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學良長女拒絕與孔家和親,直言要嫁就嫁布衣,今106歲仍健在

草莓醬 2022/11/29 檢舉 我要評論

在中國古代倫理道德的傳統里有一條非常重要的規矩:男大當婚,女大當嫁,而且且不論男性還是女性,到了一定的年紀去結成家庭是一個必然的過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是新人組成家庭的準則,而「門當戶對」則是那些高門大戶為子女選擇對象和伴侶的最基本原則,名門貴女往往配的是豪門公子。

家族兩兩聯手,或者結成軍閥,或者結成學閥,自成幫派,以擴大家族在社會上的影響力,進而為自己和親近的人謀取暴利。這樣的婚姻模式往往枉顧新人的個人思想和自由意志,只是把家族利益強加在個人身上,本質上是對個人生命力的漠視。

張學良與于鳳至

很多人在這種婚姻模式下選擇妥協,也有很多人敢于沖破包辦婚姻的束縛,去尋找一位自己喜歡的伴侶。 風云人物張學良也未曾逃脫父親張作霖給他的桎梏,不情不愿地與名門貴女于鳳至結了婚。婚后二人生活并不幸福,可是他并沒有反思自己的過失,仍然將這種自主意愿強加給女兒 張閭瑛的頭上,但是她卻做出了和父親不同的選擇, 當時直言「要嫁就嫁布衣」。

要知道他們張家在奉天可是說一不二的主,張閭瑛能有此見識和勇氣實屬不易,也足以說明她對于自由的向往。那麼,張閭瑛后來嫁給「布衣」了嗎?晚年的生活又是怎樣的呢?

張閭瑛

父母包辦婚姻

在中國近代史上,張學良算是一個風云人物,他生平的經歷算得上是半部中國近代史了,而和他一起名聲大噪的還有他身邊的人, 父親張作霖,妻子于鳳至,秘書趙四小姐乃至她的長女張閭瑛都有著各自的人生故事

張學良一生瀟灑風流,曾經有過數段婚姻經歷,和幾個夫人育有了五個子女,其中 長女張閭瑛是他的掌上明珠。或許是初為人父,又或許是當時年紀尚小,張學良對孩子的愛幾乎全部傾注到了這個女兒的身上。

那時候他和于鳳至結婚不久,但對妻子并沒有多少好感,因為他和于鳳至就是包辦婚姻的犧牲品。

張學良、于鳳至

包辦婚姻是封建社會遺留下來的產物,意味著兩個新人沒有自主意志而被父母強加套入了婚姻的牢籠中。 當年張學良和于鳳至的婚姻就是被張作霖和于鳳志的父親于文斗為了加強家族聯合而一手操辦起來的。

張作霖是東北的軍閥,在東三省說一不二,人稱「大帥」,算是個響當當的人物,他們家的硬實力是讓很多家族都垂涎三尺的, 而于文斗的家財也是整個東三省數一數二的。

于鳳至出生在于家,算得上是名門貴女,從小接受的也是最好的新時代教育,和那些小門小戶的女兒不同。這個女子從小便知道如何經商理財,如何照管家務,如何為自己奔取前程,可是最重要的一條她卻沒有做到,那就是跳出父母對于婚姻的控制。

于鳳至

相同的張學良也是如此,他從小備受家里人寵愛,上的是最好的 奉天軍事學校,也接受了最先進的教育,甚至 他是中國第一個玩飛機的人,什麼樣的新鮮事物都是由少帥先體驗一遍才能夠輪到其他的公子哥。

縱然他瀟灑如此,可是張作霖對于他的婚姻卻管制得牢牢的,甚至父子倆曾經秘密談話過: 「去找女人可以,而換妻子不行。」由此可見張作霖對于鳳至的滿意程度。

當時張作霖去于文斗家做客,一眼便相中了于鳳至這個善良溫婉、大方聰慧的孩子。他直接和于文斗商量好了,要將他們二人撮合成夫妻。 當張學良得到這個消息時,他知道自己擰不過自己的父親,便只能不情不愿地接下了這門親事。

張學良

「鳳至咱們老張家了。」張作霖對于鳳至非常的滿意,他一直認為自己的兒子屬于人中龍鳳,而正好有于鳳至來相陪,那張家的發展必定能再上一個高樓。事實就如他所期盼的那樣, 自從于鳳至嫁到張家,她便發揮了所有的才能:管家經商,處理事情樣樣精通。但這段婚姻里唯一的缺陷就是 張學良并不喜歡她,而她本人也只能仰著頭去祈求丈夫的愛。

強扭的瓜不甜,不論于鳳至怎樣做,張學良都對這個大自己三歲的大姐沒有任何一絲夫妻之間的激情。 在百無聊賴的[夫·妻·生·活]里,張學良經常流連煙花柳巷之地。于鳳至心里很清楚,但也無可奈何,因為知道自己和少帥之間的婚姻本就是父母為了鞏固家族利益而進行的交易。

張學良

但是于鳳至并沒有心灰意冷,她努力地經營自己的生活,既然丈夫不喜歡自己,那麼她就將全部的精力放在管家理事和教育子女上 。婚后,張學良夫婦孕有三子一女,長女張閭瑛是張學良的最愛。

在張學良15歲那年,這個小女孩出生了,張作霖非常高興,請了周圍幾百人來共同為孩子擺宴。

張學良也就是在看到自己女兒時能有一絲真正的開懷。縱然是舉案齊眉,到底意難平,于鳳至和張學良之間的隔膜不會因為女兒的出生就從此放下,反而在日久天長的婚姻里,他們二人始終貌合神離,而這點變化也被日漸長大的張閭瑛看在眼里。

張閭瑛

「要嫁就嫁給布衣」

她繼承了父母全部優良的基因,聰明大方,漂亮勇敢,從小學習東西一點就透,因此張學良對這個女兒寄予了自己全部的希望。 在張閭瑛小的時候,張學良便為他請來了好幾名家庭教師,教她繪畫,跳舞,讀書,學習英語

在家族的栽培之下,張閭瑛的技能一個個被點亮,甚至她的語言天賦得到了格外的挖掘, 小小年紀就精通德語和英語。

當時的張家小姐張閭瑛出門描眉畫眼,紅唇濃妝,身上穿的是最時新的織花段錦旗袍,頭上是最時興的大波浪,一度讓許多少男少女駐足停留觀看,當時的報社也將其曼妙身姿拍攝下來放在頭版頭條引得一眾人十分向往。 看到女兒如此優秀,張學良便為她的終身大事開始做進一步的打算。

張閭瑛

張閭瑛的曼妙身姿和談吐逐漸在上流社會流傳,她的名媛風姿也引得許多富家公子的青眼,只可惜張作霖家里實在是高門大戶,普通人高攀不上不說還容易引起別人的恥笑。當然,張閭瑛也沒將這些人放在眼里, 她早就想過了,自己的婚姻不能糊里糊涂的,必定要符合自己的心愿才行。

雖然女兒已經有了主意,可是張學良只把他當做一個小孩子來看,他還是希望女兒能夠聽從自己的心意,嫁一個門當戶對的貴公子,以綿延張家打下來的基業。

張學良是包辦婚姻的受害者,也是在這段婚姻里蹉跎了半輩子的過來人,也就是說他明明深受其害卻又無端又將其強加給自己的女兒身上。那時候東北的軍閥張作霖一手遮天,張家在東北的地位令人望塵莫及,張作霖也想讓兒子將自己艱苦打下來的江山支撐下去,于是他便想到了通過最簡單的聯姻來實現這條道路。

張作霖、張學良

當時提親張家小姐的富家貴公子不計其數,他們都想攀上張作霖這個軍閥的勢力。因此很多人愿意主動聯姻,其中就有非常著名的 四大家族中的孔家

孔家的一家之主是孔祥熙,他和張學良早年就有很深的交情,因此兩家人走動的也很頻繁,相比于其他的富貴人家來說,孔家自身的實力與其他人家并不相同。因為孔氏身后不僅有數個財團的支持,還有宋家,蔣家等兩大家族。

按照張學良的設想,如果能將女兒嫁給他們孔家,那麼他們張家也能夠和這幾個家族抱成團,便于他們發揚光大。當他把一切都盤算好了的時候卻沒想到自己的女兒早就已經有了頂大的主意,沖進父親的房間,對著張學良就是一頓不滿的抱怨: 「父親,你和母親的婚姻就不幸福,為何又要強加在我的頭上呢?我斷不會像你們一樣嫁給一個不愛的人。」

張閭瑛

望著女兒的激動,張學良很是驚愕,因為他從未看見女兒忤逆自己的樣子。但在巨大的震驚里,他透過女兒年輕的臉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另一個影子,當年他也想這樣這樣反抗父親,也想趾高氣揚的、光明正大的選擇自己喜歡的人,可是他沒有。 他懼于傳統倫理道德和父親說一不二的命令,因此他做出了妥協,他沒有想到自己的女兒竟然走上了另一條道路。

「孔祥熙說他有個兒子叫孔令侃,與你很是相配,也是一個受過新教育的人,你不喜歡他嗎?」張學良細細地問。

張閭瑛沉思了一會兒說: 「我根本沒有見過他,我也不喜歡他,何況他干的那些混賬事情又有誰能喜歡的起來呢?你們把我當張家的豪門貴女,那若是我嫁人非布衣不嫁!」

張閭瑛

一生幸福的張閭瑛

「非布衣不嫁」五個字本是她說出來氣自己的父親的,但她沒想到會在未來一語成讖。

在幾年之后,張學良將女兒送去了意大利留學。在臨行之前,他對女兒說下了這樣一番話: 「我知道孔令侃那個小子你看不上,他天天在外邊花天酒地,看不上也是應該的,只是你一定要選擇一個讓父親放心的人,這樣我才不擔心你和你母親。」面對父親的囑咐,張閭瑛用力地點了點頭。

她知道父親是放下了給她選婿的念頭。何況孔令侃的確不堪,他鬧出的混賬事并不少,在南京和東北都有他的風流韻事流傳,張閭瑛才不會自甘墮落與他結為夫婦,因為 彼時的張閭瑛已經是一個精通多國語言、多才多藝的女學生。

張閭瑛

此去外國留學,張閭瑛沒有想到自己會遇到和自己攜手走完一生的人。在那些學習語言而枯燥的日子里,張閭瑛的精神狀態很不好。她每天不僅要面對繁重的學業,還要時刻擔心父親在國內的狀況,她知道父親在東北改旗易幟,投了蔣介石的中央軍,但是西安事變又讓父親做出了一個極其復雜的決定。

她不知道蔣介石是否會對父親下手,因此張閭瑛每天在擔驚受怕和焦慮恍惚中度日。1941年,在國內的父親張學良給女兒打了一個電話,因為意大利已經加入了法西斯陣營,她必須馬上轉移到英國讀書才能夠保全自身,她馬不停蹄開始踏上了去英國求學的路程。

張閭瑛很幸運,在去的第一天就遇到了讓她一見傾心的人——陶鵬飛。和張閭瑛相比,陶鵬飛的家世十分普通。可是她年少時所說的「要嫁就嫁布衣」的話像金手指一般指引著他們二人的戀情火速發展。

張閭瑛

在結合之后,張閭瑛和陶鵬飛形影不離,他們在校園里談天說地,談古論今,討論時事很是投契, 陶鵬飛也順利地對這位富家小姐求了親,而張閭瑛也踐行了自己少時的諾言嫁給了陶鵬飛。

當他們二人結婚的消息傳回國內的時候,張學良大為震驚,但隨即他表示支持女兒的決定,而那些還沉浸于包辦婚姻,不敢沖破出來的青年男女們紛紛敬佩張閭瑛的勇敢與堅強。

張閭瑛的賭注并沒有下錯,她將自己的全身幸福托付給了陶鵬飛,陶鵬飛也沒有辜負妻子的真心實意。 在往后的歲月里,陶鵬飛一直陪伴在妻子的身邊,幫助她照顧母親于鳳至,又和她一起前去台灣看望父親。

于鳳至與張學良

在張學良被蔣介石解了禁之后,他們夫婦二人又請人盡力周旋,將張學良接到美國來細心照料。有了陶鵬飛的關愛,張閭瑛的學業和事業雙豐收,精神狀態也好了不少,他們二人齊心協力在國外經營著自己的小家,生育了幾個可愛的孩子,過得十分幸福美滿。

而當年被張閭瑛拒絕的孔令侃,他的人生就十分令人唏噓。 他在家族里胡作非為,不僅覬覦舅舅宋子文的妻妹,后來還與大他30歲的二婚女白蘭花成了夫妻。這件事情令孔祥熙氣得發瘋,整個孔家都因為孔令侃的存在而蒙羞。當時街頭軍民紛紛說 「孔令侃就是蔣氏王朝的催命鬼,也是他們孔家的二世祖」。這樣一個混世魔王最后無兒無女走到了人生的盡頭,一個人病死在窗前。

張閭瑛

張學良得知這些之后非常慶幸,慶幸他沒有將女兒強拉硬拽和孔令侃拉郎配,不然張閭瑛必然不會有幸福的晚年,時至今日仍然健在。張閭瑛沒有像父親一樣妥協于長輩,也沒有像母親一樣輕而易舉、糊里糊涂地與別人聯姻,所以她做出了符合自己人生的答案。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