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歲的她,是林徽因的親家母,公認的「校花」,丈夫手心里的寶

草莓醬 2022/11/20 檢舉 我要評論

談起民國的美才女,定然繞不過林徽因。今天我們介紹的這位民國女子和林徽因關系可不一般呢。

她的丈夫是北大校長周培源,長女周如玫是梁從誡的第一任妻子。

她叫王蒂澂,原名王素蓮,1910年9月26日出生,吉林省扶余縣人。

01

小素蓮聰明漂亮,學習優秀。中學時在縣里就排前三名,被保送至省里讀中學。

1927年,王素蓮又被吉林省官費保送至北平女子師范大學英文系。雖然學英文,但她熟稔中國歷史和古典文學,加之由于受新文化運動、新文學影響,思想很開闊。

國文老師非常喜愛她的性格和各方面的出類拔萃,認為「蓮」出污泥而不染,建議她將「素蓮」改為「蒂澂」(蒂為「并蒂蓮」,「澂」為現在「澄」字的古寫,現已不用此字)。

她喜歡書畫,而且有很高的鑒賞水平,常常收藏喜歡的作品。1950年以后,她開始收集古代書畫,包括明清時期主要的書法、字畫流派以及代表作家的真跡。

在她的影響下,周培源也漸漸愛上了收藏,工作之余,二人欣賞、探討這些書畫真跡,別有一番情趣。后來,夫婦二人將節衣縮食收藏來的書畫捐獻給了國家博物館。

她勤奮好學,顧全大局。在清華附中工作的二十余年,只要組織需要,她從來都是全力以赴,為國家培養了大批優秀人才。

最初,學校缺國文教師,具備深厚的功底的她二話不說就挑起重擔,很快得到各方面的首肯。

50年代,中蘇關系日益密切,國家急需俄語人才。接到任教俄語的任務后,本不曉俄語的她堅持每日收聽廣播大學俄語課程,第二天即為學生上課。

60年代后期,學校英語教師極為短缺,她再次臨危受命,擔負起培養教師和學生的雙重責任。在極端困難的條件下,她頂著巨大的政治壓力,自己動手編寫、打印教材,利用一切機會,將所學傳授給年輕人。

02

師大人才濟濟,美女如云。但王蒂澂美而不艷,是公認的「校花」。

她身體纖細清瘦,白嫩的瓜子臉,彎彎的柳葉眉,細長的眼睛。楚楚動人、我見猶憐的她,走在校園里就是一幅行走的古典仕女圖。

關于她的美貌,還有一段佳話呢。據說她曾和七位漂亮女生一起去游園。一位女生的堂兄為她們拍照留念,并將照片發表在小報上,引起了轟動,被好事者譽為「八美圖」。王蒂澂被評為「頭美」。

照片的事,王蒂澂一笑了之,沒有想到卻因此牽手了一生的幸福。

這是一見鐘情的愛情。1930年,27歲的周培源留學歸來。他是清華學堂1924年公派出國的學生,只用了三年半的時間,便在加州理工獲得了博士學位,還拿到了加州理工的最高榮譽獎。

他不僅是清華物理系最年輕有為的老師,偏偏還高大英俊,風流倜儻,可以算是女生們理想中的白馬王子。可是他 終日忙于物理研究,根本 無暇顧及婚姻大事。

熱心的朋友們坐不住了,給他介紹了不少女孩子。可是他根本沒時間約會,最后只得通過照片「找」對象。千里姻緣一線牽,說來神奇,就是這麼看似兒戲的看照片,「八美圖」中的王蒂澂走進他的心中。

兩人在劉孝錦的撮合下,很快第一次見面了。席間,周培源見她不怎麼吃,以為女孩認生不好意思,就拼命給她夾菜。

其實,王蒂澂不是害羞,只是不合胃口而已。她說:「這人真真的傻氣,我明明不吃韭菜的,卻使勁揀給我,碗里的韭菜都堆起來了。」

但偏偏這份傻氣打動了姑娘的芳心,兩人正式開始了交往。從此,周培源成了女生宿舍的常客,門房阿姨每回見他遠遠走來,就喊:「王蒂澂小姐,有人找。」

了解越多,相知越深。1932年,二人在北平結婚,時任校長梅貽琦親自擔任主婚人,幽默地稱「今天是王蒂瀓先生和周培源女士的結婚典禮。」惹得全場哄笑,氣氛非常熱烈。

看著一對璧人,人們都由衷感嘆:「新郎好瀟灑,新娘好漂亮!」曹禺曾對周培源的小女兒說:「當年,你媽媽可真是個美人,你爸爸也真叫瀟灑。那時,只要他們出門,我們這些青年學生就追著看。」

03

夫婦二人恩愛有加,周培源對妻子疼愛異常。

王蒂澂喜歡睡懶覺,每天起床比周培源晚。周培源每天早晨都會在王蒂澂睜開眼的時候,對她說:「我愛你。」直到他們都八九十歲,他還保持著這個習慣。

婚后第三年,已經生了兩個女兒的王蒂瀓不幸患上了肺結核。這在當時幾乎是絕癥,才女林徽因晚年幾乎就是被它拖垮的。

因為是傳染病,王蒂瀓被迫與家人隔離,到與清華相距甚遠的香山眼鏡湖療養。

嚴謹認真的周培源并沒有因為要撫養兩個幼女而影響工作。相反,在兼顧工作和照顧孩子的同時,他還利用周末去探望病妻。在愛面前,一切困難似乎都可以戰勝。一年來,兩地往來五十里,周培源硬是蹬著一輛破腳踏車去探望妻子,風雨無阻。

也許這份執著感動了老天,也許是王蒂瀓積極樂觀的心態有助于病情的恢復,抑或是愛情力量的強大,幸運的王蒂瀓竟然奇跡般地轉危為安。

1937年抗日戰爭爆發后,周培源一家隨清華大學遷至云南昆明西南聯合大學。雖然歲月艱難,但夫婦二人互敬互愛,孩子們乖巧懂事,一家人倒也其樂融融。

婚后二人共生了四個女兒。有強大的基因托底,女兒們都是花一般美麗。他非常疼愛孩子們,甚至編了一首順口溜:「老大我最疼,老二我最愛,老三我最寵,老四我最喜歡。」

1946年6月在美國加州帕薩迪那市全家合影。后排左一大女兒周如枚、右一二女兒周如雁,前排中為三女兒周如玲

解放后,周培源調入北大,舉家搬入了北大燕南園。他是愛花之人,在庭院中種植了很多花。他侍弄花草時,戲稱家里有「五朵金花」,女兒們占了四朵,還有一朵是妻子王蒂瀓。

每年春天,舉家踏青,他都要一路牽著她,生怕磕著碰著。身后拎著郊游裝備的女兒們總是「嫉妒」地說:「對不起!麻煩你們兩位分開一會兒,幫我們照看一下東西。」

1993年11月24日,周培源在睡夢中去世。六十多年的伴侶從此天人永隔,王蒂瀓悲痛欲絕,她痛哭:「不講信用!說好先送我,可連個招呼都不打,說走就走,連個再見都不說。」

2009年6月22日,王蒂澂突然對女兒們說:「我又夢見你爸了,我要跟他去了。」周培源逝世十六年后,99歲的王蒂澂安靜地離世。她知道,在另一個世界,她的愛人依然會將她當成手心里的寶。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