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瑾:起義前曾遭丈夫惡劣對待,歿后兩年丈夫抑郁而終,子女結局讓人欣慰

草莓醬 2022/11/29 檢舉 我要評論

1903年中秋月圓夜,京城王宅,萬家通明的燈火中,女主人與自家丫鬟對坐庭院一角,失落惆悵,不言而喻。

早在一個時辰前,主仆二人還在熱烈的心緒中準備9席,等待男主人歸家。可是等來等去,待到月上柳梢,菜冷9涼,華屋之中,仍只主仆二人。

想到如此佳節,丈夫還在外另尋溫柔之鄉,流連秦樓楚館,她長長嘆了一口氣,自嘲不該有所期待。于是9酣之際,她便換上男裝,帶著丫鬟逛戲園子去了。

在舊社會,女子公然露面戲院,可謂膽大妄為。這個對丈夫失望透頂的女子卻反問: 自己的丈夫是否又守了「夫道」?男人能做的事情,為什麼偏偏女人就做不得?

發出這一系列大膽叩問的女子不是別人,正是中國近代史上著名的巾幗女杰——秋瑾。

秋瑾,1875年生于清末的一個官宦家庭,和舊時代的女子一樣,她幼時裹腳、學習女工,遵循三從四德。不過秋瑾從小熟讀詩詞歌賦、四書五經,是同代女子中不可多得的才女。

21歲那年,秋瑾遵從父母之命,嫁給了湘潭富戶之子王廷鈞,不久生下長子王沅德。王家富裕,秋瑾生活養尊處優,卻非常郁悶,因為丈夫是個公子哥,每天游手好閑、吃喝玩樂。

相比之下,秋瑾雖為女子,卻自幼崇拜杜甫、李清照,俠肝義膽,不讓須眉。

甲午后,清朝簽訂了《馬關條約》,秋瑾憤懣不已。她規勸丈夫讀書,他日建功立業,報效國家。王廷鈞卻不以為然:「朝廷只能賠款,委曲求全,我們這些匹夫有個P責。」

還有一次,夫妻倆談到譚嗣同,秋瑾贊揚他是視歿如歸的偉大志士,而王廷鈞卻大罵他是亂黨。兩人互不相讓,吵了起來。秋瑾心中苦悶,寫下詩句「可憐謝道韞,不嫁鮑參軍」。

王廷鈞骨子里傳統懦弱,他讀不懂秋瑾文字里的風情和筆底的波瀾,更不能理解她那些「稀奇古怪」的抱負。這讓秋瑾時常感嘆:「琴瑟異趣,伉儷不甚相得。」

妻子志向很高,頗有才學,在感情上屢遭冷落的王廷鈞不免自卑。日子久了,他也開始到外面喝喝花9,發泄心中的苦悶。

1900年,王家花了一筆大錢在京城為他捐了個戶部主事的官職,秋瑾也隨夫進京。面對更大的花花世界,王廷鈞更加肆無忌憚地花天9地、倚紅偎翠。

他們的第二個孩子王燦芝出生,也沒能扭轉夫妻倆每況愈下的感情。婚姻瀕臨結束,秋瑾認為是因為丈夫的不忠;但是王廷鈞覺得,都是因為秋瑾的「胡鬧」。

到了北京之后,對婚姻失望透頂的秋瑾,找到了理想上的伯樂,這個人正是與她亦師亦友的吳芝瑛。

吳芝瑛是王廷鈞一個同僚的夫人,也是一位才華橫溢的新女性。她思想開明,崇尚孫中山,并且在文學、書法方面都頗有造詣,很快與秋瑾成為相見恨晚的知己。

在吳芝瑛的影響下,秋瑾不再局限于舊家庭的一畝三分地,她加入「進步婦女交流會」,開始與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像男人一樣縱論天下。

隨著對國家現狀和前景有了更深的理解,她第一次知道,這個世界上,女性也可以有自己的政治使命。

適逢北京興起留學運動,許多有識之士都想到國外,特別是日本尋求救國救民的道路。秋瑾深受影響,也想東渡求學。

可當她把這個想法告訴丈夫以后,卻遭到極力反對。生性平和的王廷鈞非常罕見地向妻子怒喝道: 「爾所言,大逆不道,速閉爾口,非我所樂聞也。且婦職中饋,遠游亦非所宜。」

王廷鈞反對的想法很簡單,他認為婦女就該在家里管理家務,而不是成天異想天開要出游。這番話對秋瑾的打擊很大。王廷鈞的居高臨下讓秋瑾意識到,婦女在舊中國確實沒有地位的現實,自己繼續留下只能做封建的陌路人。

王廷鈞從未將妻子出國的想法與救國救民聯系在一起,他只當這是一場任性的出游。為了讓妻子放棄出國的古怪念頭,王廷鈞也用自己的方式千方百計地留住她。

他給秋瑾買了昂貴的銀狐大衣,買了她平日里酷愛的字畫,他還特意租了一輛黃包車,方便秋瑾出門,只為了討她歡心。

為了防止妻子離開,他甚至將秋瑾從娘家帶來的珠寶和衣物悉數藏起,以防止太太用這些東西湊夠旅費。他還告訴秋瑾,如意她執意去日本,就要跟她失婚,孩子也不允許她帶走。

但是王廷鈞完全沒有意識到,秋瑾對他早已是心如歿灰了。

她永遠忘不了自己離開前一年的中秋節,當她還懷著對修復婚姻的最后一絲希冀,為丈夫溫9下廚,洗手做羹湯,王廷鈞卻在溫柔鄉中將在家苦等的妻子忘記了。

回家之后,王廷鈞對秋瑾沒有一絲歉意,而是因為三兩句輿論就指責她: 「為何不守婦道,女扮男裝R沒家風?」

聽到「不守婦道」這幾個字,秋瑾再也壓抑不住內心的怒氣,和王廷鈞針鋒相對地吵了一架。吵到激烈,她對王廷鈞大喊: 「要我守婦道,那你首先得守夫道。王廷鈞,我不是你的附屬品。」

王廷鈞甩了秋瑾一個耳光,發出了響亮的聲響,把他自己也嚇了一跳。想到妻子的固執和倔強,王廷鈞很快為自己的舉動不安起來。

第二天一早,秋瑾果然走了,住進了外面的客棧。

這場鬧劇,最終以王廷鈞好言相勸,一再服軟將秋瑾請回家告終。 只是這場家庭紛爭過后,秋瑾的反叛意識更強了,出國的決心也更加堅定。

不過在當時,雖說留學已經蔚然成風,但是卻少有已婚女子出國的例子,秋瑾想要留學,還是要得到丈夫的首肯和幫助。

多年夫妻,王廷鈞其實很了解秋瑾固執倔強的性格,留學也好,旅行也罷,他知道總歸要讓秋瑾了卻這樁心愿,她才能真正安心。

經過無數日夜的輾轉反側,王廷鈞決定徹底讓步,還妻子自由。他托關系找到了京師大學堂的一個日籍教員的妻子服部繁子幫忙,請求她一定要帶自己的太太去日本。理由則是,拜托別人他不放心。

1904年7月,秋瑾終于取得了與封建家庭對抗的勝利,開啟了東渡日本之行。離開那日,王廷鈞帶著四歲的女兒前來送行。

服部繁子回憶王廷鈞前來送行時的模樣是「面帶哀傷,發辮在風中吹得凌亂,看著讓人痛心。」而當秋瑾與丈夫和孩子分別時,她則「轉身落淚」。

秋瑾離家出國這一年,她的大兒子王沅德7歲,女兒王燦芝年僅4歲。

離愁別恨還是擋不住真理的召喚,秋瑾義無反顧踏上了征途。

來到日本后,秋瑾與過去舊家庭婦女的身份徹底告別,而她女性身體里的俠客豪邁也徹底被釋放,開始踐行在狂飆突進式的G命之中。

在日本,秋瑾結識了不少進步青年,組織起「共愛會」,參加反清秘密集體「三青會」,還結識了孫中山,與黃興等人一起加入了同盟會,為救國救民而奔走。

留學期間,秋瑾時常參加留學生大會和同鄉會。那段時期,她無論是登台演講,發動社團,還是創辦報紙,文章后面的署名都是「鑒湖女俠」。

王廷鈞作為清廷官員,聽聞這些,又是害怕又是反對,終日憂心。不過秋瑾完全可以理解他的擔憂。

為了不牽連家庭,秋瑾在日本留學三年,斷了與王廷鈞之間的書信往來,兩人的關系也名存實歿。

1906年冬天,王廷鈞納妾的消息傳來,秋瑾反而感到高興,覺得找到了一個失婚的正當理由,于是請求國內的大哥秋譽為自己代辦失婚。但大抵是王廷鈞對秋瑾舊情尚存,無論秋譽是何說辭,他還是不愿同意與秋瑾失婚。

1906年末,秋瑾策劃起義事宜,提前回國。期間,她為致力于婦女解放,多方奔走,籌辦《中國女報》,卻遲遲籌措不到資金。于是,秋瑾想到了家底深厚的婆家。

同年冬天,秋瑾來到湘潭,去王廷鈞家看望了子女。王家人只以為她是窮途歸來,回心轉意,盛情接待了她,希望夫妻倆能破鏡重圓。

秋瑾借機向公公提出要借錢辦學,公公信以為真,爽快地給了媳婦一大筆錢用以「辦學」。然而在拿到這筆錢不久后,秋瑾就改換男裝,不辭而別了。

這便是秋瑾的最后一次湘潭之行,她離開之時,便沒想著要活著回來。

作為彼時站在清廷對立面的「亂黨賊子」,秋瑾擔心自己的身份會累及婆家。于是在離家不久后,她便單方面登報與王家擺脫了關系。秋瑾的公公不知內情,不久后便病倒了。

1907年1月14日,秋瑾在上海創辦的《中國女報》成立,該報紙以「開通風氣,提倡女學」為宗旨,旨在宣傳女性解放,倡導女性G命。

王廷鈞通過秘密渠道,也拿到了一份報紙。當他看到上面滿眼的「反詞」時,夜不能寐,不禁為妻子即將面臨的處境而擔憂。

1907年7月初,G命黨人徐錫麟在安慶起義中失敗被誅。其弟徐偉被拿下后不久,隨之供出了正在紹興大通學堂組織起義的秋瑾。

徐錫麟臨走前,曾委托部下通知秋瑾務必離開紹興。可當秋瑾聽聞好朋友被誅,她卻難過地說:「G命未成歿不休,得拼下去!」

清兵前來拿下秋瑾前,她本有足夠的時間撤離,但秋瑾沒有離開,而是從容地轉移各類文件,命令學生們分散隱蔽。

7月13日傍晚,清兵圍了大通學堂,秋瑾被拿下。

被拿下之后的秋瑾拒不「招供」,她給清廷官員最后留下的唯一「供詞」是清代詩人陶宗亮的一句詩「秋風秋雨愁煞人」。

兩天后的7月15日凌晨,32歲的秋瑾于紹興宣亭口從容就義。

秋瑾就義時,被定為「謀逆」,娘家人和夫家人擔心受到牽連,無人敢去收拾。最后還是生前好友吳芝瑛等人,偷偷將其運回紹興老家。

關于秋瑾的付出,孫中山先生高度評價: 「為推翻專制、建立共和,秋瑾烈士于光復事業,功莫大焉!」可見秋瑾之于辛亥G命的勝利,居功甚偉。

可就在秋瑾慨然赴歿之后,他的家人卻受到了牽連。她的丈夫王廷鈞迫于形勢,辭官帶著孩子回到了湘潭老家。

妻子離去,官職不保,在這一重大的人生意外之下,王廷鈞因為哀傷過度,郁郁寡歡,不久后便一病不起。走的時候,年僅30歲,留下了年幼的一雙兒女。

慶幸的是,秋瑾和王廷鈞相繼離開之后,他們的兩個子女便被他們生前的好友撫養。在母親的影響之下,成年后的王沅德和女兒王燦芝都成為了國家棟梁。

長子王沅德以母親為榜樣,曾創辦進步報刊,后來經商有道,成為湘潭首富后致力于興辦學校、幫助百姓,成為美談。

女兒王燦芝則繼承了母親的「俠女風范」,她自幼癡迷武術,成年后出國深造,成為我國的首位女飛行員,為航天事業做出了杰出的貢獻。

如今俠女秋瑾已去,但其后代所承襲的精神,卻是對她當年義無反顧的選擇做出的最好的回應!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