國民黨秘書長陳立夫,甚至專門派人去找瞿秋白,將條件一降再降,告訴他:不用發表反共聲明,也不用寫什麼自首書,只要去南京政府所轄的機關中做翻譯,就可以了。

然而,瞿秋白仍然堅定的拒絕了,他要是去南京政府做翻譯,那不還是在告訴眾人,他的離場改變了嗎?他自從走上馬克思主義道路,就從未想過回頭。

1935年6月18日,瞿秋白再次拒絕蔣介石的勸降,并毅然決然奔赴刑場。臨終前,他唱著那首由他自己翻譯的「國際歌」。

年僅36歲的瞿秋白,結束了自己短暫而燦爛的一生。

楊之華晚年

而他留下的楊之華母女,則被安排去了蘇聯避難,解放之后,楊之華任職全國婦聯主席,終生沒有再嫁。

在她的生命中,瞿秋白是一道燦爛的煙火,沒有人能比得上他綻放的光芒。

愿你我,活得通透,舒展自己的生命,輕盈自己的靈魂。共同陪伴彼此的成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