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玉良:從青樓藝女到世界畫家,她抓住了每1個逆襲的機會

草莓醬 2022/12/15 檢舉 我要評論

她曾是青樓里的藝伎,也是中國著名的畫家,雕塑家,她的畫作,被收藏在世界四大博物館之一的盧浮宮,就連革命家陳獨秀都驚嘆于她的才華,她就是潘玉良。

潘玉良的一生,可謂是傳奇的一生。老話說,一命二運三風水四積德五讀書,普通人想要逆天改命,扭轉運勢,基本上就依靠這5點。而潘玉良的一生,只因遇上了潘贊化,便一路逆襲,走向了世界。歸根結底,是因為她開局雖慘,卻永不放棄,抓住了機會。

下面,我們一起來回顧一下這位青樓女畫家凄苦的前半生以及后半生的逆天改命。

凄苦的身世

潘玉良,原名姓陳秀清,她從小父母雙亡,是個孤兒。那時候正是清末民初,烽煙四起,孤苦無依的陳秀清只能投靠自己的親舅舅,希望能在這亂世中有一口飯吃,讓自己平平安安地活下去。

奈何舅舅并非善類,剛開始他還顧念她身世可憐,又是亡妹的孩子,勉強收留了她。陳秀清在舅舅家里,每天都勤勤懇懇,燒火做飯,基本上把家里的臟活重活全包了,就是希望舅舅不要把她趕出去。

然而事與愿違。

5年后,舅舅家越過越艱難,自家孩子連飯都吃不飽,基本上每天靠喝點米湯過活。日子實在沒有辦法了,一天,舅舅冒著大雪,把陳秀清帶到街上,兩人吃過一頓飯后,舅舅就把她帶到妓院老板娘面前,想把她賣到青樓,換點錢給家里買米吃。

老鴇看陳秀清大長臉厚嘴唇,心里估摸著這姑娘就算養幾年,長開了也好看不到哪里去,并不想要她。舅舅看老鴇猶豫了,就說:「實在是沒辦法了,她當不成姑娘,當個燒火丫頭也好。」老鴇笑著說:「燒火丫頭?那價錢差的可不是一星半點了。」最終,老鴇以兩石米的價格把陳秀清帶回了青樓。舅舅拿過錢,頭也不回地離開了。陳秀清看著舅舅遠去的背影,心如刀割。從此,她心灰意冷,給自己改名為張玉良。

初入青樓時,張玉良年紀還小,被安排到干粗活,每天起早貪黑,端茶倒水,有時候還要承受來自老鴇和客人的打罵。盡管她是個打雜丫頭,但是在青樓這種風月場所,男人都是來找樂子的,時不時還會對張玉良動手動腳。青樓里的姑娘見狀,非但沒有阻止,反而還趁機欺負和羞辱可憐的她。

每每夜深人靜的時候,便是張玉良最痛苦的時候,男人尋歡作樂,女人諂媚奉承,再加上老鴇的辱罵和身體上的折磨,張玉良每天都過得生不如死,她想逃,她想離開這個「吃人」的地方。

這孩子很倔強,三年間,她一有機會就想逃出去。但是每次出逃總能被抓回來,私自出逃的后果就是一頓棍棒。她逃了幾十次,也被打了幾十次,身上布滿了了淤青和鞭痕,讓人不忍直視。久而久之,精神上和身體上的雙重打擊,使得張玉良開始慢慢接受自己的身份,以及即將成為青樓姑娘的命運。

在青樓的這段時間,每天聽著姑娘們在台上給客人唱小曲兒,聽得久了,自己也會情不自禁地哼上一段。老鴇發現了張玉良會唱曲兒,就打算把她培養成一名藝伎。老鴇花重金從外面請來了一位老師,專門教導張玉良唱曲兒。經過名師的點撥,張玉良唱得越來越好,名氣也越來越大,沒多久就成為蕪湖城內小有名氣的藝伎了。

她厲害就厲害在這里。雖然長得丑,卻倔強。逃不掉,便好好學習技能,擺脫最底層的身份。

意外的人生轉折

隨著張玉良的名氣一天天的水漲船高,身價也開始往上漲,老鴇開始讓張玉良接待一些重要的「貴客」,給那些「貴客」唱曲兒。殊不知,張玉良人生的轉機也悄然而至。

1912年,本地鄉紳為了迎接即將上任的海關監督,特地在青樓請客,還專門點名讓張玉良來接待。張玉良心有不情愿,但人在屋檐下討生活,也只能更加賣力地唱曲兒。也就是這一場宴會,讓留學歸來的潘贊化認識到了才華橫溢的張玉良。

鄉紳看到潘贊化似乎對張玉良有意思,在宴會結束后的第二天便聯合老鴇,把張玉良送到潘贊化的府上。潘贊化看到門外的張玉良,羞愧難當,隨即給張玉良身邊的伙計幾個銀元就打發走了。回到房間之后的潘贊化,覺得自己方才的行為很是不妥,她肯定是被老鴇和昨晚那幾個鄉紳逼著來的,現在被自己拿錢隨便打發回去,她的處境就更難了。想到這里,急忙找人送信給張玉良,說是明天約張玉良一同出來游玩。

第二天,張玉良如約而至,兩人無話不談,距離一下子就拉近了。張玉良第一次感受到關愛,觸景深情,便把自己的悲慘身世和盤托出。潘贊化聽后,非常心疼眼前的女子,他動了惻隱之心,要把張玉良從青樓里救出來!

沒多久,潘贊化就把自己的大部分積蓄放到老鴇面前,讓她放人。老鴇也很識相,收錢之后就把張玉良的賣身契撕了。逃離了青樓的張玉良無處可去,只能搬到潘贊化的家里。這時候的潘贊化只是把她當作是妹妹,以禮相待,他把自己的房間騰出來給張玉良住,自己則搬到書房去住。

閑暇時,張玉良也沒有荒廢自己,她總是捧著一本書去請教潘贊化,潘贊化看到張玉良的勤勉好學,便開始教她讀書寫字,教她知書達理。每天對著這樣一個學識淵博,溫文爾雅的潘贊化,張玉良心里種下了一顆愛情的種子。

當然,比起戀愛腦,她的求知欲更令人著迷。正因為她與眾不同,潘贊化才會對她另眼相看。不然,那麼多女子,為何潘贊化獨獨救了她呢?

靠婚姻重生逆襲

經過一段時間的相處,潘贊化決定要了張玉良。

1913年,18歲的張玉良和29歲的潘贊化在陳獨秀夫婦的見證下喜結連理。婚后的張玉良,決定把自己的名字改成潘玉良。她說,這個潘,不是潘張氏的潘,而是潘贊化的「潘」,希望以后的她,以潘贊化為榜樣,迎接全新的自己!瞧瞧,多會說,這是天賦,也是能力。

幸福時光一晃而逝,婚后的潘贊化,工作越來越忙,兩個人一個月也見不了幾次面。盡管如此 ,張玉良還是堅持學習,她發現,自己非常喜歡藝術繪畫,而潘贊化看到她的畫作之后非常驚嘆。

1918年,在潘贊化的鼓勵下,潘玉良報考了上海美術專科學校,拜在朱屺瞻、王濟遠門下學習畫畫。她的畫作天賦得到了老師的認可,可惜樹大招風,學校開始流傳關于潘玉良曾經當過青樓藝伎的消息,此話一出,學校里流言四起。很多人都接受不了自己和妓女坐在一個教室里學習,開始對她進行語言和身體上的攻擊。

那時候潘玉良每天都要被迫接受來自社會,來自學校的侮辱和謾罵,她心里很痛苦,流落青樓的經歷不是她自愿去的,在那樣的條件下,她不是就沒有反抗過,只是她沒得選。這些人就只會站在道德的制高點俯視她曾經的藝伎身份,攻擊她的作品,詆毀她的清白,她受不了,潘贊化也受不了。

潘贊化的確是一個開明的人,不然也不會把潘玉良從青樓接回來,還她自由,教她知識。但是人言可畏,潘玉良對畫畫的執著勝于她自己, 為了保護潘玉良,潘贊化決定送潘玉良出國留學,去更高的學府提升自己。

這麼一來,潘玉良就因禍得福,去了更大的舞台上。

接受出國留學,也體現了潘玉良的魄力。要知道,那可是遠赴異國他鄉。那時候,不是隨隨便便一個女生都敢做的事。她敢接受,無疑是又一次抓住了機會。

學習繪畫并走向世界

1921年,潘玉良從學校畢業之后,潘贊化為她爭取到出國留學名額,把她送去法國念書。與她同行去法國的,還有蘇雪林、羅振英、楊潤余等人。 剛抵達法國的潘玉良,馬不停蹄地開始學習法語,然后以第一名的成績考進國立里昂美專。1923年又去巴黎國立美專學習,與她一同求學的,還有大名鼎鼎的徐悲鴻。

這就是潘玉良,不斷為自己創造機會,不斷進步,不斷提高的潘玉良。

1928年,潘玉良從學校畢業后,一直在美術專業上學習,邊學習邊創作,對自己在藝術上的創作要求越來越高。她把自己的畫作小心收藏起來,開始舉辦自己的畫展。而她的那幅名為《裸體》的作品,獲得了意大利國際美術展覽會金獎!這無疑是對潘玉良最大的認可!

潘玉良開心極了,她想要馬上回國,想要和她最愛的潘贊化分享這份喜悅!她獲獎的消息不脛而走,消息傳回國內, 她被譽為「中國西洋第一流人物」。

原以為潘玉良從此便可以擺脫年少時期流落青樓帶給自己的傷害,沒想到流言蜚語再次找上了她。1936年,她正在舉辦她的第五次美術展覽會,在結束此次展覽的時候,有人在她的畫作上貼上了一張諷刺她出身的紙條。貼紙條的人不是別人,而是潘贊化的原配妻子。

雖然潘玉良受過高等教育,但面對潘夫人的指責,以及社會的影響,她的才華與經歷都不值一提,因為外人看來,潘玉良不管再優秀,始終還是破壞別人家庭的「第三者」。潘玉良的獨立自由不允許她妥協,所以潘玉良最后選擇回到法國。

1937年,潘玉良參加法國巴黎的「萬國博覽會」,同年舉辦了了自己的藝術展覽會,從此,她便一直在歐洲生活,直到逝世。

縱觀潘玉良的一生,她是幸運的,同時也是不幸的。她的不幸之處在于童年太過悲慘,遭受了一般人不會遭受的凄苦。幸運的是,她遇見了潘贊化,將她從青樓的泥潭里解救了出來,還給了她追求自由,追求理想與事業的機會,還給她成為她自己的機會。

不過,對于潘玉良而言,幸運與不幸并不是生命的主旋律。她最令人敬佩的是不論何時何地,都能發揮主觀能動性。

她從來沒有放棄過自己,她一生都在不斷地重生與開始。年幼時,這個倔強的女孩子即使不能做什麼,也要給自己改個名字,意思就是重新開始。

有機會時,她跑。即使被打得遍體鱗傷,她的目光里也盡是不服輸。

正因為如此,潘玉良才會遇到貴人,改變人生。

嫁給潘贊化后,她本可以靠男人,可她卻選擇靠自己。她好奇心強,求知欲強,她熱愛畫畫,就要畫到極致。

最終,畫畫給了她第二次生命,也成就了她。她成了從青樓走出來的一代畫魂,令人另眼相看。

潘玉良的一生,看似是被救贖的一生。可仔細一想,她何嘗不是一直在自救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