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徽因兒媳,在丈夫落難時失婚,給兒子改名換姓,二婚嫁麻醉學家

草莓醬 2022/12/02 檢舉 我要評論

「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

風雨同舟、福禍同當的愛情固然令人艷羨,然而,人性本就是自私的,這句俗語不僅僅是人們的玩笑話而已,而是很多夫妻的真實寫照。

林徽因拒絕癡情浪子徐志摩和謙謙君子金岳霖,而與梁思成陷入熱戀并攜手一生的故事時至今日仍然令人們津津樂道、樂此不疲。

徐志摩的康橋之戀、金岳霖的竹林而居都不曾動搖她的內心。

林徽因和梁思成結婚前夕,梁思成問:「為什麼是我?」

林徽因回答道:「我要用一生回答你。」

郎才女貌,才子佳人,用一切美好的詞來形容似乎都不為過。這兩人就如馬薇薇說的那樣: 「打碎一個你,打碎一個我,重塑了我們。」

然而不同于林徽因和梁思成的伉儷情深、同舟共濟,他們的兒媳周如枚卻在丈夫梁從誡陷入低谷時決絕地選擇了失婚。

并且無情地選擇了給兒子改名換姓,不久之后嫁給了另外一個人,這一切做法都令當時和現在的人們唏噓不已。

這段無疾而終的愛情也在梁從誡的心中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傷害,成為他停留一生的遺憾。

但盡管如此,梁從誡從未有一句話詆毀周如枚,他在晚年面對記者時仍舊用心維護著這個他最初的愛人。

有人說周如枚是蛇蝎心腸最毒婦人心,也有人說她其實另有苦衷不得已而為,那麼真相究竟為何呢?周如枚又到底是怎樣一個令人琢磨不透的女人呢?

01 郎從竹馬來,繞床弄青梅

青梅竹馬、兩小無猜,這樣的詞語放在周如枚和梁從誡身上無比的貼切。

梁從誡是民國時期大名鼎鼎的林徽因和梁思成夫婦的長子,出身于書香門第,可謂是一出生就含著金鑰匙,吸引著眾多人的目光。

許多人都知道林徽因的那首膾炙人口的詩歌《你是人間四月天》,卻不知道這首詩其實是寫給自己出生不久的兒子梁從誡的。

「你是天真,莊嚴,你是夜夜的月圓。雪化后那片鵝黃,你像;新鮮初放芽的綠,你是;柔嫩喜悅,水光浮動著你夢期待中白蓮。你是一樹一樹的花開,是燕在梁間呢喃。你是愛,是暖,是希望,你是人間的四月天!」

滿頁滿頁的紙字字句句都是對兒子的最深沉的愛意和最真切的期望。

事實上,梁從誡的名字也蘊含著父母的深深期待,這是為致敬著名建筑學家李戒,希望兒子能夠跟隨著大師的腳步繼續走上建筑之路。

而周如枚也同樣不差,她的父親是著名的學者周培源,彼時的理論物理學家、社會學家,還曾經擔任過北京大學的校長,家庭條件與梁家相比不相上下。

不僅家境優渥,而且由于周培源教育家的身份,對于子女的教育自是無比地看重,因此周如枚自幼就受到了各個方面的良好教育,無論是才情還是學識都是同齡人中的佼佼者。

況且在那個風雨飄搖的時代下可沒有什麼文人相輕,個個彼此間惺惺相惜,梁家與周家自是關系甚篤。

梁思成和周培源在大學時就是同學,后來還在同在北京大學中教書;后來在一張林徽因一家逃難時拍攝的照片上人們還發現了有周如枚一家的身影,那時候的梁從誡和周如枚還是一臉稚氣的孩子。

后排左起:周培源、陳意、陳岱孫、金岳霖;前排左起:林徽因、梁再冰、梁從誡、梁思成、周如雁(周培源二女兒)、王蒂澂(周培源夫人)、周如枚(周培源大女兒)

梁家交往最深的幾位教授之間,各自的孩子都把長輩們互稱「爸」或者是「姨」,因此,周培源對于梁從誡來說,從小就是「周爸」,周如枚稱呼梁思成也從來都是「梁爸」。

兩個家庭的良好關系自然也讓梁從誡和周如枚有了近距離相處的機會,一起玩鬧,一同長大,兩個年輕人很快就在父母的撮合之下陷入了愛河,順理成章地談起了甜蜜的戀愛。

梁從誡后來形容兩個人第一次親吻的畫面:「她的吻直燙到我心底,使我的靈魂震顫,我真的戀愛了。」那是他最美麗、最青春的年少時光。

隨著時間的推移,兩人很快就到了結婚生子成家立業的年紀,有之前多年的感情基礎, 周如枚和梁從誡的婚姻之路同樣有如康莊大道,平坦自如,令旁人發自內心地祝福與羨慕。

就連一向苛刻的林徽因也對周如枚贊許有加,由衷地希望周如枚能夠成為自己的兒媳。

「美貌與智慧并存。平心而論,她的五官雖算不上驚艷,但卻端莊大方,加上江南女子溫婉如水的韻致,讓人無法忽視她的存在。」這便是林徽因對于周如枚的評價,克制但卻藏著掩蓋不住的滿意。

結婚之后,梁從誡與周如枚兩人相敬如賓,和諧自如。白天忙時就各自忙碌,閑時就坐在一起讀書品茶,暢談人生與理想,一起看夕陽西下、暖陽初升,小日子過得甜蜜而恣意。

隨著感情的逐漸升溫,周如枚為梁從誡生了一個大胖小子,取名梁鑒。

這個孩子的降生為這個家庭帶來了不少的歡聲笑語,工作忙碌的梁從誡一想到家中溫柔的妻子和可愛的孩子就什麼煩惱都煙消云散了。

一切都似乎在沿著幸福的方向駛去,平靜的海面上只有愜意的海風和耀眼的陽光。

02誰教歲歲紅蓮夜,兩處沉吟各自知

梁從誡還是一如往常一般一絲不茍、盡職盡責地完成自己的工作任務,一下班就回家和妻兒說笑玩鬧,從容而淡然,仿佛置身事外。

后來,梁從誡突然被通知到江西農村參加勞動,陷入了低谷,這個剛剛被調到北京正準備大展拳腳的青年的理想就這樣被攔腰斬斷,不留一絲轉圜的余地。

周如枚聽到這個消息之后,二話不說地帶著兒子回到了自己的娘家,并向梁從誡提出了失婚請求。

在旁人看來,這樣做的確是有落井下石、見死不救之嫌。

她站在愛情與大局之間,徘徊著、猶豫著,選擇了后者。

梁從誡并不想輕易放棄這段感情,但是面對周如枚的請求,他張開嘴,卻不知從何辯解。

失婚之后,周如枚將兒子的名字從「梁鑒」改成了「周學兵」,徹徹底底與梁家切斷了聯系。

她在娘家的扶持下,帶著兒子艱難地度日。為了給自己和兒子更好的生活,她干起了自己的老本行——翻譯工作。

而遠在江西的梁從誡同樣并不好過,身體和精神上雙重的折磨像美工刀一般雖然細微但卻無比真實地啄著他的內心。

他幾欲,最終還是頑強地挺了過來。開拖拉機,用水牛在稻田里翻耕土地,還做著許多農民都做不來的臟活、重活、累活、技術活。

而這些,周如枚都不知曉, 偶然的一次機會,她在工作中遇到了著名的麻醉學家謝榮,現如今更是我國的麻醉學泰斗。

兩人傾蓋如故,一拍即合,談笑間無比地默契,無論是三觀還是對事物的看法,都出奇地合拍。

在一次次的交談中,周如枚逐漸意識到了眼前這個年輕人隱秘的情意,更重要的是他思想開放,并不在意自己先前的婚姻和孩子。

謝榮喜歡周如枚身上歲月沉淀之后的獨立的、深沉的美,周如枚也同樣對彬彬有禮、氣質不凡的謝榮深有好感。

梁從誡母親林徽因照片

然而, 對于梁從誡的愧意仍然無時無刻不在敲打叩問她的心門,阻礙著她進一步的感知,使得她對于面前唾手可得的幸福猶疑不決,懷疑自己是否值得擁有。

而謝榮憑借著自己的耐心和細水流長的陪伴,最終還是捕獲了周如枚的芳心。

兩人很快便組建了新的家庭,并約定共同為之奮斗,周如枚也慢慢地從往事中走了出來,大踏步地行使她追求幸福的權利。

03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語淚先流

結婚之后,周如枚并不比之前過得差,謝榮雖沒有梁從誡的家庭那麼顯赫和受人敬重,但他憑借著自己的努力同樣可以給予周如枚不錯的生活。

他在外勤奮地工作,在這期間,將中國的麻醉學推至了一個新的高度;周如枚也同樣沒有閑著,她翻譯了不少外文書籍,并在一些重大場合給重要人物做過翻譯。

結婚不久之后周如枚為謝榮生了一個漂亮的女娃娃,取名謝蘭,希望她能蕙質蘭心,像蘭花一般容顏與才情并具。

都說二嫁的女人不幸福,不論是孩子還是彼此的磨合都是大問題,但周如枚和謝榮卻將這些問題都一一克服。

那時一家人過得很開心,兩人琴瑟和鳴,出雙入對,兒女雙全。

然而,天往往不遂人愿,上天為你開了一扇門,同樣也會為你關上一扇窗。 這來之不易的幸福并沒有在周如枚身邊停留很久,就再一次被病魔輕易地奪走了。

一場大病悄無聲息地來臨,終日不斷的痛苦驅使周如枚必須不停地徘徊在吃藥、打針和看醫生之間,一切平常的小事都漸漸地成為奢望。

在病痛的折磨之下,周如枚的意志日漸消沉了下去。

「福壽兩難全」,盡管還是想要拼盡全力活下去,但最終周如枚還是沒能捱過命運對她發起的挑戰,在1980年因病逝世。

那一年周如枚還不滿50歲,她的女兒謝蘭才剛剛12歲,一切值得期待的未來一瞬間戛然而止。

這或許也是周如枚臨終前最遺憾的一點吧,她再也沒有辦法看著自己疼愛的女兒長大成人、成家立業了。

梁從誡這時早已回到了北京,他聽說周如枚逝世的消息之后,表達了自己的懷念: 「生活道路,由于我的過錯,未能與她一同走完。她后來英年早逝。但這段刻骨銘心的初戀,永遠是我一個最美好、最幸福的回憶。」

這個一生不幸的女人最終遺憾謝幕,倘若沒有臨了那無情的病痛,她大概會無虞地、體面地走完自己的人生吧。

時光消逝,萬物更迭,盡管偶有遺憾,但漫漫人生路不就是遺憾與幸福并存嗎?

經歷過那個光怪陸離的時代,經歷過或圓滿或失敗的婚姻,我相信周如枚仍舊堅定著自己的選擇,在或平淡或掙扎的歲月中認真地生活。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