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毓智去世前,將丈夫和閨蜜叫到面前:抱歉,這輩子耽誤你們在一起

珮珊 2022/10/26 檢舉 我要評論

張茂淵

一個女人出現在心愛之人的婚禮現場時,她在想什麼?

是滿心滿眼的憤懣不甘?是居心叵測地想讓現場難堪?還是真的放下一切送去祝福?

可能都不是。

在那場名門貴公子和富商之女的盛大婚禮中,一個叫張茂淵的女人安靜地坐在角落,面帶溫和的笑意,注視著那對萬眾矚目的紅色身影。對影成雙,令人生羨。

她在想,原來他一身紅衣的樣子是這樣的;她在想,原來他寧可和自己一刀兩斷也要長相廝守的女人是這個樣子的;她在想,當年的自己和他在那艘船上,也是如眼前這對新人一般,互相依偎,親密無間的。

張茂淵這個名字,人們可能并不熟悉,但作為張愛玲筆下「文武雙全」的姑姑,她幾乎出現在張愛玲文字的各個角落。

左為張愛玲 右為張茂淵

她是張愛玲寫作事業的領路人,天生反叛的性格也深深地影響了張愛玲。

不只是張愛玲的姑姑,她還是李鴻章的外孫女,張佩綸的小女兒。

作為名門舊族最小的女兒,她從小就錦衣玉食,卻并不嬌生慣養。

李鴻章

三歲時父親抑郁而亡,母親李鞠耦一個人支撐張家、打點里里外外的樣子刻在了年幼的張茂淵腦海里。

母親對她和哥哥十分嚴厲,更是把張茂淵當男孩子教育,可同樣的教育方式催生了截然相反的性格。

張茂淵聰穎好學、直率開朗,在母親的言傳身教下,她不僅擅長英文,更精通書法和古文學,而哥哥卻整日渾渾噩噩、花天酒地,活脫脫成了一個紈绔子弟。

右一為張茂淵

在張茂淵15歲時,母親也去世了,那個年代,貴族們已是空有其表,看起來很有排場,其實早已外強中干。

張家在張茂淵的母親去世后頃刻間轟然倒塌,整日里游手好閑的哥哥卻突然來了精氣神兒。

不為別的,為遺產。

這場爭奪遺產的鬧劇以哥哥對張茂淵大打出手,兄妹對簿公堂的結局慘然收場。

張茂淵滿身傷痕地走出張家那年,24歲。

那年,她下定決心與張家一刀兩斷。

那年,她第一次意識到,自己一輩子絕不會依靠男人生活。

就像張愛玲說的「人生是一襲華麗的袍子,里面爬滿了虱子。」

張愛玲

張茂淵不愿穿著這樣的袍子,于是她帶著一腔孤勇,赤膊上陣,她要離開上海,靠自己的雙腳走出一條路。

就這樣,24歲的張茂淵和同樣想逃離張家的嫂子,黃逸梵——張愛玲的母親,一起登上了去往曼徹斯特游學的輪船。

本以為上船以后便是一場浩浩蕩蕩向新生活進攻的硬仗,卻沒料到,讓張茂淵一眼萬年的愛情來得如此突然而猛烈,就像命運給了她迎頭一棒,大有「出師未捷身先ㄙˇ」之勢。

在海上的日子并不好過,輪船晝夜不斷的顛簸讓暈船的張茂淵苦不堪言。

一天晚上,為了緩解身體的不適,張茂淵來到甲板上透氣,好巧不巧的一陣大浪涌來,隨之一起涌動的還有船體和張茂淵的胃。

她猛地栽到柵欄前,身后人來人往,她一忍再忍,終是忍不住,雙腿一軟,趴在甲板上吐得一塌糊涂。

黃逸梵

突然,一方白色手帕伸到她面前,「小姐,你還好麼」,張茂淵聽著這溫潤如玉的嗓音愣住了,她抬起頭看向說話的人,月色落入他的眼底,閃閃發光。

被當作男孩子教養長大的張茂淵看著眼前風流倜儻的男人,第一次感受到了屬于女孩的羞赧。

這是張茂淵和李開第的初次相遇。

年輕的張茂淵

李開第也是上海人,書香門第,祖上文豪輩出,5歲進入私塾讀書,25歲從上海交通大學畢業。此次乘船,是要去英國利物浦大學讀碩士。

李開第一表人才,貴公子的教養和氣質無法遮掩,端的是意氣風發、風度翩翩。

自從甲板上的相識,李開第便時常照料著張茂淵和黃逸梵,還經常在午后邀請張茂淵一起喝茶,兩人分享、討論自己喜愛的詩歌直至夜深也不盡興。

「我想我是喜歡上他了」,在一個風和日麗的早晨,張茂淵望著李開第和外國人侃侃而談的身影,喃喃地對黃逸梵說道。

海風吹起了他的衣角,也吹亂了她的心。是了,和這樣一個讓人如沐春風的男子朝夕相處兩個月,沒道理不心動。

輪船終于靠岸,張茂淵和李開第即將分道揚鑣,各奔前程,在分別前,李開第還給了張茂淵一塊粉色披霞當做定情信物。

張愛玲的書里雖只字未提張茂淵的感情生活,卻也說過,姑姑這些年來賣過許多名貴珠寶,卻唯獨一塊掉了色,不值什麼錢的粉色披霞,她始終帶在身邊,像珍寶一樣愛護著。

幾年間,兩人之間的書信一直沒有斷過,張茂淵年輕的心,在一字一句地往來中不斷向李開第靠近。

后來,二人都學成歸國,張茂淵本以為他們終于可以不用分居兩地,受盡相思之苦了,但命運卻不肯成全她。

「聽說你和張茂淵關系很好」,李開第的朋友在和他一同吃飯的時候說道:「她外公是李鴻章你知道麼?」

從《馬關條約》到《辛丑條約》,李鴻章作為簽訂人,儼然已被當時的人們視為「叛國賊」,遭世人唾棄。

而李開第作為一個熱血的愛國青年,一直以李鴻章為不恥,他不愿和李鴻章扯上一絲一縷的關系,即使是因此和張茂淵絕交,也可以。

短暫的錯愕以后,李開第下意識開口道:「我們只是認識,并沒有太多往來,原來她是李鴻章的外孫女,我的確是才知道。」

回到家中輾轉反側了一夜,李開第第二天便約了張茂淵見面,對她表明了想要劃清界限的意思和原因。

這決定做得有點果斷,不知道除了他對李鴻章的厭惡,其中是否還摻雜了些許想要擺脫張茂淵的心思。畢竟,男人在女人的心里做的是加法,女人在男人心里做的是減法。

「你我今生無緣,就到這里吧」,李開第說道。

真是一步ㄙˇ棋,張茂淵自問可以改變一切,卻獨獨無法改變自己的身世。

左一為張茂淵

她默然許久才緩緩抬頭,看著李開第的眼睛說:「今生無緣,那我便等來世。」

李開第想象過張茂淵聽到這個消息的反應,可能會難過地淚流不止,可能會氣憤地惡語相向,但他卻沒想到,張茂淵只是平靜地接受了這一切,仿佛她很早之前就知道。

他不知道的是,張茂淵就是在不斷被拋下的環境中長大的,從父親到母親到哥哥,次次刻骨,她早已知道該如何反應才最體面。

那次見面以后,李開第就火速和上海富商之女夏毓智定下了婚約,才子配佳人真是美好,美好得好像他和張茂淵之間的感情沒有發生過一樣。

婚禮當天,禮炮震天響,所有人都在道賀恭喜,李開第臉上也始終掛著喜氣洋洋的笑容,直到看見走來的張茂淵。

僵在原地說不出話,李開第不動聲色地退了半步,一旁的夏毓智卻迎了上去。

前女友和妻子相談甚歡的畫面是李開第始料未及的,他更沒想到的是,就在他們的婚禮現場,張茂淵和夏毓智竟一見如故。

這讓李開第愈發惶恐不安,終于,在一個晚上,李開第向夏毓智坦白了自己和張茂淵的往事,夏毓智卻并沒有生氣,反而希望他能多照料孤身一人的張茂淵,把她當成他們的家人。

于是張茂淵便時常去李開第家里拜訪,除了為和李開第見一面,更是奔著夏毓智去的。

幾次交往后,張茂淵和夏毓智都發現兩人志趣相投,年齡相仿,性情也幾乎一模一樣,就連喜歡的文學作品和音樂風格都一樣。

自此兩人便經常一起約著喝茶聊天,成為了無話不談的知己。

張茂淵還經常幫李開第夫婦照看孩子,就連夏毓智的一雙兒女都和張茂淵親近起來,玩笑地叫她是「溫柔的張伯伯」。

張茂淵把母親留給她的資產都投進了股票市場,結果全部賠光,損失慘重。

張家

夏毓智知道后便急忙讓李開第拿著錢去看望,而張茂淵干脆地拒絕了李開第,說這些錢應該留著和夏毓智好好過日子。

有時候,惺惺相惜的好感可以跨越身份和地位,有時候,感情的重頭戲可以不是男歡女愛。

她們的胸襟和博愛,是因為張茂淵的身份而心生芥蒂的李開第所不能比的。

在世俗的眼光里,張茂淵是第三者;在和李開第的感情里,夏毓智覺得自己是第三者;而在這兩個女人的世界里,李開第才仿佛是第三者。

婚后的李開第因為工作原因和妻子一同去了香港,張茂淵也沒有閑著,最起碼在外人看來,她的生活過得風生水起,瀟灑至極。

雖然有才情的人不適合奔走鉆營,但張茂淵還是憑借著自己的能力才干成為了中國第一個主播,電台播音員的工作薪水豐厚,在那個年代,她一個月就能掙幾萬塊。

自小家境優越的她看重的從來不是錢,覺得自己志不在此,她便辭職去戲院做外國影片的翻譯,就這樣又成為了中國第一批做「同聲傳譯」的女性,后來又不斷升職成為了戲院的機要秘書。

沒有了李開第的影響,張茂淵專心投入工作,以工作為重心的生活也是過得順風順水。

張茂淵

她也和德籍同事交往過,男人樣貌帥氣,對她很好,可她不知怎麼,總覺得心里空落落的。

1965年,夏毓智病重,得知消息的張茂淵匆忙趕到醫院,彼時的三人均到耳順之年,容顏老去,青春不在,可再見回憶依舊如潮水般涌來。

幾個月里,張茂淵一直和李開第輪流照顧著夏毓智,晝夜不休,卻還是沒能留住終將逝去的生命。

夏毓智臨終前將張茂淵和李開第叫到跟前,囑咐他們一定要好好在一起,這輩子,是她耽誤了他們,她很抱歉。

那一晚,張茂淵哭了很久,為走了的夏毓智,也為自己對李開第無論如何都放不下的愛戀。

也是那一晚,張茂淵對自己承認了,她再也無法接受親愛的人的離去,也明白了這些年心里的空落是因為什麼。

因為身邊的人不是李開第。

李開第晚年

李開第少年錦衣玉食,青年豐神俊朗,滿腔凌云之志,可晚年卻境況慘淡。

兒子殞命,女兒遠在他鄉,曾經的朋友也都作鳥獸散。

在他人生中最灰暗的時刻,只有張茂淵沒離開。

她用她寫字、彈琴的芊芊玉手幫他打水、掃地,攙扶著他邁過一道道坎坷。

不知道經歷了這些的李開第,是否理解了當年的李鴻章?

不知道看著眼前這個為自己散盡家財,忙前忙后的蹣跚身影,是否有一絲愧疚?

愛情有時候可能會出現在你的高光時刻,也有可能會出現在你最落魄的時候。

可張茂淵對李開第的愛情從風華正茂的高光時刻延續到了油盡燈枯的落魄時分。

當年的青年李開第走向了甲板上無助又尷尬的張茂淵,于是張茂淵擁抱了晚年遍體鱗傷、低入塵埃里的李開第。

張茂淵和李開第

在感情里,張茂淵比李開第付出的多得多。

不是因為女人更癡情,更愿意犧牲,恰恰相反,張茂淵是個太通透、利己的人。

愛情于她而言并不是必需品,她愿長久候他,只因她太過看重自己。

我認定的我一定要得到,如果今生得不到,就來世。

是的,張茂淵太過看重自己情竇初開的單純,太過珍惜她曾真心實意為李開第付出的感情,說是為愛犧牲,不如說是為愛執著更貼切。

轉眼間十幾年過去了,兩人也到了古稀之年,有些事情,再不做就會成為終生的遺憾。

終是張茂淵再次鼓起勇氣,寫信給他說:「不是我不愿再等,我怕時間不再等我。」

老年的張茂淵、李開第夫婦和子女

時隔52年,78歲的張茂淵終于穿上了鳳冠霞帔,嫁給了最愛的人。

這不是一個女人為愛犧牲的腐朽故事,這是一個特立獨行的女人堅守自己高貴靈魂的故事。

可貴的不是為了你而錯過風景,而是在看遍了世間風景后依然堅定的選擇你。

一個女人的內心要有多豐盈,才能獨自一人走過漫長的五十年。

不過幸好,最后的最后,兜兜轉轉,年少的心動,終是不負一生的守候。

出走半生,有始,有終,有交代。


用戶評論