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冤案:富豪死在兒媳婦床上,傻兒子命喪隔壁,一年后真相大白

珮珊 2023/01/10 檢舉 我要評論

民國初年的河南寶豐縣,城內有一家「裕豐」綢緞莊。

民國河南某縣街頭

綢緞莊的老闆名叫雷經天,經商多年,是遠近聞名的大富豪。雷經天只有一個兒子,但天生癡傻。雷家就這一根獨苗,早早就給他娶了媳婦,指望著能生個健康的兒子,繼承家業。

萬萬沒想到,有一天一大早,雷家就派人匆匆忙忙來報案,出人命了!幾名警察趕緊來到雷家,看到現場,他們都呆住了:富豪雷經天一絲不掛地死在了兒媳婦的床上,他的兒子卻死在了隔壁的房間。

幾名警察當即明白,此事沒有那麼簡單,趕緊叫來相關人員簡單盤問。事情發生在當天深夜,雷家的綢緞莊前面住著店員伙計,后院住著雷經天夫婦和兒子兒媳。前院的伙計都沒有聽到什麼動靜,而且也沒有什麼東西失竊,應該不是盜賊所為。

雷經天的妻子裴氏一直大哭不止,一口咬定是兒媳婦勾結奸夫,謀害了雷經天父子兩人。兒媳婦名叫崔秀蓮,雖然身在命案現場,卻毫發無損。不過,警察不管問什麼,她都低著頭,一句話不說。

警察無奈,只能先把崔秀蓮抓起來,關進了縣府的監獄,等待審訊。

崔秀蓮為什麼一言不發呢?因為這事兒太離奇。

民國綢緞店

崔秀蓮是個苦命的女子,她出生前,父親就和同村楊姓人家指腹為婚。崔、楊關系很好,崔秀蓮出生時,楊家生了一個兒子,取名楊青山。于是,崔秀蓮和楊青山成了青梅竹馬的好玩伴。

沒想到,楊青山還沒長大,楊父就染上了大煙癮,本來的小康家庭,沒兩年就敗光了。家徒四壁、窮苦潦倒,就差上街要飯了。也正是這幾年,崔秀蓮的父親辛勤勞作,日子越過越好了。

那個時候講究門當戶對,崔家是完全可以退婚的。但是,崔秀蓮的父母見兩個年輕人關系很好,楊青山眉清目秀,忠厚老實,就想著不退婚了。

沒想到,就在兩人成親前,崔秀蓮的母親忽然去世。之后,崔父又娶了一個年輕漂亮的繼母。繼母刁蠻強悍,覺得把崔秀蓮嫁給楊青山,是門不當戶不對,啥好處都撈不到。所以,她就做主把崔秀蓮嫁給了雷經天的兒子。

崔秀蓮很老實,也不敢反抗,就嫁到了雷家。楊青山眼看著未過門的媳婦嫁給了別人,心里十分難受。因為兩人從小在一起玩耍,他實在舍不得,就跑到雷家的綢緞莊當了伙計。雷家人不知道楊青山和崔秀蓮的關系,他們兩人一個前院一個后院,偶爾能遠遠看上一眼。

再說雷家是幾代單傳,到了雷經天這里,雖然有了錢,但生了個癡傻的兒子,雷家上上下下都很著急。把崔秀蓮娶進門,就是為了趕緊生個兒子,傳宗接代。雷經天夫妻倆盼星星盼月亮,盼著兒媳婦能趕緊懷上,結果幾個月過去了,還是毫無動靜。

裴氏整天唉聲嘆氣,對兒媳婦也沒有啥好臉色。雷經天想來想去,偷偷請了個郎中過來,查查是怎麼回事。結果,郎中對他們說,是雷少爺沒有生育能力。

雷經天夫妻倆備受打擊,但他們很快就想到了辦法。

民國百姓家庭

這天一大早,裴氏忽然笑盈盈地找崔秀蓮,噓寒問暖。之后,她告訴兒媳婦,今天就讓她搬到隔壁的房間自己住。在一旁的雷少爺一聽,立刻撒嬌胡鬧,但裴氏厲聲呵斥,命令兒子以后不準進崔秀蓮的房間。

崔秀蓮這些天被雷少爺折騰得夠嗆,早就厭煩了,裴氏這麼一說,她自然很高興,收拾收拾東西就搬了過去。萬萬沒想到,當天深夜崔秀蓮已經睡下,雷經天忽然闖了進來,鉆進了被窩。誰也沒想到,雷經天為了「延續香火」,竟然干出這種不顧廉恥的事情。

崔秀蓮本來就膽小,這種事情她也不敢聲張,只能每天以淚洗面,毫無辦法。後來回娘家探親,崔秀蓮把此事告訴了繼母,但繼母一陣冷嘲熱諷,就是不給她撐腰。

雷少爺每晚睡得早,外面敲鑼打鼓都不醒,他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是,紙里包不住火,前院綢緞店的伙計,有時候也要到后院請示生意上的事情,久而久之,有人就猜出了端倪。伙計之間互相猜測謠傳,楊青山才知道崔秀蓮受了多大的委屈。

崔秀蓮整天以淚洗面,愁眉不展,這些都被楊青山看在眼里,但他也只能和崔秀蓮深情對視,沒有其他辦法。

出事那天晚上,雷經天剛到崔秀蓮的房間沒多久,忽然有人踹門而入,手持菜刀一陣猛砍。黑暗中崔秀蓮被嚇壞了,裹著被子蜷縮在墻角,誰知那兇手殺了雷經天之后,直接轉身離開了。

很快崔秀蓮得知,雷少爺也死了,脖子上被人割了一刀。她冷靜下來,覺得能對雷家父子倆這麼痛恨的人,應該就是楊青山了。所以,不管警察怎麼問,崔秀蓮就是一言不發,她要保護楊青山。

寶豐縣長廖忠云,犯了愁。

民國河南街頭

雷經天是本縣很有影響力的人物,現在死在了兒媳婦床上,廖縣長自然能猜出其中的門道。這種事情「有傷風化」,要是不及時結案,傳揚出去縣長臉上也沒有光彩。于是,廖縣長親自審理此案,想要早點抓住兇手。

但是,只要一上堂,崔秀蓮就說是自己殺了雷家父子。一個弱女子連殺兩個男人,還是在不同的房間,誰會相信?廖縣長氣得直跺腳,就讓手下人用刑,但不管如何折磨,崔秀蓮就是不松口。

崔秀蓮的想法很簡單,出了這樣的事情,自己也不愿意活下去,就盼著早早被槍斃算了。廖縣長遲遲不結案,因為他很明白,兇手另有其人。現在殺了崔秀蓮很容易,但萬一兇手再冒出來,自己不就成了草菅人命的「糊涂縣官」?

轉眼3個月時間過去了,廖縣長著急,還有人更著急。首先是雷經天的妻子裴氏,她害怕拖得時間越長,雷家的丑聞越有可能四處傳揚,所以又是請客又是送錢,希望廖縣長能早點結案。那一天,裴氏的娘家人把廖縣長請到酒樓,酒至半酣,裴氏忽然進來,跪在地上就磕頭,哀求早點處死崔秀蓮。

另一個著急的,是楊青山。其實兇手并不是他,楊青山不知道什麼情況,也一直在偷偷打聽,後來他聽說崔秀蓮受盡酷刑,還堅持說自己是兇手,楊青山舍不得,就決定幫崔秀蓮頂罪。

楊青山直接去自首了,說崔秀蓮是冤枉的,自己痛恨雷家父子,所以趁夜殺了他們。廖縣長很高興,但他已經收了裴氏的錢,于是一狠心,說楊青山和崔秀蓮是「奸夫[淫.婦]」,將兩人都判處死刑。

一直到了刑場上,崔秀蓮和楊青山才又見了面,兩人只能默默哭泣。他們到死都以為,是對方殺死了雷家父子。

一年以后,寶豐縣又炸了鍋。

民國街頭

雷家父子的案子,雖然坊間還有一些傳聞,但大多數人已經相信,是楊青山和崔秀蓮所為,慢慢也就沒什麼人再談起了。

一年以后,市井之中忽然有傳聞,說雷家父子之死,還有隱情。原來,綢緞莊有個綽號蘇小猴的店員,喜歡偷雞摸狗。事發那天晚上,他偷偷爬上院墻,想到后院撈一點東西。結果,剛上了墻頭,就看到老闆雷經天出來,躡手躡腳進了崔秀蓮的房間。

蘇小猴早已聽說過傳言,這次親自撞見,決定趴在墻上看一看。誰也沒想到,雷經天進屋的一瞬間,雷少爺可能是起床撒尿,正好推門出來了。這下好了,雷少爺看到一個身影進了自己媳婦的房間,當時就愣住了。

之后,雷少爺三兩步跑到廚房,抄起一把菜刀,一腳踹開門進去了。雷少爺本來就有些癡傻,這時候什麼也不顧了,一陣亂砍。最后定睛一看,原來是自己的親爹!雷少爺傻了,慌忙跑出屋子,回到了旁邊的房間。因為害怕,他就用菜刀割了自己的脖子。

這一切,都被院墻上的蘇小猴看在眼里。案子鬧出來之后,蘇小猴怕牽連到自己,也不敢聲張。直到一年以后,才在酒桌上無意間說出來。

田文烈

這下子,整個縣城又熱鬧起來了,一年前的案子疑點重重,現在似乎都能說得通了。當時縣府財務科有個叫江騰云的青年,原來在武昌清軍第八鎮張彪部下當兵,參加過武昌起義。他聽說這件事后,覺得楊青山和崔秀蓮都是冤死的,于是寫了書信送到省府,揭露這起冤案。

廖縣長在省府有關系,就把這件事壓了下去。江騰云于是又寫信送到北京的各大報館,此事瞬間傳揚開來。河南都督田文烈聽到此事后,非常生氣,覺得自己的屬下太無能,把這麼小的一個案子弄得天翻地覆。

廖縣長知道惹了禍,但幸好已過了一年,死無對證,也沒有人來翻案了。當然,廖縣長知道自己在寶豐名聲臭了,于是到省府活動活動,調到了省城繼續做官。崔秀蓮的冤案,就這麼不了了之了。

那個向北京報社捅出這件事的江騰云,因此得罪了不少人。幾年后寶豐大旱,縣府的一筆賑災款出了問題,幾個官員于是誣陷江騰云監守自盜。後來,江騰云備受折磨,屈打成招,執行槍決的時候,早已被折磨的不成人形,是被人用門板子抬到了刑場。

審理江騰云案件的省府法官,就是當年的廖縣長,他終于找到機會,報了仇……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