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敖去世前想見胡因夢一面,閃婚閃離后糾纏30年,她終讓他「含恨而終」

珮珊 2022/10/29 檢舉 我要評論

2018年3月,83歲的李敖在彌留之際,提出了一個令所有人都備感意外的心愿——想見胡因夢最后一面。

自從兩人失婚后,李敖在各種公眾場合對胡因夢的辱罵,幾乎成了他后半生情感生活中一段不可缺少的旋律。

在世人看來,即便胡因夢不是他心中最恨的女人,也絕不至于想見她。

于是,借由李敖的ㄙˇ,兩人的往日恩怨被媒體深挖,一場持續了30多年的情感糾葛,也漸漸浮出了水面。

李敖與胡因夢

作為一個風流才子,李敖的身邊從不缺少女人,但是與他走入婚姻殿堂的,卻只有胡因夢和王小屯。

而相較于陪伴李敖26載、直至走完余生的王小屯,胡因夢的婚姻則像是一個笑話。

這段僅維持了3個月的婚姻,不僅沒有給雙方留下什麼美好的回憶,還因此結下了幾十年說不清的恩恩怨怨。

作為七八十年代台灣首屈一指的女明星,胡因夢不僅在影視作品中多次獲獎,更是因精通英、德雙語被冠以「知性美女」的稱謂,從而成為了大多台灣男人的夢中情人。

古人云,書中自有顏如玉,這話用在李敖的身上再貼切不過了,他與胡因夢從相識到結婚,莫不都是緣于他的文章和著作。

1979年,出獄不久的李敖出版了《獨白下的傳統》,此書一經面世,立刻引起了社會各界的強烈反響,一時間好評如潮。

李敖

當時,年僅26歲的胡因夢也第一時間買了一本。說起來,她可算是李敖的忠實粉絲。

過去,她讀過李敖的文章和著作,不僅對李敖的才學佩服得五體投地,更是被他的文采和語言魅力所折服。

那時候,胡因夢忙于趕赴影視片場,鮮有大段空閑時間,為了能夠隨時看到李敖的書,她便將書插在牛仔褲兜里,只要有一點空閑,便拿出來拜讀。

不僅如此,胡因夢還在報刊上發表了《特立獨行的李敖》一文,對李敖的贊美,溢于言表。

可是,李敖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都不知道這篇文章的存在,對于胡因夢,他也只是知道有這麼個人,兩人未曾見過面,更談不上相識。

胡因夢(左)

后來,胡因夢因這篇文章,遭到了台灣當局的批評和警告,此事一度鬧得沸沸揚揚,還是《中國時報》的記者陳曉林將此事告訴了李敖。

李敖知道后頗為震驚,在那樣一個高壓的社會環境中,一個女子不隨波逐流,并能公開與當局唱反調,很不簡單。

他雖然不認識胡因夢,卻在心里,對這個女子暗暗生出了好感。

而另一邊,胡因夢對當局的「警告」完全沒放在眼里,相反,她還萌生了要與李敖見面的念頭。

眾所周知,李敖性格狂放高傲,并不輕易見人,所以胡因夢的這一愿望遲遲無法實現。

后來,胡因夢特意找到《文星》雜志社的老板、李敖的好友蕭孟能,希望能幫她引見。蕭孟能想了想,覺得這是好事,便應了下來。

胡因夢

1979年9月,蕭孟能決定在自己的家中宴請李敖,并借此機會,介紹胡因夢與李敖相識。

此時,胡因夢是單身,又正值熱情奔放的年紀,佳人仰慕才子,也不失為一段佳話。

可是,她太年輕、太不了解男人了。李敖雖未結婚,卻并非孑然一身,此時李敖身邊有一位對其事業有很大幫助的同居女友劉會云。

然而,在這個不可理喻的世界里,誰知道什麼是因?什麼是果?當一個男人憧憬著一個女人的身體的時候,難保不會做出讓人意外的事。

據胡因夢回憶,她與母親第一次見李敖時,李敖表現得異常興奮,向母女倆鞠了個九十度的大躬,七八十年代已很少有人行那麼大的禮了。

李敖的舉動讓胡因夢受寵若驚之余,也備感尷尬。母親回家后還對她說,李敖行那麼大的禮,怪嚇人的,讓人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

李敖與胡因夢

由于兩人已經十分相熟,那天胡因夢只是隨意穿了一件淡檸檬綠的棉質長袍,光著兩只腳,連拖鞋也沒有穿。

讓胡因夢記憶猶新的是,那個晚上,李敖的眼睛始終ㄙˇㄙˇ盯著她的兩只腳,后來她才得知,李敖有戀足癖。

就是為了這雙潔白如玉的美腳,李敖離開了劉會云,轉而與胡因夢走到了一起。

不久后,各大報刊的花邊新聞都充斥著兩人相戀的消息,已無嫌可避的兩個人,干脆決定同居在一起。

不得不說,很多時候,愛情只是一種「當時的情緒」,這種情緒一旦落入實實在在的生活中,很容易就變了味道。

一段時間后,胡因夢發現,日常生活中的李敖就像一個機器人,在設定好的程序中,日復一日、有條不紊地運作著。

李敖

在她看來,他是一個無趣的男人,不抽煙、不喝酒、不看電影、不聽音樂、不打麻將……只有工作。

李敖始終用懷疑論去看這個世界,即使是身邊最親近的人,也不得不提防。因此,他結交的人不少,卻沒有幾個知心的朋友。

除此之外,他的自囚、潔癖、苛求、神經過敏,都使人感到很難與之相處。

可是,女人就是這點不好——太癡,在胡因夢看來,盡管李敖的缺點不少,可哪一個擁有大才華的人不是一身毛病?她仍對他傾慕有加。

然而,沒過多久,一件事情的發生,卻將她推向了深淵。

1980年4月的一天,胡媽媽到李敖的住處看望女兒。誰知道,剛坐下一陣子,李敖便鄭重其事地對她說:

「為了因子,我把劉會云打發走了,給了她210萬。如果你真的愛你的女兒,就應該拿出210萬的‘相對基金’才是。」

胡因夢與李敖

胡媽媽聽罷,臉色立刻變得鐵青,沒好氣地離開了李家。是啊,這太沒道理、太荒唐、太匪夷所思了。

轉天,胡因夢回娘家,胡媽媽一把將女兒拉到身邊坐下說:「因子啊,我看李敖不是好人,她要騙我們的錢。你可千萬不能嫁給他!」

說起來,胡媽媽的話絕不是危言聳聽,任誰聽了昨天那番「混賬話」,都要往歪處想。

可是,母親的話卻遭到了胡因夢的反感。此時的她已經鐵了心要嫁給李敖,又怎會因為母親的一番懷疑而放棄愛情呢?

胡因夢越想越氣,「當初,舉雙手贊成此事的是你,現在極力反對的也是你,我又不是你們之間互送的禮物,嫁不嫁,我自己做主。」

盡管心里這樣想,但為了不傷害母親,她未曾說出口來,只好低頭不語,以沉默相抗衡。

胡因夢

胡媽媽見女兒不表態,嘴里叨叨得沒完沒了,一定要胡因夢表態不嫁給李敖才肯罷休。

胡因夢被母親吵煩了,連外衣也不要,穿著睡衣跑回了李敖家。

見女兒不聽自己的勸告,胡媽媽急得直掉眼淚,她不明白,一向乖巧聽話的女兒,何至于為了一個年近半百的男人,竟冥頑到如此地步?

當天,胡因夢將母親的態度告訴了李敖,由于擔心胡媽媽再次從中作梗,兩人決定馬上結婚。有了一紙婚約,就算母親想拆散,也為時已晚。

于是,他們很快辦理了結婚登記手續,并決定一周后舉行結婚儀式。

然而,婚姻本就是男人與女人的一場角力,有時皆大歡喜,更多的情況卻是兩敗俱傷。

誰都沒有想到,領證當天下午,李敖與胡因夢便因瑣事大吵了一架,胡因夢一氣之下,竟把剛剛拿到的結婚證撕得粉碎。

胡因夢與李敖

原來,所謂的「一紙婚約」是如此脆弱,禁不起任何考驗。冥冥之中,似乎也預示了李敖與胡因夢婚姻的結局。

不過,盡管鬧了矛盾,他們仍決定婚禮照原計劃進行。

5月6日那天,他們在家里舉行了一個極簡單的婚禮,證婚人為李敖的朋友高信疆和孟絕子。

禮成之后,胡因夢向李敖提出了一個要求:她不能只要丈夫不要母親。

是的,不管怎麼說,血濃于水,何況母親撫養自己長大成人,為了丈夫與母親決裂這種事,她是絕對做不出來的。

為了緩和夫妻倆與胡媽媽的關系,兩人決定,由胡因夢的干爹陪同,一起去看望胡媽媽。李敖同意了。

然而,當胡因夢的干爹來了之后,李敖不知又哪根筋搭得不對,突然改變了主意,說什麼也不去胡家。

李敖與胡因夢

他對胡因夢的干爹說:「我怎麼能去向一個莫名其妙的老太婆賠不是呢?」

干爹聽了十分惱火,大丈夫能屈能伸,何況是為了自己的家庭和睦,大名鼎鼎的李敖,竟還不如一介女子識大體!

胡因夢也被丈夫氣得直哭,見李敖堅決不去,她只好和干爹兩個人回了娘家。胡因夢這次是真生了李敖的氣,一連幾天都未回家。

過了幾天,李敖似乎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妻子總不回家也不是辦法。

盡管他仍覺得這個矛盾完全是由丈母娘引起的,但又想干脆低個頭算了。

于是,他打電話和胡因夢「談判」:他帶一些禮物到胡家向胡媽媽道歉,并讓她大罵自己一個小時,罵什麼話他都接受。但一小時后,胡因夢必須跟他回家。

胡因夢與李敖

胡因夢想了想,依李敖的個性,能有這個態度已經很難得了,當即表示同意。

李敖登門時,胡媽媽的態度完全在意料之中,上來就是一通劈頭蓋臉的大罵。李敖也算懂事,低著頭,任憑岳母怎樣罵,就是不還口。

感覺時間差不多了,李敖偷偷看了看表,已經一個小時了,便用眼神示意胡因夢趕快走,他承諾的時間已到,不能再待在這里挨罵了。

眼看李敖上了門,媽媽也罵得口干舌燥,胡因夢便找了個由頭,跟隨李敖回家去了。

其實,在婚禮當天,李敖就已經感到了與胡因夢的關系不可能長久。

那天晚上,他曾悄悄對證婚人高信疆說:「我覺得,這場婚姻可能不會超過一年。」

「既知如此,何必要結婚呢? 」高信疆聽后吃驚地問道。

李敖與胡因夢

李敖不以為然地笑道:「也許我和胡因夢都是好勝要強的性格,總要把沒做完的事做完吧。 」

誰知,李敖的預言一語成讖,只不過,他對這段婚姻仍是過于樂觀了,僅僅3個多月后,他們便一別兩寬,各奔東西。

對于李敖與胡因夢失婚的原因,顯然是多方面的,但大體上來自于三點:

其一,台灣當局的不斷打壓。由于胡因夢堅持嫁給李敖,台灣當局對這位當紅女星進行了事業上的打壓和封ㄕㄚ。

婚后的胡因夢不要說影視劇,就連晚會主持,甚至日常的業務活動,也都被叫停。

可以想象,事業陷入低谷的胡因夢是多麼傷心,所以難免會在家中說出一些陰陽怪氣的話來。

正如李敖所說:「胡因夢是電影明星,明星怎麼能長期承受被封ㄕㄚ、被冷落呢?于是日久愁生,成為了我們分手的伏機。」

胡因夢(前排左二)與李敖(前排左三)

其二,兩人的性格差異太大。李敖做任何事情,都是沉著冷靜、三思而后行,而27歲的胡因夢在這方面卻與他截然相反。

因性格不同,兩人沒少為一些生活瑣事爭吵。有一次,胡因夢將冷凍排骨拿出來熬湯時,因不懂得要先解凍,就將排骨直接丟到了開水里。

這一幕恰巧被李敖看見,于是他大吼道:「你怎麼這樣差勁,這樣沒有常識!冷凍排骨不解凍往開水里丟,肉就老得沒法吃了!你這個沒常識的大蠢蛋!」

類似這樣的事情在生活中比比皆是,胡因夢常因受不了李敖的奚落而跑回娘家。

其三,蕭孟能與李敖的官司使他們徹底分道揚鑣。1980年,李敖的老朋友蕭孟能將李敖告上法庭,理由是李敖侵吞了他的房產。

蕭孟能

盡管這樁官司的來龍去脈有些復雜,但由于胡因夢在這場官司中為蕭孟能說了話,致使李敖丟失了一半房屋產權,并為此身陷囹圄6個月,卻是不爭的事實。

胡因夢曾在公開場合多次表明,說自己是出于正義出庭為蕭孟能說話,李敖則說她是背著丈夫出庭作偽證。

在李敖看來,女人無論美丑,最可貴的質量是辨別是非、善惡的能力和羞恥心,但他認為,胡因夢并不具備這兩種質量。

1980年8月28日,李敖在台北舉行記者會,并公布了與胡因夢的失婚聲明。

當天,胡因夢眼含熱淚,寫了一份祝李敖「好自為之」的聲明作為回應。至此,這段僅維持了3個多月的婚姻,黯然落幕。

胡因夢

然而,婚姻結束了,官司卻還沒完。失婚后,胡因夢又對官司所涉及的房屋產權問題發表了一些不利于李敖的言論。

她還直言,把房子「送」給蕭孟能,是「站在正義的一邊」。

胡因夢的話,徹底惹惱了李敖,為反擊胡因夢,他不僅多次公開發表文章予以反擊,還在提交給法庭的證詞中,憤怒地向胡因夢質問:

「把自己丈夫的55萬元送給蕭孟能,這是哪一國的正義?」

李敖在這篇文章中,表現出了自己一貫的犀利,說胡因夢出生在一個不幸的家庭,又因她的才貌雙全,被社會寵壞了。

她的反叛性,沒有深厚的知識做基礎,缺乏推理性。她犧牲了自己的丈夫,也犧牲了自己的婚姻。

都說君子報仇十年不晚,1985年4月,為這場官司準備了5年的李敖將蕭孟能、胡因夢告上法庭。

胡因夢

開庭前,面對多年不見的李敖,胡因夢主動上前打招呼:「你好啊。」

胡因夢的舉動顯然不在李敖的意料之中,「老是要你出庭,當然好啊!」他瞥了胡因夢一眼,不屑地說道。

「你老了。」

「與你一樣老!」李敖的話里,充滿了挖苦的意味。

胡因夢笑了笑,抓了抓自己頭髮,說:「我把頭髮剪短了,怎麼樣?」

「你不是預料自己將來要做尼姑嗎?還會更短哩!」李敖尖酸的話語,讓這場尷尬的久別重逢顯得更加狼狽不堪。

胡因夢本以為,這場婚姻結束后,與李敖不會再產生任何瓜葛,沒想到,時隔多年,還要多次在法庭上應對李敖的糾纏。

必須承認,李敖是打官司的高手,一向大大咧咧的胡因夢根本不是他的對手。有時明明自己有理,卻總是辯不贏,每每這時便急得流眼淚。

胡因夢

這場曠日持久的官司,讓胡因夢苦不堪言,對她的身心造成了巨大的傷害。

李敖曾說:「女人讓我吃盡了苦頭,我并不在意。一生之中沒讓女人恨惱過,作為男人來說,是一件很失敗的事。」

是的,李敖并不在乎胡因夢恨不恨他,對他來說,「恨」反而證明「愛過」。

令人啼笑皆非的是,胡因夢50歲那年,李敖特地到台北一家花店買了50朵荷蘭玫瑰花,叫人送給胡因夢,除了祝她生日快樂外,也暗示她已人老珠黃。

胡因夢看著李敖送來的鮮花,心里像是打翻了五味瓶,說不出是個什麼滋味。

時光荏苒,歲月卻未必靜好,沒多久,這對冤家又產生了新的恩怨。

2006年,胡因夢的自傳《生命的不可思議》在內地出版。

胡因夢

書中,胡因夢對李敖回憶錄中有關的自己的部分作了駁斥,甚至攻擊李敖的回憶錄是 「顛倒黑白」、「無法誠實面對自己的人格失調」。

此書七年前在台北出版時,李敖曾多次批評胡因夢的記性不好,使其自傳失真,不值得看。

然而令李敖始料不及的是,七年后,正當他在鳳凰衛視如日中天之時,胡因夢卻插進來做了一期節目,而且大談與他有關的問題。

李敖看過節目后,憤怒不已,于是,又是一連串「海陸空」式的反擊。彼時的李敖已過古稀之年,但對胡因夢的反擊卻仍樂此不疲。

經過這一次的吹腔舌戰,胡因夢徹底明白了,李敖這個人,碰不得。

此后,胡因夢在各種場合都盡量不談李敖,而李敖卻「毫不放松」,利用一切機會抨擊胡因夢。

李敖

2009年,胡因夢在深圳為自己的自傳做宣傳時,曾說:「與李敖的每一次官司及劇烈斗爭,都是一次揭露自我、成長的過程。」

可見,李敖在其生命的成長歷程中,始終扮演著舉足輕重的角色。

「我很佩服他對事物的洞察力,然而與他相處之后,我卻發現他的洞察力只是針對外在的事物,對自己卻不能洞察,問題永遠出在別人身上,自己也不做任何改變。」

這是胡因夢對李敖貼切的評價。

2018年3月18日,李敖在台北逝世,ㄙˇ前,這位唇槍舌戰了一輩子的戰士,終是沒有等到自己想見的人。

胡因夢

李敖為什麼在臨終前非要見胡因夢?隨著這位備受爭議的學者的離世,這個答案也成了永遠的謎。

也許,見與不見,是李敖與胡因夢最后的博弈。

只是這一次,胡因夢笑到了最后。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