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妻相守68年,97歲還想掙錢給妻看病,至最后也不知,妻子已過世3年

草莓醬 2022/11/04 檢舉 我要評論

燕園三老之一張中行是二十世紀末名湖畔著名的三雅士之一,他在古典文學、語文、思想史上的成就有目共睹,被季羨林稱為「高人、超人」。

如此事業有成的男人,感情卻一波三折,經歷了兩段失敗的婚姻后,他迎來了想要呵護一生的摯愛,在他97歲高齡時,他依然想要掙錢給過世三年的妻子治病。張中行為何在妻子去世后還要為其治病?他和第三任妻子有著怎樣的生ㄙˇ愛戀?

拋棄妻子的文學「渣男」

張中行在感情上屬于「晚熟」狀態,他雖然在文學上頗有成就,但對于男女相處的文化卻顯得較為「遲鈍」,以至于他在一次次「逃避」中辜負了兩個深愛她的女人。

在說到他在感情上的猶豫不決時,就不得不提一下他在思想上的進步, 正是思想的進步和現實的束縛,才讓他陷入進退兩難的境地。

他于1909年1月出生在河北省香河縣的一個普通家庭中,雖家境清貧,張中行卻勤奮好學、天賦異稟,小小年紀就表現出了不俗的學習能力。

老師們看著「一點就通、一學就會」的張中興,毫不吝嗇對他的夸獎:「這是個學習的好苗子,未來必定會有一番作為。」

果不其然,張中興的成績從初級小學到高中,成績始終名列前茅,1925年,他以優異成績考到了通縣師范學校,在此開始了專業系統的學習。

新思想的洗禮讓他追求婚姻自由、戀愛自由。

然而,再追求精神自由的文人也難以擺脫「包辦婚姻」的安排,在封建時期,「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是婚姻的潮流,無論張中行是否同意,對于母親的安排,他都無力抗拒。

他第一個妻子雖目不識丁,卻性格溫婉、勤勞賢惠,然而對于不愛的人,張中行自始自終都沒曾有過心動,更因為妻子的小腳「疏而遠之」。

這段名存實亡的感情讓張中行痛苦萬分,他不愿碰觸這個「裹小腳、沒文化、沒思想」的女人,也不愿忤逆母親成為不孝子。

為了躲避母親的「孫子夢」,張中行索性經常居住在學校,在各種逃避中,他深深傷害了第一個深愛他的妻子。

拋妻棄子的「教書」先生

當他遇到了人生的第二個女人楊沫,他并沒有就此成熟,更沒有做出一個丈夫應有的家庭擔當。

不同于第一個妻子的逆來順受,楊沫則是「女強人」的代表,家境優渥的她不僅才華橫溢,還獨立自主,為抗拒父母安排的婚事,公然退婚,在當時曾被人譽為「奇女子」。

兩個性格截然不同的人注定會相互吸引,1932年,張中行和楊沫相識相愛,兩人結婚后不久,楊沫便有了身孕。

然而張中行卻因不懂經營婚姻開始了逃避, 他不愿和性格強勢、說話犀利的楊沫生活在一起,在楊沫懷孕期間,他不管不問,甚至于離家出走數月。

以至于楊沫心灰意冷,在張中行回到家中后,和他失婚。

兩段感情無疾而終,張中行并沒有反省自己的不足,他大多數時間用在了文學創作中,對于被他傷害的兩個女人幾乎無愧疚之意。

「出來混早晚是要還的」,張中行在不久后不僅懂得了如何去愛一個人,還付出了所有的深情。

1936年,他遇到了一個他愿意為其寵愛一生的女人,這個女人不僅教會了他如何當一個好丈夫,還成為了他終生不忘的摯愛。

1936年, 他選擇去到一所私立中學教書,在這個學校,他結識了性格溫婉、家境優渥的李芝鑾。

李芝鑾完美融合了張中行第一個、第二個妻子的優點,有文化的同時,又有好的性格,這讓喜歡文靜的張中行極為滿意。

1937年,兩人步入婚姻,沒有山盟海誓的宣言,張中興輕輕握著李芝鑾的手說到:「我以后一定會對你好。」

至ㄙˇ為妻掙錢的深情男人

或許是總結了前兩段婚姻失敗的教訓,28歲的張中行變得顧家許多,他不僅將工資分配得極為合理,還會特別貼心地照顧李芝鑾。

李芝鑾懷孕時,張中行更是化身為超級奶爸,為其忙前忙后,讓李芝鑾極為感動。

兩人在「男主外女主內」的模式中生活得極為舒適,二人就這樣度過了68年的風風雨雨,對事業蒸蒸日上的張中行來說,李芝鑾早已成為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然而天有不測風云,在特殊時期,一些文人墨客遭受了排擠辱罵,張中行也沒能逃過一劫,李芝鑾在一次下班途中,親眼目睹了一位熟人被打得遍體鱗傷,因驚嚇過度,患上了腦神經衰弱。

張中行心疼不已,擔負起照顧妻子日常的職責,他努力掙錢,就是為了給妻子治病。

然而隨著年齡大的增大,張中行的身體每況愈下,不久后,年過九旬的張中行突然生病住院,這讓李芝鑾憂心不已,為了照顧老伴,同樣年過九旬的她不顧風雨日日去到醫院陪。

由于子女忙碌,李芝鑾許多事不得不親力親為,身體疲憊的她有時候從家中趕到醫院都會氣喘吁吁,從起初的每天探望到后來的每周探望,李芝鑾去到醫院的次數越來越少。

直到有一天,張中行意識到自己已許久沒見到老伴,看著前來探望的兒女們,他極為疑惑,他問道自己的孩子:「你們的母親去哪了?」

子女告訴他:「母親也病了,在另一個醫院住院。」

聽到孩子們的解釋,張中行這才放下心來, 他一心想著自己康復后去到妻子身邊陪伴,然而他不知道的是:在孩子們告訴他李芝鑾住院時,李芝鑾已經去世三年。

他的子女怕張中行受不了這個打擊,便編造了一個謊言,希望父親可以安心養病。

小結

然而張中行的病情反反復復,持續三年都沒有康復, 他在晚年患上了老年癡呆,忘記了很多人和事,卻對一件事記得極為清晰:「我要掙錢給老妻看病。」

2006年2月,張中行去世,他至ㄙˇ沒能看到自己的老妻,但他的這段感情卻令人動容:「縱使年輕不懂愛,終究也遇到了一個相濡以沫的女人。」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