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淺予:拋棄原配追求愛情,晚年得知原配去世,至死都不原諒他

珮珊 2022/10/29 檢舉 我要評論

用最真誠的文字,傾聽心底的聲音,做内心强大的自己。我是珮珊,陪你一起閲書、閱心、閱塵世的小編。

葉淺予照片

作為近代國畫界的巨擘,葉淺予的一生亦是充滿藝術性的。四段失敗的情感婚姻給他的人生添上了濃墨重彩的一筆。相較其他女人,他和原配羅彩云的婚姻更像是一場悲劇。

羅彩云因他蹉跎了青春,甚至走上自ㄕㄚ的道路。ㄙˇ前她還留下遺言:「你們葉家害得我好苦。」至ㄙˇ,羅彩云也不愿原諒葉淺予。

兩人就像兩根緊緊纏繞的繩子,勒得對方喘不過氣,卻無法松手。誰也不知,他們也曾想過白頭相守。

23歲那一年,剛剛開始漫畫事業的葉淺予正準備在上海大展拳腳,卻被父母的一封信打斷。在桐廬老鄉,父母給葉淺予物色了一個出身于名門望族的大家閨秀。

葉淺予

那個被選中的女子,正是羅彩云。未曾謀面的二人,從此被這所謂的「媒妁之言,父母之命」綁在一起。

若是兩情相悅,這樣的婚姻可謂是皆大歡喜的。可兩人素不相識,這和被關在籠子里的動物又有什麼區別呢?

但那時的羅彩云,也許并不這麼想。她猶記得與葉淺予的第一次相見,這個五官端正如刀刻般的英俊男子,渾身縈繞著一種藝術的氣息,看起來精致而靈動。只這一面,羅彩云便春心萌動。

葉淺予卻恰恰相反。在開展事業的緊要關頭,葉淺予對情情【愛☆愛】的事不甚感興趣。可父母既然替他定下親,總不能忤逆父母的意愿。且新娘子也眉清目秀,并不讓人很難以接受。

葉淺予與羅彩云

于是葉淺予便決定將羅彩云娶回家,還自掏腰包辦了一場風風光光的婚禮。但這并不能改變二人僅僅比陌生人更熟悉一點的事實。

盡管天天睡在同一張床上,可兩顆心并不能完全靠在一起。對于葉淺予說,羅彩云僅僅只是他置辦的一件安放在后宅的物件。她的唯一作用,便是替他侍奉父母。

因此,結婚后,葉淺予提出一個人返回上海,而羅彩云便留在桐廬老家中服侍公婆。也許是出于對丈夫的仰慕,也許是不放心他一人身處上海這個大染缸,羅彩云堅決地拒絕與葉淺予分居。

不管葉淺予怎樣勸說,羅彩云都絕不松口。葉淺予的母親不愿見新婚的兩個年輕人分開,便勒令葉淺予將羅彩云帶到上海去,羅彩云這才如愿以償。

盡管羅彩云不是什麼接受過新式教育的前衛女子,可對葉淺予非常聽從。初時的新鮮感使兩人還算情投意合,葉淺予也對羅彩云較為愛重。

若是日子可以這樣慢慢過下去,也不難以接受。可上海這個大染缸,還是使這段未成形的愛情悄悄變了質。

第二年春,萬物復蘇,羅彩云替葉淺予生下兒子,舒適的生活使羅彩云漸漸放縱。她開始結識其他的富家太太,同她們一起流連在上海車水馬龍的街道和琳瑯滿目的商城里。

在生下女兒后,羅彩云更是玩得過火。將孩子朝奶娘一拋,便沉淪在麻將桌上。輸光了,又去找丈夫拿錢。

葉淺予

這在她看來理所應當的事,卻是當時的葉淺予所不能接受的。事業還算不上有成,妻子卻不能體會他的難處,還將他辛苦賺來的錢到處揮霍。

他描述當時的妻子為「一副上海少奶奶的做派」,還如此評價當時的生活:「每天下班回到家,我覺得精神上總是空空蕩蕩的,一點生氣都沒有。」

羅彩云只想做個兩耳不聞窗外事的富太太有錯嗎?在她待字閨中時,也是這麼享受生活的呀?

葉淺予就更沒錯了,他的需求從來都不是一個花瓶。他渴求靈魂上的碰撞,渴求女人勤儉賢惠。

但是他們都滿足不了對方的需求,就像不合適的鑰匙想要插進鑰匙孔,不管怎麼努力,只能磨損自己,兩敗俱傷。

梁白波

一次又一次的沖突使他對羅彩云為數不多的愛戀消耗殆盡,當沒有了感情,誰又能拯救這段名存實亡的婚姻呢?在葉淺予最低落之際,一束光照進了他的生活。

當時的葉淺予是《時代漫畫》的編輯,每天都要閱覽無數的稿件。在陳舊的辦公桌上,一幅名叫《母親花枝招展,孩子嗷嗷待哺》的漫畫映入葉淺予的眼簾。

這一幅漫畫可謂是狠狠地切合了葉淺予當時的心境,這畫的不正是羅彩云嗎?他當即找到漫畫的作者梁白波,兩人熱烈地討論起來。梁白波欣賞葉淺予靈動的筆觸,葉淺予則愛梁白波新奇的創意。

二人一拍即合。這兩個被舊社會束縛牽制的靈魂,在這一刻迸發出強烈的火花。可憐羅彩云,還以為用婚姻牢牢綁住了葉淺予的心。殊不知丈夫早已愛上他人。

梁白波

葉淺予開始出入梁白波的公寓。狹小的公寓里,掛滿了梁白波創作的油畫。燙著新式卷發的梁白波,被古典的油畫包圍著,露出羞澀的盈盈笑意。

這一幅美麗的畫卷一棒子擊中了葉淺予的心。她就像希臘女神一般美好,又能與他產生靈魂上的共鳴。

而羅彩云也很快發現了這件事。丈夫早出晚歸,也不再像以前那樣對她笑臉相迎,很明顯是有其他人占據了他的精力。

在葉淺予眼里,羅彩云像個「私家偵探」一般,隨時追蹤著他和梁白波的痕跡。不堪其擾的葉淺予向羅彩云提出失婚,可早已對丈夫情根深種的羅彩云根本不愿意放手。

右一葉淺予

再則,葉淺予也根本付不起高額的贍養費。看在羅彩云為他生兒育女的份上,葉淺予只能隱忍地維持這段貌合神離的婚姻。可事實上,仍舊與梁白波往來。

恰逢津浦鐵路局邀請葉淺予和梁白波二人衛生宣傳列車活動,二人有了光明正大來往的機會。葉淺予和梁白波在金魚胡同的一家公寓住下。白日游覽巍峨的故宮,晚上欣賞精彩的京劇。

葉淺予曾描述這段日子為「一段我終生難忘的最幸福的日子」。在這段日子里,他完全忘卻了羅彩云。

直到他發現報紙上刊登著一則《「王先生」失蹤》的信息。這則信息控訴了「王先生」的作者竟拋下妻子,離家出走。

葉淺予

羅彩云試圖用自己笨拙的方式,來挽留丈夫的心。殊不知這樣的逼迫,使得葉淺予離她越來越遠。

自覺失了面子的葉淺予破罐子破摔,帶著梁白波去了南京。羅彩云走投無路,只能將這件事一五一十地告訴父親。羅父一聽,勃然大怒,直接從南京的小巷將葉淺予捉回上海。

面對岳父的嚴厲逼問,葉淺予面無表情,卻始終表現得很堅硬。盡管那個時代倡導失婚自由,可葉淺予根本付不起巨額的贍養費。于是一人退一步,保留羅彩云妻子的名分,但兩人必須分居。

羅彩云傷心欲絕,卻也知道無可奈何,終于同意與葉淺予分居。二人來到律師朋友的住所簽署分居協議。

葉淺予

羅彩云在協議上一筆一劃簽上了自己的名字,盡管發展到如此地步,她仍然安慰自己,又不是失婚,有什麼關系。

可一顆晶瑩剔透的淚珠從羅彩云黯淡的臉龐滑落,淚珠滴在地上四分五裂,就像羅彩云破碎的心。與之相反,葉淺予眉頭舒展,仿佛松了一大口氣。一人入天堂,一人入地獄。

然而,葉淺予追求的所謂靈魂碰撞,真的是所謂堅貞不渝的愛情嗎?

沒過多久,抗日戰爭爆發,葉淺予趁機將羅彩云和女兒送回了桐廬的老家。自己卻同梁白波奔赴武漢,聯合張樂平等組成了漫畫宣傳隊。

梁白波是個獨立聰慧的女子,本想憑借自己的本事大干一場,卻發現別人都將她看作葉淺予的附庸。

葉淺予

梁白波本以為二人是兩情相悅的自由戀愛,是對舊時代枷鎖的反抗,可現實明明白白地告訴她,世道便是如此不公。別人不會瞧不起葉淺予,卻會瞧不起情婦身份的她。

葉淺予根本沒意識到梁白波的心思,他甚至為一個優秀的女人甘愿做自己的情婦而沾沾自喜。于是,感情的裂縫悄然滋生。

在他未覺察的時候,梁白波結識了一名空軍飛行員。這名飛行員身材高大,英俊瀟灑,渾身上下充滿了陽剛之氣。與葉淺予是截然不同的類型。最重要的是,他沒有妻子。

這深深地吸引著梁白波。在某一個風和日麗的日子,梁白波拋下了葉淺予,像一只花胡蝶般撲棱撲棱地隨著飛行員遠去。

戴愛蓮

這件事深深地打擊到了葉淺予。怎麼女人能夠毫無預兆地變了心?他終于享受了一次被拋棄的滋味,卻未曾想過當時被他棄如敝履的羅彩云,是否也體會著同樣的情緒?

盡管這個橫插在兩人中間的漂亮女人已經翩翩遠去,可兩人之間的縫隙是根本沒法彌補的。在嘗過了孤注一擲的愛戀后,誰還能忍受平平淡淡的生活?

在接下來的生活中,葉淺予又相繼與兩個女人成婚。在一個舞會上,葉淺予結識了著名華僑舞蹈家戴愛蓮。她不大會說中文,操著一口洋文調調,殊不知正是葉淺予最愛的新式女性。

戴愛蓮、葉淺予和女兒葉明明

兩人開啟了一段長達十年的婚姻,而那時的羅彩云,正勤勤懇懇地在鄉下教導著兒子。她沒有一刻不渴望葉淺予能夠幡然醒悟,回頭看她一眼。可事實上,葉淺予甚至沒有沒有一瞬間想起過她。

人們都更愛去追逐求而不得的事物,而對于一顆捧在面前的真心很難去珍惜。對于不愛的女人,男人最是狠得下心。

也許是上天的報復,戴愛蓮也背叛了葉淺予。她結識了一名青年舞蹈家,比起葉淺予更有共同話題。與葉淺予的感情不過是人生中一場露水情緣,等見到更好的,她便轉身離去。

葉淺予卻被傷得不輕。在葉淺予的描述中,這件事對他來說簡直是「晴天霹靂」,他甚至在文中第一次寫道:「我含著眼淚,與她辦了失婚手續。」

戴愛蓮、葉淺予和女兒葉明明

說到底,這兩個新式女子都是一樣的人。她們可以不畏世俗偏見跟在葉淺予的身邊,同樣也有勇氣追逐新的愛戀。

和她們相比,羅彩云只剩下「可憐」二字。學成歸來的兒子將羅彩云接到自己家中,她卻整天坐在房間里,發呆,看窗外。在幾十年的等待中,羅彩云的心越來越枯萎。

如果有人能在那時候看一看她的眼,應該會明白,里面已經不再有癡戀,日復一日的等待磨平她的棱角。她不甘,卻也要學會放下了。

在兒子的勸說下,羅彩云終于同意和葉淺予簽訂失婚協議。彼時的葉淺予已和戴愛蓮分開三年,正是最空虛寂寞的時候。即便如此,他也沒有考慮過和羅彩云復合。

王人美

這段婚姻就像一座沉重的大山,牢牢地壓在他的身上。他不是不清楚羅彩云的付出,為他生兒育女,又將孩子拉扯成人。但他只要想起羅彩云,心里只有深深的疲憊。

兩人相對無言。羅彩云又一次拿起鋼筆,在紙上簽下自己的名字。只是這一次,是真正的斷舍離。

在徹底與羅彩云分開后,葉淺予仿佛第一次呼吸到世間的新鮮空氣。兩年后,他又與巨星王人美成婚。王人美與他脾氣不太對頭,新婚一個月就吵架鬧失婚。可兩人互相忍讓,竟也能湊合著過下去。

葉淺予和王人美

盡管生活不算美滿,但葉淺予從未想過去和原配妻子生活。羅彩云就像一個用完的物件,被拋棄到一邊后再也無人問津。

羅彩云幾十年來緊繃的神經終于徹底崩掉。她顫顫巍巍地從藥箱里翻找出白色的顆粒,和著溫水,一口咽了進去。

這一咽,便是真正的永別。

從女兒的口中,葉淺予得知前妻羅彩云因過量吞服安眠藥而過世。羅彩云孑然一身地離開這個世界,卻留下了一句遺言:「你們葉家害得我好慘!」

葉淺予

不知道這句話在羅彩云的心中書寫過多少遍,但這確實是她最深的執念。與其說是葉家害了她,不如說是葉淺予害了她。在她即將開始新生活的關頭,又狠狠將她打落地獄。

葉淺予總認為羅彩云是束縛他的繩索,殊不知他更是羅彩云的枷鎖。在羅彩云這種傳統女子的心中,夫便是天。但是她的「天」,不愛她,不敬重她,她在他心里的分量甚至不比羽毛重。

得知此事的葉淺予是否后悔我們不得而知。羅彩云只是他人生中的一小部分,是他四段情感經歷其中之一。

他可能放不下梁白波、戴愛蓮的離去,可能放不下王人美的陪伴,卻不會放不下一根束縛自己的「繩索」。

但對羅彩云來說,葉淺予卻是她的「所有」。

葉淺予

回想當初,葉淺予也曾想過與這個苦命女子共度一生。可是精神上的鴻溝,使她們漸行漸遠。葉淺予錯在沒有對婚姻從一而終,羅彩云錯在妄圖用一段名存實亡的婚姻綁住葉淺予。

直到離世,羅彩云也沒有放下這件事。葉淺予充斥著她的一生,她永遠也忘不掉第一眼相見時,葉淺予炯炯有神的眼眸。而在當時的社會,像她這樣的女子不知有幾何。

羅彩云算不上一名多麼優秀的女子,卻也值得被好好對待。她只是不明白一個道理,愛從來不是單箭頭。

愿你我,活得通透,舒展自己的生命,輕盈自己的靈魂。共同陪伴彼此的成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