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蝶后半生:與潘有聲復婚5年后喪夫,晚年終老溫哥華并與夫同葬

草莓醬 2022/11/11 檢舉 我要評論

用最真誠的文字,傾聽心底的聲音,做内心强大的自己。我是草莓醬,陪你一起閲書、閱心、閱塵世的小編。

1946年3月17日下午,一架美制DC-47型飛機在南京西南面的岱山附近神秘墜毀。四天后,國民黨重要的機關報紙都刊登了這樣一條消息:

國民黨軍統局局長戴笠乘坐的專機墜毀,機上人員無一幸免。」

令人聞風喪膽的特務頭子戴笠,就這樣ㄙˇ了。

身在上海的胡蝶得知消息,百感交集、如釋重負。

就在不久前,已經被戴笠幽禁了三年的她,剛被逼迫與丈夫潘有聲簽署失婚協議,已經做好了嫁給戴笠的準備。

據說,戴笠本來打算乘飛機從青島飛往上海,先與胡蝶見面商量結婚事宜,再回重慶開會。但是飛機到達上海,大雨滂沱,無法降落,戴笠只得下令轉飛南京。沒想到飛機抵達南京上空,還未降落就發生了意外。

戴笠ㄙˇ了,折磨了胡蝶三年的噩夢也隨著那一聲巨響,煙消云散。

那麼,胡蝶與戴笠之間有著怎樣的恩怨糾葛?

他們之間的關系,還要追溯到1942年。

胡蝶出生在上海,23歲就已經是家喻戶曉的當紅女明星。她臉上一對招牌式的酒窩,成為美女的標志;她的一顰一笑、穿著打扮,也被大眾爭相模仿。

抗戰全面爆發后,胡蝶隨家人遷居香港。

胡蝶的丈夫潘有聲是個商人,一家人在香港的日子過得還算安穩富足。但是生逢亂世,這樣的安穩短暫而脆弱。

日軍占領香港后,日本人有意拉攏胡蝶,讓她替日本人宣傳所謂的「中日親善」論調。一個叫久田幸助的日本人找到胡蝶,讓她拍一部《胡蝶訪東京》的紀錄片。

深明大義的胡蝶斷然拒絕,理由是「自己懷孕了」。

為了擺脫日本人的糾纏,1942年8月27日,胡蝶與家人暗中逃離香港。

胡蝶與丈夫潘有聲在香港期間,她的大小行李有30多個箱子。里面有胡蝶大量的演出服裝,還有她幾年積攢下來的金銀細軟。

如果帶著30多個箱子撤離,目標太大,會被日本人發現。思前想后,胡蝶將這些行李托付給她的一個好友,自己先行離開香港。

胡蝶和家人逃回內地,因為沒有經濟來源,生活陷入窘境。正當胡蝶翹首以盼那30多個箱子早日抵達的時候,卻傳來了箱子全部丟失的消息。

這個意外,也導致了胡蝶人生后來的難堪與屈辱。

財物丟失,胡蝶憂思成疾,大病一場。她向當局報案,卻一無所獲,無奈只得找到昔日好友楊虎夫婦、杜月笙等人幫忙,請他們幫忙破案。

楊虎時任上海警備司令,他與戴笠相熟。胡蝶與楊虎的妻子林芷茗是好閨蜜,胡蝶一家來到重慶后就借住在楊虎的公館里。

在楊虎夫婦的牽線搭橋之下,胡蝶在一場酒會上與特務頭子戴笠相識。

戴笠第一次見到胡蝶,就被她的美貌深深吸引。

當他得知胡蝶財物丟失的情況后,當即表示要幫忙。戴笠安慰胡蝶: 「東西被打劫了,我一定設法幫你找回來,這個你放心!」

戴笠本就對胡蝶傾心不已,見她落難,他四處幫忙搜羅行李。

他讓胡蝶將丟失的珠寶首飾及戲服,開了一個清單。

拿到清單后,他當即派人前往上海,照單采購。戴笠手眼通天,很快就將胡蝶那30多個箱子的物品「找回來」了。

胡蝶無論如何也想不到:找戴笠幫忙就是自投羅網,她將因此失去三年的自由。

沒過多久就出事情了,丈夫潘有聲神秘失蹤。胡蝶心急如焚,經過多方打聽才得知丈夫被軍統的人抓走了,罪名是「私藏槍支」。

明眼人都能看出來,這是戴笠自導自演的一場戲。其實戴笠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胡蝶才是他的目標。為了救自己的丈夫,胡蝶不得不再次求助戴笠。

事情的結果自然是「無罪釋放」,潘有聲回到家里。胡蝶撲在他的懷里,失聲痛哭。她已經隱隱感覺到,自己成了戴笠的「獵物」。

當天晚上,胡蝶就病倒了,一連幾天高燒不退。

戴笠得知胡蝶病倒,親自前來探望。

胡蝶與家人都住在楊虎家里,頗有不便。在戴笠的盛情邀請之下,胡蝶一家搬到了王家巖的一處別墅里,以便胡蝶養病。

沒想到一家人落魄之際,還能得到戴笠的如此優待,潘有聲對戴局長的「熱情好客」十分感動。殊不知,戴笠會搶走他的妻子。

搬到王家巖別墅的第二天,戴笠就請來重慶的名醫給胡蝶看病。

此后幾乎每天,戴笠都會不請自來。

以戴笠的身份和地位,不知見過多少水性楊花、賣笑獻媚的女子,而胡蝶身上那種雍容華貴、端莊典雅的氣質,深深打動了他。

戴笠愛上了胡蝶,動了要娶她為妻的念頭。胡蝶的丈夫潘有聲成了擋在他前面的一塊絆腳石。等到胡蝶病愈之后,戴笠計上心頭。

潘有聲在重慶既沒工作能干,也無生意可做,日子過得緊巴巴。

戴笠為了支開潘有聲,給他安排了一個專員頭銜,下發了一張滇緬公路的通行證,將他打發到云南去了。

明知將妻子一人留在重慶是羊入虎口,可是看著家里兩個孩子和白發蒼蒼的岳母跟著受罪,潘有聲也毫無辦法。

臨行前,潘有聲對妻子說: 「我們呆在這里老麻煩別人也不是長久之計,等我從昆明賺些錢回來,就能安穩過日子了。」

胡蝶見丈夫去意已定,只得默許。

戴笠擺平了潘有聲,就開始對胡蝶發動了攻勢。他第一步是支走了潘有聲,第二步就是讓胡蝶離開家人。戴笠以「記者常來騷擾」為由,把胡蝶接到了自己的公館里,金屋藏嬌。

此后三年,胡蝶的行蹤成了一個謎。

有人說戴笠將她安置在曾家巖公館,也有人說是楊家山公館,還有人說戴笠為她在枇杷山神仙洞修了一座豪華別苑。

為了討得胡蝶的歡心,戴笠十分殷情。

她想吃南國的水果,他就派飛機去采購;她說拖鞋不合腳,他一個電話讓人買來各種款式,任由她挑選……在戴笠的軟硬兼施之下,胡蝶身不由己,半推半就還是從了他。

胡蝶曾是紅極一時的「電影皇后」,十分看重自己的名聲。戴笠在國民黨中位高權重,自然也要注意影響。戴笠霸占有夫之婦,兩人的緋聞在重慶傳開了,彼此都覺得不太光彩。

活了四十年,好不容易遇到喜歡的女人,戴笠怎麼會甘心就此罷手?既然名不正言不順,不如結婚,堵住悠悠眾口。

他對胡蝶動了真情,表白說:

「我今生最大的心愿,是與你正式結為夫妻。你是我的唯一,其他什麼事都不能改變我對你的愛。我是真心愛你的,為了你我什麼都可以不要。」

胡蝶心里也知道,無論戴笠說的是真話假話,她都不能改變他的想法。為了全家人的安全,她含淚答應戴笠讓她失婚的計劃,但是要等到抗戰勝利。

1944年的圣誕節,戴笠選擇在這一天公開了與胡蝶的關系。這天晚上,重慶中美合作所舉行了盛大的晚宴。

華燈初照,花團錦簇,胡蝶以女主人的身份出現在大廳之上,頃刻間掌聲雷動。春風得意的戴笠一手挽著胡蝶,一手頻頻舉杯,開懷暢飲。

戴笠不滿足與與胡蝶做露水鴛鴦,而是要做長久夫妻。抗戰勝利后,國民政府機關遷往南京,蔣介石悍然發動內戰,戴笠也變得空前繁忙。

為了不讓胡蝶感到太過于寂寞,戴笠將她送到了上海,自己則開始積極籌備在上海與胡蝶結婚。可是問題來了,胡蝶與潘有聲還有婚約。

戴笠身為黨國要員,自然不能「明搶」。于是他找到好兄弟杜月笙做中間人,請他帶話給潘有聲,讓他與胡蝶失婚。

杜月笙領命之后,專門請潘有聲吃了一頓飯。席間他直接擺明了,讓潘有聲趕緊簽字也胡蝶失婚,不然會有性命之虞。

潘有聲無奈,在失婚協議上簽了字。失婚那天,胡蝶含淚對潘有聲說: 「戴笠能霸占我的身體,但是霸占不了我的心。有聲,我的心永遠屬于你!」

戴笠掃除了一切障礙,與胡蝶結婚已經提上日程。但是他千算萬算,沒算到自己會ㄙˇ于非命。如果不是戴笠意外墜機身亡,胡蝶早已成了「戴夫人」。

戴笠人都ㄙˇ了,胡蝶終于擺脫「幽禁」,重獲自由。

戴笠ㄙˇ后的第二天,胡蝶就在昔日好友張蕙和丈夫黃先鵬夫婦的安排下,與潘有聲和一雙兒女重逢。

渡盡劫波,相顧無言,兩個孩子怯生生地走上前喊了一聲「媽媽」,胡蝶將孩子抱入懷中,淚如雨下。一旁的潘有聲心中也泛起一陣酸楚。

「我們回家去吧,回家去!」潘有聲對胡蝶說出這句話。聽到他這麼說,胡蝶的心涌出一股暖流。經過戴笠的介入,他們還能回到從前嗎?

胡蝶下定決心跟著潘有聲「回家」,這也意味著他們將會復婚。潘有聲用行動證明,他的確是值得胡蝶托付終身的男人。

柳暗花明又一村,不管怎麼說,阻撓他們婚姻關系的障礙已經不復存在,他們又恢復了往日的恩愛關系,決定復婚。

胡蝶與潘有聲復婚之后,上海局勢動蕩,夫妻倆都覺得上海不是久留之地,于是悄然離開,再次來到香港。

此后,胡蝶與潘有聲度過了五年的幸福時光。

胡蝶回憶說: 「有那麼五六年光景,我和有聲雖然辛苦,當也享受著夫唱婦隨、同甘共苦、怡然自得的日子。」

然而好景不長,不幸的陰影再次出現。1952年,一向健壯的潘有聲突感身體不適,日漸消瘦,胡蝶感到情況不妙,陪著丈夫到醫院去做徹底的檢查。

醫生單獨約見了胡蝶,告訴她一個不幸的消息:潘有聲患了肝ㄞˊ,而且是晚期。「肝ㄞˊ晚期」四個字,如同五雷轟頂,胡蝶差點暈倒在地。

無論胡蝶怎樣悲痛欲絕,潘有聲還是離她而去。

潘有聲病逝的這一年,胡蝶才44歲。她不得已將經營不善的洋行轉讓,獨自承擔起撫養一雙兒女的重擔。1959年,胡蝶重回影壇,簽約邵氏電影公司。

她深知自己的時代一去不返,電影是年輕人的天下,「年紀大了,就要演適合自己年齡的角色」。胡蝶主演的電影《后門》榮獲亞洲影展最佳影片,她也因此獲得最佳女主演,在事業上再次迎來巔峰。

1966年,胡蝶宣布息影。

晚年的胡蝶與一雙兒女定居溫哥華,她更名為「潘寶娟」,寶娟是她的乳名,冠以夫姓則表達了她對丈夫潘有聲的懷念。此外,她還將丈夫潘有聲的骨灰遷葬到溫哥華的科士蘭公墓,常去祭拜。

除了想念丈夫,晚年的胡蝶還對祖國念念不忘。她在回憶錄中寫道:

「人生的安排是由于際遇還是命運呢?我又何曾想到我會遠離故國,寄居在北美溫哥華這海濱城市······據說溫哥華的地形像攤開的右手,當我站在窗前眺望遠方,我的心就像溫哥華的地形,伸向東方,伸向中國。」

在胡蝶去世的前一年,她給大陸的一位編輯寫信: 「請代我向新老讀者和觀眾致以誠摯的問候。我熱望中國的電影能夠在世界影壇上放一異彩。」

流浪異國,再難回來。胡蝶的一生都是愛國的,當年她逃離香港,寧愿流浪也不愿為日本人宣傳的事跡,也讓國人欽佩不已。

1989年4月23日,胡蝶因病去世。臨終前她說:「胡蝶要飛走了。」她姍姍而來,又翩翩而去。胡蝶ㄙˇ后,子女遵照遺愿,將她葬在了潘有聲墓地的旁側,他們再也不會分開。

愿你我,活得通透,舒展自己的生命,輕盈自己的靈魂。共同陪伴彼此的成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