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鳳霞吳祖光:老舍做媒,相識三個月便「閃婚」,相濡以沫五十載

草莓醬 2022/12/23 檢舉 我要評論

新鳳霞

1951年春天,24歲的新鳳霞受邀參加在北京舉行的一次文化會議。

就在這次會議上,一個青年導演的發言,吸引了新鳳霞的注意。

多年之后,新鳳霞是這樣回憶的:「他穿著深灰色制服,聲音洪亮,語言很風趣,不時引來一陣陣的笑聲,會場氣氛頓時活躍了起來。」

這個風趣幽默的年輕人就是《風雪夜歸人》的作者——吳祖光。

新鳳霞仰慕他很久了,卻沒有想到真人會這樣年輕。那麼這個讓新鳳霞尊重敬仰的吳祖光究竟是什麼人呢?

吳祖光

吳祖光是一名劇作家,他創作的《鳳凰城》、《正氣歌》、《風雪夜歸人》、《林沖夜奔》等劇作聲名遠播,被譽為「戲劇神童」。

他曾因特殊原因而被迫前往香港避難,在港期間,他導演了《莫負青春》、《山河淚》等影片,成為聲名鵲起的青年導演。

新鳳霞曾在評劇《風雪夜歸人》里扮演過女主角,而這個劇本的創作者正是吳祖光。

所以這次會議雖說是他們第一次見面,但新鳳霞早已跟這位名滿天下的劇作家神交已久。

年輕時的新鳳霞

台上專心演講的吳祖光,顯然沒有注意到台下這雙明亮動人的眼睛,而台下的認真聽講的新鳳霞同樣也沒有料到,這次會議竟會成為他們緣分的起點。

就在會議結束之后沒兩天,有人來找新鳳霞,要給她說媒。

這媒人要說起來大家也很熟悉,他就是老舍——舒慶春。

原來老舍先生和新鳳霞是忘年交,他要給新鳳霞介紹的對象,正是吳祖光。

面對老舍先生的提議,新鳳霞沒說同意,也沒說不同意,只是低頭含笑不語,用手指繞著辮梢。

一見新鳳霞的「嬌羞之態」,老舍便已經心領神會了。

新鳳霞扮相

新鳳霞的態度已經比較明朗,誰知道被月老紅線牽在另一頭的吳祖光,反應并不熱烈。

吳祖光覺得新鳳霞名氣太大,她的一舉一動都在眾人關注之下,完全沒有隱私可言。

所以,他對二人的交往一直非常謹慎。除了偶爾去聽一場新鳳霞的戲之外,很少聯系。

青年時期的吳祖光英氣勃勃,卻在面對新鳳霞的時候,他卻總是不冷不熱,兩人之間的距離也總是不遠不近。

沒想到吳祖光的「冷淡風」,反而贏得了新鳳霞的好感,認為他正直可信,值得托付終身。

新鳳霞在《花為媒》中的扮相

在那次文化活動過去1個月之后,新鳳霞終于等到了吳祖光發出的邀請,約她到著名的飯店泰豐樓見面。

這才是兩個人第一次真正單獨會面,不過吳祖光約她并不是為了談情說愛,而是要給她做一次專訪。

無論什麼原因,能與自己喜歡的人單獨相處,新鳳霞心里自然是高興的。

她把自己如何學藝,如何吃苦,怎樣一步步走到今天都說了個透,她希望通過自述讓吳祖光更多地了解自己。

采訪到了尾聲,吳祖光問新鳳霞最近有什麼打算。

新鳳霞

新鳳霞含情脈脈地盯著他的雙眼,微笑著說:「我要結婚了,我要嫁給一個人。他得是一名電影導演,而且是34歲的,會寫文章,會寫話劇,還會寫電影的。」

再笨的人面對女士如此明顯的「暗示」都不會無動于衷,可是不知道吳祖光是「真傻」還是「裝傻」,就愣是做出一副沒聽懂的模樣。

面對這樣一個不解風情的「直男」,新鳳霞有點哭笑不得。

不過她也沒有灰心,既然暗示不行,那就再直接一點。

沒過多久,新鳳霞碰到了難事,一次重要活動領導指定讓她上台發言。

可是對于沒上過學不認識字的新鳳霞來說,準備發言稿難如登天,這時她立刻想到了吳祖光。

吳祖光

吳祖光接到求助電話后,也沒多想,就去到了新鳳霞的家中。

兩人這次相見,氣氛有些微妙,雙方都很拘謹,只談了怎麼寫發言稿。

吳祖光又來了,繼續商量演講稿的事情。新鳳霞這次不再繞彎子了,她直接說:「我想和你結婚」。

吳祖光哪想得到,看起來溫婉的新鳳霞這次改單刀直入了,頓時臉上泛紅,不知所措。

過了半晌,吳祖光才小聲說道:「我得考慮考慮。」

這讓自信滿滿的新鳳霞感到有些無地自容,她不滿地說:「你回去好好考慮吧,我不是在求你。」

吳祖光和新鳳霞夫妻

吳祖光沒有離開,他思考了片刻,抬起頭真誠地對新鳳霞說:「我要對你一生負責。」

正是這句話,讓新鳳霞瞬間熱淚盈眶,心也暖了一輩子。

新鳳霞勇敢求婚吳祖光,讓兩人終于敞開心扉相愛。

當時僅僅才相識3個月的兩人,準備牽手步入婚姻殿堂,是名副其實的「閃婚」。可想而知,兩人的婚訊傳出來之后,受到了各方各面的重重質疑。

就連他們的媒人老舍都感覺不可思議,他找到新鳳霞,問:「你真的想好了嗎?是不是再處一處,了解了解。」

新鳳霞堅定地說:「我認為我的選擇是對的。」

吳祖光和新鳳霞夫妻

按理說兩人郎才女貌,是天造地設的一對,不過因為新鳳霞的名氣,背后的議論和質疑的聲音非常多。

有人認為吳祖光娶新鳳霞是要挑重擔子的,新鳳霞一大家子都要靠新鳳霞養活。還有人說新鳳霞沒讀過書,根本配不上名門出身的吳祖光。

就連新鳳霞的朋友都勸她:「你要長只眼,不要上當。吳祖光能跟你長久嗎?」

盡管質疑的聲音不絕于耳,兩人還是堅定地走到了一起。

1951年9月9日,相識僅3個月的吳祖光和新鳳霞結婚了。

晚年的吳祖光和新鳳霞夫妻

他們的婚禮上眾星云集、名流匯聚,其中還包括相聲大師侯寶林、「戲法大王」楊小亭。

兩人婚后的生活幸福而甜蜜,吳祖光送給新鳳霞的新婚禮物是一間大書房。

在那里,吳祖光教妻子讀書認字,而新鳳霞則為丈夫洗衣做飯,夫妻恩愛,舉案齊眉。

可是3年后的一天,正當新鳳霞在舞台上全情投入的表演時,一陣猛咳吐出一大口鮮血。

到醫院一檢查,新鳳霞被診出患有嚴重的肺結核,且由于病情嚴重,傳染性強,新鳳霞立刻被隔離。

晚年的吳祖光和新鳳霞夫妻

當時吳祖光在石景山工作,而新鳳霞住在西單的醫院,彼此相距15公里。

為了照顧妻子,吳祖光每天騎著腳踏車,不停在兩地之間奔波,風雨無阻。

患難見真情,這段經歷讓兩人更加深愛和珍惜著對方,也是對不看好這段婚姻的人最有力的回擊。

后來,長春電影制片廠出品了吳祖光編劇、由新鳳霞主演的評劇《花為媒》,這部電影被譽為傳統戲劇翻新的典范之作。

兩人的珠聯璧合,不僅開創了藝術上的輝煌,更進一步加深了生活上的相知與默契。

但是,一場比肺結核可怕無數倍的風暴悄然降臨。

晚年的吳祖光和新鳳霞夫妻

在那十年里,夫妻兩人都遭受了嚴厲的批評,新鳳霞更是在1975年因腦血栓,導致半身不遂,出行只能依靠輪椅,不得不告別自己最愛的舞台。

對于視藝術為生命的新鳳霞來說,這比要了她的命更加痛苦。

看到默默垂淚的妻子,吳祖光溫柔地對她說:「不許哭,哭泣解決不了問題。」

吳祖光暗暗發誓要幫助新鳳霞重新設計人生。

考慮到新鳳霞還剩下一只健康的右手,吳祖光便鼓勵她用寫作延續舞台生命。

晚年吳祖光和家人們

在吳祖光的幫助下,新鳳霞艱難地拿起筆,不停地認字寫字。不知不覺間寫出了《舞台上下》、《新鳳霞賣藝記》等400多萬字的作品。

對于常人來說,短短幾年從一個不認字的「文盲」成為「作家」,絕對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

對于新鳳霞來說,她能夠取得今天的成就,也多虧了吳祖光多年的耐心與付出。

除此之外,吳祖光還鼓勵新鳳霞作畫。

吳祖光

新鳳霞曾經是齊白石的弟子,有一定的繪畫基礎。她筆下的壽桃、牡丹、菊花、梅花都是古樸厚綽,內涵雅趣。

吳祖光也經常在妻子的優質作品上題字寫詩,這就是著名的「夫妻畫」的由來。

1998年4月12日,新鳳霞突發腦溢血,經搶救無效去世。

吳祖光回憶起妻子病危的時候帶著深深的遺憾,他說:「平時她每天都喊我的名字,可是那幾天她從來沒有叫過我,就這麼匆匆地離開我了。所以我不能不難過,從此她跟我永遠地分開了。」

新鳳霞的離去,讓吳祖光一直無法相信。

晚年的吳祖光和新鳳霞夫妻

他覺得新鳳霞只是離開了一會兒,總有一天還會回來。此后,他一直住在他們倆的書房里,到死也沒有離開。

一直到五年后,吳祖光終于和他朝夕想念的妻子重逢了。

吳祖光和新鳳霞,因為一句承諾,相愛相守了47年。

戀愛的時間并不能代表一切,不合適的兩個人,十年「愛情長跑」也未必能長相廝守;而對的人,確定相伴余生,也許只需要一個眼神的時間,就夠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