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迅死后,二房停了朱安的生活費,朱安孤獨半生終于說出心里話

草莓醬 2022/12/02 檢舉 我要評論

她是富商之后,大家閨秀,因為一紙婚約嫁人,卻終生郁郁寡歡;

他是一代文豪,新派人物,因為包辦婚姻,終身抵抗封建禮教。

縱使慘遭「家暴」,她依舊在他的身后,不離不棄,操持一切事物;

縱使再遇「激情」,他始終沒有不放棄她,追隨真愛而去。

朱安

她,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女人,卻被封建禮教迫害終生的傳統女性——朱安。

往往舊式女子的名字莫名遠揚,是因為在她的身邊存在一個大人物,讓朱安這個名字家喻戶曉。

這個人便是終身對抗封建禮教,寫出無數經典名著的魯迅,而朱安是他的夫人。

那為何魯迅會娶一個封建女性,卻始終對人不聞不問,實施冷暴力呢?

朱安又為何在魯迅遇到真愛時,忍氣吞聲,退步在魯迅的母親服侍,閉口不提失婚二字?

甚至在魯迅的「二房」許廣平生下孩子后,視為已出,遺產全部歸由許廣平的孩子呢?

但令人奇怪的是,在魯迅死后,朱安收到各界人士的捐贈,生活足夠富裕,但她的債務卻高達四千元,她到底吃了什麼?

朱安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女人,她的人生有著如此悲慘又曲折的經歷呢?

一紙婚約,一生悲哀

朱安,生于在浙江紹興的一戶富商家,但因為祖上世代做官,宗教禮法、封建制度的氛圍依舊影響著當時的人們。

她,便是深受其害的封建女性,遵循女子無才便是德的規矩,按照「三寸金蓮」裹小腳,父母包辦婚姻等……

而封建制度下的婚姻,害了無數人的一生,終日沉浸在痛苦當中。

一代文豪魯迅及他的夫人朱安便深受其害。

魯迅的祖父曾在宮廷當官,因被卷入科場舞弊鋃鐺入獄,魯迅父親為救人幾乎傾家蕩產,瞬間從富商之家變成家徒四壁。

然而禍不單行,救出祖父之后,魯迅父親又重病在身,家中重擔幾乎壓在作為長子的魯迅一人身上。

魯迅只好中斷學校學習,出入在當鋪和藥鋪之中,甚至最后連魯迅的學費都難以維持。

或許老天都看不慣魯迅一家如此悲慘,與魯迅母親魯瑞關系特別好的一戶人家對他們進行救濟,幫助他們度過難關。

而這一時的救濟卻帶來了造就了三個人一生的悲痛,終身悲慟。

魯瑞在那戶人家接濟后,看上了一個人,便是朱安,也便定下了魯迅與朱安的婚約。

兩人因此成為了包辦婚姻之下悲劇的產物,造就兩人不幸的一生。

在封建制度之下,朱安遵循宗法禮教,學習女工,纏足,一切做派都是封建時代下所訓練出來的產物。

而魯迅卻勇于突破封建世俗,敢于前往日本進修學醫,思考新的先進思想。

兩人定親之后,封建與新式的矛盾逐漸顯現出來,也變得越發激烈,而其中表現就為兩人婚姻的悲劇,波折幾起。

魯迅剛到日本進修學習醫術,便得知家中為他定親后,他不愿被父母的媒妁之言,簡單結束自己的一生,與未見過一面的女子結婚生子。

便寫信回家退婚,讓朱安另嫁他人,可卻遭到朱安的拒絕。

在當時的年代中,女子被退婚是一種特別恥辱、丟臉的一件事,世俗會將退婚當成女子的錯。

女子終身嫁不了他人,甚至會連累家人被人指指點點,影響后代人婚媒嫁娶。

而魯迅深知封建時代下「吃人」的習俗,得知朱安拒絕另嫁他人后,并未堅持這種決定,便要求朱安放足,進學堂,識書認字,卻又遭到朱安的拒絕。

無怪乎朱安始終拒絕魯迅的要求,相比于在日本進修接觸新事物的魯迅來講,她始終生活在封建時代下,時時刻刻被宗法禮制所約束。

她始終是封建時代下的大家閨秀,做不出出格的事情,即便能夠進入學堂識書認字,也會被時代下的條條框框所打壓,成為新舊制度交替下的犧牲品之一。

在日本學醫的魯迅,看到國人的種種行為之下,果斷棄醫從文,試圖想要用先進思想喚醒國人陳舊的思維。

而在這時,魯迅卻被母親魯瑞因病重之由,騙回國內,與朱安成婚。

朱安滿懷高興坐上喜轎,懷著對美好生活的期盼走進魯家,卻在結婚當天就遭到魯迅的冷暴力,沒有絲毫喜悅。

那為什麼在日本接觸新思想的魯迅,會逆來順受,同意與接受封建教育的朱安結婚,并度過痛苦的一生呢?

魯迅從小接觸的是封建教育,盡管到日本進修,學習新思想,但畢竟學習的時間不長,思想仍在新舊交替當中。

他順從了,按照宗法禮制娶了朱安,這已經是很負責任的做法,而不是在婚禮現場直接丟下朱安,逃往日本繼續進修。

這場婚禮原本就是騙局所得來,至于結果自然是不歡而散,一人興高采烈,一人卻面如冰霜。

這也象征著兩人的婚姻是新與舊的沖突,彼此不能融合,經常相對無語,最后只能是以悲劇出場。

魯迅死后,「二房」接濟

朱安成婚之后便一心一意做起賢妻良母,伺候公婆、丈夫,但兩人的生活只有平淡,沒有一絲激情。

或許,男人在外賺錢養家,女人在家操持家業,這或許是自古以來的道理,組成的家庭便是家人的港灣。

但在魯迅家中,卻并不是這樣,既沒有歡聲笑語,也沒有大吵大鬧,更沒有輕言細語,有的只是一潭死水。

曾一度魯迅想要離開家里,去往別的地方居住,但朱安也想要跟著去,照顧丈夫的起居。

盡管她不懂魯迅的那些新思想,不能深入到魯迅內心深處,她依舊想要得到魯迅的接納,做好一名妻子的責任。

她也想向平常夫妻一般,與魯迅過上聊家常,傾訴自己的心事,但奈何魯迅的新思想讓她難以觸碰,經常是碰壁而歸。

或許,魯迅也試圖緩和兩人關系,曾與朱安談起日本生活。

卻不料魯迅剛談及日本一種特色食物,就被朱安一味附和,她也吃過,可沒去過日本的朱安怎麼可能遇到過,此種舉動遭到魯迅百般嫌棄。

但朱安又有什麼錯呢?她只不過秉承以夫為天的理念,一切事情以丈夫為準,跟隨魯迅罷了。

或許,這便是封建女子的悲哀,出嫁從夫,以夫為天,沒有一點為自己為活的理念,純粹只是為了丈夫,承載傳宗接代的使命。

但魯迅又有什麼錯呢?他只不過談及日本生活,卻被沒有去過日本的朱安一味附和他的觀點,這是什麼道理呢?

或許,兩個人都沒有錯,本就處在新舊觀念交替的時代,兩人各持一方,各不認同,自然會出現這樣的狀況。

朱安與魯迅就此度過了四十多年的平淡生活,直至魯迅死后,她的生活才有了大的波折變動。

魯迅在上海去世時,朱安本想直奔上海親自料理后事,但奈何魯瑞體弱多病,身邊僅她一人,未能夠在上海辦理喪事。只在當時居住的地方設置靈堂,為魯迅守靈。

一代文豪去世,必然會引發當時社會輿論,爭相討論,而魯迅的去世引發大眾爭相悼念,也讓朱安在大眾露面。

朱安雖然為舊式女子,但也是大家閨秀,對待記者更是彬彬有禮,解釋未去上海奔喪的原因,頗有大家風范。

哀傷過后,朱安面對的卻是如何在現實當中生存下去?對于封建時代,向來是男人出門賺錢,女人拋頭露面只能被稱之家中恥辱,不守婦道。

盡管封建時代早已過去,迎來的是一個新時代的發展,但從小受到封建教育的朱安卻只能待在家里,靠別人接濟生存。

許廣平

但這時的許廣平卻成為了朱安的救命稻草。

許廣平,出身貴族,勇于反抗家族封建婚姻,逃離廣州,在天津讀書,碰上了當時學校任教的魯迅。

兩人有著相同包辦婚姻的遭遇,只不過許廣平勇于反抗,魯迅卻屈從命運安排。而這兩人機緣巧合之下相知,因共同的信仰陷入愛河,育有一子。

魯迅死后,朱安試圖寫信,讓許廣平與孩子一起團聚,共同生活,卻遭到許廣平的拒絕。

但朱安的生活卻是難以為繼,先前有著魯迅出版書籍的稿費生存,現在卻是依靠許廣平從上海匯來的費用進行接濟,勉強度日。

同時魯迅的弟弟周作人會給予一些生活費,可以讓兩個人的生活適當寬裕,卻依舊緊巴巴過著日子。

那為何朱安不出去賺錢,去養活自己和婆婆魯瑞呢?

雖然處在新時代,但朱安仍然恪守封建制度的宗法禮制,極少在外拋頭露面。

況且朱安雖然學習女工,卻并沒有出色的繡工,同時魯瑞的體弱多病離不開人,時刻需要人照顧。

或者這都是托詞,但也不得不說在現實生活當中女子的悲哀,依附他人生活,只能讓自己的生活難上加難。

后來由于各地開戰,百姓流離失所,而許廣平也為了魯迅的文學夢想,到處找人出刊魯迅的文章,警醒世人。

卻不料在一次歸途當中被日本軍官抓捕,給予朱安的匯款就此中斷。

朱安沒有經濟來源,僅僅依靠周作人的微薄工資補貼為生,他們的生活也從一天三餐變成兩餐,勉強維持溫飽。

賣書風波,負債累累

人想要活下去的欲望很強時,會想盡辦法讓自己能夠活下去。

朱安生活困頓,生活實在難以為繼,人餓得面黃肌瘦,卻始終有一顆想活下去的心。在他人的建議下,朱安試圖想要賣魯迅藏書,維持自己的生活。

消息一經傳出,頓時引起軒然大波。為了能夠打消朱安賣書的想法,許廣平立即給朱安匯去一大筆錢,寫信勸阻賣書,同時還讓魯迅的學生前往北平做疏通工作。

朱安晚年

魯迅的學生前去看望朱安時,發現朱安與女工正在吃飯,但吃的確實稀粥和放了很久的醬蘿卜,這就是他們的現實情況。

那為什麼朱安明明生活如此窘迫,卻依舊雇傭女工,而不是自己親力親為,做事情呢?

這名女工在魯家早已經做工多年,如果不再雇傭這名女工,那她唯一的道路只能是死路一條。

留在魯家,或許能夠有一線生機,雖然日子過得清苦,但能夠活下去便好。

但朱安得知魯迅學生的來到,僅僅為了勸她不要將魯迅的藏書賣掉,要好好保護好魯迅的遺產。

一代文豪的遺產要好好保存,可殊不知朱安早已將她自己也看做是魯迅的遺產,卻得不到任何人的珍視,被當成皮球扔來扔去。

朱安原本因為許廣平的匯款打起魯迅藏書的主意,但經魯迅學生解釋,中斷匯款原因是因為許廣平被日軍抓捕,朱安才最終釋懷。

她放棄了出售魯迅藏書,她的生活費依舊由許廣平所出,或者由魯迅朋友代付,只為了讓朱安不再有出售藏書的主意。

名人的一舉一動都被媒體所盯著,何況是已經去世的魯迅,他夫人所引起的藏書出售風波,更是引發眾人討論。

這也為朱安解決了燃眉之急,讓她的生活得到改善。魯迅的好友聯合機構紛紛為朱安捐款,給予救濟,但朱安曾經學過的禮儀讓她知曉,什麼該收,什麼不該收。

她僅僅收了魯迅舊友所捐贈的物質,其余一切都全部送回,只為了能顧保留魯迅生前的名譽。

但這一舉動更是讓許廣平所認同和欽佩,也讓社會人士重新認識了朱安一人,而不是因為她是魯迅的夫人的標簽。

朱安就此一人平平淡淡度過了自己的余生,但直到去世她依舊保留著以夫為天的思想。

她嫁給魯迅,生前就是周家的人,死了就是周家的鬼,特意寫信叮囑許廣平,她的身后事簡辦。唯一的要求就是用上好的棺材,與她的丈夫魯迅合葬。

可當時的社會狀況處在內戰當中,到處都在大戰,朱安要從北平前往上海,注定不太可能。

朱安最終葬在了北平周家的一塊私地上,然而到了后面,朱安最終也沒有保留住自己的墓地。

最終,自稱為魯迅遺產的朱安,還是煙消云散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