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云珠:5段情事3段婚姻,做完兩次手術后,遭女兒「斷絕母女關系」

棉花糖 2023/02/15 檢舉 我要評論

很多時候:故事剛剛開篇,一切起承悲歡還未來得及上演,命運的結局便已初露端倪。

如同出生于江蘇江陰、而后如愿成為富家少奶奶的韋亞君!

在1937年戰火持續的轟鳴聲中,當這個嬌小玲瓏的江南女子,被迫跟隨丈夫張大炎從老家江陰逃難至上海后,第一次見識到這座「東方巴黎」的璀璨浮華、光雕影琢的她, 在被這座城市深深震撼和俘獲的同時,她光芒萬丈、卻也萬劫不復的人生結局,便被注定!

硝煙彌漫、朝不保夕的亂世里,逃難而止的百姓人人自危;可緊緊護著身上碎花包袱的韋亞君,卻在這吵鬧擁擠的人群中,似乎聽到了一個無比響亮的聲音:

「你是屬于大海的,絕不能在泥潭里茍且!」

是啊!絕對不能再回去了!絕對不要再過從前平淡如水的生活了!

在這種近乎魔力的召喚下,性格強勢的韋亞君,想盡辦法勸說服丈夫,才住進了讓她心神向往的法租界,即便一家人居住的地方,是法租界最臟最差的貧民窟慶福里。

面對兒子的不愿意,丈夫的無奈,向來嬌生慣養、十指不沾陽春水的韋亞君,卻表現得萬般歡喜。

因為從此以后的她,終于不是那坐井觀天的傳統少奶奶,而是真正見識過世界、見識過時尚繁華的新女性。

即便眼下一家人擠在這骯臟的弄巷里,尚不足以溫飽;可韋亞君卻似乎觸摸到了,自己那風光無限、璀璨無比的后半生!

想在魚龍混雜、巨浪滔天的時代里生存,從來不是一件容易事。

對于這個道理,韋亞君也懂;所以她這一生,一直在不認命的掙扎!

為了解決最基本的謀生問題,自幼飽讀詩書的富家公子張大炎去了一所小學做教書先生,毫無技能、唯有容貌出眾美艷的韋亞君,最終在上海霞飛路巴黎電影院旁,一家叫做「何氏照相館」里,找到了一份開票員的工作。

這份工作似乎也是冥冥注定!

年輕的韋亞君憑借自己出色的外貌和氣質,不僅吸引了往來人群的目光,更深受何氏照相館老闆何佐民的欣賞。

本就天[性.愛]美的她,得知對方想要為自己拍攝一組照片,當場歡喜答應。

當藝術照拍出來后,就被掛在玻璃櫥窗上,總能吸引到過往路人的駐足圍觀;這樣備受關注的場面,也日復一日滋養著韋亞君對美貌和名利的虛榮心。

她的老闆何佐民曾就職于上海明星影業公司,所以小小的照相館里,也會迎來一些光鮮亮麗的明星前來拜訪。

而心思細膩的她,總是躲在柜台后悄悄打量著這些明星的言談舉止、衣著打扮;發了工資后,便第一時間買下她喜歡的服裝和首飾用來裝扮自己,企圖有些明星的模樣。

即便衣服是仿造的,首飾是假的;可她似乎對娛樂圈有了興趣,漸漸萌生出演電影的想法。

涉足過娛樂圈的何佐民,看透了韋亞君的心思,也曾不止一次告誡過她:

這個圈子里的骯臟和險惡并非外人能見,這里充斥著陰謀陷阱,明爭暗斗…

可不管何佐民如何勸說。丈夫張大炎如何反對,韋亞君卻堅定了這條路走到底!

她渴望演戲,也渴望成功。而更加深切的渴望:便是希望自己如同大明星胡蝶般,能夠光芒四射!

為了踏上演戲這條路,她也吃了不少苦口:重新修正自己的口音,專門學習話劇,又想辦法進入新華影業的訓練班學習…

在對演戲之路的摸索上,她也有了一個全新的名字,也是在后世家喻戶曉的名字——上官云珠!

1940年年底,作為新人的上官云珠,成功被新華影業公司的老闆張善琨選為新戲《王老虎搶親》的女主角;就是這部戲,讓她第一次收獲了屬于演員的「銀海發現一顆新星」「藝苑新葩」等大量贊美之詞;也是這部戲,讓懷揣美好希望的她,第一次見識了娛樂圈的利益沉浮和人性險惡。

錄用上官云珠當女主角,本就是張善琨與著名演員童月娟這對夫妻鬧別扭刻意為之;這也注定:隨著這對夫妻的和好,原來「搶走」童月娟戲份的上官云珠,也要經受對方的報復和摔打。

在種種丑化中,那句「新星未上鏡洋相出足」,可謂直戳上官云珠高傲又敏感的心。

亂世之中的人心都是彷徨、畏縮、不知所措的!

尤其是女子,若是想站穩腳跟,勢必要付出難以想象的努力和代價。

為了活在云端,活成閃耀的明珠,上官云珠也想盡一切辦法往上爬。

她知道自己的美貌是唯一資本,便總是花費心思的濃妝艷抹,刻意打扮;

她知道演員的機遇來自導演的賞識,便如其他女明星般,拔細了眉毛,燙了時尚的卷發,將尖尖的下巴抵在費心挑選的旗袍領子上;可這番東施效顰倒不顯名媛氣質,卻讓她有了一種精明世故、風塵冶艷的上海女人模樣。

弄巧成拙的結果,卻為導演們留下了深刻印象。

大家總是因為電影里缺少一個交際花、或是精明市儈的少奶奶,甚至是暴發戶張牙舞爪的悍妻而想到她。

對于這些角色,上官云珠倒從不挑剔,總是賣力的演。

除此之外,她為了自己的演員夢,還總是放低自己,向一切參與拍攝的工作人員賠笑臉、送禮物…

這樣的上官云珠,太勢利,太精明,也注定不討喜。

以至于演藝圈的同行們聊起她,常說的一句話就是:「 里里外外透著一股說不出來的姨太太味兒。」

可她從不在意,也由著他們去說:因為她所有的目的,都是讓自己的演員路再進一步。

果不其然,後來的上官云珠憑借著上海女子的精明世故,出演了張愛玲的《太太萬歲》,將弄堂女子的小聰明表現得淋漓精致;隨后相繼而來的《烏鴉與麻雀》,《一江春水向東流》等著名影片,也讓這個渴望出人頭地的女子,真正成為上海灘一顆耀眼的明珠。

.

燈紅酒綠的上海灘,總伴隨著物質和虛榮的侵蝕。

這也決定上官云珠的婚姻,也透著那麼點「為錢為名」的特征。

沉浮在弱肉強食的名利場,卑微如草芥的她,也想擁有屬于自己的靠山和權勢。

出生富家的丈夫張大炎,能夠給予她衣食無憂的生活,給予她萬般體貼的疼愛,可卻給不了她在娛樂圈打拼最需要的依靠。

他不奢望大富大貴,只求攜手白頭,可上官云珠不行!

他們如同命中注定要相愛般,也命中注定會分開。

1943年5月,上官云珠如愿簽署了失婚協議,當得知前夫要帶著兒子張其堅回老家,她只是沉默應著,卻一句話不說,一滴淚不流!

在這你爭我奪、名利纏身的娛樂圈,唯有狠心的人,才能贏到最后。

與張大炎失婚后,她嫁給了導演姚克;這個能在事業上給予她莫大幫助的男子,也讓上官云珠如愿脫離了貧民窟的生活。

兩人結婚后,她搬進了法租界的永康別墅,吃穿用度皆是40年代女明星的標配。

對上官云珠來說,她終于過上了夢寐以求的生活,擁有自己的大衣櫥:里頭掛滿了各種各樣的旗袍、禮服、披肩,而梳妝台上,更是數不勝數的名貴化妝品等著她的青睞。

她活在繁華奢侈的生活里,也沉醉于物質堆砌的虛榮里,自然也忘了與她結發恩愛的前夫張大炎,更無暇顧及張大炎對她念念不忘,直至去世,這位可憐男人的床頭,依然放著當年與她的新婚照片。

她無暇顧及,因為除了名利場,除了成功,她的世界別無牽掛。

這份為事業不顧一切的精明和拼搏,也注定三年后的她,面對第二段婚姻的背叛,她能抽身離去,瀟灑自如。

即便她與姚克已經有了可愛的女兒姚姚,即便出軌在先的姚克曾下跪苦苦哀求。

可面對這場失敗的婚姻,她卻走得瀟灑,毫不留戀。

不同于多年前那個尋找靠山的卑微女子,如今的上官云珠不怕失去;因為她正處于事業巔峰期,擁有十足的底氣和資本。

後來,遇到著名導演藍馬,她也只是以同居情人的關系,享受著藍馬提供的種種資源,而閉口不提婚姻兩字。

在她看來,性格自由散漫的這個男子,怎麼看都不是理想丈夫的模樣。

這段權衡利弊的關系,從一開始也注定不會長久;最終在感情走向波折時,兩人分道揚鑣。

直到遇到蘭心劇院的經理程述堯,獨自拼搏6年的上官云珠才有了再婚的打算。

對方是在親朋關系盤根錯節的四合院里長大的孩子,從小受寵,沒吃過苦,是個老好人,不懂人情世故,也不會裝腔作勢。

這樣的性格和為人,對處于爾虞我詐名利場的上官云珠來說,是精神上莫大的救贖。

兩人如愿結婚,還生下了可愛的兒子燈燈;對于上官云珠帶在身邊的女兒姚姚,這個善良的男子亦是視如己出、倍加疼愛。

如果就此下去,兩人攜手終老不是沒有可能;可讓人無奈的是:自從上官云珠選擇了演員這條路,并不惜一切代價追尋時,她的腳步也注定無法停下來。

愛情和婚姻再美好,天倫之樂再幸福,卻抵不過她看重的事業和名利。

.

1952年,時代開始有了風云涌動的前兆。

作為演員的上官云珠,也迎來人生中的重大打擊。

這一年的她因為出演太多交際花、姨太太角色,她不再是如日中天的大明星,而是被化為最末流的演員;為了捍衛自己的演員事業,從不肯服輸認命的她,一直努力爭取更多積極向上的機會。

但她沒想到:丈夫程述堯,卻成為了自己事業的拖累。

當時蘭心劇院有人懷疑,經理程述堯在3年前貪污了一筆款項。

他是大大咧咧的公子哥,從來不算小賬細賬,自然記不清楚。

他以為查賬不過是走個過場,又困于被關在劇院不能回家,索性就認了罪。

恰是這份舉動,徹底惹怒了上官云珠!

她非常氣憤,當場給了丈夫一記耳光,發誓兩人必須要失婚。

對上官云珠來說,在事業面前,所有的情意都是輕如鴻毛!

如愿解脫這段婚姻、解脫程述堯對自己的拖累后,上官云珠將所有精力放在了演戲上。

1964年,她響應組織號召,來到江西農村體驗農民生活。

此時的她,再不復奢華愜意的小資生活,而是穿著破棉襖、學習挑牛糞、喂家豬的村姑。

但她絲毫沒有怨恨!

既然組織上批評她生活作風腐化,演技脫離群眾;那在這偏僻貧窮的農村,自己恰好能體驗農活的勞苦,來洗滌身上的小資情調和腐敗氣味。

她這樣安慰自己,也這樣努力改變。

也是在這段時間,上官云珠與導演賀路走到了一起。

選擇這個資歷平凡的男子,并不是情投意合,更多是上官云珠的無奈。

因為彼時的社會風氣,早就不再允許她在感情上肆意而為了。

即便不合適,也只能將就過下去。

而這,這是她的最后一段感情。

來到農村勞動,上官云珠比任何人都積極;可同時粗糙勞累的農活,也拖垮了她的身體。

1966年春節前夕,照常熬到天亮準時起床出工的上官云珠,因為昏迷在地,被緊急送往醫院;而這次檢查,46歲的她被確診了乳腺ㄞˊ。

上海電影局得知這件事后,憐惜這個實力俱佳的演員,決定將她收入高知病房,為她安排最好的醫生做手術,漫長痛苦的手術過后,上官云珠想到的依舊是「要盡快回歸銀幕!」

三個月后,她終于如愿辦理出院手續,可剛走到醫院前門的花園旁,上官云珠再次昏倒在地。

而這次的檢查結果,對她來說卻是晴天霹靂——腦ㄞˊ!

好在上天有意照顧她,昔日電影局的老朋友們尋找關系,請了最權威的專家給她做腦外科手術。

手術很成功,上官云珠的生命力也很頑強,她再一次從鬼門關走了回來。

經受兩次大手術的折磨,上官云珠最惦記的,仍舊是「該怎麼樣復出」、「該怎麼樣迎合時代」…

但她卻不知,外面的天早就變了!

.

出院沒有多久,她就被請到廠子里「喝大碗茶」!

昔日與她并肩同行的好友和同事們,如今亦是神色惶恐、規規矩矩站在中間,竭力交代著自己過去的「罪行」。

而上官云珠的罪行很簡單:她過去的生活太過奢靡,先后嫁過的丈夫都很有錢。

這些本是心中隱痛的過往,她最不愿提及;可如今卻被人赤裸裸丟在那里,仍舊他們去閑言碎語、添油加醋…要強一生的她只覺得,這比凌遲自己還要難受。

而在這場猛烈的風雨中,作為女兒的姚姚更是出賣了母親。

因為年幼從不曾得到母親的溫柔對待,因為人生中所有事情都要經受母親的強加干預,這個心懷怨懟的女孩,以反叛和報復的心理,親手貼上了母親的大字報,并且宣布徹底和上官云珠斷絕關系。

的確,上官云珠這一生,為事業活,為名利活…為了更為順暢的演藝事業,她可以俯身作態維持好與每一個人的關系,但這份隱忍下的強勢和暴躁,卻被她親自留給了最親近的家人。

對待女兒姚姚的教育方式,也是母女兩人關系分崩離析的主要原因。

面對親人的背叛,無休止的批斗,一生要強的上官云珠,終于決定向命運舉手求饒。

1968年的11月23日,再也經受不住任何打擊的上官云珠,最終以跳樓的方式結束了痛苦的人生。

她是淤泥里成長起來的女子,美麗了一生,也堅韌了一生!

只是可惜:這顆耀眼璀璨的明珠,卻最終敵不過是世事滄桑、風云變幻。

很多年后,再回顧這個傳奇女子的一生;或許會有人不屑她的圓滑世故、精明打算,或許也會有人鄙夷她的不擇手段、權衡利弊…

放縱也好,混亂也罷,孤注一擲的追求也好,不擇手段的爭取也罷…

對上官云珠來講,只要能演戲,只要能繼續走下去,其他的都不重要!

與其說她為名利癡狂,不如說她為演藝癡狂。

不管有過怎樣的婚姻,遇到過怎樣的坎坷,遭受了怎樣的誤解…只要還能繼續做演員,只要不影響自己的演藝之路,她都能殺伐決斷、迎難而上。

她美的驚心,美的慘烈,而這份耀眼的存在,也伴隨著她從光芒萬丈到萬劫不復的結局。

或許貪婪、或許悲壯…可這些是她的選擇。

這也是由她自己的選擇,而成就的人生!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