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光中和表妹攜手61年:17歲墜入愛河,不顧父母反對,7年生5子

草莓醬 2022/11/19 檢舉 我要評論

提到愛情,很多人都持有不同的看法,但提到「互為知己」,這怕是每一對有情人很大的心愿。作家張曉風曾關于此評價了一對夫妻的愛情: 若余光中是那眾人取水的井,那麼范我存,便是那護井的人。

提到余光中,很多人都知道他的那首轟動兩岸的《鄉愁》,這首詩不知道喚起了多少離家游子的別樣心緒。但值得讓人同樣贊嘆的,還包括余光中和妻子范我存的愛情故事。

詩人余光中和自己的妻子范我存在情竇初開的年紀相遇,在經歷了動蕩不安后,在台北舉行結婚,二人結婚61年來,相敬如賓,恩愛如初,總是惹得身邊的人羨慕不已。

燦爛群星

1928年10月21日, 余光中出生于江蘇南京,從小便博覽群書,是眾多父母眼中「別人家的孩子」,1947年,余光中畢業,因為自己優異的成績,被北京大學和金陵大學分別錄取,但因為北方環境不安定,他最終選擇進入金陵大學外文系深造。

第二年,20歲的余光中迎來了自己的創作初期,1948年,他發表了自己的第一部詩集作品,并開始引起周圍人的反響。

因為自己在文學上的造詣逐漸增加,1952年,余光中從台灣大學外文系畢業, 并受到了台灣大學等各個名校的邀請,任教于名流大學。

余光中在不斷學習進步和教書育人的過程中,也不曾局限于詩歌一個類別,他也從散文,評論,翻譯等方面進行自己的創作,雖然余光中主要以詩歌為主,但他的散文評論也同樣在學術界掀起了一場大的漣漪。

余光中把目光投向了土地,真切地抒發著一個文人的悲憫之情,但他對散文的創作卻是天馬行空,豐富多樣,讓人不得不承認余光中在中國文壇上的不可替代地位。

余光中一直都是中國文壇燦爛群星中無比耀眼的那一顆。但這顆耀眼的星星,也曾將自己最柔和的亮光給了自己心愛的人。

情竇初開

1945年,余光中跟隨父母到南京,在那里,17歲的余光中和14歲的范我存第一次相見。 少年的青澀和姑娘的懵懂交織,并不言說什麼,只是在各自心里埋下了青春萌動的種子。更沒想從那一面后,二人更是共同沖破了重重阻礙,一世白頭。

二人初見,余光中只是身著麻布制服,平頭讓他看起來顯得倒是成熟,但到底是個青少年,見到女生的那一刻還是會忍不住害羞起來——嚴肅卻容易害羞,這便是年紀小小的范我存對余光中的第一印象, 這樣的反差也不由得她對余光中產生了好奇。

其實在二人相識之前,范我存便從家人的口中聽到了余光中很多事情,長相英俊、品行端正,才華洋溢,年紀輕輕便可以成為族中的典范。

14歲,只是一個對情愛略微懵懂的年紀, 但范我存對眼前這個明顯是靦腆的大哥哥產生了一些好奇和依賴,在余光中在南京停留的這段時間內,范我存總是找著余光中陪她做一些日常生活里或是無聊或是有趣的種種事情。

當余光中不得已離開南京時, 范我存還對這個大她三歲的表哥戀戀不舍。

其實不止范我存,余光中見到這個可愛的小姑娘時,也忍不住對她動了心。 樣貌秀麗,天真爛漫的范我存一舉一動都牽動著余光中,尤其看到范我存不經意間流露出來的溫柔時,余光中更是心動不已。

因此 ,范我存主動找他時,他欣然同意;而當范我存有時候是獨自一人時,余光中一般會上前與之交談,就在二人逐漸攀談的過程中,二人的感情也漸漸升溫,甚至愈演愈烈。

二人分別時,心中除了不得不舍外,雖然二人沒有表露心意,但都有對彼此的好感與思念。

沖破阻礙

離開南京后,對表妹的思念讓與余光中主動開始翻譯拜倫的愛情詩句,他不管表妹是否會給他排斥的回應, 他只想把自己的心意告知全世界——這便是年輕氣盛的余光中對于表妹熾熱的愛。

雖然翻譯的作品發行并不好,但當范我存收到余光中給她單獨寄來的翻譯詩作時,還是禁不住被余光中的才華所擊中, 就在這一來二去中,范我存漸漸對這位表哥好感漸深。

但可惜的是,范我存看到自己表哥這麼有才華,也想效仿他努力學習考進高等學府,去接觸更多的知識時 ,自己卻因為肺病無法入學。無奈之下,1949年初,范我存隨著一個遠方親戚來到台灣。

隔年,余光中跟隨家人從香港回到了台灣, 二人再次相遇,讓余光中欣喜若狂。但當昔日的表妹因為肺病而變得虛弱,臉色不再紅潤而是蒼白,臉上好像許久都沒有笑過,只有見到了余光中才勉強擠出了一個微笑,這讓余光中心痛不已。

好在自己和表妹都在台灣,余光中便在自己的閑暇時間經常到范我存家中陪伴她, 有時候在范我存的要求下,余光中會親自給她念自己翻譯過的作品。但更多時候,是二人在房間內有一搭沒一搭地聊天,有時候或許會陷入沉默,但二人都不曾在意。

就這樣,在余光中的照顧和陪伴下,范我存的心情一天天地好起來, 伴隨著身體也一天天變得更好。除了余光中十分高興之余,范我存也真正了解了這個溫柔且細心的男人,一顆心終于留在了他的身上。

但雖然二人都對彼此有著「非你不可」的情誼,但各自的家庭卻因為一些束縛的思想阻礙著這對戀人感情的繼續。

范我存的家人看余光中雖然文采很好,但因為一直在文學方面去鉆研, 倒像是個書呆子擔心范我存嫁過去后不說跟著余光中受苦,可能余光中也會因為一些瑣事忽略她;而作為男方的家庭,余光中的家人更擔心范我存身上的肺病,因為治療而長期服藥, 會不會影響到生育。

在兩個家庭各自的擔憂下,出奇地在這件事情上達成了一致——不支持兩個年輕人定情。但二人態度的堅決讓兩個家庭開始給自己的孩子不斷地進行相親,終于在這反抗和逼迫中,兩位年輕人甚至用離家出走來反抗這無端的「壓迫」。

經歷了種種后, 余光中與范我存從表兄妹發展成為了知己,在兩個家庭「反推力」下又強行定情,成為戀人。

余光中平日里喜歡給范我存看自己的翻譯作品,因為二人都曾在江南和四川一帶生活過,年少時上學的日常大體相似, 而且二人骨子又是自由隨性的性子,所以兩個人湊到一起有時候聊一天一夜都聊不完,他們可以從天文聊到地理,可以從音樂聊到文學,可以從年少聊到現在。

逐漸地,二人形成了默契的配合,當1955年余光中開始翻譯《凡高傳》時,余光中總是用一張張白紙,在正面認認真真地翻譯, 但在背面卻會寫滿對范我存的情書,寄給范我存后, 她便會將翻譯的手稿保存下來,而自己再謄寫一份翻譯寄回給余光中。

11個月的時間,全書約30多萬字的翻譯都由范我存工工整整地楷抄了一遍,之后余光中將翻譯的書稿報送至《大華晚報》。

提到范我存,余光中永遠都忘不了第二次見到她時,她那瘦弱的模樣:好似一朵瘦弱的水仙花, 雖然還是那般的飄逸,但好像給人的感覺已經不再生機盎然,而是呈現枯萎之態。

這樣的感覺讓余光中以為自己可能要失去范我存, 他絕不敢,也不能讓這樣的事情出現第二遍。由此,為了范我存,余光中甚至離家出走近11年,只為了跟父母作抗爭。最終在余光中28歲時,父母松了口。于此同時,范我存也終于說服了自己的父母 ,二人于1956年在台北結婚。

終成眷屬

這對戀人度過了漫長的時光中,終于走向了婚姻殿堂。二人緊緊握著彼此的手, 在許多親朋好友的祝福下漸漸向著那「柴米油鹽醬醋茶」的生活走去。

雖然范我存因為治療肺病而身體受到了一定的損傷,但婚后在生下了女兒珊珊后,卻奇跡般的身體一天天強壯起來,甚至回到了診斷出肺病之前那個面色紅潤,能跑能跳的小范我存。這樣的消息讓自己的丈夫和家人們都十分高興, 尤其余光中看到自己妻子的身體竟然大好,十分激動。

在生下了長女珊珊后,在7年內,范我存又陸續生下了五個孩子,雖然八個孩子里唯一的男嬰不幸在出生三天后夭折,但余光中仍然很感動地稱呼自己的妻子為「小袋鼠的媽媽」, 一家人的生活也和和美美,十分自在。

范我存因為自己之前一直被懷疑無法生育而自責,當生下了孩子后,她便把自己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了這個家庭中,等到孩子們都長大后,范我存才開始將自己的目光投入到自己感興趣的事務中,并開始喜歡買玉賞玉,甚至最后成為了行家, 開班授課給前來拜訪的人講玉。

在高雄時,因為「高雄市美術館」建立,憑借對玉的喜愛,范我存自愿報名成為義工,給參觀的人擔任美術館向導,廣受好評。

恩愛如初

余光中與妻子范我存結婚61年,在2016年屬于二人的鉆石婚上,兩個人相互寫信給對方,共同慶祝鉆石婚。對于二人結婚60多年來都沒有發生過激烈的爭吵,孩子孝順,彼此恩愛, 很多人都問夫妻之間的相處之道。而對于二人來說,僅僅是兩個字,「妥協」。

但妥協的背后,卻是兩個人對彼此的愛。因為愛,所以甘愿妥協,也是因為愛,所以二人才能共同攜手。

在余光中去世后,2018年2月2日, 范我存捐出了余光中的翻譯手稿,眼睛等物品給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和文物館

對于此舉動,范我存說:「對于我丈夫的很多珍貴手稿,與其放在家中,倒不如存起來,他的作品是屬于千千萬萬人的,而非獨自屬于我的。」這恐怕便是作家張曉風曾說到的, 若余光中是那眾人取水的井,那麼范我存,便是那護井的人。

二人自身對感情的珍重,彼此從小經歷的故事,相似的價值觀和人生觀,共同沖破的種種阻礙, 都推動著二人愛情的發展,也是兩個人恩愛如初的種種原因。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